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7章 你不要破罐子破摔

    李丽娜听到这个消息,呆愣了几秒钟之后放声大哭了起来,南千寻陪在她的身边,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眼泪也哗哗的流了出来。

    他还记得之前在商场里,他突然出现拿着棒棒糖给自己,说是赔礼道歉的,也记得他躺在病床上说死了可以去见妈妈了,多么好的一个孩子,竟然就这样被折磨没了。

    南千寻也在小声的抽泣着,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远在江城的天天,像是天天不在了的痛不欲生一样,她伤心者胸口剧烈疼痛了起来,连忙拿着药填在了嘴里。

    李丽娜还能伤心,自己却连伤心的权利都没有了。

    陆旧谦这边在自己的别墅里,听着下属给他说的消息,点燃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一丝丝的烟气不敢的上腾,慢慢的消失,最后在空气中留下了它独特的味道。

    他也没有想到李自强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对于权力的渴望让他已经没有了人性,连最基本的虎毒不食子都不知道了!

    医院里,南千寻整夜陪着李丽娜,让本来有心痛病的她脸色有些黄,她伸手拽着太平间外李丽娜的胳膊,说:“早点让涛涛入土为安吧!”

    李丽娜却突然反手抓住她,沙哑着嗓子,说:“求求你,帮帮我,一定要为我妈妈和弟弟报仇!”

    南千寻心里一凉,伸手抚在她的手上,说:“先安葬了涛涛,以后的事我们慢慢再说!”

    李丽娜点了点头,南千寻正想联系洛文豪帮忙,陆旧谦却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浑身上下都是黑色。

    “墓地已经弄好了,棺木也备好了,速度要快,必须要避开人的眼目!”陆旧谦冷漠的说道。

    南千寻诧异的看向他,似乎他知道是谁干的一样!

    李丽娜点了点头,有人来把涛涛给抱走了,南千寻和李丽娜却从另外一个出口,前往墓地。

    李丽娜在墓地又是大哭了一场,哭的肝肠寸断,听者动容,闻者落泪!

    南千寻伸手拍着她的后背,再多的言语现在都显得苍白而无力,她不知道要怎么来安慰她。

    埋葬完了涛涛,南千寻对李丽娜说:“你去江城吧!”

    “不,我要把他的事都给公布出来,让世人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李丽娜摇着头说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为正义牺牲是可以的,但是我们不做无所谓的牺牲!”南千寻非常郑重的说道。

    “好,我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等到你需要我的那一天,我再出现在人前!”李丽娜坚定的说道,眼眸里都是恨。

    南千寻点了点头,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了自己想要报复李自强的念头究竟是不是太过于仓促,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心狠手辣的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顾!

    李丽娜转脸看向陆旧谦,说:“陆少爷,我知道你是南初夏的未婚夫,既然你肯伸手帮我,我想你不是坏人。我想告诉你,南初夏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千万不要被她的外表给欺骗了!李自强猪狗不如的畜*生,早晚会受到报应!你趁早跟他们断绝关系!”

    陆旧谦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南千寻送李丽娜去了江城,她只告诉白韶白这个是她一个非常重要的证人,没有说其他,白韶白也没有问太多,而是给她准备了一份工作。

    送走了李丽娜,南千寻身心疲惫的回到了南家。

    “千寻,你昨晚去哪里了?”佘水星坐在沙发上,看着面色不好的南千寻问道。

    “跟一个朋友喝酒,喝了酒没有办法开车,住在她那里了!”

    “什么朋友?”佘水星站起来问道。

    “男朋友!”

    佘水星听到她说男朋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洛文豪,可是昨天洛文豪来找过她,很明显她是在撒谎!

    “你在撒谎?”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市委书记马上要大选了,被爆出来我夜不归宿?然后影响到他的仕途?他只要自己不做的太过火,我毕竟不是 他的亲生女儿,不管怎么样,应该影响不到她吧?”南千寻嘲讽的看着佘水星。

    “南千寻,我希望你不是破罐子破摔,女人应该洁身自好!”佘水星说道。

    “请问我哪里不洁身自好了?至于敦煌陪酒的事,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佘水星一阵语结,说:“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晚上有一个饭局,到时候你一起参加!”

    南千寻转过头来看着她,饭局?莫名其妙的,她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好事!

    回到卧室之后,南千寻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在自己的空间里浏览了一会儿天天的照片,才慢慢的安稳了下来,不知不觉一觉睡到了天黑。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南千寻揉了揉眼睛,起来开门。

    “你睡了一天?”佘水星看着南千寻问道。

    “什么事?”

    “早上跟你说过的饭局!你换一件衣服,好好打扮一下,跟我们去参加!时间不多了,尽快!”佘水星说完转身下楼了。

    南千寻迟疑了片刻,还是去换了一套衣服,是一条水蓝的长裙,腰间一根饰品要带上身是白色带黑色杠杠的紧身T恤。衣服极其的普通,但是人颜值高了穿什么都好看,显得人更加的修长,胸部的线条也格外的完美。

    她懒得费精力打扮,随手扎了一条马尾,下了楼。

    南初夏已经穿着一件雪白的抹胸公主裙等在客厅里了,脸上的妆容非常的精致,看起来就像是网络上经常出现的那些大眼萌妹子一样,看起来单纯又可爱。

    头发应该是精心做过了的,是现在流行的韩式的发型,空气刘海加上一些散散落落的头发,一条麻花辫耷拉在左肩上,看起来有几分文艺小清新的范儿。

    佘水星皱着眉头看了看南千寻的打扮,看了看时间来不及了,说:“走吧!”

    南千寻有些忐忑,到底是什么重要的饭局?

    “妈,今晚上开哪辆车?”南初夏问道,她有意想要坐南千寻的兰博基尼,但是佘水星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说:“低调!”

    她才些不甘心的闭了嘴,低调的意思就是要开大奔,百十万的大奔现在已经不能代表身份了,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不换一辆跑车,或者是劳斯莱斯的商务车,非要开着大奔这么普遍的车子。

    南千寻的嘴角若隐若现的有些笑,马上市长选择了,开着兰博基尼出去招摇撞市,说不定会有人来调查李自强的经济收入情况,谁敢保证他李自强没有贪污受贿?

    不过按照南氏的收入,买兰博基尼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应该是不想惹麻烦,可惜这个南初夏就是没有脑子!

    几个人来到了盛唐,南千寻抬眼看着这座南川市唯一的一家七星级酒店,没有身份地位的人根本进不来,今天佘水星宴请的人非富即贵!

    电梯直上六楼的餐厅,她们九转十八弯,终于来到了包间,包间里已经有人坐在那里了。

    “佘总!”一道浑厚而又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南千寻朝说话的那人看了过去,是一个看起来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面部轮廓刚毅,五官端正,正宗国字脸,浓眉大眼,浑身露着一种刚正不阿的气质,也有一种军人的铮铮男儿的味道,浑身的气息稳重而又内敛。

    “高检,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佘水星连忙展开一抹笑颜,南千寻看到佘水星笑,知道面前的人来头不简单。

    “我也刚到,跟市长一起!”那人说着朝南千寻和南初夏看了过来,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了一会儿,最后定格在南千寻的身上,问:“这两位……”

    “犬女,听说我要出来吃饭,非要缠着过来!”佘水星无奈的说道,脸上那种冰冷也不见了,南千寻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记忆中的她脸上好像没有过什么笑容。

    “来,初夏,千寻见过高检!”

    佘水星把南初夏和南千寻往前拉了拉,南初夏看向高检,眼睛里露出一抹痴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男人,看起来比陆旧谦一点都不差!

    她的脸上微微一红,有些手足无措,显然一副小女孩的样子,甜甜的笑了,喊道:“高检!”

    高剑鞘点了点头,算是应和,看向南千寻,却见南千寻淡淡一笑,把手伸向她冷冷的说:“你好!”

    随着她伸手的动作,包厢里的气温冷了下来,南千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见高剑鞘也伸出了手,轻轻一握,说:“你好!我是高剑鞘!”

    南千寻淡淡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高剑鞘是谁?

    “坐坐,你们还站着干什么?”李自强连忙招呼三人落座,南千寻听到李自强的话,转眼朝他看了过去,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她倒是完全的忽略了他。

    李自强本身的气场就有些大,但是没有想到在这位高检的面前,却毫无存在感!

    不过南千寻下一刻的脸就拉了下来,想到他害死了涛涛,南千寻就有一种想要把他踹到涛涛坟前让 他一辈子忏悔的冲动。

    南千寻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都被高剑鞘看在眼里,嘴角略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千寻,坐到里面去!”佘水星对南千寻说道,南千寻见她有意把自己跟眼前的那个男人凑在一起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