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0章 孩子是陆旧谦的?

    “白少爷,我从来都知道我的女人是谁,不用白少爷提醒!倒是白少爷来我南川市游玩,怎么不把你那个未婚妻带上?”陆旧谦笑着说道。

    白韶白的面色一寒,说:“陆总来医院,怎么不带上自己的未婚妻?”

    “呵呵,白少爷难道消息不够灵通?”陆旧谦的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白韶白怎么会不知道南初夏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

    这些事虽然没有在网络上掀起一波风浪,完全是因为有人压了下来,只不过有段子手写了一些段子,稍微了解一下,就能猜出个一二三来。

    他也是得到小道消息,说陆旧谦不愿意娶南初夏,而且又不愿意放弃与南家联姻,目标很确定,就是南千寻,或者他一直的目标都是南千寻!

    他这才忍不住火速赶往了南川市,没有料到南千寻竟然住院了。

    南千寻见两人要吵起来,连忙说:“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陆旧谦回头来对她笑着说:“我们回家!”

    他说着上前来抱住南千寻,要把她往外抱,南千寻连忙推开他,说:“我自己可以走!”

    天天也连忙从白韶白的身上挣扎下来,上前去拉住南千寻的手,说:“妈咪,我们现在要去哪个家?”

    南千寻面上一僵,陆旧谦连忙过来说:“当然是回我们自己的家!”

    南千寻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陆旧谦,陆旧谦微微一笑,说:“去新源街吧!”

    她点了点头,回头对白韶白说:“我们走吧!”

    白韶白缓缓一笑,上前跟她并肩走在一起,陆旧谦倒是抱起了孩子来,看着孩子的头发,像是在想什么。

    他们往医院的门口去,石墨已经快速的把车子给开了过来,并且还顺便买了儿童座椅,儿童座椅绑在后座的正中间,陆旧谦熟练的把孩子放在儿童座椅里,动作娴熟像是经常做的一样。

    南千寻连忙上了后座,跟天天坐在一起,陆旧谦顺势也坐在了孩子的另外一边。

    白韶白见状只好坐在了前排副驾上,石墨在后视镜中看到大家都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坐后面也要系安全带的哦,各位亲!),发动了车子缓缓的朝新源街开了过去。

    “帅蜀黍,这个椅子跟我韶白爸爸买的事一模一样的!”天天坐在儿童座椅里,对陆旧谦说道。

    陆旧谦的脸上缓缓一笑,说:“你韶白爸爸自然是要给你用最好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也会给我用最好的吗?”天天撅着嘴问道。

    “那当然!”陆旧谦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这个孩子的面相跟南千寻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

    南千寻的嘴抽了抽,刚刚她还诧异陆旧谦怎么会夸白韶白,原来只不过是在夸自己而已。

    车子开到了新源街的胡同那里,白韶白下车帮南千寻开门,两人下了车。陆旧谦忙着解开天天,突然说:

    “天天,别动,你头上沾上什么东西了!”

    “什么东西?”

    “我看看!”他不着痕迹的弄了几根头发递给了石墨,说:

    “是我看花眼了!”

    “哦!”

    他把孩子给抱了出来,石墨拿着天天的头发立刻连忙去了医院,陆总不就是想要进行亲子鉴定吗?

    他什么都不说,难道不怕自己会错意?

    到了四楼,南千寻摁在了指纹锁上,门滴的一声开了,她和白韶白进屋,说:“我很久没有来住过了,屋里有些乱!”

    白韶白环顾了一下屋里,房子有些小,但是布置的却很温馨,还是以前她喜欢的那种风格,简单素雅。

    南千寻四面环顾了一下,发现这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多灰尘,看样子陆旧谦经常来这里住,柜子上多了一个鱼缸,鱼缸里有南千寻喜欢的黑色的小金鱼,正在欢快的游来游去。

    “坐,韶白,我去帮你倒点水!”

    “不用麻烦,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你还是个病人!”白韶白伸手把她摁在了沙发上,自己坐在了一旁。

    “对了,韶白,你怎么突然来了?”南千寻问道。

    白韶白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总不能跟她说他得到小道消息,陆旧谦要娶她,所以赶过来阻止的吧?

    “听说你住院了,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姑父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比之前好多了,只不过想要像从前一样,几乎不可能了,最多能把他治的生活可以自理!”

    “能自理就好了,当年我父亲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是谁了!”南千寻看着他说道。

    白韶白吃惊的看着她,正想问是谁,门又响了,陆旧谦抱着天天走了进来。

    白韶白垂了垂眸子,这套房子,是他们同居用的,要不然指纹锁怎么可能都能解得开?他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南千寻不愿意跟他回江城,他甚至有些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因为陆旧谦在南川市,所以不愿意回江城。

    “妈咪,你看帅蜀黍给我买的大黄蜂!”天天过来像是献宝一样的,把手里的玩具递给南千寻看。

    南千寻嘴角微微一扬,说:“谢谢叔叔了吗?”

    “谢谢了,我去玩大黄蜂咯!”天天说着一头钻进了陆旧谦的房间。

    陆旧谦微微一笑,去了厨房里,不一会儿把茶给端了出来,说:“白少爷,喝茶!”

    白韶白惊讶的看着他,陆旧谦竟然也有动手去伺候人的一天,有些不敢相信,只是心里还是不爽,毕竟他现在像一个男主人,而自己只是一个客人。

    “能喝上陆总亲手泡的茶,三生有幸!”

    “白少爷要是喜欢喝,以后常来坐,每次都会有茶喝!”陆旧谦挑眉说着,又去了厨房,不一会儿端了一杯橙汁过来,说:

    “千寻,喝橙汁,热过的!”

    “……”南千寻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橙汁热过的很酸……

    陆旧谦见她脸色有些不对,问:“怎么了?你不是喜欢喝橙汁吗?”

    “呵呵,陆总这种活计做的不够多啊,橙汁热了之后会变算,千寻好像不怎么喜欢吃酸的!”白韶白笑着说。

    陆旧谦听罢,端起杯子来,尝了一口说:“确实很酸,那你以后再喝吧,我去帮你倒白开水!”

    南千寻转头看向白韶白,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你感觉怎么样?”白韶白不想浪费更多的精力在陆旧谦的身上,转眼看向南千寻问道。

    “我不碍事的!我有些等不及了,我想看着李自强赶紧遭报应!现在李自强也被纪检委请去喝茶了,这一次一定要把涛涛的事给扒出来,让他没有翻身的余地。”

    “嗯,李丽娜都已经跟我说了,证据也准备好了,纪检委很快就能知道了。不过我听说佘水星去京都找高家人了!”

    “高家?”南千寻脸色一变,问:“高家是不是很有权力?”

    “是!”

    “就算是再怎么有权力,难道还能包庇杀人凶手不成?”

    “那种情况,最多只能算作是过失杀人,李自强的权力肯定是保不住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了,他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少之又少!”

    “韶白,我要他死!”

    南千寻狠厉的话一出,白韶白和陆旧谦都呆愣住了,两人纷纷看向南千寻。

    “千寻……”

    “韶白,我父亲是被他们害死的,他们是我的杀父仇人!”南千寻忍着泪水没有流出来,白韶白震惊了,陆旧谦想起来了她说的两条人命,一条是未出生的孩子,另外一条就是南建国了!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白韶白有些不可置信。

    “是,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我就是因为偷听到这个消息,孩子才会流产!”南千寻痛苦的说道,陆旧谦连忙把水放在了茶几上,伸手抚摸她的肩膀,她就势靠在陆旧谦的肩膀上。

    白韶白整个人都如同雷击一样,她又有了孩子,她的孩子是……陆旧谦的!

    一种类似活脱脱的被钉在十字架的感觉,让白韶白的气息时而冷时而狂躁,陆旧谦把她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居然还能继续跟他牵扯到一起,自己终究还是来不及了,错过了!

    “我先扶你进去休息!”陆旧谦对南千寻说道,南千寻点了点头,白韶白看着他们进屋,握着杯子的手越发的更紧了。

    “这件事之后,我们就是对手!”白韶白看着陆旧谦说道。

    “不,千寻的朋友,我会当成朋友,她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陆旧谦像是很好脾气的说道。

    白韶白一噎,说:“我不会允许她再一次嫁给你!”

    “可是她也不可能嫁给你!毕竟你是白家的要继承白家的人!”陆旧谦笑着说,像是一个胜利者看着失败者一样。

    白韶白狠狠的砸了一下沙发,谁稀罕白家继承者的身份?

    “白少爷这次来南川市,是准备呆多久?”陆旧谦抬眼看着他问道。

    “未定!”

    “你回去,天天可以留下来!”

    “天天留下来?留下来看着他掉在水里你还要犹豫十几秒,然后再考虑救不救?”白韶白嘲讽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