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79章 陪我喝一杯

    “洛少爷,现在是下班时间!”

    “上班下班,跟高大少无关!”洛文豪拉着她推开高剑鞘的胳膊就走。

    高剑鞘伸手抓住了南千寻,说:“是我把她从席间带出来的,我应该把她送回去!”

    “她是我的员工,不劳高大少操心!”洛文豪直接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车上,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小狐狸?”高剑鞘饶有兴趣的看着远走的车子,脸上浅笑淡淡。

    “Nancy,你是不是傻?回到南家就为了李自强他们的利益,去跟人家相亲?”

    “???”南千寻的头上浮现无数的问号,相亲?什么鬼?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是李自强特意安排你跟高剑鞘相亲!”洛文豪一肚子的火,他知道这个消息,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这个笨女人差点就被那个高剑鞘给带走了。

    “不是,洛总,就算是我相亲,也应该算是正常的吧?”南千寻有些不解的问,他是不是反应的太过了?

    “这么说,你是看上姓高的那小子了?”

    “什么跟什么?莫名其妙!”南千寻把脸转到了一边,心里还是在想着要怎么把涛涛的事透露给高剑鞘。

    洛文豪见南千寻给自己甩了脸子,牛脾气也上来了,把车子嘎吱往路边一停,说:“下车!”

    南千寻诧异的看向他,这人今天是怎么了?

    她开了门下来,洛文豪一把拉过门嘭的一声关上,油门一踩又跑了。

    “哎,哎……”南千寻看着远去的车子,一脸的懵逼,她好像没有说什么吧?这人怎么神经病一样的把她丢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她无奈的拿出手机来,要叫一辆网约车,可是想到了上次坐网约车的经历,她又放弃了,把手机放在了包包里,慢悠悠的往前走了去。

    “洛少爷,现在是下班时间!”

    “上班下班,跟高大少无关!”洛文豪拉着她推开高剑鞘的胳膊就走。

    高剑鞘伸手抓住了南千寻,说:“是我把她从席间带出来的,我应该把她送回去!”

    “她是我的员工,不劳高大少操心!”洛文豪直接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车上,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小狐狸?”高剑鞘饶有兴趣的看着远走的车子,脸上浅笑淡淡。

    “Nancy,你是不是傻?回到南家就为了李自强他们的利益,去跟人家相亲?”

    “???”南千寻的头上浮现无数的问号,相亲?什么鬼?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是李自强特意安排你跟高剑鞘相亲!”洛文豪一肚子的火,他知道这个消息,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这个笨女人差点就被那个高剑鞘给带走了。

    “不是,洛总,就算是我相亲,也应该算是正常的吧?”南千寻有些不解的问,他是不是反应的太过了?

    “这么说,你是看上姓高的那小子了?”

    “什么跟什么?莫名其妙!”南千寻把脸转到了一边,心里还是在想着要怎么把涛涛的事透露给高剑鞘。

    洛文豪见南千寻给自己甩了脸子,牛脾气也上来了,把车子嘎吱往路边一停,说:“下车!”

    南千寻诧异的看向他,这人今天是怎么了?

    她开了门下来,洛文豪一把拉过门嘭的一声关上,油门一踩又跑了。

    “哎,哎……”南千寻看着远去的车子,一脸的懵逼,她好像没有说什么吧?这人怎么神经病一样的把她丢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她无奈的拿出手机来,要叫一辆网约车,可是想到了上次坐网约车的经历,她又放弃了,把手机放在了包包里,慢悠悠的往前走了去。

    她正在慢悠悠的走着,突然一辆车子越过她停在了她的前面,看到黑色的劳斯莱斯,还有四个八的牛气冲天的车牌号,她用脚趾头也知道车子里的是谁。

    “南小姐,请上车!”石墨下车,恭敬的请着。

    南千寻看了看车窗,其实她根本看不到里面,但是她能感受到里面传来的那种彻骨的凉意。

    石墨打开了门,陆旧谦正伸手揉着眉心,看起来非常的不高兴。

    南千寻弯腰坐了进来,她还以为他今天会送南初夏回家!

    车门嘭的一声被关上,石墨转过去开车,车子刚发动,陆旧谦这边就把南千寻给扑倒在后座上。

    “陆旧谦!”南千寻惊呼一声,前面的石墨眼观鼻鼻观心,自动屏蔽了后座上的动静,并且把后视镜给掰了掰,保证自己看不到后面,专心致志的开车。

    “喜欢吃鳝丝?”陆旧谦危险的说。

    南千寻立刻想到了刚刚在饭桌上,高剑鞘给自己夹菜,他出言讥讽对方。

    “陆旧谦,你在吃醋?”

    “南千寻,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陆旧谦的脸上有一丝被看穿的尴尬,“南千寻,你翻脸不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昨天我才给你帮了大忙,今天你就过河拆桥!”

    提到刚刚在饭桌上,南千寻有意落了自己的面子,他就不由的咬牙切齿,好在高剑鞘也被弄了个尴尬,她到洗手间里吐的昏天黑地的,自己的面子稍微挽回了一些。

    “陆旧谦,你不是嫌弃我脏吗?怎么又跟我靠这么近?”南千寻挑眉看着他,陆旧谦脸色一僵,松开她坐在了一边,面色不怎么好看。

    那天在路上,她决然而去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是她跟着白韶白生下了孩子,他也不想失去她!

    更何况,他晕倒后,她做的什么他都知道,虽然醒来之后南初夏千般表现,他始终知道,救自己的人是她!

    只不过,有个人太闷*骚又傲娇,说:“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当然不会,昨天……谢谢你!”南千寻一直想跟他道谢,却一直没有说出口。

    “以后离那个高剑鞘远一点!”陆旧谦见她态度软化下来了,脸上的表情才算是松了下来。

    “旧谦,高剑鞘是唯一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扳倒李自强的人,我一定要利用他,把他给拉下马!”南千寻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也只好软了态度。

    陆旧谦见她的态度软化了下来,而且她只是想要利用高剑鞘,眉毛挑了挑,说:“你这么恨李自强?好歹也是你继父!”

    “呵呵,他们一起算计我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手软!”

    “怎么说都是你的理!”陆旧谦将脸转到一边,南千寻转过头来,问:

    “上一次新闻的事是你干的?”

    “嗯!”

    “你为什么要帮他?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南千寻有些不解的问。

    “他现在是我的准岳父!”陆旧谦淡淡的说道,南千寻的心里猛然一痛,她怎么忘记了这茬?还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本来说好了的都是陌生人,可是一场与生离死别擦肩而过的经历,又把两人栓在了一起,相互折磨。

    她不由自主的把手捂上了胸膛,揪着胸口的衣服,看着窗户外。

    窗户外的风景不住的倒退,昏暗的路灯看起来有些暧昧,看起来安静极了。

    “陆总,到了!”石墨见两人都不说话了,车子也停在小区有一会儿了,开口说道。

    南千寻听到石墨的话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连忙从车上下,她随手把车门一关,石墨把车子开走了。

    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她的心脏不可遏制的狂跳了起来,他竟然把她带回了瑞海花园。

    “走吧,进去坐坐!”陆旧谦站在她的身旁说道。

    “陆旧谦,我要回家!”

    “坐一会儿再走!”陆旧谦说着拉着她的手,把她朝里面拽了过去。

    “放开我,我要回家!”

    陆旧谦弯腰即将她抱了起来,南千寻连忙挣扎着要下来,恰巧有一位约有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从里面出来,看到两人像是吵架的样子,呵呵笑着说:“小伙砸,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是,奶奶,我这就回去和好!”陆旧谦的脸上立刻布满了笑容,南千寻则脸一红,也不说话了。

    “嘻嘻嘻,现在这些年轻人吵吵闹闹,多好!老伴呀,好想念跟你吵架的日子啊!”老太太说着还伸手摸着胸前挂着的一个吊坠。

    南千寻看到这个老太太的样子,没有来由的心里涌起了一些伤感,人也安静多了。

    公寓门口,陆旧谦伸手抓住南千寻的手指,摁在了门前的指纹锁上,指纹锁应声而开,南千寻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陆旧谦也没有解释,拉着她进去。

    屋里还是以前的装饰,没有什么变化,花瓶里还有几支新鲜的还没有完全盛开的香水百合,屋里弥漫着一股百合的香味。

    陆旧谦从书房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出来,说:“陪我喝一杯!”

    “呃……我心脏不好,医生不让喝酒!”

    陆旧谦眉毛一挑,上一次她喝醉酒都没事,足以见她的心痛病跟喝酒的关系真不大,也没有勉强她,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陆旧谦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南千寻终于忍不住一把把酒瓶拿了过来,说:“你让我来就是要看着你喝闷酒的吗?”

    陆旧谦抬眼看着她,一把搂过她的头,准确的对准了她的嘴,把自己嘴里的酒给灌了下去,说:“这样,就不是我一个人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