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87章 她怀孕了

    “请你们不要打扰我,我跟陆旧谦已经离婚了,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是生是死,跟我无关!”

    南千寻说完挂了电话,跟黄蓝影之间的事,如果没有谁主动去提起,好像这些事都已经尘封了一样。

    但是一旦有人提起,那种往事一幕幕的感觉就像是放电影一样播放了起来,那种很委屈的感觉也油然而生。

    真不知道爱情的力量就进大到了什么地步,竟然可以让人有那么大的忍耐力,如果是换成现在,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委曲求全,她的委曲求全换来了什么?可笑的净身出户,可笑的媳妇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

    一味的委曲求全要是碰不到珍惜你的人,最后没有一个人不会疲惫!

    黄蓝影有些懵,她从来都不知道南千寻竟然也会说理的,而且她说的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她气愤愤的看着手机,把手机往石墨的手里一塞,这个南千寻竟然落了自己的面子,让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人,这笔账她已经给她记上了。

    石墨见黄蓝影把电话给打死了,说:“我再拨一下试试!”

    黄蓝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任由他了。

    石墨再一次拨通了南千寻的手机,南千寻见石墨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再一次接了过来,说:“我已经说清楚了,陆旧谦的生死跟我无关,不要再开打扰我!”

    “我是石墨!”石墨有些尴尬的说道。

    电话那头南千寻微愣了一下,问:“什么事?”

    “陆总有自己的苦衷和安排,具体的以后再说,今天你一定要来,不要给自己留下后悔的余地!”石墨说完,没有等到南千寻回话,直接挂了电话。

    他刚刚的话都是偷着说的,南千寻自然也能听得出来。

    南千寻接了石墨的电话之后,把手机丢在了一边,自己又一次用被子蒙住了头,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石墨说的那句不要给自己留下后悔的余地!

    看在陆旧谦曾经救过自己,又帮了自己的份上,还是人道主义的问候一声吧!

    她拨打了陆旧谦的电话,陆旧谦靠在沙发上,看到了南千寻的电话,嘴角含着笑,故意没有接。

    电话被挂断了之后,她整个人都狂躁了起来,翻来翻去约有十来分钟,最终还是换上了衣服出门。

    陆旧谦公寓的门口,黄蓝影一脸伤心的站在门前,说:“石墨,还是报警吧!”

    “夫人,我刚刚已经通知了南千寻小姐,再等等吧!”

    “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她要来早就来了,南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黄蓝影怨恨的说道,又想起房间里的陆旧谦,语气又软了下来,说:“我怕旧谦会扛不住……”

    “可是夫人不是怕对陆总名声不好,影响联姻吗?”石墨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人都没有了,还联什么姻?我只要旧谦能好好的!”黄蓝影绝望的靠在门上,心里对南初夏恨恶极了,要不是她,谦也不会这么难过。

    两人正在门口说话,南千寻已经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走了过来,本来就一米六五的个头,穿上七厘米的高跟鞋之后,整个人瞬间又高出了许多。

    远远的看上去是一个没有走模特步的模特,面部的表情凝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叫做冷漠的气息,可是眼睛却又十分的妩媚,像是一只狐狸精一样。

    黄蓝影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从楼梯口那边走过来,说:“那个,是南千寻?”

    以前的南千寻为了方便做家务穿的都是平底鞋,即便是身材高挑,也都因为平常的穿衣打扮,十分的土气,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变的像一个世家的千金一样。

    黄蓝影忘记了南千寻本身是南家的大小姐,嫁给了陆旧谦之后,瞬间变成了女仆!

    “我只是来给你们开门的!”南千寻走到黄蓝影和石墨跟前,眉毛一挑,伸手摁在了指纹锁上。

    门滴的一声被打开,黄蓝影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原来她进不来的地方,她却能进来,她一个外人都能来这套房子,凭什么自己不能来?她内心又开始不平衡了起来。

    陆旧谦听到门被打开,连忙从沙发上摔了下去,噗通一声让在门口对恃的两人快速的走了过来,石墨从后面蹿出来,蹿在她们的前面,伸手把陆旧谦给扶了起来。

    两人在南千寻和黄蓝影看不到的角度交换了一下眼神,石墨立刻说:“南小姐,快来帮忙!”

    南千寻见状连忙要过去,黄蓝影却比她更快过去,把他扶在了沙发上,石墨有些汗颜,这个老太太来凑什么热闹?

    南千寻默默的退到了厨房里,给他烧了些开水,从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出来,兑成温水之后,端了过来,说:“喝点水!”

    陆旧谦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南千寻,伸手一把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腿上,紧紧的抱着她,对着石墨和黄蓝影大声的吼着说:“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许欺负千寻,滚出去!滚出去!!”

    “谦……”黄蓝影看到陆旧谦喝醉了,竟然是这样的表现,立刻不满的喊了一声,石墨连忙拦住了她说:“夫人,我们还是先出去,陆总喝醉了!”

    黄蓝影被石墨推推搡搡的出去了,陆旧谦见他们出去了,转眼看向了南千寻,目光饱满了深情。

    “陆旧谦,你喝醉了!”南千寻说着要挣脱他,但是陆旧谦张口吻住了她,南千寻清楚的感受到他并没有喝醉酒。

    “陆旧谦,你要干什么?”南千寻用力的推开了他,陆旧谦倒在了沙发上,南千寻推开他之后连忙站了起来,准备拿着包包离开客厅,却意外的发现他倒在沙发上毫无声息。

    “陆旧谦,陆旧谦?”南千寻尝试的喊了几声,没有回应的时候,她立刻慌乱了,连忙扑过来,伸手拍着他的脸,说:“陆旧谦,你怎么了?陆旧谦,陆旧谦?你别吓我!”

    陆旧谦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睁开眼睛说:“千寻,你还是在意我,爱着我的,别逃避了!”

    南千寻浑身一僵,看着他一言不发。

    陆旧谦伸手拿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她的胸口,说:“摸着你的良心,闭上眼,仔细听心在说话,你的心跳为我,你的爱情也全都给了我,你爱的人自始至终只有我!”

    南千寻竟然鬼使神差的把手放在了胸口,并且闭上了眼睛,陆旧谦的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耳旁,她自始至终爱的都是他!

    陆旧谦看到她按照自己给她的心理暗示去做,嘴角上露出一抹微笑,只是嘴巴还没有完全的扬起来,就看到南千寻睁开了眼睛。

    “陆旧谦,就算曾经我爱你,又能表明什么?就算我现在还爱你,那又有什么用?是谁规定爱一个人,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她说着立刻站起来抽身走了。

    陆旧谦的怀里一空,立刻伸手拉住她,她受到惯性的影响一下子摔在了他的身上,陆旧谦低眸看着她,直接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陆旧谦,我可以告你强间!”南千寻伸手推着陆旧谦,陆旧谦并没有理会她,准备继续手里的动作,只是下一秒南千寻眉头一皱,脸色一白,额头上的汗刷刷的就流了下来。

    “千寻,你怎么了?”陆旧谦连忙从她身上起来,紧张的问。

    “痛……痛……”南千寻捂着肚子,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走,我送你去医院!”陆旧谦连忙抱着她朝车库去了。

    医院的急救室里,陆旧谦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

    不一会儿医生出来,问:“病人家属,请签字!”

    “她怎么样?”

    “孩子有流产的迹象,能不能保得住难说,你要是不肯签字,我只能请你们转院治疗!”

    “孩子?”陆旧谦的浑身都像是被雷电触击过的一样,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南千寻怀孕了?

    “怀孕前三个月忌房事,难道你不懂吗?”医生看着他说:“大人暂时没事,请你签下这份免责申明!”

    陆旧谦连忙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却是乱糟糟的,孩子是自己的吗?可是他以前跟她在一起那么久,她一直都没有怀过孩子,后来却跟了白韶白生了一个,现在这个?难道也是白韶白的?

    白韶白前不久来过南川市,而且她也去过江城,难说他们不会上床。

    南千寻从急救室里被推了出来,陆旧谦心情复杂的看着她,他渴望的完美爱情已经不再完美,可是他发现自己离不开她,决定接受她的不完美,可是之前不完美的地方,他还没有能完全的接受,现在居然又出了这件事。

    孩子?他的眼眸里闪现出一抹阴狠,他伸手摁在了她的肚子上,或者他应该弄掉她的孩子!他的手微微用力,想到她肚子里有别人的种,一种漫天的嫉妒从心里直涌到了全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