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0章 老脸被丢光了

    突然,南千寻的电话响了,她拿着电话出去接了起来,她刚离开客厅里,南初夏开始跺起了脚来,指着南千寻咬牙切齿不甘心的说道:

    “妈,南千寻凭什么?”

    “你自己的本事呢?”佘水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跟陆旧谦交往这么久了,他送你的东西呢?”

    南初夏气的要哭了,陆旧谦哪里会给自己买东西?要不是为了故意的刺激南千寻,他甚至不会愿意多看自己一眼,所谓的那些衣服,不过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然后说成是他买的。

    他给自己送过什么了?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偏偏不能说出来,当初她好不容易说服了佘水星,联手设计了一场怀孕的好戏,把南千寻逼的离婚,现在如果说他对自己不好怎么怎么着,就是妈妈这边也说不下去,毕竟她当初是信誓旦旦的说陆旧谦喜欢自己的。

    南千寻不一会儿拿了快递回来,看到快递上洛文豪那潇洒的字体,知道他八成是怕自己在南家被欺负,所以又给自己撑腰来了。

    她拿着快递走到了客厅里,拆开来发现竟然是一套迪奥高级化妆品,还有不知名的面膜一盒。

    南初夏看到南千寻的快递,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倒不是因为化妆品有多贵重,而是在乎送的人,她竟然遇见了一个会送她面膜的男人!

    她连忙憋屈的摇了摇佘水星的手臂,佘水星一记刀眼,让她成功的坐了回去,生闷气去了。

    南千寻拆完了包装,叹了一口气,说:“好端端的送什么化妆品?嫌弃!”

    “千寻,遇到一个会送你面膜的男人,就嫁了吧!”佘水星说的这句话倒是心里话。

    现在南千寻跟洛文豪在一起了,不会再跟南初夏抢男人,她也不会更多的去为难她,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不少!

    “万一是个卖面膜的呢?送面膜就没有了诚意!”南千寻微微一笑,拿着东西上楼去了。

    南千寻走了之后,南初夏扯着佘水星的胳膊,都快哭了。

    佘水星给了她一记刀眼,小声的说:“她跟洛文豪好,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再也不用担心她会跟你抢陆旧谦了!”

    “妈,这样子我多没有面子?她不要的人我要,而且还是倒贴!”南初夏气冲冲的说道,看到洛文豪对南千寻这么好,而自己却热脸却贴人家的冷屁股,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路是你自己选的,现在婚期也定了下来,你要是再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妈,你上次不是还说来得及吗?现在为什么又说来不及了?”南初夏抱着佘水星的胳膊说道。

    “你爸快要大选了,万一中间出现什么变故,会影响他的前途,更何况陆家是南川市势力最大的家族,你爸爸有陆家为后盾,官场上顺风顺水,如果陆家在后面捣鬼……”

    “你们的眼里只有前途前途,为什么不想想我的处境?不想想我的幸福?”南初夏懊恼低吼道。

    “啪!”佘水星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说:“以前你小,不懂事,我们都可以包容你,以后你嫁到了陆家,还指望谁来包容你?脾气还不改?”

    “妈……”南初夏不可置信的捂着脸,她的妈妈竟然又打她!

    佘水星打了她一巴掌之后,站起来去了书房。

    “爸……”

    “你妈妈说的对!”李自强也站起来离开了,南初夏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她怒气腾腾的去了车库,对着南千寻的兰博基尼一顿拳打脚踢,还恶意的去花园里拿了一块石子来划伤了车子。

    次日,南千寻到了车库里看到自己的车子被划伤,当场发飙了,立刻回到客厅里,大吼一声:“南初夏,你给我出来!”

    “怎么了这是?”佘水星刷着牙,连忙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南千寻浑身都是怒火的站在客厅中间。

    南千寻没有理会佘水星,倒是再一次怒吼一声:“南初夏!”

    南初夏还在睡觉,听到有人喊她,拿着枕头把耳朵捂了起来。

    “不出来是吧?既然这样,我只能报警了!”南千寻说着毫不犹豫的拿出电话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吗?我这里是枫林街338弄,昨天晚上我的爱车被人恶意划伤,请速来!”南千寻的速度非常的快,根本没有给佘水星反应的机会。

    佘水星意识到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忙从楼上下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跟你无关!”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

    佘水星见南千寻依旧是硬骨头的模样,连忙朝楼上跑了上去,拍着南初夏的门,说:“初夏,快起来!”

    南初夏听到人打扰她的美梦,气的把手里的枕头给丢了传,枕头打在了化妆台上,乒乒乓乓的传来一阵瓶子破碎的响声。

    李自强也听到了动静,连忙起来,问:“怎么回事?”

    “跟你无关!”南千寻见每个人都来质问自己,心里恼火的不行。

    洛总的车子价值千万,要是维修起来不知道要花掉多少钱,南初夏竟然不知死活的对着车子下手!

    “我是她的监护人,为什么会跟我无关?”李自强不悦的说道。

    “呵呵,李市长难道忘记了,南初夏小姐已经不是未成年了,她完全有承担法律责任的能力,如果你非要以监护人自居,那好啊,等会儿跟警察说去。”

    “你……你还真报警了?”李自强一阵怒火,伸出手指头点了点头,却没有说出更过分的话来。

    外面的警车响了起来,李自强连忙钻到了书房里去,南千寻看到他装模作样的样子,脸上挂起一抹嘲讽,转身到院子里等待警察的到来。

    警察那边接到报警之后,查了一下竟然是市长家,立刻出警,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刚刚有人报警……”

    “是我,请跟我来!”南千寻立刻带着警察到了车库里,警察看到市长家的停车库了竟然停着一辆兰博基尼,顿时瞪大了眼睛,只不过这辆兰博基尼居然惨遭人的毒手。

    上面被划的有些惨不忍睹!

    “车里有很多的监控!”南千寻当着警察的面把监控给播放了一遍,并且当着警察的面把监控传到了自己的邮箱里。

    警察看着南千寻做事心思慎密,有些意外。

    “我现在要求立刻逮捕嫌疑人!”南千寻说道。

    “这,事情有些特殊,我们还是先调和,调和不成再走法律程序!”警察说道。

    南千寻看了看那警察,知道他们不想得罪市长,也没有再说什么。

    警察勘查了现场之后,拍下了照片,跟着南千寻去了客厅里。

    佘水星已经换了衣服,还在敲南初夏的门,南初夏的屋里又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那些警察听到那些摔东西的声音,纷纷诧异的面面相觑,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南家二小姐的脾气竟然这么大!

    南千寻冷着脸站在客厅里,看着门一眼不眨。

    “南初夏,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叫开锁师傅来!”佘水星面上尴尬极了,脸都被她给丢光了,下面好几个警察都在哪里站着!

    南初夏听说开锁的师傅开门,立刻坐了起来,说:“你们烦不烦?睡个觉都一直在吵吵吵,是南千寻死了吗?你们这么吵?”

    那几个警察眼睛一眯,这个南初夏对南千寻并不友好!

    “警察已经到家里来看,快点起来!”

    “警察?”南初夏听到警察两个字,整个人都清醒了,昨天她一怒之下对着南千寻的车子下手,这事儿她给忘了!

    不管,反正一口咬定她没有干就对了!

    她连忙换了衣服,开了门,看到南千寻和几个警察在楼下站着,连忙换上了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

    “跟我下去!”佘水星说了一句,下楼梯,南初夏只好跟着下来。

    “不好意思,初夏的起床气比较大,让你们见笑了!”

    “南初夏小姐真性情!”警察带队的笑了笑说道。

    “坐!”佘水星招呼警察坐了下来,警察坐下来,开始切入了正题,问:

    “二小姐为什么划伤了大小姐的车?”

    “你们说什么?我划伤了她的车?开什么玩笑?我刚刚才起来,什么时候去划她的车了?你们怎么知道不是她自己划坏了,然后嫁祸给我?”南初夏,听到警察的问话,情绪激动极了,立刻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南千寻。

    佘水星的心里一慌,大致的知道是什么事了,她没有想到南初夏这个不成器的竟然对着南千寻的车子动手,要不是场合不对,她肯定会反手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南千寻都懒得理会她了,幸亏洛文豪机智,装了那么多的摄像头,要不然这一次肯定又会被她给咋呼过去。

    “姐,你到底是什么居心?竟然诬赖我?警察,她诬赖我,我现在要告她!”南初夏伸手指着南千寻说道。

    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像是看一只猴子在表演一样。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佘水星问道。

    “什么事,这么吵?”李自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满脸的威严。

    “市长!”几名警察见到李自强,连忙站了起来。

    “嗯!”李自强从楼上下来,对着佘水星和南初夏一顿责怪,说:“一早上看书,你们一直吵吵闹闹!”

    “爸,南千寻诬赖我划伤了她的车子!”南初夏伸手指着南千寻说道。

    李自强转脸看向南千寻,问:“有这样的事?”

    南千寻的脸上似笑非笑,他李自强还要维护南初夏?那就让他好好的维护好了!

    “千寻啊,我知道你一向跟妹妹不合,陆旧谦不要你,要娶你妹妹不是我们能管得着的,我知道你心里对我们有怨恨。古人有成人之美,陆旧谦要娶你妹妹,你妹妹又恰巧喜欢旧谦,你作为姐姐不应该成全他们吗?做人要大气谦和!更何况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你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对待你的亲妹妹啊!”李自强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定义成了争风吃醋导致的家庭矛盾。

    南千寻也不解释,而是将脸扭在了一遍,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李自强是一个杀人于无形之中的人,如果没有确着的证据,这一次又会变成都是自己争风吃醋惹的祸了。

    “爸,我都说了,她一直都是个心机婊,你们还非要天天维护她,现在终于看出她的真面目来了吧?”

    “算了,初夏,她的车子坏了,爸出钱修!你也别跟她计较了!”

    “凭什么呀?又不是我们弄坏的,凭什么还要出钱修?”南初夏说的好像真的不是自己弄坏的一样。

    佘水星也以为不是南初夏弄坏的,出面说:“千寻,这一次修车的钱我们出,下不为例!”

    警察被那一家三口给弄的呆若木鸡,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市长大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扣帽子。

    “你们说的好像你们掏了钱就可以买到心安理得了似的!”南千寻冷冷一笑,说:“先前我要调解的时候,你们全部都装死,现在我不愿意调解,必须要走法律的程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