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5章 他又点她的火

    “这件事先不用处理,等到看初夏能不能怀上高家的孩子,如果能怀上高家的孩子,到时候我们就说她和陆旧谦的感情破裂,如果没有怀上,高家想要私了,初夏继续跟旧谦举行婚礼,这样我们就能万无一失了。”佘水星说道。

    李自强听到佘水星的话,点了点头,觉得事情这么处理十分的恰当。

    又次日,李自强的DNA检测报告出来了,他和南初夏不存在血缘关系!并且检测报告也公布于世,各路媒体对这件事做了详细的报道,这张检测报告成了李自强彻底洗白的直接动力,包括之前的哪一些不好的言论都随之消失了。

    远在巴黎的南千寻刷手机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整个人都呆愣了。

    “Nancy,Nancy,你发什么呆?”洛文豪看着发呆的南千寻,问道。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自强会无罪释放?”南千寻发疯一样的双手抓住洛文豪,双目熊红,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没有及时的把涛涛死亡的事给扒出来?

    “不行,我立刻回南川市!”南千寻说着连忙收拾东西,并且去订了机票。

    “Nancy,你冷静一些,冷静一些!”洛文豪连忙拦住她说道。

    “你让我怎么冷静?你怎么能体会到最底层人被高层压制的痛苦?你怎么能理解那种看着亲人在自己的眼前被害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苦?李自强猪狗不如,却能人模人样的活在人前,而且越发的风光,这不公平,不公平!”南千寻有些失控的大叫道。

    “Nancy,你冷静一些冷静一些!”洛文豪看到她情绪有些失控,连忙伸手抱住了她,她挣扎了一番最终扑在他的怀里狠狠的哭泣了起来。

    陆旧谦刚转过弯,终于找到了他们,立刻上前来把两个人给拉开了。

    “陆旧谦!”洛文豪看到陆旧谦突然拉开了他们俩,大吼一声,一拳朝他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陆旧谦头一歪躲了过去,洛文豪又想出拳打他,但是南千寻连忙上前拦住两个人的中间,洛文豪的拳头捏的咯嘣咯嘣的,不得不放了下来,凶狠的看着他说:

    “姓陆的,你特么的让我把人给带出来,然后你就这么给处理的?你是不是一直想要支持你的岳父,以后跟他狼狈为奸,所以善恶不分是非不明?”

    “你、你说什么?”南千寻不可置信的看着洛文豪,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是陆旧谦让他把她给带出来的?

    “陆旧谦,你让洛总把我带出南川市?然后你在背后捣鬼,一面卖给我一个人情,另外一面再卖给李自强一个人情是不是?你脚踏两只船,早晚会掉在海里!”南千寻说着伸手抓住洛文豪,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旧谦气的一拳砸在旁边的水泥柱子上,心里沉甸甸的像一块石头压着的一样,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陆总,我们的人查到了,高剑鞘夜宿南家!”石墨电话里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给了陆旧谦。

    “高剑鞘夜宿南家,次日李自强就被无罪释放?呵呵……”陆旧谦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冷意,这么巧?

    他想了想,立刻买了返程的机票,回南川市!

    南千寻这边跟洛文豪回到酒店之后,也立刻买了机票回南川,恰巧买了同一航班。

    她上了飞机之后,去找自己的位子,没有想到自己的旁边就是陆旧谦。

    “陆总,好巧!陆总怎么会买经济舱?”南千寻意外的看着陆旧谦。

    “商务舱已经满了,所以我只能买经济舱!”陆旧谦的脸上挂着笑容。

    “洛总买到了商务舱,你确定商务舱已经满了?”

    “呵呵,好像我不坐商务舱你很失望似的?”陆旧谦依旧面无表情。

    “对不起小姐,请尽快入座,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过来礼貌的对南千寻说道,南千寻左右看了看只好先坐了下来,心里暗暗的想着,这个人肯定是故意的。

    但是,如果是故意的,他怎么知道自己会买这趟航班?

    “我可以跟你换个位子!”陆旧谦的脸上带着笑容,南千寻看了看靠窗的位子,冷漠的说:

    “不用了,我坐这里很好!”

    陆旧谦没有再说话,而是举起报纸来慢悠悠的看着,南千寻没事闭目养神,飞机起飞之后她渐渐的犯困了,不停的打盹,陆旧谦见她打盹打的头晃来晃去的,用报纸轻轻的扶着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南千寻的头有了支撑,顺便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点,靠了下去。

    “Nancy!”一道愤怒的声音在机舱里响起,所有的旅客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南千寻被惊醒,连忙睁开眼来,抬头的时候发现头上有些重,眼睛一转看到了旁边的陆旧谦竟然枕在了自己的头上。

    “Nancy,你给我买了商务舱,就是要跟他坐在一起吗?”洛文豪愤怒的说道,这话停在别人的眼中,活脱脱的就是一副捉奸的模样。

    “洛总,我不知道今天陆总也回南川,我……”

    “我们换换位子!”洛文豪说着不有份的上前来把南千寻给拉了起来,让她去商务舱。

    南千寻被他拉了起来,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看到周围人怪异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快速的离开了。

    洛文豪一屁股坐在了她的位子上,斜眼看了看陆旧谦,陆旧谦面无表情的拿着报纸看,不予理会,周围那些想要看打架的人纷纷无趣的继续打瞌睡。

    飞机飞到了南川机场,陆旧谦快速的坐进了石墨的车子,立刻给南初夏打了电话。

    南初夏昨天晚上被高剑鞘折磨的有些惨,今天睡了大半天,站起来双腿还是无力的,这会儿看到了陆旧谦的电话,手机差点没有拿稳。

    “旧谦哥哥……”

    “初夏,来味全附近的星巴克,我们谈论一下婚礼的细节!”

    “呃,旧谦哥哥,这个我们改天再谈好吗?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南初夏听到他说要出去谈论婚礼,当时就懵了,她浑身上下都是那种痕迹,这个季节要是穿上高领的衣服肯定会引起怀疑的,在没有确定怀孕之前一定不能跟陆旧谦翻脸。

    陆旧谦也真是,早不商量晚不商量,非要赶到这个时候商量!

    “初夏你怎么了?有没有看医生?”陆旧谦很着急的问道。

    南初夏听到他焦急的声音,有些后悔了,或者自己不应该去招惹高剑鞘,旧谦哥哥还是关心自己的!

    “我看过了,没事,就是感冒了,浑身无力,医生说多休息就好了!”

    “哦,对不起,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刚刚下飞机!本来想着趁着今天下午还有一点空隙跟你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问题,看样子只能改天了!”

    “呼……嗯,旧谦哥哥,再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么么哒~~”南初夏对着电话么么了一个,挂了电话。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对石墨说:“去万达!”

    “陆总,去万达干什么?”

    “买礼物!”

    石墨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陆旧谦,到底要买什么礼物啊这是?陆总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他们匆匆忙忙的去了万达,随便买了点东西出来,石墨问:“去哪里?”

    “南家!”

    石墨一噎,陆总不是有了一点点的空隙就追到了法国去,可是他刚到法国就飞回来了,这一来一回,等于连续飞了二十个小时左右,不累么?

    陆旧谦没有说话,石墨只好开着车子往南家去,陆旧谦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南家的门口,石墨说:“陆总,到了!”

    陆旧谦伸手揉了揉眉心,开门下车。

    “陆先生!”胖嫂听到门铃跑过来开门,见到陆旧谦连忙说:

    “快进来!”

    “初夏呢?”陆旧谦问道。

    “二小姐今天身子不舒服,还在卧室里躺着!”

    “嗯!”陆旧谦嗯了一声,直接上了二楼,敲了敲门,说:“初夏,开门!”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的声音,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她连忙跳起来,找了长袖的睡衣穿了起来,照了照镜子,没有了什么异样,才去开门。

    “旧谦哥哥……”南初夏有气无力的开了门,陆旧谦上前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手摸了还嫌不准,又抱住她的头用嘴巴碰了碰,说:“还好,没有发烧!”

    南千寻呆愣愣的看着他,原来他不是那种无情的人,只是他外冷内热,不善于表达,要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查看自己有没有发烧。

    这一次,她无比的后悔,自己压根不应该听妈妈的,爬上高剑鞘的床,高剑鞘虽然也很优秀,但是失踪没有旧谦哥哥耀眼。

    “怎么了?生病病傻了?先躺下去吧!”陆旧谦说着扶着她往床边走。

    南初夏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些,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他眼中的关心不是假的,自己应该怎么取舍?

    她走到床边躺了下来,陆旧谦帮她掖了掖被子,又调了调室内的温度,说:“这样感觉舒服吗?”

    “嗯!”

    “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陆旧谦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盒子里是一串Cartier手链,非常的精致漂亮。

    “旧谦哥哥……”南初夏第一次收到来自陆旧谦的礼物,感动的眼泪都快留下来了,他接过礼物,张开双臂抱住了陆旧谦。

    陆旧谦的脸色一黑,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双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说:“之前都是我忽略了,以后不会了!”

    “旧谦哥哥,你能多看我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我……”

    陆旧谦放开她,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凑了上去,南初夏浑身一僵积极的回应着他的吻,而陆旧谦的手也不安稳的在她身上点火,南初夏被他撩的浑身软瘫成泥似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