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4章 没有抢救过来

    李丽娜的脸色一变,说:“你要害死我们吗?”

    她说着转身要走,南千寻突然说:“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们的妈妈是怎么不在了的吗?”

    李丽娜浑身一僵,猛然回头,红着眼睛说:“你斗不过他的!”

    南千寻见李丽娜回头跟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心里也算是有了数,怕是她妈妈死的真的有文章,她不过是随口说了一下而已!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李丽娜说道。

    南千寻听罢点了点头,转身朝电梯间去了。

    电梯下到了一楼,她准备直接往大门口去,心里却还是放不下,又转身往急救室的门口去了,石墨和南初夏已经不在急救室的门口了。

    她见状慌乱了一下,连忙上前台问:“刚刚急救室的人呢?”

    “急救室?没抢救过来,家属弄回去了!”

    轰!

    晴天霹雳!南千寻浑身一软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她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张放大的俊脸在她的面前,她连忙坐了起来。

    “洛、洛总?”

    “Nancy,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晕倒了?”洛文豪见她醒了,连忙扯出来一个微笑说道。

    “洛,洛总,我、我手机呢?”南千寻的心脏噗通噗通跳的不合正常的节奏。

    “在这里啊!”洛文豪把手机递了过去,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睁开眼来就要找手机。

    南千寻接过了手机,连忙去刷新闻,新闻上除了一些娱乐八卦,根本看不到最新的消息,她连忙丢掉手机,双手抓住洛文豪的胳膊问:“洛总,有没有什么天大的消息?”

    “天大的消息?有啊,难道你刚刚没有看到?”洛文豪像是看好戏一样看着她。

    南千寻愣了一下,立刻又回去看手机上推送的新闻,上面大咧咧的写着李自强的名字,她呆愣了一下连忙看向他,又迅速的点开新闻,原来是有人曝光了现任南川市长的李自强跟他人通奸,而被爆出的女主角正是佘水星,文章并且详细的介绍了两人通奸的一些细节。

    南千寻看着手机看着看着,终于有一种看到恶人遭报的感觉,脸上露出一种叫做欣慰的笑,说:“报应,报应!”

    “这个够劲爆的了,我猜是有人在背后搞事,要不然不会赶在选举的时候爆料。”洛文豪若无其事的说道,好像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一样,这也让他非常的不爽,明明Nancy就在他的身边,她只要开口,做什么他都会帮她!

    可是她有事偏偏不会跟自己说,而是跟白韶白说,然后白韶白再来找他,原因是他在南川市,有些事方便!不过他也因此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在江城的生意顺风顺水的,都是少不了白韶白的照顾。

    “不管是不是搞事,他做的事必须要承担!”南千寻说道。

    “也是,如果没有这事,就属于污蔑,如果是果真有这事,李自强也算是罪有应得!做什么不好,非要去从政,从政德行在第一,瞧瞧小爷我从来就没有那个野心去从政,从商多好,不会有人在意你的德行!呸呸呸,小爷我的德行耗着呢!”洛文豪自吹自擂的说道,莫名其妙的有些喜感。

    南千寻一头黑线,注意力被转移走了,正在报复的快*感中,突然想起了陆旧谦,胸口又堵了起来。

    “Nancy,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医生说你情绪波动太过于强烈,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不能大喜大悲的吗?”

    “我、我胸口堵!”南千寻说道。

    “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你告诉我陆旧谦是不是死了?”南千寻问道。

    “陆旧谦?”洛文豪诧异的看着她,似乎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想法,说:“你是不是做恶梦了?他怎么可能死了?”

    “南千寻小姐,你要是希望我死了,很抱歉,让你失望了!”陆旧谦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间的门口。

    “陆旧谦?”南千寻连忙转过头来,看向陆旧谦,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把手里的钥匙放在她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掌给摊开。

    南千寻看着他塞过来的钥匙,不是刚刚才说要定制……不对,现在几点了?

    她拿过手机看了看,已经十一点多了,就是她已经昏睡了一夜加一个上午了?

    这个时候洛文豪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连忙把手机给挂断,还没有说上话,手机又响了,他又挂断,再一次响起来的时候,南千寻终于忍不住了,说:“洛总,肯定是有着急的事,你还是先接电话吧!”

    洛文豪拿着手机,白了陆旧谦一眼,去了外面的走廊上。

    南千寻见洛文豪走远了,看着手里的钥匙,问:“不是昨天刚说要定制吗?”

    “嗯!”陆旧谦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手继续伸向她,很明显是要钥匙。

    “车子我还没有验!”

    陆旧谦把手缩了回去,洛文豪回来,说:“Nancy,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先走,有空再来看你!”

    “嗯!”南千寻看出来洛文豪是有很重要的事,也没有多问,洛文豪警告的看了陆旧谦一眼,飞快的朝外走了。

    南千寻见他走了,下床去换了衣服,说:“陆总,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旧谦突然拿出了一沓钞票,往床上一放,说:“坐下!”

    南千寻正愁着没有钱,想着要不要向白韶白开口,没有想到他竟然拿了一堆的钱来。

    “用钱来砸死我么?”南千寻嘲讽的看着他。

    “能不能好好说话?”陆旧谦恼怒的说道。

    “说吧,我怎么样能把这里的钱全部拿走?”南千寻看着这里的钱,应该有十几万。

    陆旧谦抿着嘴不吭声,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她的变化让他猝不及防,不知道要怎么跟她相处,在此之前,她还好好的,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这些钱算是对你救命之恩的酬谢!”陆旧谦说完站起来离开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跟她继续呆下去了,他会疯掉。

    南千寻见陆旧谦丢下钱走了,上前看了看,拿起钱来踹在怀里,匆匆忙忙的上楼去了。

    她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直接走到了涛涛的病房里,李丽娜正在帮他削苹果。

    “钱来了!”南千寻把陆旧谦留下的所有的钱都放在了李丽娜的面前,李丽娜和李海涛看到了这么多钱,眼睛都睁大了。

    李丽娜连忙丢下手里的水果刀,问:“你哪来这么多钱?”

    “昨天无意间救了一个大款一命,他给我的酬谢,你先拿着给涛涛动手术,如果钱不够,我再去想办法!”

    李丽娜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说:“我替涛涛跪谢!”

    “你快点起来,你也不必承我的人情,我们不过是利益的交换,我要我东西呢?”

    李丽娜犹豫了一下,把一个破鞋盒子递给了她。

    南千寻接过鞋盒子来,看到了里面是一些材料,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等等。

    “这些都是我妈妈珍藏的东西,可是我已经给顾不得了,我不能只顾死去的人,不顾活着的人!”李丽娜有些心疼的说道。

    南千寻顿时觉得自己手里的东西非常的沉重,说:“我也不能确定东西还能不能还给你,我尽量!”

    “我不是个顽固的人,但是妈妈的遗照都没有一张……”

    南千寻的心里沉甸甸,她父亲的东西好像留下来的也不多,以前有很多的古玩,但是由于父亲突然离世,很多要债的人一起上门来,佘水星把那些东西都拿去变卖了,好不容易保住了他们的家。

    她从那次看到了人间的冷暖,也正是因为这些事,不管后来佘水星怎么着,她始终都觉得她受了很多的苦,自己多忍让一点也是应该的,没有想到后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了。

    陆旧谦这边,留下了钱离开了南千寻的病房,外面有两个人神情严肃的跟着他,他说:“看着她!”

    他回到自己的病房里站在窗户前,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医院的建筑物高于其他的建筑,所以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有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只不过此刻他看风景是假,等消息是真!

    “陆总,南小姐拿着钱去了住院部把钱一股脑的给了一个女人!”

    “全部都给了一个女人?”陆旧谦好看的眉毛一拧,立刻想起了那个求南千寻救弟弟的女人,说:“去查查那个女人的来历!”

    “是,不过我好像看到了市长从那个病房里出来!”

    “市长?”陆旧谦眼眸一转,说:“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暗地里查!“

    “是!”

    陆旧谦接完了电话,又躺在了病床上,他把电脑拿过来,在电脑上处理了一些事之后,拿着手机开始刷新闻,一大早上爆料出来李自强在佘水星婚姻继存期间跟她通*奸,这下好玩了!

    他双手抱着脑子靠在病床上,心里是想着前因后果,好像从南千寻回到南家开始,南家就不像从前那样顺风顺水了,难道是她要动手了?

    他学着洛文豪的模样,伸手摸了摸下巴,只不过洛文豪的显痞气,而他却为优雅,有一种哲学家在思考人生的范儿。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李自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