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0章 眼见的不一定是真相

    陆旧谦抬眼看着她,一把搂过她的头,准确的对准了她的嘴,把自己嘴里的酒给灌了下去,说:“这样,就不是我一个人喝了!”

    “你神经病!”南千寻咕咚一声咽下之后,连忙用袖子擦了擦嘴,又抽了几张纸狠狠的擦着嘴巴,说:“陆旧谦,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可以无底线的容忍你!”

    “咚咚咚!”一声敲门声响起,南千寻立刻住了声,看向陆旧谦,陆旧谦丢开她走向玄关,说:“你不是想利用我报复南初夏么?”

    南千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听见南初夏的声音在外面焦急的喊:“旧谦哥哥,旧谦哥哥……”

    “什么事?”陆旧谦开了门,堵着门口看着她。

    南初夏的眼睛不住的朝屋里瞄,说:“我姐姐不见了,爸妈都非常担心,想让你一起帮忙找找看!”

    南千寻在沙发上听到了之后,冷冷一笑,一个市长说找不到人,不去叫警察,反而让陆旧谦帮忙?

    她分明是不放心陆旧谦,生怕陆旧谦跟自己在一起,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过来,还真是冠冕堂皇,既然她想做白莲花,自己成全她又何妨?

    南千寻想了想,连忙把对着红酒瓶子一顿狂饮,还故意的弄到胸前都是湿的,然后使劲的在脖子上拧了一把,然后把衣服弄的有些凌乱,头发也弄凌乱一些,站起来脱了鞋子光脚走在地板上,极度不满的问:“谦~~~谁呀,真扫兴,人家……”

    她的声音哀怨极了,明显的就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哀怨,南初夏和陆旧谦都纷纷朝她看了过来,陆旧谦见到她的样子,有一股血想要从鼻腔里喷出来,难怪洛文豪叫她小狐狸,她根本就是一个媚骨天成的狐狸精,勾引人无限遐想。

    南千寻看到南初夏的时候似乎也惊讶了一下,只不过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南千寻,你们,你们……”南初夏瞪大了眼睛,咬着嘴唇,像是捉奸在床的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旧谦。

    “我们只是在一起喝个酒!”陆旧谦对南初夏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对,我们只是在一起喝个酒,什么都没干,你千万别误会什么!”南千寻说着故意捂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玻璃有些痛,她不由的暗暗后悔自己不应该下这么狠的手。

    南初夏上前来拿下了她的手,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后扬起手来一巴掌朝她打了过去,南千寻伸手捉住了她的手:“你为什么不去打他?”

    她说着伸手指向了陆旧谦,南初夏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南千寻看到她的表情心里终于畅快了一些。

    陆旧谦冷漠的看向南千寻的脖子,一把拽过她把她推了出去,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说:“滚!”

    南千寻心底一凉,手脚冰凉,转身朝电梯间去了,在她身后是南初夏低声的哭泣,还有陆旧谦温柔的声音。

    她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离开了瑞海花园,心口像是被一刀一刀削过的一样。

    他前一刻还可以跟自己浓情蜜意,后一刻就可以翻脸不认人,还说自己翻脸不认人的工夫见长?要论翻脸不认人的工夫,谁能比得上他?

    “千寻小姐!”高剑鞘从一旁走了过来,看到她的样子,眉头微微一皱。

    南千寻转脸看向高剑鞘,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自己在破坏南初夏和陆旧谦的同时,南初夏也没有忘记要破坏自己!呵呵,算计还真到位。

    “高先生!”南千寻此刻是狼狈的,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显慌张,而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洛少爷带走了你,我不放心,所以打电话问问你到家了没有!”高剑鞘有些歉意的说着。

    “我知道了!”她说着越过他朝外面走了去,她的包包和手机都在陆旧谦那里,回去也只能走回去。

    “我送你回家!”高剑鞘说着,打开了车门,南千寻看着他的车子,然后把视线移到他的脸上,说:“你不嫌脏吗?”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高剑鞘微微一笑,身上成熟而又稳健的气息让南千寻顿时有了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她转身上了车,高剑鞘关上门之后,去了驾驶室开车。

    洛文豪这边,把南千寻抛在了路上,原本想着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只是他去了酒吧之后,喝了一会儿酒突然想起了上一次她打车被劫的经历,一口闷了酒转身朝外跑了来。

    他开着车子到了抛下她的地方,哪里前前后后已经没有人了,立刻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给她打了电话。

    “Nancy,你在哪里?”

    “她睡了!”电话的那头是陆旧谦毫无感情的声音。

    洛文豪一愣,啪的一下挂掉电话,把电话丢在了副驾座位上、

    陆旧谦捏着电话半响,心里有些不安。他刚从浴室里出来,听到了电话的响声,这才发现南千寻的包包和手机都在他这里,她是怎么回家的?

    他不放心的开着车子来到了南家别墅外,看着二楼朝阳的那间房,发现房间里有人过来拉窗帘,他的心才放了下来。

    次日,南千寻一早到公司就被电脑上推送的新闻给弄懵了,昨天晚上半夜里有人发声,爆料出南初夏是李自强的亲生女儿,网络上一片吐槽,有人直呼李自强不配当南川市长,有的人则是表示怀疑的态度,说是有心人利用网民,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自强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一样要求陆旧谦去帮他收尾,而是主动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在一间已经准备好了的会议室里,很多记者已经坐在了椅子上,话筒被收集在了一座台子上,不一会儿李自强亲自现身在会议室里。

    “各位媒体朋友,我相信大家都很关心早上网络上流传的那些传言,解释的话我不多说,我会带着南初夏去市中心医院进行DNA检验,还公众一个真相,也还自己一个清白!”

    他说完了话就离开了会议室,那些记者从他的话里揣摩了各种的个可能,回去之后开始编写文章。

    李自强是个市长,他们写文章的时候,用词极其的考究,生怕自己触到了谁的霉头。

    到中午的时候,午间新闻很快的发布了出来,南千寻正在吃饭,完全不知道这么回事,突然对面多了一个人。

    “高先生?”

    “不好意思,打扰了!”高剑鞘嘴唇微微一弯,对着南千寻说道。

    “高先生不是应该去调查一下今天早上的新闻么?”南千寻放下手里的筷子说道。

    “不过,我要奉劝一下高先生,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要小心了!毕竟,南川市是陆家的地盘!”

    “呵呵呵……”高剑鞘脸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说:“千寻小姐,好像很希望我去调查你父亲一样?”

    “高先生想多了,我想高先生应该是要按照公平和正直去做事的人,千万不要失了大众的望!”

    “千寻小姐,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官员通奸是要按照他影响范围的大小来衡量的,至于影响范围,则是上下是有浮动空间的,量刑全在人的手里掌管着,就算是影响恶劣,最多不过是受个警告的处分而已!”

    南千寻的脸色一僵,说:“如果是杀人了呢?”

    高剑鞘的面色一僵,说:“杀人属于刑事案件,自然由公安机关来处理!”

    “呵呵,算了吧!以陆家的势力,你也动不了他们!”

    “哼,政界的事要是让商人来说了算,国家还不全乱了套?”高剑鞘冷冷一笑,状似不在意的说道。

    南千寻的手里一顿,他还打算向陆家动手?

    她心不在焉的吃了饭,跟高剑鞘分开,回到办公室里,左思右想,觉得有些不对劲。

    “Nancy小姐,明天少爷要去法国出差,让你也跟着去!”

    “法国出差?”南千寻惊讶的问道。

    “嗯!”王大力肉呼呼的脑袋使劲的点了点,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少爷为什么这个时候去出差。

    “我知道了!”南千寻现在身为洛文豪的贴身小秘书,跟在他的身后照顾他,也是应该的,只不过她今天好像一天都没有看到洛文豪的人了,于是问:

    “今天洛总去哪里了?”

    “呃……洛总有些私事,出去了!”王大力有些尴尬,洛总出去约会嫩模的事,究竟要不要告诉她?

    算了,少爷的事,少爷自己会安排!

    南千寻看着王大力扭扭捏捏的出去了,回过头来上网看一些关于李自强的事,发现他那么坦然无惧的说网络上的事的时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他会出具一份假的鉴定报告?

    或者等到那个竞争对手把料给爆出来,或者才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是不能把他立刻拉下马,至少也能阻止他当上市委书记!

    她还在等他那个竞争对手赶紧爆料出来,谁知道竟然发生了一件让她目瞪口呆的事。

    下午五点一刻,她离开公司,在公司的门口看到了那辆高贵的劳斯莱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