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2章 你是我的谁?

    南千寻那边听到他不容拒绝的口气,有些愤愤不平,凭什么他用命令的口气跟自己说话?

    她没有理会他,继续的帮洛文豪磨咖啡,洛文豪看起来相当的忙,咖啡端过来的时候,他头都没有回一下,而是把手里的一份资料递给她,说:“送去给王大力,让他立刻处理!”

    “哦!”南千寻拿着薄片将资料夹了起来,资料上是什么内容她完全不知道。

    “大力,这个是洛总让送的资料!”南千寻到了王大力的办公室里敲了敲门。

    “哦,进来吧!”王大力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肉呼呼的脸,站起来伸手接过她送过来的资料。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南千寻站在王大力那里,王大力瞄了一眼她送过来的资料,又看了看她问:

    “资料你看过了吗?”

    “没有啊,这是洛总让我送给你的!”

    “嗯,我知道了!”王大力有些不理解的,但是洛总做事总是出乎他的意料,根本不按照套路来,但是每一次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他现在也不好干涉了,只要生意的事不会受到牵连就好了。

    南千寻在王大力的办公室了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上网浏览了一下页面,顺便搜了一下李自强的消息,不知道白韶白到底准备在什么时候动手,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李自强他们措手不及的模样。

    她站起来又去了洛文豪的办公室里,帮洛文豪泡了茶,洛文豪见她又泡了茶过来,微微一笑,斜着眼问:“是不是发现小爷的魅力无限?”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痞痞的吹了一下他额头前的头发。

    “……魅力无限,魅力无限!”南千寻没好气的说着出去了,她看了看手机,距陆旧谦打电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这会儿他应该已经走了吧?

    毕竟他不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让他等人几乎不可能!

    她慢悠悠的拿着包包下楼,刚到了楼下,陆旧谦的劳斯莱斯开了过来,他抬起手腕来,说:“时间刚刚好!”

    南千寻一愣,说:“你刚刚明明说的是十分钟!”

    陆旧谦微微一笑,说:“我一向不喜欢等人,算准了你会迟延!”

    “……”南千寻几乎要吐血了,难道做生意的人都是这么会算的吗?

    她开门,准备上车,从旁边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到她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南千寻被吓了一大跳,伸手捂着胸口,看向来人,竟然是李丽娜。

    “Nancy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李丽娜双手扯着南千寻的胳膊说道。

    “起来再说!”南千寻看清楚了来人,立刻伸手抚她起来。

    陆旧谦已经眼疾手快的从车里下来,转了过来,见到是南千寻认识的人,索性站在了一旁。

    “你弟弟他怎么样了?”南千寻试探的问道。

    “医生检查出来说他的小脑上长了一个瘤子,所以才会失去平衡,从楼上摔下去,摔伤不要紧,但是瘤子不知道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急需手术!”李丽娜痛苦的说道。

    “可是,你找我,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南千寻有些为难的说道,她还要供应给姑父看病,还要养天天和姑姑,负担很重,哪里有多余的钱给他们?

    “Nancy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我妈妈不在了,我家的亲戚都跟我们断绝了来往,求求你救救他!哪怕以后让我给你做牛做马,我都愿意!求求你……”李丽娜说着跪在地上磕着头说道。

    “你不是有一个好闺蜜吗?可以求她帮帮忙,毕竟她们家有钱。”

    李丽娜脸色一变,说:“见面问候你的人不一定是朋友!”

    南千寻盯着她看,她连忙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Nancy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弟弟!”

    “我不是圣母,也不是医生,你来求我没有用,我还有事!”南千寻说着开门坐到了车里。

    陆旧谦见状也转过去坐在了车里,开着车子走了。

    “你现在不仅会玩手段,还无比冷血无情!”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

    “我玩手段不急陆先生万分之一,说到冷血无情,陆先生说第二,谁敢自称第一?”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立刻反驳回去。

    “变的更加伶牙俐齿了!”

    “没有人会维护自己,只能自己维护自己了,要不然早晚会被吞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

    “都是白韶白教你的?”

    “恐怕跟陆先生无关吧,要说到老师,谁教我能比你陆先生教的更多?”南千寻转眼看着陆旧谦,陆旧谦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紧,抿了抿嘴没有吭声。

    “车子不用买新的了,不如你赔我一笔钱,我更加的划算!”

    “你很缺钱?”陆旧谦转头看向她,问:“都是要继承南家产业的人了,还缺钱?”

    “都知道是要继承了,不是还没有继承么?有没有命继承还是一码事!继承的家产值多少钱又是另外一码事!”

    陆旧谦听到她的话,一噎!

    他没有回答南千寻的话,载着南千寻来到了汽车城,这里方圆几里路全部都是卖车的。

    “这里是南川市最大的汽车交易中心!”陆旧谦把车子停好,对南千寻说道。

    南千寻知道他怕是不会赔钱,只会赔车了,也没有再说什么,解开安全带下来,问:“兰博基尼店在哪里?”

    “拐角处!”陆旧谦说道,跟她一起朝4S店走了过去,店员见来了客户,而且客户穿的都挺高级的,知道是生意来了,连忙热情的招呼。

    南千寻进了店,看了看车子,跟自己的车子比了比,发现没有这样的车,摇了摇头,说:“为什么我这款车子没有?”

    她说着把手机递到了店员的面前,店员过来看了一眼,说:“不好意思,您这款是定制版的,外面没有卖的!”

    “定制版的?”南千寻诧异的看着店员,那店员说:“对是定制版的!”

    南千寻有些诧异,没有想到洛文豪竟然买了一辆定制版的,既然是定制版的,应该很久之前就已经下单了吧?他竟然把这么贵重的车子给她开?

    “陆先生,我的车是定制版的,所以你买不到,还是赔钱吧!”南千寻说道。

    “不,我已经在警察面前答应过你,不能食言!大不了我再定制一辆!”陆旧谦寸步不让的说道。

    “可以!那我就等着陆先生的车子了!”南千寻说着朝外走了,陆旧谦也跟着她的后面。

    南千寻走到陆旧谦的车子旁,钻到了进去,陆旧谦嘴上微微有些笑意,原以为她会叫车离开,没有想到她又坐了进来。

    “去哪里?”

    “市医院!”那个叫做涛涛的孩子,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陆旧谦一愣,想起了刚刚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心里想着人的本质不会变的,她嘴上说找她没用,却还是忍不住要去看看,于是载着她朝医院去了。

    “陆先生你还是赔我一些钱,我自己去修车吧,我不想再麻烦了!”走在路上南千寻说道。

    陆旧谦的手一顿,把车子停在了边上,说:“你真的想要钱?”

    “是!”南千寻回答的一本正经

    “做我的床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陆旧谦掏出了一张金卡用两只手夹着,递到南千寻的面前。

    南千寻盯着他手里的卡看,看着看着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说:“陆先生也沦落到需要花钱包养女人了么?”

    陆旧谦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说:“想要爬上我床的女人可以围绕地球转一圈,南千寻小姐,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当然不会把自己看的太重!我缺钱了可以去找我男朋友,也不至于被你用金卡这么羞辱,跟你要钱不过是不想跟你有更多的牵扯!”南千寻说着打开门下了车子,突然觉得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

    不想更多的牵扯?她说了不算!她利用自己报复南初夏的事他还没有找她算,她怎么能说不想牵扯就不牵扯了?

    陆旧谦见也连忙钻了出来,有些失望的说:“南千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陆旧谦,以前我包容你,包容你母亲,是因为你是我的丈夫,请问你现在是我的谁?我凭什么再向以前一样对待你?我的包容是留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跟你还有什么关系?”

    南千寻说完转身走了,陆旧谦听到她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块大石头把他朝黑暗的地方压一样。

    陆旧谦是我不要了的!这句话像一个魔咒一样压在他的心上,她不要自己了,真的不要了!一股苦涩漫天而来,他眼前一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