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64章 她坏了他的好事

    “姐,你回来啦?你终于肯回来啦?”南初夏看到南千寻,连忙跑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抱着她的胳膊说道。

    “初夏?旧谦?”李自强抬起眼来,看到了南初夏身后跟着的陆旧谦,有些诧异,他们订婚这么久,陆旧谦第一次到他们家来,该不会是……

    他随即看向了南千寻,却见她拘谨的坐在原地没有动。

    “妈,李叔!”陆旧谦很绅士的朝他们点了头,面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眼神扫过南千寻,却没有半点的波澜。

    “你们吃饭了没?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坐下来一起吃吧!”李自强眉开颜笑的说道。

    “好!”陆旧谦翩翩有礼的回答道。

    “胖嫂,添两副碗筷!”

    “来了!来了!”胖嫂连忙取了两副碗筷送了过来,只是看到眼前的陆旧谦和南初夏坐在一起,动作迟缓了下来。

    陆旧谦看起来很好脾气的伸手接过胖嫂手里的碗,说:“谢谢!”

    胖嫂连忙收回自己的心思,笑着说:“陆少爷太客气了!”

    她说完连忙溜回了厨房,时不时的偷看外面的情况,心里不由的心疼起了南千寻,前夫跟妹妹成了一家,还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各种秀恩爱,这种感觉想想都挺心酸的。

    餐厅里南初夏笑嘻嘻的帮李自强夹菜,帮佘水星夹菜,他们也回夹给她,南千寻像一个外人一样,安静的吃饭,一声不吭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南初夏见南千寻面无表情,眼珠子一转,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她的碗里,说:“姐,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南千寻看着油腻腻的红烧肉,想起了小时候她和南初夏抢一块红烧肉,佘水星打了她一顿的事,抬起眼来说:“我不喜欢吃红烧肉!”

    “姐,你不喜欢吃红烧肉吗?我记得你小时候还是爱吃的呀,那一次你还跟我抢,难道你忘了吗?”南初夏说的意有所指。

    佘水星的脸色沉了下来,说:“初夏,闭嘴!”

    南初夏耸了耸肩膀不说话了,佘水星对南千寻说:“你妹妹就是话多,别计较!”

    南千寻看着碗里的肉,像是一只苍蝇卡在了喉咙处一样,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南初夏的挑衅,无非是在暗示她小时候跟她抢肉抢不过,现在跟她抢人也一样抢不过!

    南初夏转脸帮陆旧谦夹菜,陆旧谦看着她宠溺的说:“别只顾得帮别人夹菜了,自己赶紧吃吧!太瘦了不好生养!”

    南初夏的脸腾一下红了,李自强和佘水星见两人相处的很好,也将心放了下来。

    太瘦了不好生养,是在说她吗?南千寻的心里那根刺被他给挑了起来,她咽下口里的饭,说:“你们慢吃,我饱了!”

    她说着站起来往餐厅外面走,南初夏说:“姐,你要多吃点啊!”

    南千寻脊背一僵,没有回头,直接上了楼。

    陆旧谦的眼眸深深的,始终没有朝南千寻投过去一眼,倒是眼睛一直黏在南初夏的身上,佘水星见到陆旧谦的样子,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们之前还在担心,如果陆旧谦见到南千寻在他们家,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状况发生,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婚纱照什么时候拍?”李自强问道。

    “我们准备在婚礼的当天,一边举行婚礼,一边拍婚纱照。”陆旧谦说道。

    “别人家的婚礼都是提前拍!”佘水星不悦的说道。

    “国外流行,婚礼的那天新郎新娘的幸福指数最高。”

    “爸,妈,你们就不能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嘛?我同意旧谦哥哥的话,婚纱照一边举行婚礼一边拍。”南初夏撅着嘴说道。

    李自强和佘水星纷纷看了一眼南初夏,李自强说:“行行行,都你说了算!”

    南初夏这才开心的抱住了陆旧谦的胳膊,陆旧谦也没有推开她,倒是很配合的微笑着,说:

    “初夏喜欢中式的婚礼也喜欢西式的婚礼,所以婚礼我们准备办两场。”

    “两场?”

    这回轮到李自强和佘水星不敢相信了,在南川市还从来没有人办过两场婚礼呢!

    “寓意不好啊!”李自强说道,前面结婚后面又结婚?

    “我跟初夏一辈子只结一次婚,我不想她留遗憾!”陆旧谦说着转头看向南初夏,南初夏看到陆旧谦充满宠溺的眼神,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是管不着了,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到时候你别给我落下面子就成!”李自强说道。

    “当然不会,现在最紧急的应该是选举的事!”陆旧谦见李自强一直围绕着自己,连忙把话题转移到他的身上。

    “对,旧谦,以后我们两家的利益就连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自强自豪的说道,好像看到了他们走上了南川市的最顶峰一样。

    “嗯,不知道上次那个姓黄的处理的怎么样了?”陆旧谦问道。

    李自强听到他问黄大河的事,笑脸顿时僵硬了起来,说:“已经处理清楚了,纯属栽赃陷害……”

    “最近又有一个叫做赵世勋的人,大大咧咧的说在南川市没有人敢把他怎么样。”陆旧谦说道。

    “赵世勋?”李自强听到陆旧谦说道赵世勋,整个人又激动了起来,说:“难不成他也说跟我有关系?”

    “嗯,说他在南川市想要搞死谁都很简单,说他的表叔是市长!李市长,你的那些个不入流的亲戚,也要看好了,说不定被政敌给挖出来,都是黑料!”陆旧谦不慌不忙的说道。

    李自强心里一惊,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李自强慎重的说道。

    “嗯,我不希望李叔选举的事受到任何的影响!最近我会很忙,有可能顾不得这些事,陆叔还是小心为上!”陆旧谦淡淡的说道,听的佘水星和李自强一身冷汗。

    “先谢谢旧谦的帮助了!”李自强说道。

    话说南千寻在屋里坐了很久,心里怎么都安静不下来,按照南初夏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把房间让给自己?

    她想起了白韶白的话,决定还是要小心为上!她把屋里都搜查了一遍,果然找到了一个隐形摄像头,正在浴室里,心里凉了一下,她那那个摄像头拽了下来,丢在床头柜上。

    看样子,药需要重新备了!

    她开了门下楼,刚到客厅里,李自强他们从饭厅里出来。

    “千寻,你要去哪里?”佘水星见到她匆匆忙忙的要出去,连忙问道。

    “我有点东西需要买!”南千寻转头对佘水星说道。

    “让初夏陪你去吧!”

    “不用了,她留下来陪她未婚夫吧,我要买的东西不多!”南千寻说着走向了别墅的门口,突然想起自己的指纹还没有弄好,折回来对李自强说:

    “李叔,指纹还没有弄!”

    “哦,你去找阿哲,让他帮你!”

    南千寻又连忙转头出去,陆旧谦听到她的话,心里一凉,难怪三年前南千寻没有回南家,她根本进不来!

    他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佘水星和李自强,总觉得两人对待南千寻都有难以言喻的疏离,但是对南初夏绝对是不一样的。

    南千寻离开了南家,在南家的门口叫了一辆网约车,直接往新源街的方向去。

    司机赶过来接人,南千寻核对了车辆信息之后,上了车。

    “市内有些堵,我们走外环可以吗?”司机问道。

    “可以!”南千寻说道。

    司机载着她上了高架,越走越不对劲。

    “师傅,你这是走到哪里去了?”

    “往兴源街啊,市内堵车!”

    “可是现在已经离开了南川市了啊!”南千寻着急的往外看。

    “别着急,我这都是正规的网约老司机,不会走错路的,你就放心吧!”那司机一边说着,一边从后视镜中看着南千寻,能遇见这样的货色,简直就是千载难逢啊!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高架的出口还有些远!

    “那行吧,你快点!”南千寻见这个有问题,也没有敢跟他起正面的冲突,而是偷偷的拿着手机给陆旧谦和洛文豪各报了一个位置,心里不住的祈祷他们能赶快来救救自己。

    那司机的车子越开越快,南千寻心里越来越焦急!

    她看着外面的,心里乱的像一团麻一样,如果他们没有及时的赶到,她一定要想办法自救!

    陆旧谦跟李自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接收到了南千寻发过来的消息,他只是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南千寻的消息又放了回去,继续跟李自强在谈论婚礼的事。

    洛文豪这边,好不容易摆脱了王大力的监视,来到了蓝瑟酒吧里,看到了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成功搭讪准备碰杯然后带走,突然接收到了南千寻的位置信息。

    他看了看信息,有些头疼,Nancy给他发位置信息干什么?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开荤了,眼看今天就能吃上肉了,却被她这么给打扰了,他一阵怒火中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