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6章 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是五万块钱,够你们一年的生活费了,你自己也有手有脚的,可以去找一份正当的工作,随便上上班养活弟弟是绰绰有余的了!”李自强把五万块钱放在她的手里。

    李丽娜拿着这五万块钱,突然觉得好讽刺,那个Nancy拿了十几万,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也没有说还钱的事,可是这个父亲却像是赏赐给她一样,她突然把钱砸在李自强的身上,说:

    “滚!拿着你的钱滚!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李丽娜!你胆子不小,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李自强,以后我们毫无相干,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和我弟弟就是饿死,也绝对不会去找你,滚!你立刻给我滚!”李丽娜激动的伸手指着门外,浑身都发抖。

    她养活弟弟,弟弟她当然会养活,可是他身为一个父亲,除了在制造的过程中提供了一颗精*子之外,还为弟弟付出过什么?

    李自强有些错愕的看着李丽娜,自己说什么了吗?不是好心好意的让他们离开南川市吗?哪里错了?

    “这话是你说的!”李自强把钱给收好了,冷冷的看向李丽娜。

    “滚!”李丽娜再一次压低了声音,强忍着泪水不要哭出来。

    李自强冷哼了一声拿着钱迅速的离开了病房,李丽娜再也忍不住了,坐在病床上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同样是女儿,他宠南初夏上天,既然宠南初夏上天,为什么又回来招惹妈妈,生下弟弟?让弟弟跟着不健全的家庭受苦?

    妈妈是他的原配,而他却为了初恋的情人,联合情人一起逼的妈妈喝药自杀,留下她和年幼的弟弟吃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尝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她努力的接触南初夏,也不过是想要在她意想不到的时候报复她!

    让她也尝尝自己这么多年承受的痛苦!

    她哭着哭着哭累了,抬眼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涛涛,麻药的劲还没有过去,他还在昏睡,脸上还浮肿着。

    她连忙擦了擦眼泪,她不能哭,没有资格哭,她要是不坚强,还有谁来代替她坚强?

    还好,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弟弟,她要看着弟弟的病好起来,看着弟弟上大学,结婚,生子,她要看着弟弟过的好,也等着看李自强那个渣的人生结局!

    她伸手摸了摸弟弟的肿胀的脸,眼泪被逼了回去,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几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黄昏之后的医院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一些住院做手术已经渐渐康复的人在楼层的走廊里走来走去,活动活动四肢,李丽娜守着病床不敢去吃饭,生怕仪器上的数字会有什么变化被自己给错过去了。

    突然,门开了,有几个穿白色衣服的人来到了病房,有一群人来,二话不说拆涛涛的仪器。

    “你们干什么?”李丽娜连忙上前阻止,有一个人伸手一掌,把她给砍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身处一间旧式的单位公房里了。

    “涛涛,涛涛!”她醒来之后连忙惊叫着去找涛涛,发现涛涛嘴唇发紫的躺在对面的小竹床上。

    她连忙伸手抱着涛涛要往外走,却被门口的两个汉子给拦了下来说:“对不起小姐,还请在这里住几天。”

    “我弟弟现在生病了,我需要带他去看医生!”

    “对不起小姐,上面发话下来了,你不能离开这间房子!”

    “我弟弟生病了,刚做完手术,你们懂不懂?让开!”

    “你不能出去!”那两个人说什么也不让开,李丽娜恼怒的像发疯了一样,对着他们嘶吼,说:

    “我弟弟是市长唯一的儿子,他要是死了,你们能担当的起责任吗?”

    李丽娜抱着涛涛往外闯,但是门口那两个人伸手把她给推了回去。

    别说抱着涛涛了,就是她赤手空拳,又怎么可能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很快她被推到了房间内,门咚的一声被关了起来,外面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说:

    “市长交代,你不能离开!”

    李丽娜听到他们的说话,整个人都绝望了,果然是李自强那个人渣!她在这里没有了手机,出也出不去,怎么办?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这样吗?

    她看到涛涛的脸色通红,伸手摸了过去,他的身上滚烫滚烫的,发烧了!

    手术后发烧是常有的,但是他这样也没有什么仪器可以监控,她要怎么办?

    “涛涛,挺住,一听要挺住!”李丽娜连忙把他再一次放在小竹床上,用点凉水帮他擦了擦,不住的说服自己,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陆旧谦这边很快有电话打了进来。

    “什么事?”

    “医院那边有了动静,今天市长去了医院,刚刚有一群人把病房里的人转移走了!”对方小声的说着。

    陆旧谦本来靠在沙发上,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这么说,立刻坐直了,问:“转移到了哪里?”

    “机械厂的破家属楼里!”

    “继续派人盯着,并且想办法把消息传给南千寻!”

    “是!”电话那头的人离开挂了电话,开始去办理陆旧谦交代的事,陆旧谦捏着手机想了一下,站起来开车出去了。

    南千寻听说市中心医院突然出现了一起绑架事故,绑匪绑走了一个才几岁的病人,心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开车来到了市中心医院。

    她匆匆忙忙的跑到病房,发现涛涛和李丽娜都不见了!

    “请问你是这个病房里病人的家属吗?”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看到在病房门口发呆的南千寻,连忙问道。

    “你们不知道病人去哪里了?”南千寻看着医生问道,那个医生摇了摇头,说:“病人刚动完手术不宜移动,如果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

    “你说什么?手术已经动了?”南千寻诧异的问医生,那医生点了点头,说:“危险期还没有过!”

    南千寻整个人都是懵的,按照她两次接触李丽娜的经历来看,她肯定不会主动的去移动弟弟,更何况危险期都还没有过?

    该不会真的是被人绑架了吧?

    她立刻转身朝外跑了过去,跑到电梯间想起来给洛文豪打电话,洛文豪这个时候恰巧电话关机了,她慌慌张张的往楼下去,在出口处一头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她连忙说:“对不起!”

    说完之后她越过他急急忙忙的要绕过这个人去开车,她急着去找洛文豪,李丽娜不见了!

    “这么急急忙忙的?”陆旧谦冷冷的说道。

    听到陆旧谦微冷的声音,南千寻抬起眼来,说:“我现在很忙!”

    “你忙?你上班不过是当个花瓶,有什么好忙的?”陆旧谦不以为然的说。

    “我真的很急,麻烦你让让!”

    “哦,那我刚刚知道的一些事就不跟你说了!”陆旧谦说完扭头走了。

    南千寻急急忙忙的朝前跑了两步,想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好像是专门在等自己一样,按照他的性格,让他等人从万万不能的,难道他知道什么?

    她连忙掉头回来,走到他的车旁,开门坐了进去。

    陆旧谦的嘴上微微一扬,油门一踩车子蹿了出去。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南千寻坐在副驾上不安的问道。

    “嘘~~”陆旧谦做出一个安静的手势,南千寻心如火焚一般,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车子很快穿越市区,来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盛极一时的机械厂,红色大个砖头,缝隙间勾勒着水泥,一块一块错落有致的墙面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华。

    这里曾经是多少的知识分子挤破了脑袋都想进来的地方,现在随着经济潮流的冲刷,已经败落了。

    机械厂的家属楼里已经没有了住户,原住户都搬迁到了新式小区居住,这里已经在等待拆迁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南千寻不解的问。

    “下车!”陆旧谦淡淡的说道,南千寻知道他一向不善于解释,也没有多说,依言下车。

    两人下车往家属院里面走,走到几幢楼的正中间一个就是的小花坛旁站住了脚。

    南千寻转头看向陆旧谦,发现他的目光正看着对面的二楼,二楼东边最中间的那间房子里却有人。

    “上去!”陆旧谦说了一声,南千寻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立刻跟上了他的脚步。

    两人快速的上了二楼,李丽娜还在破房子里张开双臂护在涛涛的身边,满脸防备的看着眼前的人。

    “李丽娜?”南千寻上前来,看到了李丽娜,连忙喊了一声。

    李丽娜显然是受惊过度,看到了南千寻之后呆愣了半天,终于放声大哭:“Nancy,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

    南千寻三步并作两步的快速走到小竹床前,床上的涛涛脸色发紫,整个头不肿胀的比平常大了将近三分之一,她心里一慌,连忙看向陆旧谦,说:

    “救救他!”

    陆旧谦一挥手,有人上来把人给带走了,李丽娜连忙跪下给两人磕头,跟了上去。

    南千寻的心揪在一起,看着他们急冲冲的离开,也连忙抬步上前,跟着去了。

    他们把人拉到了爱德医院,迅速的进行救治,只不过涛涛几经辗转,导致伤口发炎,心肺都已经严重衰竭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急救的医生处了急救室,朝家属弯腰致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