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9章 女人要乖一点才可爱

    南初夏还在床上没有起来,听到手机叮的一声,揉了揉眼睛拿过来划开,意外的看到上面是一张图片。

    图片上的字体她似曾相识,但是看到了图片上的内容,她整个人都狂躁了起来,她咚的一声把手机摔了,双手揪着双鬓的头发,“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佘水星和李自强正在吃早饭,听到楼上的房间里传来了这么一声惨叫,两人的动作纷纷顿了一下,对视了一眼,连忙心照不宣的朝楼上跑了去。

    “初夏,初夏!!”佘水星连忙拍着门叫道。

    南初夏一直在房间里大声的叫唤,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呼喊,李自强情急之下,连忙伸腿开始跺门,只是门比较结实,他没有跺开,连忙拍门喊:“初夏,初夏!”

    “滚,全部都给我滚!”南初夏起来看到自己的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连忙全部都扒在了地上,又把镜子给砸了,屋里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房间里只要能砸的东西全部都被打砸了。

    李自强听到里面在砸东西,浑身一顿,看向佘水星,说:“看你教育的好女儿!”

    他说罢气愤愤的走了!

    佘水星面无表情的看着李自强转身下楼,拿着钥匙出门,浑身无力的靠在了门上,过了一会儿屋里安静了下来,她拍了拍门,说:“初夏,开门!”

    “妈……呜呜呜……”南初夏开门扑在了佘水星的怀里,佘水星本来是打算好好教训一顿的,看到她哭的这么伤心,也舍不得教训了,拍了拍他的后背,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旧谦哥哥跟南千寻那个狐狸精住在一起,他还亲手帮她熬粥……”

    佘水星伸手揉了揉脑袋,又是陆旧谦,陆旧谦就是南初夏的一个劫!

    “初夏,听妈一句话,咱不嫁陆旧谦可以吗?”佘水星说道。

    “妈,我不!我只爱旧谦哥哥!就是南千寻,她插足我和旧谦哥哥,只要没有她,我就一定能跟旧谦哥哥和和美美的,都是南千寻!妈,她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啊……”

    “南千寻的事,交给我!”佘水星看到南初夏痛苦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南千寻这边给南初夏发了消息之后,才坐下来慢悠悠的喝粥,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动她的嘴里朝全身蔓延开来了。

    她吃完饭后,提着包包出去上班,刚走到公交车站旁,一辆奔驰开过来停了下来。

    “上车!”佘水星摘掉墨镜看着南千寻说道。

    “不好意思,我在等公交车!”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们谈谈!”

    “没空!”南千寻说道。

    正好公交车来了,南千寻刷卡上车,没有理会面色铁青的佘水星,佘水星也没有想到南千寻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看到她不仅没有了之前的唯唯诺诺,相反的多了一丝的不卑不吭,这让她意外极了。

    一个被自己掌控习惯了的人,突然不受控制了,这种感觉让人有些没有安全感!

    她连忙开着车子跟着公交车,公交车走了七八站的路,南千寻才下车,朝洛文豪的公司走了进去。

    佘水星见到她进了洛文豪的公司,有些诧异,难怪她能继续在南川市生活,原来是洛家的少爷收留了她,她的嘴角缓缓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洛文豪是个什么人,谁不知道?

    他怎么可能放着南千寻这样狐狸精一般的人物在身边晃悠,而不懂歪心思?亏得南初夏还天天把南千寻当成了一个敌人,这种敌人根本上就是假想敌!

    陆旧谦怎么可能会要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开车掉头走了,回去立刻让公关做了一份资料,专门对付南千寻的。

    于是乎,关于南千寻和她老板一些不正经的传闻渐渐的传到了陆旧谦的耳中,陆旧谦办公椅上,手上夹着一只烟,不知不觉的烟烧到了手,他立刻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石墨,约洛文豪!”

    “陆总,我们跟他没有太多的生意往来,不知道……”

    “以私人的名义约!”

    “好!”石墨连忙给洛文豪的秘书王大力打电话,要约洛文豪,王大力看了看行程表,给他预定了见面的日子,石墨连忙给陆旧谦回复。

    他这边刚挂了电话,南千寻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安琪儿:昨天的事有眉目了吗

    修斯: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冲动

    安琪儿:是李自强他们?

    修斯: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不能打草惊蛇

    安琪儿:有什么从长计议的?不是要大选了么?我会在大选的时候公布他的不要脸的行为

    修斯:你知道什么

    安琪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陆旧谦看到她这么说,知道她掌握的事了不起的事,究竟是什么了不起的事?竟然能影响到他参加市委书记的选举?

    看样子,他这边也要抓紧了,到时候好配合南千寻!

    南千寻发了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是冷的,那个李自强害自己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她要是不做点什么,他们是不是一直都会变本加厉?

    “Nancy,来我办公室一趟!”洛文豪在内线电话中脸色不好的说道。

    “是,洛总!”

    南千寻连忙站起来到了洛文豪的办公室里,洛文豪的办公室里一股烟味,她连忙上前开了窗户,说:“洛总,少抽点烟!”

    洛文豪把手里的烟掐灭,一股烟从鼻孔里钻了出来,伸手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在想要怎么开口说话。

    “洛总,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跟陆旧谦到底是怎么回事?”洛文豪问道。

    “没有怎么回事,前夫和前妻而已!”

    “他已经订婚了,还要上你?”洛文豪听她说前夫和前妻,激动的连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南千寻吃惊他的反应,吓的愣愣的看着他,洛文豪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说:“他的未婚妻是你妹妹?”

    南千寻的脸色一变,说:“我爸妈只生了我一个!”

    洛文豪看到她的样子,又伸手摸了摸下巴,南家有意思了。

    “洛总找我来,只是为了问私事?”南千寻问道。

    “你是在利用陆旧谦?”洛文豪的眼睛一眯,南千寻浑身一抖,张了张嘴看向他,她一直都知道这个人不能用二世祖的标签来定义,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的通透!

    “陆旧谦约我见面,我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呢?”洛文豪摸着下巴说道。

    “洛总……”

    “我看心情吧!你只要乖乖的听话,我说不定就会选择性的忘记!”洛文豪的脸上挂着笑,南千寻没有来由的感觉到内心一阵寒,如果被陆旧谦知道自己是在利用他,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自己,他的脾气她最了解,他最讨厌的就是被利用和欺骗!

    南千寻满怀心事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她的工作不过是泡泡咖啡,买买衣服,每天洛文豪穿什么衣服,都是经过她的手搭配的,很轻松也很无聊。

    但是她做的非常的认真,所以洛文豪的衣品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南千寻都是按照陆旧谦喜欢的样子来搭配衣服的,除去了他身上那些原本花花公子的装扮,大眼一看是个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前两天洛文豪回家被洛家老爷子好一顿夸奖,还说有机会要见见他的私人顾问。

    南千寻无聊的在网络上逛着,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洛文豪却非要拽着她去万达广场,说是去买衣服,南千寻非常的无语,前天她刚帮他买了一套,今天又买?

    南千寻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来看到是陆旧谦,接了起来:“喂,旧谦?”

    “我今天有事,晚上会晚点回去,你自己先吃饭,不用等我了!”陆旧谦柔声说道。

    “嗯!”南千寻笑了笑,时光像是被拉到了从前,每次他加班或者是陪客户,都会提前打电话给她。

    “那我先挂了!”

    “好!”南千寻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洛文豪看到她的样子,眼睛微微一眯,拽着她上了车。

    “洛总,你现在不缺衣服!”

    “我不缺,但是你缺!”洛文豪说。

    “我不用买,我有很多衣服!”

    “这是工作需要!我不喜欢你这种职业装,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跟你的气质不搭!”洛文豪说着油门一踩,朝万达广场开了过去。

    南川市有三个万达广场,他们去的是规模最大的一个。

    “洛总,我真的不需要……”南千寻一路上试图说服他,但是都没有成功,他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停车场,拉着她进了电梯。

    “洛总……”

    “Nancy,你要是继续说的话,我不介意堵住你的嘴!”洛文豪说着伸着胳膊撑在她伸手的电梯墙上,这个姿势看起来格外的暧昧。

    南千寻连忙住了嘴,电梯到了三楼,洛文豪拉着她的胳膊出了电梯,说:“女人还是乖一点比较可爱!”

    南千寻十分无奈的被他拖着走,直接拖到了香奈儿的专卖店。

    “洛总?”南千寻瞪大了眼睛,他不会是要带她来这里买衣服吧?

    这里的衣服贵的要命,随便挑一件就是她一个月的工资,有点新款可能一个月的工资都还不够!

    “走吧,女人都喜欢这个牌子!”

    “可是……”

    “没有可是,你给我进来!”洛文豪被她被磨叽的有些没有耐性了,一把把她给拽了进来。

    “旧谦哥哥,这件好看吗?”一道熟悉的声音落入南千寻的耳中,她浑身一僵,转头朝VIP区域看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