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1章 来,喝药

    “天天留下来,以后不存在掉水里的这一说法!”陆旧谦笑着说道。

    “是吗?可是她的孩子还是流产了!”

    陆旧谦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说:“这种事,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

    “我先回酒店了,孩子先留在这里,跟千寻好好亲近亲近!”白韶白说着站了起来,陆旧谦也站起来相送,说:“白少爷不留下来吃午饭?”

    “我还有重要的事!”白韶白看了看手表,然后走到南千寻卧室的门口,说:“千寻,我先出去安排一下,下午再来看你!”

    “嗯!”南千寻躺在床上嗯了一声,她知道他是去安排对付李自强的事去了,也没有说什么,陆旧谦把他给送了出去。

    白韶白这边刚走,陆旧谦给石墨打了一个电话,石墨刚把标本送到了医院出来,接到陆旧谦的电话,立刻说:

    “陆总,标本已经送到!”

    “嗯,把白韶白在南川市的消息告诉白家老太太!”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完挂了电话,如果他猜的没有错的话,胡云英应该是不知道白韶白来了南川市。

    白韶白离开兴源街,直接给洛文豪打了电话,洛文豪知道他在南川市,立刻报了地址让他直接过去。

    白韶白叫了一辆专车,来到了洛文豪指定的地方,竟然是某军区的大院。

    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白韶白又拨了洛文豪的电话,洛文豪连忙从里面出来,把他带进去了。

    他们转到了家属楼上,一间独立的房间内,李丽娜双目无神的坐在椅子上。

    “李小姐?”白韶白上前喊了一声,李丽娜看到了白韶白,眼前一亮连忙跪了下来。

    白韶白连忙伸手把她扶了起来,说:“这位洛少爷是帮助你的!”

    李丽娜转眼看向洛文豪,连忙朝他跪了下来,说:“之前我什么都不肯说,是害怕你跟李自强是一伙的,现在我把所有的实情都告诉你们!”

    洛文豪说:“你必须保证自己所说的完全属实,不能有任何的捏造,至于证据我们会想办法找!”

    李丽娜点了点头,洛文豪把录音笔打开,她开始慢慢的说起之前的事来。

    “我十二岁的时候,常常看到妈妈哭,只知道爸爸每天很忙,很少回家却从来没有想到他已经完全的抛弃了我们,你们知道吗,南初夏跟我同岁,在我妈妈怀着我的时候,他就出*轨了,可是我妈为了他的仕途却从来没有说过。

    我十六岁的时候,见到了我所谓的爸爸,那一天他喝多了酒回来找妈妈,天真的妈妈以为他终于浪子回头了,谁知道那一夜之后他又不见了,不,他只是从我和妈妈的生活中不见了。

    妈妈生弟弟的时候,他一次面都没有漏过,外公外婆也郁结于心相继去世。

    我十九岁的时候,他又回来了,他们发生了很严重的争吵,我带着弟弟躲了起来,回来之后他已经走了,第二天妈妈上吊自杀了!

    我以为噩梦结束了,谁知道我今年二十二岁,他又害死了我弟弟,呜呜呜……”

    李丽娜本来还算是很冷静,将所有的事情叙述的像一个旁观者一样,但是提到年幼的弟弟,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李丽娜开始把事情的经过全部都说了出来,并且把南千寻给他们的帮助也事无巨细的全部说了一遍。

    录音完毕之后,洛文豪说:“你先别激动,千万不要敌人还没有倒,自己先倒下了!”

    李丽娜听到洛文豪的话,连忙打起了精神,洛少爷说的对,绝对不能在他倒下之前倒下来。

    “李自强现在已经被警察给控制了起来,如果牵扯到人命,就是刑事案件了,所以将来对薄公堂的时候,你就是原告!”白韶白说道。

    “我一定会为我妈妈和弟弟要一个说法,讨回一个公道!”

    “事情没那么简单,毕竟这是一桩民告官的官司!”洛文豪说道,“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如果没有其他的罪名,我想他可能会判几年刑,而南家有钱,肯定会保他出来!”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李丽娜听到洛文豪的话,几乎都要绝望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民告官有多难?而且这个李自强还不是一般的官,而是市长!

    “不一定!”白韶白说:“就算是他害死了你弟弟和你妈妈,都只是间接的,如果他有直接参与谋杀,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意思?”洛文豪和李丽娜不约而同的问。

    “他害死了南千寻的父亲!”

    “南千寻?”洛文豪和李丽娜纷纷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洛文豪对她说:“南千寻就是Nancy!”

    “Nancy?”李丽娜惊讶的无以复加,难怪她要对付李自强,原来他们也仇深不共戴天!

    洛文豪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南千寻的父亲竟然是被害死的,当年陈康尔跳楼砸死南建国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有人预谋的。

    “洛少爷,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证据!”

    “我怕时间太急来不及,我们先处理李丽娜这边的事,Nancy那边的事,估计也不在这一会儿半会儿!”洛文豪说道。

    白韶白点了点头,洛文豪连忙对着王大力吩咐下去,立刻查找证据,先把李自强给判刑再说!他们把仅有的证据先给了纪检委,纪检委看到这个涉及到刑事案件,直接把李自强移交给了警方,警方将他暂时收押在看守所里。

    佘水星这边到了京都,整整两天没有见到高老爷子,倒是在新闻上看到了李自强已经被移交给了警方,眼前一黑,堪堪稳住身子,连忙往回赶。

    佘水星赶了回来,直接去看守所里看望李自强。

    李自强看到佘水星非常的激动,连忙说:“你快点想办法救我出去,别想撇清关系,要不然,我死了,我也会把你给供出来!”

    “自强!”佘水星听到李自强的话,万分的后悔,她当初就怎么听了他的怂恿?没有想到夫妻果然是同林鸟,大难来了的时候,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了。

    “自强,你先不要着急,我已经请了辩护律师,你只要不多说其他的,到时候保命一定不会是问题,我们虽然做不成官,至少我们还有公司……”

    李自强听到她的话,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说:“你最好不要骗我!”

    “我当然不会骗你!”佘水星说道,他才肯安稳。

    佘水星一再嘱咐他不要说太多,要不然扒出来了当年的事,谁也不好过,李自强当然也知道轻重,暂时没有说什么。

    七天之后,法院对李自强进行了提审,原本是应该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只不过涛涛的案子有原告,所以这件案子是李丽娜为原告。

    庭审的当天,因为怕出乱子,没有让百姓围观,但是法院外的百姓人山人海,都想知道民告官,到底结果怎么样,法院能不能还人民一个公道。

    警察当局公布了李丽娜和李自强的亲子鉴定结果,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这一捶算是捶的结实,为数不多的旁听者不经意间就相信了李丽娜更多一点。

    庭审的过程中,李自强出乎意料的对涛涛一事全部都承认了,让李丽娜意外的不得了,紧接着他的律师当庭提出了一个过失杀人罪,极力的维护被告是过失杀人罪,不存在主观上的杀人意识和动机,法官一时没有宣判,要求三日后再开审。

    李丽娜有些崩溃,事情的发展跟洛文豪所预料的差不多,果然是过失杀人罪,有可能判刑的时候按照过失杀人罪来量刑,过失杀人跟预谋杀人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事情的结果会不会跟洛文豪说的那样,判刑了之后被保释,然后该干嘛干嘛,弟弟的命就白搭了?

    南千寻没有到开庭的现场,但是一直关注着这件事,她看到佘水星请的辩护律师竟然是郭子衿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怎么了?”陆旧谦见她脸色不好,开口问道。

    “郭子衿是你派过去的?”南千寻扬着头看着他问道。

    “不是!郭子衿虽然是我御用的律师,但是他不属于我的部下,在他接我公司的案子的时候,我不允许他接别人的案子,现在我没有案子让他接,他自然会接其他人的案子!”

    “他是非不明善恶不分吗?”南千寻气愤愤的说道。

    “就算佘水星请不到律师,法官也会指派律师的。”陆旧谦说着去了厨房,南千寻听罢,也失语了。

    可是,郭子衿为什么要接这个案子?

    她有些不服气的拿着电话找到了郭子衿的号码,想拨却又不知道该不该,陆旧谦端着药碗回来,看到她对着手机发呆,说:

    “或者他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如果单纯的事件,确实只是过失杀人,涛涛的最终死因是术后感染!来,喝药!”

    “这是什么?”

    “养身子的药!你的身子需要好好调理一下,我这方子得来不易!”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又看着药,说:“我不想喝!”

    陆旧谦张口喝了一口气,对着她的嘴喂了下去,南千寻害怕挣扎会把药给弄洒,只好喝了下去。陆旧谦还想再继续喂的时候,她连忙说:“我自己喝!”

    陆旧谦嘴角一弯,把药碗递了过去,南千寻看着他的眼,他没有说话她就能明白,他是让她赶紧喝。

    她端着药碗,视死如归的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味道不是特别的苦,但是特别的难闻!

    她刚喝完,陆旧谦把白开水递过来她喝了几口。

    “陆旧谦,你刚刚说单纯的这件事不能把李自强怎么样吗?”

    “也不是,对于他这种视权力为至上的人,没有了权就等于要了他半条命!不过,我可以再放点料出来!”

    “放什么料?”

    “你当他设计你去敦煌卖酒的事过去了么?这件事抛出来,他就算是不会判死刑,也没有了被保释的机会,等我我们找到了确实的证据能说明他当年设计害死了爸,他必死无疑!”

    南千寻心里一惊,原来陆旧谦暗地里竟然掌握了李自强的罪证,他真的是为了自己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