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3章 你要害死我们吗?

    南千寻走了几步,听到身后噗通一声,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转过身来看到他竟然倒在路旁,快速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伸手推了推他喊道:“陆旧谦,陆旧谦?”

    陆旧谦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心里一慌,连忙伸手朝他的鼻子探了过去,结果鼻子里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南千寻浑身一软,胸口剧烈的疼痛,连忙拿着随身的药填了两颗放在嘴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并且帮他按压胸腔。

    “陆旧谦,你别吓唬我,旧谦,陆旧谦,你欠我的都还没有还清,不能死,不能死……”

    南千寻一边按压着,一边跟他说着话,连哭都顾不上了。

    做心肺复苏是一个很累人的体力活,南千寻一边按压一边心如火焚,救护车怎么还没有到?

    不一会儿救护车呼啸着过来了,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南千寻像是看到了救赎的希望一样,一边不停的按压,一边说:“陆旧谦,救护车来了,你再挺一会儿,他们很快就来救你了,挺住,你给我挺住!”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护人员迅速下车查看病人的情况,见南千寻正在给病人做心肺复苏,连忙拉开她,有另外一个护士接续她开始按压胸腔,医护人员比她专业的多了,过了一会儿病人有了呼吸,那护士才擦了擦汗,停止了按压。

    “病人呼吸微弱,氧气!”有人把氧气罩拿了过来,给他戴在了面上,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了车子,南千寻也跟着上车。

    那个负责来急救的护士看了看南千寻,说:“幸亏有你之前一直在做胸腔按压,要不然我们赶到也无力回天!”

    “他要不要紧?”南千寻紧张的问。

    “具体停止呼吸的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检查。”南千寻点了点头,立刻给石墨打了电话。

    “石先生,你们陆总晕倒了,现在正在市中心医院的路上,麻烦你通知病人家属!”南千寻对石墨很公式化的说道。

    “陆总又晕倒了?”石墨听到陆旧谦晕倒了,立刻惊讶的站了起来。

    “石墨,你刚刚说什么?”南初夏来找陆旧谦,恰巧听到石墨讲电话,连忙抓住他的胳膊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先到医院看看情况再说!”石墨说着连忙把工作给放了下来,开车朝市中心医院去了。

    南千寻正在急救室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石墨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问:“南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我下车离开,然后就听到响声,回头他这样了!”南千寻说道。

    石墨想说什么来着,南初夏就赶了过来。

    南千寻转头看了看石墨,石墨有些为难的说:“她刚好在办公室!”

    “那我先走了!”南千寻说着朝门口走了过去,石墨见南初夏气势汹汹的看着南千寻,连忙跑过去,在南初夏想要伸手揪住南千寻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她,说:

    “南小姐,陆总还在急救!”

    “南千寻,你最好祈祷跟你没有关系!”南初夏狠狠的瞪着南千寻。

    “南初夏小姐,我早上才警告过你,以后做事长点脑子,麻烦你说话也要长点脑子,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有!”南千寻将食指指在自己的脑门上,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南初夏气的胸口开始波涛澎湃,气息不稳,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陆总还在急救,不要惹事,不要惹事!”

    “我……”南初夏想要解释,但是石墨却嘘了两声,说:“这里是医院,安静!安静!”

    南初夏才勉强住口,着急的看向急救室。

    南千寻到了院子里,看着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突然觉得心里透凉透凉的,她抬起眼来看了看外面的太阳,觉得太阳好像也不怎么暖一样。

    她到了门口想了想又转了回去,到前台问:“麻烦你帮我找一下李涛涛在几号病房?”

    “稍等!”那前台的小护士在电脑里查询了一番,说:“在住院部12楼109室!”

    “谢谢!”南千寻道了谢,出去买了一些水果,拎着朝住院部走了过去。

    她找到了109室,意外的发现这间病房在最角落处,非常的僻静,旁边来来往往的做康复活动的人根本走不到那间病房里去。

    她走了过去,正准备敲门进去,突然听到里面有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说:

    “我说过多少次,让你们不要来找我!难道你们不记得吗?”

    “你以为我想找你吗?你以为我喜欢拿热脸去贴冷屁股吗?我巴不得从你眼前消失!过去的五年里,我找过你吗?现在要不是涛涛生病了,我怎么会去找你?”李丽娜似乎是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说的好听,五年你没有找过我,我还不是一样给你们钱花,供你们吃穿?算算这几年我管了你们多少钱?每次就见到我你只想着要钱要钱,你们跟你们的妈妈一个德行!”

    “你说我可以,请你尊重我妈妈!”李丽娜恼怒了。

    “我尊重你妈妈,你要先尊重我!我是你爸爸!”

    “是爸爸,呵呵,今天我不跟你翻旧账,拿钱!”

    “钱钱钱,就知道钱,没有!”

    “呵呵,你堂堂一个市长却跟我说没有钱?”李丽娜变了脸色。

    “我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哪里还有钱来养你们?”

    “我不管你怎么样,涛涛现在需要动手术,你必须拿出手术费来,要不然我就把我们的关系公布出去!”

    “你敢……”李自强听到李丽娜说要公布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场就发飙了。

    “只要你不拿出手术费来,你看我敢不敢?”李丽娜一点的都不怕的样子。

    “我再说一遍,没有钱!你要是跟我抖狠的,别怪我不客气!”李自强说着转身要走。

    李丽娜却一把拉住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说:“爸,救救他,他是你儿子啊!”

    “我这里还有六万块钱,从今往后,你们再也不要来找我,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李自强拿出一沓钱出来,丢在了地上,大踏步的朝门口走了过来。

    南千寻心里一慌,连忙收好手机,躲进了隔壁的病房。

    李自强离开病房的时候,把墨镜给戴了上,在门口左右看了看,快速的离去。

    南千寻心里噗通噗通的跳,转身看到了屋里的病人家属都看着她,她连忙朝他们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走错房间了!”

    她说着连忙离开了,到了隔壁的房间门口,隔着门上的玻璃,她看到李丽娜正蹲在地上捡钱,一边捡一边擦眼泪。

    南千寻的心里一阵难过,这个当姐姐的拉扯弟弟,为了弟弟连自己的自尊都不要了,终究是再怎么高傲的人,也始终挡不住生活的磋磨!

    她又转眼看向涛涛,见他躺在床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姐姐,眼中有泪光却一言不发,她却知道,李自强给他幼小的心灵里带来的伤害将永远无法磨灭。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外朝里面看,正在地上捡钱的李丽娜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抬眼朝她看了过去,南千寻有些尴尬,推门进来。

    李丽娜捡钱的动作依旧保持着,但是却没有继续捡,而是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南千寻把水果放在门口的病床上,蹲下来一言不发的帮她捡钱,李丽娜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看着看着又哭了起来。

    “他来了,给了六万块,买断了我们跟他的血缘关系!”她沙哑着嗓子说道。

    南千寻没有说话,把地上所有的钱都捡了起来,放在她的手里,闷闷的问:“手术费还差多少?”

    “医生让准备八万!”李丽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为了凑八万块,我没有了人格,没有了尊严,我低三下四的去找他,可是他……”

    南千寻有一种罪恶感,如果她那时候能帮她一把,说不过就不会让她有这种失去自尊的感觉了。

    “先别着急,慢慢想办法!”南千寻说着转过脸去看着涛涛,涛涛看到了南千寻,连忙展开了笑颜。

    “Nancy姐姐,谢谢你来看我!”涛涛笑着说道。

    “涛涛很坚强,一定会没事的!”南千寻看着涛涛的样子,心里暗暗的想着,李自强那样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孩子?孩子肯定是像他们的妈妈,一样善良,懂事!

    “嗯!我一定会坚强的,如果我的病实在好不了,我也能去见妈妈了!”

    南千寻的眼睛一酸,一行热泪流了下来,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面对生死的时候,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让她潸然泪下。

    “涛涛,不能乱说!”李丽娜听到涛涛说什么死活的,立刻制止他。

    “姐姐,我或者也是拖累你,张哥是不是因为我所以跟你分手了?”涛涛问道。

    “涛涛!”

    “别怕,不会有事的,钱都不是事,我会想办法的。”南千寻说着,站起来,对李丽娜说:“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

    李丽娜拍了拍涛涛,跟着南千寻来到了病床外。

    “我可以给你钱,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必须要告诉我你们跟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丽娜的脸色一变,说:“你要害死我们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