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1章 我赔你

    警察见南千寻确定不要调解,只好开口说:“南初夏小姐,你昨天晚上的行迹有监控拍了下来,包括您划伤南千寻小姐的车子!”

    警察的话一出,那三人都愣住了,李自强的脸色由白到红,由红到紫,由紫到黑,回头狠狠的瞪着南初夏说:

    “你……自己承担自己做事的后果!我身为市长,自然要为市民做表率,一定要严厉按照法律处置!”

    南初夏这个时候傻了眼,怎么可能?她去的时候已经蒙住了监控头,怎么可能拍到自己的,不可能!

    “你们说谎,我没有!”

    “证据确凿!”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就算是想偏袒也没有那个胆量,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如果这个时候有任何的偏袒,南千寻肯定会把视频发布到网络上去,那时候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证据呢?证据呢?我要看证据!”南初夏嚣张的说道。

    那警察只好把监控的录像给她看,她伸手就要来抢,警察义正言辞的说:“南初夏小姐,你要是毁灭证据,罪上加罪!”

    南初夏红了眼睛,转眼看向南千寻,说:“你害我,都是你害我!”

    “我害你吗?明明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南千寻听到南初夏这个时候还不认为自己做错,不想继续跟她说话了,而是对着警察问:“我的兰博基尼被划伤,只能全身喷漆,维修费用预计五十万,不知道量刑的话会怎么量刑?”

    “《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警察中的一位公事公办的说道。

    南初夏已经完全软瘫在地上,拘留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等她出监狱,旧谦哥哥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千寻,我们有事好商量,她毕竟是你妹妹,传出去名声都不好!”佘水星听到量刑这么严重连忙说道。

    “名声?反正我早就名声狼藉了,不在乎!只是南初夏要是在乎名声的话,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吗?”南千寻听到佘水星说什么名声的时候,更加的生气了。

    “我愿意商量的时候她不是拿乔吗?还有,刚刚是谁说我是因为嫉妒才会乱泼脏水的?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们,陆旧谦是我不要了的,你们以后不要把我的名字跟他混在一起!”

    陆旧谦刚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了南千寻说最后一句话,浑身一冷,他陆旧谦是她不要了的吗?

    “怎么回事?”陆旧谦进门冷漠的问道。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声音,心里有片刻的慌乱,刚刚她的话他听到了吗?

    “陆少爷!”警察看到了陆旧谦,连忙打招呼。

    “旧谦哥哥,旧谦哥哥……”南初夏看到陆旧谦来了,连忙甩开警察,跑了过去“旧谦哥哥,她想害我去坐牢,旧谦哥哥……”

    陆旧谦看了看南初夏又把目光转向南千寻,就知道李自强让他来,不会有什么好事,问:“怎么回事?”

    南千寻眉毛一挑,说:“怎么回事这几个字,我已经听厌烦了,陆先生想要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问问你的未婚妻?”

    陆旧谦听到陆先生三个字,心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他深深的看着她有些倔强的脸,以前她不是这样的!

    “到底怎么回事?”陆旧谦转头问向警察。

    “是这样的,南初夏小姐划伤了南千寻小姐的爱车,由于车辆维修费用过高,所以已经构成犯罪行为!现在南千寻小姐不愿意调解,我们只好走法律途径来解决!”

    “车?”陆旧谦眉毛一挑,他怎么会忘记洛文豪大手一挥,买了一辆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给她?

    现在兰博基尼被南初夏给划伤了?划的好!他内心终于痛快了一些!

    “不愿调解么?”陆旧谦看向南千寻说道。

    “本来是不愿意调解,但是现在既然陆少爷都被惊动了,总得给几分颜面!”南千寻笑着说道:“不过陆先生要怎么调解呢?”

    “车我赔你!”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南初夏连忙伸手拽了拽他的衣服,她只不过是划伤了车子,他竟然要赔一辆全新的给她?

    南千寻看到了南初夏眼中肉疼的样子,心里终于算是舒坦了一回,笑着说:

    “陆先生果然大方!既然陆先生愿意赔,我要是还揪着不放,就成了我得理不饶人了。不过我要奉劝南初夏小姐一句,以后做事的时候长点脑子!”

    “你……”南初夏想要伸手去打南千寻,陆旧谦一伸手把她的手拦了下来。

    “南千寻小姐,我会赔偿你一辆新车,你的旧车归我!新车到的时候,旧车我拉走!”

    “行!”南千寻见好就收,毕竟李自强现在还是市长,陆旧谦也势力庞大,万一自己真的惹恼了他们,自己也不会多好过。

    警察听到南千寻说好,连忙松了一口气,试想一下,去抓捕市长的女儿,压力有多大?

    “既然事情已经圆满的解决了,大家都皆大欢喜,我们也就先走!”那几个警察说着连忙走了。

    南千寻见警察也走了,拿出手机来给洛文豪打电话,手机很大,上面的logo露了出来,陆旧谦看到她手机上的logo,脸色一变垂了垂眼眸掩去眼中的神色。

    “洛总,我的车坏了,今天上班可能会晚到一会儿!”

    “知道了!”洛文豪毫不在意的说道。

    南千寻挂了电话,提着包包出门,刚到了门口意外的发现洛文豪这个家伙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正骚包的站在崭新的红色的敞篷法拉利旁边。

    “Nancy~~~”洛文豪贱嗖嗖的跟南千寻招手,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几秒钟之后连忙跑了过去,问:

    “你怎么来了?”

    “小爷我知道那辆兰博基尼给你拉仇恨了,所以亲自来接你了,怎么样?有没有感到面子十足?”

    “……”南千寻下意识的往后看了看,果然看到了陆旧谦和南初夏站在门口,她转过头来微笑着进了洛文豪的车子,洛文豪依旧不改那种二世祖的作风,调过头来对着陆旧谦他们送了一个飞吻,扬长而去。

    陆旧谦的眼眯了眯,抬起步伐朝外走了去,南初夏想要说什么,却没有敢说出口。

    “妈,难道就要这样看着南千寻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吗?”南初夏见南千寻被洛文豪接走了,陆旧谦又一言不发的走了,上前拽着佘水星的胳膊就是一顿闹。

    “啪!”佘水星一巴掌又甩了过来,南初夏给打的懵脸了,捂着脸看着她,几秒钟之后她大哭道:

    “你们都欺负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呜呜呜……”

    “啪!”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南初夏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李自强,他竟然也动手打自己。

    “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要不是我打电话叫陆旧谦过来,你就等着坐牢吧!还有脸在这里哭闹?再哭闹,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

    李自强气愤愤的说着,夹着包包去了车库,当他看到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被划成那个样子的时候,也是一阵的肉疼,现在不管是谁在开,进到了家里就是家里的财产,南初夏这个败家女!

    佘水星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也离开了,南初夏见人都走了,把客厅里给打砸了一番,气冲冲的上楼了。

    胖嫂看着满地的狼藉,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同样是南家的小姐,为什么脾气性格都相差这么大?

    南千寻随着洛文豪来到了公司,洛文豪一路上不断的诉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南千寻额头上都是汗,原来这个家伙已经猜到了南初夏可能会对着车子动手脚,所以他提前安装了很多的监视器,也正是这些监视器,才让南初夏的无可狡辩,李自强落的面子。

    她不由的感叹,洛文豪的心思真是够慎密!

    陆旧谦这边到了公司之后,处理的手里的紧急工作,摁了一下内线,问:“石墨,下午还有什么安排?”

    “陆总,下午两点有个会议要参加,四点钟约了乔总喝茶!”

    “全部取消!”陆旧谦说道。

    “取消?”石墨有些不解,陆总一向对工作都是认真负责,怎么突然要取消会议了?

    陆旧谦靠在椅子上靠了半天,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跟安琪儿的对话界面,翻了翻通话记录,脸上不由的软了下来。

    他编辑了一条消息发送了过去。

    修斯:下午有空吗?

    南千寻这边正在帮洛文豪磨咖啡,意外的收到了消息,看到了是陆旧谦的消息,把手机给装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南千寻看到了陆旧谦的电话号码,接了起来,问:“陆总有什么吩咐吗?”

    “赔车,你自己去挑!”

    “陆总说的真好笑,车子赔一辆一模一样的就可以了,有必要挑吗?”

    “当然有必要,既然要给你买车,当然要买你喜欢的了!”

    “陆总是不是弄错了什么?现在不是你送我礼物,而是赔我资产!”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说道。

    “随你怎么想,十分钟后我在你公司门口等你!”陆旧谦说完挂了电话,站起来拿着钥匙出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