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4章 爬上他的床

    “呵呵,这有什么好怕的?带走不过是为了方便调查,不是定罪,不用害怕!”高剑鞘温和的说道。

    “可是……”

    “你刚刚不是说了么,市长说无辜的么?只要市长没有对方举报的那些罪,就不会受到处罚。你们作为市长的家人,你们应该比一般的人更有政治觉悟,更应该配合纪检委的工作,要不然举报人怎么看?如果不经过调查,直接判定无罪,检察机关要怎么跟民众一个交代?”

    高剑鞘微笑着说道,让南初夏无话可驳,如果说人家举报的是事实,她刚刚不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更何况,她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他,倒是高剑鞘又说:“再说了,检察机关不过是想要给民众一个交代,不用紧张!只要事不大,过两天就能回来!”

    “可是,我还是好害怕!”南初夏可怜楚楚的说道。

    “别怕,检查机关会还你爸爸一个公道的!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改天再聊!”高剑鞘笑着站起来走出了咖啡厅,到咖啡厅的门口他的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南初夏回家去,佘水星正在客厅里踱步走来走去,她平时维系的那些政府官员,到了关键的时刻都怕跟她沾染上了任何的关系,不仅打电话不接,到人家去堵门,结果无一例外的吃了闭门羹。

    “妈,我回来了!”南初夏进门看到佘水星正在焦急的转来转去,连忙喊道。

    “找到陆旧谦了吗?”佘水星连忙过来双手握住南初夏的手,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妈,你先告诉我,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他有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南初夏在回家的路上搜了一下今天的热搜,发现了平常那个跟在自己的身后唯唯诺诺的女孩子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的那个弟弟竟然是自己的弟弟,她有些接受不了。

    佘水星的脸上僵硬了一下说:“我们先处理好眼前的事,以前的事以后让你爸爸再慢慢跟你解释!”

    “妈,都什么时候,你们还在瞒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的,确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至于那个男孩子,我不太清楚!”佘水星说着的时候,脸上显出了一抹伤心,只不过被掩饰的很好。

    “妈,爸爸不是因为是你的初恋情人,你们才破镜重圆在一起的吗?他怎么会又有了一个儿子?”南初夏非常不能理解,有些崩溃的说道,想到那个恶心的女人一直跟在她的身后,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她给玩耍了一样。

    “初夏,现在我也在等你爸爸的解释,所以我们先把他捞出来才好,你去找陆旧谦了吗?”

    “没有,旧谦哥哥很忙,我去找了高剑鞘!”

    “高剑鞘?”佘水星听到南初夏说道高剑鞘,怎么把他给忘了?她左右思想了一下,说:

    “初夏,听妈说,爸爸这一次非常的严重,有人会把爸爸往死里踩,如果能有高剑鞘的帮助,一切都好办了!你不论如何都要搞定高剑鞘!”

    “妈,你在说什么?我是要嫁给旧谦哥哥的人,我怎么搞定他?”南初夏的脚一跺,把包包甩在了沙发上说道。

    “初夏,陆旧谦一直都不是良人,如果那时候他能有主张一些,能跟南千寻离婚吗?

    再说了,你跟着陆旧谦,会背负一辈子的骂名,谁敢保证以后没有人把那件事拿出来做文章?

    而且黄蓝影也看不起我们,与其低三下四的跟着他,倒不如赌一赌高剑鞘,至少高家的地位在京都是不可撼动的,自古刑不上大夫,嫁入高家就等于是有了一个免死金牌,有人想要动你爸爸就要好好的想想了!”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这么说心思活动了起来,陆旧谦对自己的好,只不过都是在人前作秀的,但是高剑鞘初次见面就对南千寻很不错,这个让她非常的嫉妒。

    “妈,上一次相亲的是南千寻,不是我,我怎么去搞定他?难道让我倒贴啊?”南初夏不满的说道。

    “这个你听妈的安排,只要你能成功,你将会拥有比陆太太更加风光的身份,而且你可以碾压式的打击南千寻!”佘水星拍着胸口说道。

    南初夏听到她说碾压式的打击南千寻,心里仅有的一点犹豫也不见了,高剑鞘确实是个优秀的男人,他成熟稳重,相貌堂堂,比起陆旧谦来竟然丝毫不差。

    南初夏点了点头,佘水星连忙去准备。

    次日,高剑鞘一觉醒来,居然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全身裸着,看清楚了床上的女人后,他整个脸都变的铁青铁青的。

    他用力的捶了捶脑袋,努力的去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是佘水星打电话说南千寻要怎么着,然后他赶了过来,然后……

    不对!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高剑鞘心里暗暗的想着,仔细的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突然想起来自己到了南家之后喝过一杯茶,肯定是那杯茶有问题!

    他猛然看向身边的女人,伸手把她拎了起来,南初夏迷糊中睁开大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高检,早啊!”

    她说完又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数秒之后,她立刻瞪大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立刻挣脱他的手,看了看自己全身裸露,连忙抱着被子往后退,一边伸手指着他说:“你、你……”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高剑鞘伸手掐着她的脖子,黑着脸问。

    “你、你这个流氓,沾了我的便宜还来质问我,呜呜呜……”南初夏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哐!”一声,门被打开,佘水星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的两个人,身上都是深深浅浅的痕迹,她脸上伸手捂住了嘴,快速的跑向了南初夏,问:“初夏,你怎么样?我带你去医院!”

    “慢着!”高剑鞘冷着脸看向佘水星和南初夏,说:“你们想要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再过一个多月,初夏就要跟陆旧谦结婚了,这下倒好了,你……”佘水星伸手指了指他,又颤颤的把手缩了回来。

    “呵呵,市长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你比我更加清楚吧?”高剑鞘嘲讽一笑,没有想到他经过大风大浪,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既然高检不想负责,那你走吧!”佘水星说着转身往外走。

    “好一招以退为进,市长的事只要不是太大,都不会是问题!只是,我想不到,你们竟然为了保住市长的官位,无所不用其极!”高剑鞘嘲讽的看着佘水星和南初夏。

    南初夏呜呜的哭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跟旧谦哥哥解释?我怎么跟旧谦哥哥解释……”

    佘水星看着南初夏哭泣,立刻冷眼看着高剑鞘说:“高少爷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你们高家位高权重,我深知不是你们的对手,可是现在你破坏了初夏和旧谦的婚事,怎么能避重就轻的说保住市长就可以了呢?难道你毁了初夏的这件事,不要一个交代吗?”

    “那不知道佘总想要什么交代呢?”高剑鞘看向她,说:“这个年代玩一夜心青的人多了去,已经不是那种拉拉手就要负责的年代了!”

    “原来高检这么随便,可是我们初夏可不是随便的人!既然高检不想负责,那我只要禀告高家老爷子了,一切由老爷子来做主!”

    佘水星丢下南初夏出去了,高剑鞘连忙穿上了衣服出来,浑身已经不再是那种成熟稳健的气息了。

    当天中午,李自强被无罪释放,调查的结果显示,一切纯属诬告,并且登报恢复了李自强的名誉,官复原位。

    李自强从纪检委回来之后,许多官员都来探望,佘水星只冷冷的笑,官场风云变化无数,只要一朝一夕之间就可能完全颠倒。

    客人都走了之后,佘水星跟李自强来到了书房,说:“那个男孩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淑珍的孩子!”李自强叹了一口气说道,然后又问:“你是怎么做到的让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李自强比谁都清楚,被纪检委请去喝茶的官员,哪里有随随便便就回来的理?

    他思前想后,可能是佘水星在背后出了不少的力。

    “高剑鞘自己不检点睡了我们初夏,他怎么好意思再揪着你不放?”

    “你说什么?”李自强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这件事我已经跟高家老爷子报备过了,高老爷子想要私了这件事,可是我们不能排除初夏有可能怀孕的这件事,老爷子答应了,只要初夏怀了孩子,他立刻让高剑鞘给初夏正名!”

    “可是,陆家那边要怎么交代?”李自强有些担心的问道。

    “陆家那边交代不交代都不要紧,高家的势力不比陆家大吗?俗话说的好,有钱不如有权,陆家再怎么有钱,还不是在政府的势力下发展,还能造反不能?”

    “水星啊,这事你处理的有些欠妥当,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难保到时候陆家会怎么来说这件事,你快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补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