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6章 我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陆旧谦放开她,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凑了上去,南初夏浑身一僵积极的回应着他的吻,而陆旧谦的手也不安稳的在她身上点火,南初夏被他撩的浑身软瘫成泥似水。

    “旧谦哥哥……”南初夏双手抱住陆旧谦的腰杆,她等了这一天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了,可是……

    “旧谦哥哥,我今天不行……”南初夏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那些痕迹,连忙推开了陆旧谦。

    “初夏?”陆旧谦有些受伤的看着她,说:“对不起,我不想再等了……”

    他说着伸手撕开了她的衣服,南初夏连忙伸手去推开他,只是下一秒,他的目光停顿在她的胸前,一片片白白的皮肤上一个个青紫的印子。

    南初夏大惊失色,连忙低头看自己的胸前,看到了那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印子,立刻伸手抱住自己的胸前,又拉着被子盖了上去,从被子里露着头看着他,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说:“旧谦哥哥,你听我解释!”

    “原来都是真的,你果然给我戴了绿帽子!”陆旧谦愤怒的站了起来,转身往房间外走。

    “旧谦哥哥,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南初夏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去抱陆旧谦的腰,陆旧谦走的很快,她扑了一个空,眼睁睁的看着陆旧谦下了楼梯。

    “哎,旧谦来了啊?”佘水星刚下班从外面回来,看到陆旧谦脸色不好,连忙打着招呼。

    陆旧谦眼眸毫无焦距的看着她,声音冰冷的说:“我先走了!”

    “留下来吃……”佘水星还想说,听到了屋里的哭声,连忙朝屋里跑了过去,看到南初夏正跌坐在二楼卧室的门口,心里一慌,连忙跑了上去。

    “妈妈,旧谦哥哥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呜呜呜……”南初夏看到了佘水星来了,连忙哭着说道。

    佘水星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原本是想着这边吊着陆旧谦,那边看看能不能怀上高家的孩子,结果这边竟然这么快就瞒不住了。

    陆旧谦这边从南家很快出来,石墨见他出来的快,连忙把车门打开,让他坐了进去。

    “去把南初夏和高剑鞘的事透露给夫人!”陆旧谦说道。

    “是!”石墨当然知道这件事是要透露给黄蓝影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陆旧谦要去万达买礼物,也知道他为什么会一反常态的给南初夏送礼物。

    黄蓝影正在跟几位阔太太打麻将,电话突然响了,她看了看手机接了起来,用肩膀夹着手机,两只手还不忘搓麻将,哗啦哗啦的声响从手机的那头传了过来。

    “夫人,陆总喝了很多酒,我开不了门,您要不要亲自过来看一下?”石墨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说什么?喝酒?”黄蓝影把面前刚刚砌好的麻将给推倒了,连忙站了起来,说:“他上次不是说戒酒了吗?”

    黄蓝影知道,石墨能打电话找到她这里,事情肯定已经失控了!

    “夫人,您快过来看看吧,在瑞海花园!”石墨在电话那头快哭了,黄蓝影连忙说:“我马上过去!”

    她说完,对桌子上那三个女人说:“不玩了,家里有事!”

    三个官太太都像是人精一样,异口同声的说:“你忙,你先回,先回!”

    黄蓝影转身离开,人还没有走远,她们说:“神气什么呀?儿子媳妇还没有娶回家,就戴上了绿帽子,要是以后过一辈,还不知道要顶多大一片草原呢!”

    “有这回事?”

    “对啊,难道你不知道?南家那个小姐啊,据说是跟一个男人……”那个女人伸出两只手的食指在一起碰了碰,其他两个女人秒懂她的意思,发出了长长的“哦~~~”

    她们没有故意的回避黄蓝影,黄蓝影把她们的话都听到了心里,觉得自己丢大人了,急匆匆的离开朝瑞海花园赶了过去。

    石墨正在公寓的门口,贴近门就能闻到一股浓厚的酒气。

    “夫人,您来了,您快点敲敲门!”石墨见到黄蓝影,连忙跑了过来,黄蓝影连忙上前去,拍了拍问喊道:

    “谦,给妈开门!”

    陆旧谦坐在屋里一言不发,石墨却着急的像是火上的蚂蚁一样,说:“夫人,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吧,我怕陆总在里面会出现危险!”

    “不行,不能报警,如果报警的话,明天头条就会是他!”黄蓝影说道。

    “那可怎么办?万一陆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石墨急的头上都冒汗了。

    “谦,开门,快开门,我是妈妈!”黄蓝影连忙又敲了敲门,里面还是不是的传出来摔瓶子的响声,就是没有人回答她。

    “谦,快开门那,我是妈妈,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妈妈怎么活呀,旧谦那……”

    黄蓝影拍着门,哭了起来,邻居纷纷开门看了看,见一个中老年妇女在哪里哭,本来是想要骂人的,却又咽了回去,但是说话也不怎么好听,让她安静一些。

    黄蓝影见自己哭起来,陆旧谦都不予理会,知道这一次哭是没有用了,眼泪一擦站了起来,不停的敲着门,只不过声音比之前小了很多。

    “石墨, 这门你也进不去?”黄蓝影问道。

    石墨连忙摇了摇头,说:“我以为夫人可以进去!”

    黄蓝影的脸色一僵,自从南千寻走了之后,他不许任何人来这里,她偷偷的来两次,还是给钟点工塞了钱进来的。

    “夫人,我看不如报警吧!”又过了几分钟,石墨再一次的提议道。

    “石墨,你告诉我,旧谦他到底为什么会喝酒?”

    “呃……”石墨搓了搓手,一脸尴尬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黄蓝影立刻想起了今天打麻将的那三个女人,难不成她们说的都是真的?

    “是南初夏是不是?”

    “呃,夫人,反正陆总现在很委屈,原本想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不过我突然意识到他有些不对劲,所以才急忙叫你过来。他连续飞了二十几个小时,回来第一时间去了南家,还给南初夏小姐送去了贵重的礼物,可是……夫人,我们还是报警吧!”

    “不能报警,如果报警明天全城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我们还怎么跟南家联姻?”黄蓝影说道。

    石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不忘联姻的事!!!

    黄蓝影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有些不甘心的说:“去请南千寻!”

    “哈?”石墨有些无语,这个时候让请南千寻?这不是在给陆总添乱吗?万一被南千寻知道他为南初夏醉酒,她会来吗?

    “南千寻她会来吗?”

    “你先去请,她心软,肯定会来!”

    石墨垂了垂眸子,不仅是心软,性子也软,要不然还能任由你拿捏?以前的南千寻软,现在的她可不是当初那个把陆总当成天的女人了。

    “南小姐,你能来一趟瑞海花园吗?”石墨打通了南千寻的电话说道。

    南千寻迷迷糊糊中,接到电话让她去瑞海花园,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她回到南川市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休息,没有想到还没有睡醒竟然被打扰了。

    “去瑞海花园做什么?”

    “南千寻,旧谦他喝醉了,你赶快来一趟!”黄蓝影抢过石墨的手机,对着手机说道,还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好像南千寻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一样。

    “凭什么?”南千寻听到黄蓝影的话,嘲讽的问道。

    曾经的她把陆旧谦当成自己的天,而她黄蓝影就是天上的太阳,是陆旧谦不可触摸的逆鳞,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处理婆媳之间的关系,可是谁知道她越是忍让,她越是过分。

    没有想到,到现在她对自己还是这种态度!

    黄蓝影听到南千寻问了一句凭什么,一时之间竟然失语了,结结巴巴的说:“他、他喝醉了,你不来谁来?”

    “笑话,他喝醉了不应该你这个当妈妈的照顾吗?就算你没有本事照顾,他还有未婚妻啊?我算什么?我以什么身份去?”

    “南千寻,没有想到经过三年,你变的这么伶牙俐齿的!”黄蓝影听到南千寻在电话里质问她,气的浑身哆嗦,她以前哪里敢对自己说一个不字?

    “我让你立刻来瑞海花园!”

    “呵呵……陆夫人,以前我忍让你,是因为你是陆旧谦的母亲,我不想让他夹在中间难做人!可是我现在凭什么还任你吆五喝六的?我没有多余的精力浪费在不必要的人身上,请你们不要打扰我,我跟陆旧谦已经离婚了,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是生是死,跟我无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