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62章 给她腾位子

    “千寻,既然你不愿意离开南川市,那么就回家吧!我们恢复母女关系,你依旧可以继承南家的产业!”

    佘水星期盼的看着南千寻,南千寻看到她眼中的期盼,心里那份对母亲的期望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千寻,以前的事都让它过去吧!以前都是妈不好,以后让妈弥补你!”佘水星看到她表情的松动,开口说道。

    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你给我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那你先想想,明天我给你电话!”佘水星也没有逼的太紧,给她思考的空间。

    南千寻越过她往里走,心里乱糟糟的,佘水星为什么突然间变了一个态度?之前她三年没有见到自己,见面的第一件事是巴掌啊!而且后来不断的冲突,她们几乎已经完全站在独立面,她又在玩什么把戏?

    她回去之后坐在沙发上,脑海中不断的盘旋刚刚跟佘水星说话的那一幕。

    她紧紧的捏着手机,翻到了白韶白的电话号码,点开之后又锁屏,锁屏之后又解开,如此往复,不知道要不要给他打电话,给他打电话又怕被胡云英知道了麻烦,不给他打自己又拿不定主意,找不到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她想了想,放下了手机,拿起桌子上的那朵玫瑰花,开始揪花瓣,一边揪,一边说:“打、不打、打、不打!”

    她的花瓣还没有揪完,电话响了,她丢下花看了看电话,正是白韶白打过来的。

    “韶白?”南千寻的面上一喜,接了电话。

    “在干嘛?”白韶白温和的问道。

    “呃……我刚下班回来!”

    “下班?”白韶白好看的眉毛皱了皱,问:“洛文豪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洛总对我很好!”南千寻微笑着说道。

    “宝宝听话吗?”

    “宝宝?”白韶白转脸看向身旁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天天,说:“你们视频吧!”

    “好!”南千寻连忙挂断电话,给白韶白拨了过去,不一会儿视频通了,天天的小脸出现在屏幕上,天天问:

    “妈咪,你醒么时候来看窝?窝想你了!”

    “过一段时间,乖乖听话!”

    “哦,窝很听话,韶白粑粑教我写字,你看看窝写的好不好!”天天说着拿着手机往书房去了,白韶白跟在他的身后,眼睛不时的盯着屏幕上的她。

    南千寻看到了天天歪歪扭扭的写着南千寻、天天、韶白爸爸,心里有些遗憾,孩子成长的某个瞬间她缺席了。

    “妈咪,窝写的好不好?”

    “好!天天很棒!”

    “都是韶白粑粑教窝的,你看看窝画的画!”天天说着又把图画本拿出来,上面有他画的画,画上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一家三口。

    “这个是韶白爸爸,这个是妈妈,这个是窝!”天天指着画说道。

    “嗯!天天好棒!”南千寻看到那副画的时候,心里有些难过,她觉得自己欠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妈咪,你怎么哭了?韶白爸爸,你快哄哄妈咪!”天天说着把手机递给了白韶白。

    “乖,不哭了!”白韶白的声音柔和,像极了二月春风,有一种神奇的复苏的能力,南千寻拽了纸擦了擦眼泪,停止了哭泣。

    她再一次去拽纸的时候,意外的摸到了一只手上,她转脸朝旁边看了过去,竟然是陆旧谦。

    “韶白,我有事,改天再给你打!”

    “嗯,好好保重,实在不行就回江城来吧!”白韶白嘱咐道。

    “嗯!”南千寻挂了电话,转头看向陆旧谦,他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你一直对白韶白念念不忘!”陆旧谦冷冷的说道:“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南千寻浑身一僵,看到他在盛怒中,动了动嘴,想要告诉他,孩子其实是他的,但是陆旧谦并没有给她机会,而是伸手捉住她的手,把她压在沙发上,说:

    “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几年你都没有生过孩子?跟白韶白在一起就能生孩子?你是不是故意的?”

    陆旧谦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就失控了,下手没有轻重的。她不肯为自己生孩子,却一直等着白韶白回来!!!!

    “旧谦……”南千寻小声的喊道,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陆旧谦看到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不掉下来的样子,狠狠的丢下她,说:“你对白韶白念念不忘,却又爬上了我的床,南千寻,你真脏!”

    他说着站起来,抽了一张纸,在自己的手上狠狠的擦着,把擦过的纸丢在了她的身上。

    他擦手的那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南千寻的眼。陆旧谦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门被嘭的一声关上,她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陆旧谦离开新源街直接去了瑞海花园,到了公寓里他坐在沙发上,伸开双臂摊在沙发上,把头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眼前不住的浮现南千寻跟白韶白视频的事。

    他一再故意遗忘这件事,假装她还是原来的她,可是他终究还是输给了现实,她跟白韶白生了一个孩子!

    刚刚那个孩子的画他看到了,南千寻口口声声说孩子跟南紫云走了,结果却是去了白韶白哪里,她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白韶白纵容南千寻留在南川市,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旧谦哥哥,我姐恨我,她一直想利用你来对付我,她刚刚还在说我不能跟你顺利的结婚!”

    南初夏的话出现在陆旧谦的脑海中,他心里一道激灵,现在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通了,没有想到南千寻现在变的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了!

    他站起来,去冰箱里找了一罐啤酒,打开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胃里都装满了凉凉的东西,他的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不少,眼眸越来越深幽,既然是她南千寻想玩,他就奉陪到底!

    看看究竟是谁先走肾又走心?

    次日,南千寻盯着红肿的眼睛去上班,又在公交车站遇见了佘水星。

    “我顺路,捎带你一程!”佘水星说道。

    南千寻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开门上车。

    “你不顺路!”坐在了车上,对佘水星说道。

    “去客户那里有些事,所以经过你这里,凑巧看到了你!”佘水星语气不再那么冷,南千寻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转头看向了窗外。

    “你的房间已经帮你收拾出来了,初夏已经搬了出去了。”佘水星说道。

    南千寻诧异的转头看向她,说:“你怎么肯定我一定会回去?”

    “养你那么多年,我了解你!你心地善良,不善言语。”佘水星说道。

    “今天我们南家会发布申明,并会请律师确认南家的继承权!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搬回来?”

    “我……”

    “要不,今天就回去吧!”佘水星说道,南千寻怔怔的看着她。

    她不想回来,却又不甘心南家的家产就这样被佘水星他们给吞了,爸爸当年的事总得有个说法,再说陆旧谦现在对自己……

    她慢慢的点了点头。

    “那我下午下班后来接你!”佘水星把她送到了公司,对她说道。

    南千寻下了车,站在原地,看着她掉头离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或者她真正斗争的时候来了。

    南家别墅里

    “妈,你竟然答应她让她回来住?而且还让她继承南家的产业?”南初夏听到佘水星的话,立刻跳了起来。

    李自强也诧异的魂不守舍的,南家就要这样拱手让人吗?

    “水星,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隐忍都要白费了吗?南家真的要让南千寻来继承吗?”

    “你们都冷静一些听我说!”佘水星伸手制止了他们,南初夏还想吵闹什么,李自强伸手摁住了她,说:“先听听妈妈是怎么说的!”

    南初夏恼怒的住了嘴,心里还愤愤不平的想着,南家的产业怎么也不能让南千寻来继承!

    “现在离民主选举越来越近,这件事马虎不得!”

    “水星,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市委书记早就内定了下来,选举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李自强不解的问道,在他们的官场上,眼睛是需要往上看的,而不是朝下看,只要上面的搞定了,下面的就不成问题了。

    “自强,小心驶得万年船!”佘水星转头说道。

    李自强无奈的点头,说:“行,你说的都对!”

    “初夏的大婚也马上就要到了,要想大婚能顺利的进行,必须把南千寻和陆旧谦给分开!”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说要把南千寻和陆旧谦分开,终于不那么激动了,说:“妈,你让她回南家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南家的继承权给她?”

    “你们都稍安勿躁,南家的继承权给她,她能继承到的不过是一个空壳公司罢了,你们紧张什么?”

    “你的意思是会转移资产?”李自强诧异的说道。

    “有些事知道就好,没有必要说出来,初夏,你立刻马上把房间给誊出来,南千寻今天就会回来!”

    “妈,不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