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61章 谁近水楼台先得月

    她暗暗的想着,伸手摸上了灯的开关,还没有来得及开灯,有一只手摁在了她的手上,她整个人霍如一个微冷的怀抱中。

    一股熟悉的清冷的香气扑面而来,南千寻伸手推开了他,把灯打开了。

    陆旧谦被她推开,黑了整张脸,站在她的面前,堵着她的路。

    “麻烦让让!”南千寻说道。

    “换上!”陆旧谦把袋子提起来,提在她的面前。

    南千寻看到眼前的包装袋,跟自己手里的是一样的,都是香奈儿的包装,诧异的问:“这是什么?”

    “换上!”陆旧谦又说了一边,把她手里所有袋子都夺了过来,把自己手里的塞了过去。

    “旧谦?”

    “你要么自己换,要么我帮你换!”陆旧谦说着把手里的东西丢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南千寻无动于衷的把衣服丢在沙发上,又来捡地上的包装袋,陆旧谦已经不耐烦的开始动手去剥她的衣服。

    “我、我自己来!”南千寻连忙护住胸口对他说道。

    陆旧谦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南千寻过去提起袋子去了卧室。

    她到了卧室之后,打开了包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条白色的裙子,正是今天她试的那条裙子。

    她一头黑线的站在那里,对着裙子发了一会儿呆,又看向门口,还是脱了衣服换了上去。

    陆旧谦在外面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才打开门磨磨唧唧的走了出来。

    他的眼睛一沉,下腹一热,说:“过来!”

    “这衣服……”南千寻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拽着下面的裙摆,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陆旧谦的眼睛从她的上半身看到下半身,从下半身又看回去,她修长的腿,和丰满的胸,都是白嫩白嫩的,这只妖精!

    南千寻好不容易挪到了陆旧谦的面前,陆旧谦一伸手把她拉在了怀里,南千寻咬着下唇看着他,他看到她露出久违的表情,眼中的欲*望更加的浓厚了。

    陆旧谦的手抚摸在她的腿上,说:“以后,这件衣服要放在家里穿!”

    “可是……”

    陆旧谦上去吻住了她,不容她拒绝,南千寻被他扑倒在沙发上,毫无招架之力,不一会儿沙发就有规律的震动了起来。

    一阵欢*爱之后,南千寻趴在他的胸前,伸手玩弄着他的耳朵,说:“旧谦,你会跟南初夏结婚吗?”

    “不管跟她结不结婚,你都是我的!”陆旧谦搂着她,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凭什么?”南千寻听到他这么说,立刻坐了起来。

    “想知道为什么?”陆旧谦的脸上邪魅一笑,伸手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把手机扔给了她。

    南千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的手机,上面正是那天她被喂药之后,跟他在床上的情景,而且自己还在他的身上,还是那种姿势……

    她的脸突然红了,立刻点击了删除,说:“现在也没有证据了,你还能怎么威胁我?”

    “哦!”陆旧谦哦了一声,随后又说:“忘记告诉你了,我已经备份了!”

    “陆旧谦,你无耻!”

    “你推倒了我,强*暴我,我都没有说你无耻!”

    “……”

    次日,洛文豪跟陆旧谦约定的日子到了,两人来到了味全的雅间里。

    “陆总,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洛文豪来到包间里,看到陆旧谦已经坐在哪里了,立刻笑呵呵的说道。

    “我也刚到!”陆旧谦放下了茶杯,给洛文豪倒了一杯茶,洛文豪看着味全的雅间,一面临窗,窗户外是一个小院子,里有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道,小道的两旁种着许多的竹子,环境确实是够优雅的。

    “陆总好享受,这味全我来过不止一次两次了,这个优雅的小院子我还是第一次来!”

    “呵呵,有些不属于你的,你也不用觊觎,偶尔欣赏一下就好!”陆旧谦淡淡的说道。

    洛文豪的笑脸立刻收了起来,挑眉说:“属于谁的不属于谁的,怕不是你说了算!”

    两人都是在借物喻人,说的都是南千寻!

    “洛少爷自己的处境难道不知道?你们洛家怎么会允许你娶一个离异的女人?”

    “难道你们陆家就允许你娶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

    “洛少爷这话就不对了,毕竟她现在住在我家,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她也在我手下工作,跟我朝夕相对,是谁近水楼台很难说哦!”

    两人针锋相对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占到上风,都纷纷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洛文豪说:“我先在跟她可是零距离接触!心与心的碰撞!”

    “我跟她是负距离!身体跟身体的碰撞,心跟心的摩擦”陆旧谦自豪的说道。

    “咳咳咳……”洛文豪刚咽下去一口茶,被呛到了,过了一会儿,说:“陆总,你到底约我来干嘛?”

    “她的合同卖多少钱?我买了!”

    “多少钱我都不卖!”洛文豪说道,他有些不甘心,他看上的小狐狸就这么被他给拐走了?

    “就算没有我,你也得不到她!”陆旧谦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洛文豪满脑子的八卦就被他给勾拉起来,问:“为什么?”

    “你把她的合同卖给我,我就告诉你!”

    “套路!”洛文豪不以为然的坐了回去,他知道陆旧谦是在吊他的胃口,反正今天他叫自己来,就是要买她的劳动合同,他是绝对不会卖的。

    陆旧谦也没有继续跟他说买合同的事,倒是拿着菜单,让点菜,两人慢悠悠的边吃边谈了起来。

    南千寻这边下了班回家,意外的撞见了佘水星!

    “我们谈谈!”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南千寻抬眼看着她,这个被自己当了二十几年的妈妈,怎么能忍心伤害自己,伤害爸爸?

    就算是自己家养的一条狗,养了这么多年,总会有感情的吧?

    “我给你一笔钱,你离开南川市!”佘水星上前说道。

    “离开南川市?”南千寻听到她说让她离开南川市,有些激动了起来,说:“我原本是南家的女儿,你拿着南家的钱赶我离开南川市,你的良心会不会痛?你们霸占我父亲的财产,你们睡觉能不能睡的安稳?”

    佘水星的面色一僵,说:“只要你离开南川市,我就能睡的安稳!”

    “你能睡的安稳?我爸爸很有可能是死不瞑目!当年的事,你为什么不让查?”南千寻问道,这件事她很久很久以前就想问,一直没有机会。

    佘水星听到她问起当年的事,整个人的心里都凉了,说:“你爸爸出事的时候,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应该知道,罪魁祸首是你姑父,我还能说什么?”

    “当真是这样的吗?”

    “难不成还有什么内幕?”佘水星试探的问道。

    南千寻差点就脱口而出当然有内幕,但是她想到了她的为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我怎么知道?只是我爸爸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一直心里都有疙瘩!”

    “千寻,我知道之前的事都是我做的不好,我也不应该为了南家的生意,把初夏送到旧谦的床上,你不知道那时候南家有多困难,我怕保不住你爸爸的公司,以后怎么有脸去见他?”佘水星说的时候,声音哽咽了,像是受了许许多多的难处一样。

    “寡妇门前是非多,南川市那么多的企业,他们联手来打压我们南家,想要从南家分一杯羹,我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你爸爸的公司里那些人根本不听我的命令,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妈就是做了什么不合理的事,也是迫不得已……”

    “你……你别说了……”南千寻看到佘水星竟然哭了起来,连忙说道,说完了之后又想伸手打自己两巴掌,为什么她随便说两句话她就相信了?

    “我在江城见到你的时候,不应该伸手打你,可是你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着,要你能找到你我先打断你的腿!可是,我还是不忍心打断你的腿!我也不应该在盛怒中跟你断绝关系,千寻,妈真的错了!你能体会到当妈的苦心,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你不是我生的,但始终是我养大的……”佘水星说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哭了起来。

    南千寻看着她哭,眼泪也啪啪的掉了下来,眼前的女人毕竟养了自己二十几年,就算没有生育之恩,也有养育之恩。

    “可是,你现在来找我,还是为了把我赶出南川市!”南千寻带着浓浓的哭腔说道。

    “不,千寻,初夏和旧谦就要结婚了,妈不想你太难堪!所以想让你离开南川市一段时间,等到他们完婚了之后再回来,到时候妈给你另寻一桩好婚事!按照我们南家现在的地位,跟陆家联姻了之后,会有不少的名门望族会来求婚的,我一定会帮你找一个合适的人!”

    “难道你不是怕我会破坏了南初夏和陆旧谦的婚事?”南千寻再一次的警惕了起来。

    “孩子,你还是那么天真,如果当初陆旧谦能护得了你,又怎么会跟你离婚?”佘水星语重心长的说道。

    南千寻的浑身抖了抖,佘水星说了那么多的话,这一句才真正的扎到了她的心。

    “千寻,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这句话想魔咒一样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着,佘水星说的对,假如陆旧谦可以拒绝跟南初夏结婚,当年就不会提出离婚!

    “不,我不愿意离开南川市!我不愿意!”南千寻摇着头说道。

    “千寻,既然你不愿意离开南川市,那么就回家吧!我们恢复母女关系,你依旧可以继承南家的产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