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3章 一起睡

    李自强的面色苍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纪检委的人把他带走之后,很快有人通风报信给了佘水星,佘水星知道李自强被举报之后,呆坐在椅子上,许久抬不起头来。

    过了一会儿,她立刻拨打了南初夏的电话。

    “妈,你怎么突然打我电话?一会儿我还要跟闺蜜去看电影呢,回家再说啊!”

    “南初夏你给我听好了,你父亲被人举报,纪检委的人已经把他带走了,想要保住你陆太太的位置,现在立刻马上去找陆旧谦,让他帮忙处理这件事!”

    “妈,你说什么?”南初夏吓的电话都快拿不稳了,像是晴天一道霹雳一样,炸在了她的心上。

    “快去找陆旧谦!”

    南初夏的脑海中只有这一句话,立刻朝外奔了去。

    那个跟着她一起逛街的女孩子,见她像神经病一样的跑了出去,连忙追了几步,发现她跑的太快了,根本追不上。

    南初夏连忙朝陆家的公司跑了过去,跑了几步之后,想起了可以打车过去,匆匆忙忙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朝陆氏赶了过去。

    “南小姐,陆总今天不在!”前台小姐看到了南初夏连忙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

    “不在?他去哪里了?”

    “这个我不知道!”

    “那我上去等他!”南初夏说着朝电梯间走了过去。

    前台小姐看到南初夏走远了,连忙拨通了石墨的电话,说:“石副总,南初夏小姐去了总裁办公室!”

    “我知道了!”石墨挂了电话看向陆旧谦说:“南初夏来了!”

    “让她等!”陆旧谦毫不在意的拿起了橙汁喝了两口,喝完了之后看着瓶子,心里想着这味道还不错,难怪能成为南千寻的新宠。

    石墨默默的看着他,说:“陆总,你不怕洛文豪带着南千寻去法国,会发生什么事吗?”

    陆旧谦翻眼看了看他,跟着洛文豪走,总归好过留下来被高剑鞘纠缠,再说,这几天她不在比较好,等到她回来,一切的障碍都已经扫平了。

    石墨见他只给自己一个眼神,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过南初夏那边需要他挡下来了,开口说:“那我先出去了!”

    陆旧谦见石墨走了之后,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去喝橙汁,心里默默的算计着什么。

    南初夏很快冲到了顶楼,石墨在电梯间遇见了她,惊讶的说:“南小姐?”

    “旧谦哥哥在哪里?”南初夏一把抓住石墨问道。

    “陆总今天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见,忙着呢!”

    “我等他!”南初夏说着要往办公室里跑,石墨拦住她说:“南小姐先在外面等吧!陆总心情很差,你也知道原因的!”

    南初夏脸色一白,以为他说的是自己父亲的事,说:“那我去你办公室等!”

    “呃,等一会儿我也要陪同陆总出去,您还是先回去吧!”

    “南小姐,您也别难为我们家陆总了,官场的事又不是商场的事,如果是商场的事,我们陆总或者还可以帮忙,但是官场的事,陆总实在爱莫能助。”石墨为难的说。

    “那我要怎么办?”南初夏快哭了,急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南小姐,官场的事,肯定是要找官场的人才好解决,我们家陆总最近都忙的白天黑夜颠倒,希望南小姐能多多体谅他,毕竟你们是要过一辈子的人。”石墨说道。

    南初夏听到了石墨的话,也微微的放心了一些,按照他的说法,陆旧谦并没有因为父亲的缘故而悔婚,只不过父亲要是不在了,自己的身份肯定会受到影响,她还是不愿意,立刻问:“石墨,你告诉我,我应该去找谁?”

    “高检不是在南川市度假么?你要是能找到他,市长的事就好解决了!”石墨漫不经心的说道。

    “高剑鞘?”南初夏提到高剑鞘的时候,眼前浮现出那个成熟稳健的男人,连忙点头,说:“那我去找找他!”

    她说着连忙出去了,石墨见他只不过随口那么一说,南初夏就转去找了高剑鞘,暗暗的摇了摇头,高级检察官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被人搞定?这样的话,国家还不全乱了?

    石墨转身回到总裁办公室,陆旧谦转身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带着一些询问,石墨说:“呃,南初夏去找高剑鞘了!”

    陆旧谦的眼眸里露出诡异的神色,问:“派人跟着,并且保留证据!”

    “哦,是!”石墨说着立刻去安排,陆旧谦转过头来看着外面,垂眸看了看在公司留下放着的那一个个小铁盒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又喝了一口橙汁,看了看手表,那个女人这会儿应该到了法国。

    巴黎战神广场上,高高的埃菲尔铁塔树立着,南千寻举目仰望着这座平时在图片中经常看到的铁塔,心里有着无比的震撼,不管在网络上看多少张图片,远远没有你身临其境来的震撼。

    洛文豪看着已经惊呆了的小狐狸,嘴角上扬,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

    “累不累?累了我们先回酒店休息!巴黎的时差跟国内差六个小时!”

    “我,还好!以前看过很多次埃菲尔铁塔,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壮观。”

    “呵呵,还好,我第一次去上海看东方明珠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震撼,只不过看多了什么都不稀奇了!”洛文豪笑着说:“想要看看巴黎的风景,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行李放到酒店去?”

    “呃……好!”南千寻尴尬的笑了笑,随着洛文豪把行礼搬进了拉布尔多奈酒店。

    “你好,欢迎光临!”前台小姐用饶舌的法语跟洛文豪和南千寻打招呼。

    “你好,我们已经预定好了房间,请给我们房卡,这是我们预定的信息!”洛文豪也用绕口的法语对着前台小姐说道,并且出示手机订房的页面。

    “好的,先生,祝您和您的太太在这里度假愉快!”那个法国的姑娘笑着说道。

    “谢谢,漂亮的小姐!”洛文豪对着那个前台小姐抛了一个媚眼,拿过房卡,揽着南千寻朝电梯间走了过去。

    洛文豪和前台的对话,让南千寻惊讶的合不拢嘴,不是说洛文豪是个典型的二世祖,花花公子么?法语也能说的这么六?

    等等,为什么刚刚只有一张房卡?

    “洛总,我的房卡呢?”

    “我们住一间!”

    轰的一下,一股血气冲向了南千寻的大脑,他说什么?他们住一间?

    “不,洛总,我们不能住一间,我再去开一间!”她说着就要往回走,洛文豪嘴角一扬,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伸手拉住她,说:“我们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两卫的!”

    “……”南千寻十分无语的说,难道这个家伙就不能节约一点?他们不过是出个差而已,他竟然订了总统套房?

    回到房间里,南千寻选择了一间房间,仔仔细细的查了查,没有摄像头什么的,才放心。

    她坐下来之后立刻去看手机,意外的看到了关于南川市的一些事情,惊讶的连忙站了起来,李自强被纪检委带走了!

    李丽娜和涛涛都被扒了出来,看样子这一次李自强是再难以翻身了,可是时间也真巧,在自己离开南川市之后就发生,不得不让她想到了什么。

    她立刻开门去敲洛文豪的门,洛文豪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听到了敲门声,只好用浴巾把自己给裹了起来,开门问:“什么事?”

    南千寻没有想到他要洗澡,看着他裹着浴巾出来了,脸上一红,连忙说:“呃……我等一会儿再来!”

    洛文豪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走了,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关上门迅速的洗了洗,换了一件清爽的衣服去敲南千寻的门。

    “Nancy?”

    “来了,洛总!”南千寻立刻开门,说:“我们坐沙发上说!”

    洛文豪看了看她的卧室,嘴角微微一扬,说:“可以!”

    南千寻连忙走到沙发旁,想了想去厨房里拿了被子涮了涮,倒了一些白开水过来,说:“洛总,这一次出差,是不是您故意安排的?”

    洛文豪的眉毛一皱,说:“什么意思?”

    “我们前脚刚走,后面就发生了市长被纪检委带走的事,难道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安排的吗?”

    “有没有人告诉你,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了好,你糊涂的时候有人自然把事给你做的,你要是太明白,谁还会动手帮你?”洛文豪眉毛一皱说道。

    选择这个时候来搞市长,还是他跟陆旧谦合伙来搞的,怪只能怪李自强不应该不知足,还想把让南千寻跟高家联姻!

    高剑鞘的出现,是洛文豪和陆旧谦共同的敌人,搞走了这么个头号敌人,他们以后就可以公平竞争了,省得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但是合伙的事她不问,就不要告诉她,省得给陆旧谦刷好感。

    “真的是你安排的?”

    “出来了,就应该好好的看看巴黎的风景!”

    “呃……你不是有工作要做?”

    “小爷我一边看风景,一边工作不行吗?”

    “……”南千寻有些无语,但是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她以为自己跟李自强之间会有一场厮杀一般的较量,没有想到他竟然这样就被纪检委给带走了!

    南初夏这边到了高剑鞘临时住的地方,敲了敲门,高剑鞘从她的身后问:“初夏小姐怎么来了?”

    “啊!!”南初夏不防他在背后,被他吓的浑身一抽,连忙转过身来。

    “有什么是去咖啡厅说吧,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影响不好!”高剑鞘微微一笑,伸手把她请向了酒店的咖啡厅。

    “喝什么?”高剑鞘看着南初夏问道。

    “卡布奇诺,谢谢!”

    “好的,服务员一杯卡布奇诺,一杯摩卡,谢谢!”高剑鞘伸手招呼服务员,服务员很快把咖啡调好端了过来。

    “初夏小姐找我有什么事?”高剑鞘搅着咖啡问道。

    “我爸爸是无辜的,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儿子,可是纪检委却突然带走了他,我好害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