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66章 色迷心窍

    那绑匪见状,脸上的横肉跳了跳,说:“想不到你的背景还挺大的,连直升飞机都出动了!不过,爷也不是好拿捏的!”

    那人说着踩了油门往前跑,到了前方的出口处下了高架,朝一条黑幽幽的小道上开了过去。

    那条小路的两旁都是观杨树,树木茂密,把整条路都给遮盖住了,车子在里面,从上面根本看不到。

    “哈哈哈,跟爷玩?看他们怎么找到爷?”那人狂妄的笑着。

    南千寻从挡风玻璃看了过去,看到两旁的树已经把天都给遮住了,有些绝望,如果刚刚的那些直升飞机是来救自己的,现在恐怕又找不到自己了吧!

    “洛少,洛少,目标已经离开了高架,在昆玉出口下路,请知悉!”直升飞机监视这辆车,把目标信息传回了总部,总部又传给了洛文豪。

    洛文豪的方向盘连忙向右打,朝昆玉路上追了过去。

    “收到!继续追踪,并且让人去拦截!”

    “收到!”那指挥官说道,立刻看了一下地图,制定了拦截方案,并且快速的部署了下去。

    那辆车子正在漆黑的不知名的小道上行驶,迎面突然出现了一辆军用大卡,由于道路比较窄,所以他只能在原处停了下来,等着军用大卡过去。

    军用大卡临近之后,大卡司机,居高临下的说:“往边上倒倒!”

    那人把车子往边上靠了靠,大卡的司机说:“再靠靠!”

    那人又靠了靠,大卡的司机下来,走到小车旁,说:“你往边上再靠靠,我们在执行任务!”

    “你的车现在应该可以过去了吧?”那人说道。

    “过不去!”大卡的司机顺眼瞄了一眼车里,看到有人在后座上,出其不意的伸手抓住了这个小车司机。

    小车司机连忙拿枪出来,另外一人却从副驾上迅速开了门,控制住了他的手,把枪给夺了下来,两人迅速的制服了眼前的人,把他从车里带了出来,押着肩膀站在大卡的旁边。

    洛文豪的法拉第嘎吱一下停了下来,他快速的从车里跳了出来,跑过来打开车门。

    南千寻看到了洛文豪,像是看到了救赎者一样,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洛文豪快速的把捂嘴的胶带给撕开,解开她手上的绳子,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

    “呜呜呜……”南千寻回抱着他,吓的魂飞魄散了!

    “不怕了,不怕了!”洛文豪抱了她不停的安慰道。

    但是南千寻浑身都在发抖,洛文豪把她抱的更紧,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

    “洛少爷!”那个大卡车的司机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洛文豪拍了拍南千寻,说:“Nancy,不哭,揍他!”

    南千寻回头看那个被几个人捉住的司机,上前去一巴掌打在那人的头上。

    “用脚踹他!”洛文豪说道,并且示范了一下,一脚踹在了那人的隐私部位,那人哀嚎了一声,满头的汗就像黄豆粒一样掉了下来。

    南千寻给吓的浑身发软,哪里还有力气去踹人?洛文豪搀扶着她,感觉她都站不稳了,把她拦腰抱了起来,问那人:“是谁让你来绑架的?”

    “我、我一时、色迷心窍、放、放过我吧!”那人艰难的说道。

    “呵呵,色迷心窍放了你?放了你可以,为了避免以后你继续色迷心窍,所以我还是先废了你!”洛文豪说着又是一脚踹在了这个人的下面,那人哀嚎的喊叫,表情痛苦狰狞,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他怕是真的废了!

    “色迷心窍的事已经解决了,现在说说你的枪从哪里来的?”

    那人已经痛的几乎要昏厥过去,哪里还有力气说话,要不是有两个人押着他,他恐怕早已经倒在了地上。

    “洛少爷,枪的事我们带回去慢慢问,您先送这位小姐回去吧!”卡车司机说道。

    “行!”洛文豪抱着南千寻往自己的法拉第那边走了去,一边走一边说:

    “Nancy,不怕了啊!坏人小爷已经打跑了!”

    “我好怕……”洛文豪要把南千寻放在副驾上,但是南千寻说什么也不肯撒手,紧紧的抱着洛文豪的脖子不松手。

    “好了好了,不怕了不怕了,有小爷在,没有人敢欺负你,你现在已经安全了,不怕啊!”洛文豪说着把她放在了副驾上,但是南千寻还是拉着他的衣服,洛文豪说:

    “我去开车!”

    南千寻松开手,洛文豪快速的跑到驾驶座上去开车。

    南千寻连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

    洛文豪坐在驾驶座上,转头看向她,等她努力的平息情绪后,问:“去哪里?”

    “新源街!”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后怕的东张西望。

    “不是已经搬回了南家么?又去新源街做什么?”洛文豪问道,听到南千寻说去新源街他有些不爽,因为那套房子他已经查过了,现在的房主竟然是陆旧谦。

    呸!陆旧谦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脚踏两只船,坐等他翻船!还这么重口味,还姐妹花!

    “我过去拿些东西!”

    “搬到我那里去住,不要房租,只要偶尔给我做个饭就成,还安全!”洛文豪说道。

    “不,我要住在南家!”南千寻坚定的说。

    “好端端的搬回南家做什么?”洛文豪不解的问道。

    “南家是我的家,我是南家的唯一继承人!”

    “唯一继承人?”洛文豪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问:“佘水星他们有权利剥夺南初夏的继承权吗?南初夏为什么会甘心让你回去跟她抢家产?他们之前好不容易跟你断绝了关系,不让你继承南家的产业,现在又让你回去,到底是为什么?你不长脑子的吗?”

    听到洛文豪的话,南千寻也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他,说:“我知道会有问题,但是协议已经签了,南初夏或者只想得到陆旧谦吧!而佘水星他们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所以用南家的家产来堵我的口!”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我想问你南家的家产再多,你有命继承吗?”洛文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南千寻一愣没有说话,转眼看向窗外,窗外已经黑了,远处的村庄微弱的灯光渐渐的在后退,洛文豪的车子开的不算太快,但是很稳。

    她说的没错,南家的家业自己或许根本没有命来 继承,就像今天的事一样,就算是不会丢了性命,也会被人给玷污,而且极有可能会无限度的扩大化,自己也会死在众人的口水之中。

    “你之前找工作的事难道忘了么?在南川市谁能做到不准大小企业雇佣你,难道你心里没有数吗?把你逼向敦煌,然后拍下视频,让你永远不能翻身,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有数?”洛文豪气愤愤的说着,还拍了一下方向盘。

    那时候的连环计设计的非常的巧妙,要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他都不敢相信。

    不过这个李自强的做法也确实让人感觉到可疑,同样是继女,为什么偏向这个设计那个?

    “Nancy,你老实告诉我,佘水星到底是不是你亲妈?”

    “不是!”

    “不是?”洛文豪连忙踩了刹车,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果然不是她亲妈。

    “难不成南初夏是李自强的亲生女儿?”

    南千寻诧异的看向洛文豪,他这都能猜得出来?

    “这下有意思了!”洛文豪摸了一下下巴,事情的前前后后竟然被他用一些蛛丝马迹猜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我回南家只是为了夺回我父亲的一切!”南千寻郑重的说道。

    “MMP,这些人雌雄双盗啊!抢了你们家的产业,还抢了你老公!奶奶的,小爷就看不下去了,我顶你!”洛文豪情绪激动的说着,又开始开车。

    “那天在敦煌,是你救了我?”南千寻没有想到对于自己的事,他竟然这么清楚,连前因后果都能猜的出来,这怎么可能是一个二世祖能做到的事?

    不是说好的他的眼里只有美女吗?

    “那当然了,要不然还能有谁?为了救你,我可得罪了不少人呢!”

    “那我怎么又在陆旧谦那里?”

    洛文豪提到这件事就变了脸,不过很快就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说:“还能为什么?小爷我忙着跟美人约会,托他照顾一下呗!”

    “……”

    洛文豪的眼睛时不时的瞄着南千寻的脸色,见她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也松了一口气。

    他不时的跟南千寻说话,就是为了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车子缓缓的行驶到了兴源街,到了胡同前,南千寻开门下车对洛文豪说:“先等我一下,我上去拿些东西,很快的!”

    “嗯!”洛文豪拿出一支烟来点了起来。

    南千寻转头往胡同里去,只是走到胡同的门口,心里有些发憷,有些犹豫不敢往里面走,她回头要叫洛文豪,没有想到她刚一回头就碰到了洛文豪这堵肉墙上来了。

    “Nancy,你这是谋杀!”洛文豪捂着胸口浮夸的说道。

    “对不起洛总,我不是故意的!”南千寻紧张的说道,“你、你没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