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2章 小人多,避避邪

    南千寻本来向朝后门走,想到了后门会有摄像头,又缩了回来,走到门口伸手去开门。

    李自强从里面把门给打开了,看到南千寻脸色变了变。

    南千寻这边则是低头看着手机,像是刚接完电话一样,看到李自强有些被吓了一大跳,问:“李叔,你怎么在这里?”

    李自强盯着她看,一直不说话,他的气息有些像埋伏在暗中的毒蛇一般。

    “我还是改天再来吧!”南千寻说着转身要走,李自强突然说:“站住!”

    南千寻的脸色一僵,尽量让自己平静,转身问:“李叔还有什么吩咐?”

    “你来这里干什么?”

    “本来是想找找看有没有我爸爸的遗物,既然你要用储物间,那我改天再来好了!”南千寻说着又转过头去往前走,李自强不依不饶的问:

    “突然找他的遗物干什么?”

    “最近小人多,我想避避邪!”南千寻回头看着他,眼睛里带着挑衅。

    李自强眼睛一眯,说:“那我让给你,你找吧!”

    “还是不了,没有心情了!”

    她说着从容不迫的离开,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是一阵慌乱。

    逃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南千寻连忙再一次的捂住胸口,靠在门上,不过她很快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给白韶白打电话。

    白韶白那边接到南千寻的电话有些意外,划开之后走到阳台上,回头再看看床上已经睡着了的天天,温和的喊了一声:“千寻!”

    “韶白,你快帮我一个忙,我刚刚偷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情,你能不能让你的技术人员把这段监控被黑了?我怕被李自强知道我听到他说话了。”

    “黑监控?可以,我马上帮你联系!”白韶白说着立刻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要求黑了南川市长家的电脑,盗取监控。

    黑客很快找到了IP地址,去黑南家的监控系统。

    李自强这边也不确定南千寻到底听进去了多少,随来到了监控室,调取监控,从他进入储物室的大概的时间看了过去,没有想到刚看了五分钟,电脑突然黑屏了。

    “阿哲,阿哲!电脑黑屏了,怎么回事?”李自强见电脑突然黑了,立刻喊叫。

    不一会儿一个叫做阿哲的人就匆匆的进来了,问:“市长,怎么回事?”

    “快看看,电脑怎么黑屏了?”李自强连忙站起来说道。

    阿哲连忙去动了动鼠标,又敲了敲键盘,看着主机是通着电的,为什么电脑黑屏了?

    他把电脑显示器连接主机的那根线又摁了摁,电脑又亮了起来,但是之前的监控却没有了。

    “市长,刚刚可能是断电了,然后之前的监控丢失了!”阿哲说道。

    “丢了?”李自强问了一声,不相信的再去看了看,发现确实找不到了,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能找得回来吗?”李自强压住自己的怒气问道。

    “那得要技术员处理了!”

    “立刻去处理!”

    “哦,好!”阿哲出去打电话联系技术员,李自强只好回去睡觉了。

    次日,南千寻一早起来带着行李出发,佘水星见到她提着一个行李箱,问:“这是要去哪里?”

    “出差!”

    “怎么突然要出差?”佘水星听到她说要出差,心里有些焦急,现在正是用到她的时候,只要跟高剑鞘联姻成功,想要动李自强的人就要好好掂量掂量,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了,高剑鞘比洛文豪更具有竞争力。

    “嗯,很早就安排好了的!”南千寻微微一笑,知道佘水星是不想让她走,高剑鞘还在南川市,他一天不走,他们一天难以安心。

    “好好的,出什么差?去跟洛文豪好好谈谈!”

    “我时间来不及了,要走了!”南千寻说着拖着行李箱出门,佘水星连忙喊:“哎、哎……千寻……”

    南千寻头也没有回的出了门,匆匆忙忙的赶往了飞机场,洛文豪已经在机场候着了。

    “洛总!”

    “哼!”洛文豪的脸色有些臭,南千寻一直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笑容在脸上变的尴尬。

    两人在候机室里坐着,洛文豪一直黑着脸,南千寻问:“洛总,我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好了,还请你直接指出来!”

    “Nancy,你到底是看上了姓高的,还是对姓陆的念念不忘?”洛文豪把脸凑过来问道。

    “哈?”南千寻呆愣愣的看着他,他有些莫名其妙不是?“呃,洛总,我有些不太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前脚跟姓高的相亲,后脚跟姓陆的同居,难道你还想脚踏两只船?”

    “你说的什么鬼话?莫名其妙!”

    “还不承认,陆旧谦亲口说的!”洛文豪有些恼火,因为这件事,他已经憋屈了两天了。

    可是Nancy这个没有心的女人,一次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也没有解释,真是没心没肺。

    南千寻盯着洛文豪一会儿,看出来他没有说谎,拿起了电话看上面的通话记录,果然看到了有一条电话不是自己接的,问:“是这条吗?”

    洛文豪把脸扭在一边,看起来就是一个非常别扭的孩子一样。

    “这天我的包包落在了陆旧谦家,手机也没有拿……”

    洛文豪听到她说包包落在了陆旧谦的家,心里突然出气吸气都顺畅了,只不过还是黑着脸问:“你为什么会在陆旧谦的家?”

    “你自己把我丢在半路里难道你忘了?”南千寻被洛文豪给逼问的有些恼火了,他自己做事像个神经病一样的,现在问责起来好像都是他的理一样。

    “我……”洛文豪顿时觉得自己有些理亏,也不说话了,但是脸上的阴霾很明显的下去了很多。

    “下次有事要主动跟我解释清楚,听见了没有?”洛文豪咬牙切齿的说道。

    “洛总,那些都是我的私事,有什么好解释的?”

    “……”

    机场里南千寻和洛文豪误会解开了,两人不一会儿有说有笑的去换登机牌登记了,她前脚刚走,后脚南川市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先是爆出了一段李自强乔装之后去医院的视频,网友们很快扒出来了涛涛的照片,并且把涛涛的照片和李自强的照片P在了一起,没有P在一起还没有让人觉得很像,P在一起之后,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是父子。

    李自强临时被安排开会,对这件事毫无所知,事情在网络上很快就沸腾了起来,并且有网友扒了出来这个孩子的姐姐,并且把之前姐姐工作的地方都被爆了出来,有人去了商场,很快找到了之前李丽娜工作的那家服装店,店铺的老板介绍了李丽娜的为人,以及她身边经常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有人在新闻下评论,为什么五六岁的孩子不在学校里,而是跟在姐姐的身边,这肯定是个假新闻。

    只不过,很快有人出来释疑,因为孩子没有户口,没有一家学校愿意接收他,于是有一些私立的学校抛出了橄榄枝,在网络上表示可以接收这个孩子,让每个孩子都有学可上,博得了一众网络人的好评。

    李自强一个会议开到了中午十二点多,刚离开会议室,电话就一个连一个的打了进来。

    “徐秘书啊,什么事啊?”李自强接听了秘书的电话,徐洪在电话那头急的满头大汗,说:

    “市长,您看看手机微博头条!”

    李自强一听到他说手机微博头条,头皮没有来由的一麻,问:“到底什么事?直接说!”

    “市长,网络上传言您有个儿子,照片都传了上来!”

    李自强的心里一慌,说:“荒唐!先去压一下,我回去再说!”

    徐洪叫苦不已,经过一个上午的发酵,人家连孩子的姐姐工作的场所都扒了出来,哪里还压得住?

    李自强连忙往市政府赶了过去,一路上不忘刷刷手机,看到手机上那一条条的微博,还有自己微博下的那些留言,脸色变的极其难看。

    他刚回到办公室,纪检委的人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见他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说:“李市长,我们收到了实名举报,关于您违法乱纪的事,请配合我们调查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