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5章 送你们离开

    陆旧谦皱着眉头看着电话号码,然后接了起来,很虚弱的喊了一声:“李叔?”

    “旧谦啊,身体好些了没?”

    “好多了!”陆旧谦知道他打电话其实是想让他帮忙处理网络上的事,只是他故意装作不知道。

    “是这样的,网络上有一些政敌发出来的污蔑信息,我这边不方便出面解释,你找人帮我处理一下。”

    “知道了!”陆旧谦应了一声,却躺在床上迟迟未动,毕竟按照他的势力,想要一条消息彻底的消失在网络上,是很容易的事,但是这条消息很有可能是南千寻放出来的,所以他有些犹豫了。

    他想了想,起来去了南千寻的病房里,南千寻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在,有些意外,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你拿的是什么?”陆旧谦盯着她手里的鞋盒子问。

    “没什么!”南千寻连忙把鞋盒子给护在身后,这里都是一些证据,她要拿来对付李自强的证据,怎么能随便给他看?

    “做事,要学会充分利用资源!不需要每件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网络虽然是个利器,但不是唯一的途径!”陆旧谦淡淡的说完了,从她的房间离开了。

    南千寻愣在原地,他什么意思?

    不过,下一秒,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李自强现在正在竞选市委书记,如果把一些事透露给他的竞争对手,那么她就可以不用费心费力了!

    她想了想,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寄给了李自强的一个竞争对手,心里有些期待,不知道李自强的参选资格被取消,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只不过她很快就失望了,网络上的消息很快就被压了下来,所有关于李自强的事都被屏蔽了,甚至连评论区都不能出现他的名字。

    越是这样,人们心中的疑惑越大, 原本不相信的人现在也相信了李自强确实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但是网络上不能随便的讨论,网民也就没有了可以发声的地方,就算是他们知道又能怎么样?

    南千寻心里不爽极了,想到了今天陆旧谦特意跟自己说的那些话,难不成这件事是他干的?

    她从医院回到南家,刚到南家的大门口,又愣住了。

    南家的大门口停着一辆跟车库里的兰博基尼一样车型的车子,只是颜色不一样,车库里的那辆是蓝色的,眼前的这辆竟然是粉红的!

    不过,粉红的似乎更漂亮一些。

    她连忙上前去看车子,好像是陆旧谦给自己赔的那辆吧!她连忙拿起陆旧谦给她的钥匙,看到了酷炫的车灯闪了闪,她的眼前一亮果然是。

    她连忙坐了进去开着在路上跑了一圈回来,陆旧谦和南初夏已经站在大门口。

    “怎么样?满意吗?”陆旧谦看着她问道。

    “满意,当然满意!陆总送车,就是不满意我也不会说出来!”南千寻得瑟的看着一旁脸色乌青的南初夏说道,眼中的挑衅非常的明显。

    她本来不想这种话,但是现在只要能刺激到南初夏,她都愿意做。

    “既然满意,你的车钥匙?”陆旧谦伸手又要钥匙,南千寻从自己的包包里,把车库里的车钥匙递给了他,并且说:“不知道陆总的车子上有没有装监视,我怕车子再一次被划了!”

    南初夏一阵吐血,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自己吗?她忙要跟她吵,陆旧谦却在她开口之前,说:“当然装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这样我就放心了,毕竟有些人做事是不带脑子的!”

    “南千寻,你指桑骂槐!”南初夏忍无可忍的指着她说道,她已经忍了她很久了。

    “南初夏,你这是对号入座了吗?我很忙,没空跟你们好耗,麻烦让让!”南千寻说着,陆旧谦拉着南初夏让了一条路,她开着车子到了车库的最里面。

    陆旧谦看了看手上的车钥匙,打电话让石墨来把车子给开走了。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了一起,李自强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佘水星的脸色也有些臭,一向喜欢挑事的南初夏也安静了许多。

    南千寻坐在饭桌上等着开饭,突然电话响了,她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心里一慌,连忙拿着电话出去了。

    李自强见她出去了,连忙问陆旧谦:“今天的事会不会是她?”

    他实在想不起来还会有谁在背后搞鬼!

    “南千寻?”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着皱了皱眉,说:“她应该还没有这个本事!会不会是政敌?”

    李自强想了想,点了点头,说:“不排除这种可能!”

    “大家都知道内定的事了,谁还会这么做?”佘水星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佘水星的话让两个男人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默,李自强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通,既然已经是内定的事了,谁还会没事找虱子挠头?

    再说了,以后得罪了他,那得罪他的人难道不想在南川市混下去了?

    “还有谁?肯定是南千寻那个贱人!自从她搬回南家,就没有消停过,家里出了这么多事,哪一件不是因为他?她就是一个祸害,看她长的那副狐狸精的模样?”

    南初夏愤愤不平的说道,今天陆旧谦开着车子来到南家的时候,她的心思就一直没有平静过,以前一直维护的白莲花的形象也崩塌了。都是南千寻,如果没有南千寻,这辆车子就会是自己的!

    “初夏!”佘水星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在陆旧谦面前她不想让她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唉,我这个贱人还有人送车送面膜呢,你连贱人都不如!看看我男朋友又给送吃的来了!”南千寻倒是没有因为南初夏说她是贱人生气,而是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她的身后跟着外卖小哥。

    “呵呵,不过是一份外卖,有什么好神气的!”南初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外卖小哥一句话不说,倒是从外卖箱子里拿出了一碗粥,把粥的盖子打开放在了南千寻的面前,又拿出了一份烤鸭,还有一份豆腐青菜,说:“南小姐,洛少爷说你一个人吃不了太多,明天再给你换别的菜!”

    “谢谢,辛苦了!”南千寻对着外卖小哥说,那小哥憨厚一笑连忙出去了。

    “切,不过是一份烤鸭和一份豆腐!”南初夏不屑的说道,但是陆旧谦的脸却沉了下来,他看出来好粥道的粥,北京烤鸭,阿婆豆腐青菜!

    这三家店在南川市三个不同的地方,想要凑齐这三样背后花费了多少的工夫,他最清楚不过了,看着豆腐里的青菜,成色跟刚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没有太多的区别,怕是从出锅到送到不超过五分钟,怎么办到的?

    总不至于把阿婆的厨师给弄过来……陆旧谦想着脸色就更差了,能送上这么新鲜的菜,只能说明厨师就在南家的大门外,难道刚刚那辆车子?

    洛文豪果然是个花花公子,连哄女人开心都能这么用心,他心里不爽极了!

    “有些人啊,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南千寻也不招呼其他的人吃她的菜,而是自己夹起一块豆腐来,放在嘴里吃了起来,阿婆餐厅的菜可是有名的了。

    她又夹起烤鸭来,看着烤鸭,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这烤鸭店离这里也有十几里路,阿婆就更远了,在市区最中心,这个好粥道在万达广场里,不知道我男朋友为了让我吃一顿舒心的饭费了多少心思!真是难为他了!”

    南初夏给她一把狗粮给虐的,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四个人的目光都看向她。

    南千寻感受到一束束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像是激光想要刺透她一样,各怀心思,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刺激到他们就行!

    她欢快的吃着,他们看到她吃的津津有味,看起来像是吃什么美味佳肴一般,更加的没有食欲了。南千寻毫不客气的吃完了所有的食物,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说:“我吃饱了,你们慢点吃吧!”

    李自强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在南千寻走了之后,看向陆旧谦,说:“她的背后还有洛文豪!”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件事我会查清楚!至于还有一些没有处理干净的东西,这两天尽快处理了,大选不能出意外!”

    李自强听到陆旧谦的话,面色一僵,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就是那一对儿女了!

    次日,李自强抽空来到了医院。

    涛涛已经做完了手术,危险期还没有过,整个人还昏迷不醒,小脑上的那个肿瘤也被拿过去做检查,李丽娜坐立难安,生怕弟弟检查出来的结果不尽人意。

    “他怎么样?”李自强确认了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才推门进来。

    李丽娜看到李自强竟然亲自来看涛涛,诧异极了,连忙说:“手术很顺利……”

    “既然已经动了手术,下午我送你们姐弟离开!”李自强看都没有看昏迷不醒的涛涛,直接说道,“你收拾东西,下午我开车来接你们,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

    李丽娜呆愣在原处,他的好父亲来了,看都没有看弟弟一眼,也没有管弟弟是死是活,甚至连弟弟是什么病都不知道,现在在弟弟危险期还没有过的情况下,说要送他们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