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2章 原来是被绿了

    南千寻心里一惊,原来陆旧谦暗地里竟然掌握了李自强的罪证,他真的是为了自己吗?

    陆旧谦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拿着电话站到了窗户底下。

    “陆总,检查报告出来了!”石墨在电话那头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陆旧谦的心脏砰砰的乱跳了起来,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无比的紧张,万一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办?

    “陆总,天天确实是您的孩子,我还在江城,刚刚去寻访了多家医院,原来天天的出生年月被动了手脚,他实际的生日比户口本上的大六个月!”石墨激动的说道。

    陆旧谦整个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真的是自己的儿子,真的是!难怪之前所有的调查都查不到什么线索,原来是白韶白动了出生年月的手脚,自己还真是笨!竟然被白韶白给蒙骗了这么久。

    按照天天的出生年月,南千寻是在他们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怀了孕,可是她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自己?他连忙挂了电话,笑容在脸上不断的扩大,他用力拧了拧自己的脸,好痛!

    他连忙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床上的南千寻,南千寻正揉着脑袋在想陆旧谦暗自掌握了李自强的那些罪证,到底是想干什么,突然感受到了一道强烈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连忙朝他看了过来,问:“你干嘛?”

    陆旧谦二话不说扑上来,把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帅蜀黍,你为醒么要抱着窝妈咪?”天天站在门口,看着陆旧谦抱着南千寻,南千寻听到孩子的声音,连忙推开他。

    陆旧谦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孩子,又是亲亲又是举高高,然后抱着他坐在了南千寻的身边,说:

    “我们搬回瑞海花园吧,这里的空间太小,我要给天天装修一间儿童卧室!”

    南千寻浑身一僵,突然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笑着说:“这么多年,我欠他的,应该补偿!”

    “你……”南千寻连忙对天天说:“天天,你先出去玩,我跟叔叔有事要说!”

    “噢!”天天挣扎着下来,跑了出去,走到门口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陆旧谦嘴上噙着笑,看着孩子关上了门,一把把南千寻给搂在了怀里,说:“千寻,受苦了!”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眼泪竟然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陆旧谦伸手帮她擦眼泪,却越擦越多,说:“傻瓜,那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怀孕了?”

    “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就会放弃跟我离婚?”南千寻的心有些寒,她甚至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千寻,有一件事我想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知道我为什么提出离婚的条件有那么苛刻吗?我想你会不同意签字,我们离婚的事就可以再缓一缓,缓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我再想办法把她送回陆家,然后她就再也没有精力来插手我们之间的事了!”陆旧谦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说道。

    南千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真的是这样的吗?

    “如果,你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的话,我们哪里需要走那么多的弯路?”

    “我想告诉你来着,可是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你妈妈把我推到在地上的时候,检查的结果就在我手里拿着,可是你们并不给我机会说!”

    陆旧谦的心脏突然一抽*动,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说:“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妈要是知道她有这么大的孙子,肯定会高兴坏!”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又说起了黄蓝影,刚刚积蓄起来的那一点点的激动,顿时消散不见了,说:“陆旧谦,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傻乎乎的找一颗歪脖子树,把自己给吊死,我不会再结婚!”

    “为什么?”

    “为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对不会跟你结婚,更何况现在老天给了我从来一次的机会,我怎么还会再给从前伤害过我的人机会继续伤害我?”南千寻越说越生气,对黄蓝影的怨恨不是不可以消除,而是黄蓝影到现在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过分,也不知道她给南千寻带来的是多大的伤害!

    陆旧谦的手微微发抖,她无法原谅自己的妈妈,可是她是妈妈,他又能怎么样?

    “千寻,相信我,以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旧谦,求求你,就放过我吧!以前的事情要是再来一遍,我不敢肯定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你不要再折磨我了行不行?”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陆旧谦见她这么激动,连忙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纠结的不行,一面她欠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另外一面她又实在不愿意再回到从前的那座牢笼里去。

    陆旧谦也非常的无奈,他几乎能感受到白韶白是有多么的无奈,家里的人又违背不了,可是南千寻这边又不想放弃!

    南家别墅里

    南初夏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梳洗打扮了,她感觉好像全世界都把她给抛弃了一样,爸爸妈妈都成天不见踪影,陆旧谦也一次都没有来过,高剑鞘更是音信全无,就是从前一直看不顺眼的南千寻也有好多天都不回来了。

    “小姐,吃饭了!”胖嫂把饭菜给端了上来,对着南初夏喊了一声。

    “胖嫂,爸妈去哪里了?”南初夏可怜兮兮的看着胖嫂,之前的那些嚣张跋扈的气焰也消失不见了。

    胖嫂有些难以开口,她没有想到她竟然一点都不关心新闻,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二小姐,你还是看看新闻吧!”

    南初夏听到胖嫂的话,愣了又愣,她很久都没有碰过手机了,手机呢?手机呢?

    她连忙往楼上跑,去找手机,找到手机之后,连忙刷了一下新闻,还有微博消息,这才知道家里出了大事!

    她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爸终究还是被人家给设计了!她连忙打了陆旧谦的电话,就算是他生自己的气,这都过了这么多天了,应该消气了吧?

    陆旧谦搂着南千寻,电话又响了,不紧不慢的拿起来看了看,是南初夏的,想了想挂断了。

    “怎么不接?”南千寻挑眉问道,之前南初夏给了自己那么多的伤害,她现在不正是报复的好机会吗?

    她刚问完,陆旧谦的电话又响了,他看到了南初夏的名字,把手机给了南千寻,南千寻说:“这一次我要是再得罪她,你还会对我凶吗?”

    “上次是我还不想跟他们正面起冲突,而且你走了之后我把她送走了!”

    南千寻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电话,划开了接听键。

    “旧谦哥哥,你听我解释,那天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是被逼的,我真的是被逼的,高剑鞘来我家找姐姐,然后就对我动手动脚的,然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呜呜呜……旧谦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

    “你的意思是你在南家被高剑鞘给强间了?”南千寻嘲讽的问道。

    南初夏浑身一僵,声音立刻高了八度,尖叫着问:“南千寻,为什么是你?旧谦哥哥呢?”

    “你旧谦哥哥啊,还在我身边躺着呢,要不要我帮你叫醒他!陆旧谦,陆旧谦,快点接电话!”南千寻斜着眼看着陆旧谦,陆旧谦无奈的接过电话,装作一副刚刚贝尔叫醒的样子懒洋洋的问:“谁啊?”

    “旧谦哥哥……”南初夏呜哇一下就哭了出来,陆旧谦看了看电话啪一下挂断了。

    “呵,原来是被绿了,所以又回头来找我了?我那么贱?你挥之即走,呼之即来?”南千寻嘲讽的看着他。

    “我说过,我想娶的人从来都只有你!”

    “行了行了,别再表白了!李自强的事,你看着办吧!”

    “夫人请放心,小的一定会办到!”陆旧谦立刻装作白骨精的小弟的口气,对着南千寻说道。

    南千寻没有忍住,噗嗤一笑,陆旧谦的心顿时像是百花齐放了一样。

    以南千寻为原告,李自强为被告的另一幢案件被提交到了法院,法官看到了之后,准备一起审理这两起案件。

    三天之后,李自强的案子再一次开庭,由于加上了南千寻的状告,使得案件变的有些复杂了。

    开庭的这一天,南千寻亲自出庭,陆旧谦提供了所有的证据。

    李自强到了法庭之上才知道,南千寻也把他给告了,他整个人极度的紧张,生怕是当年的事被扒出来了。

    郭子衿到了法庭上,看到了南千寻也站在被告的位上,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们现在是完全对立的两个面!

    “肃静!肃静!”法官来到法庭上,敲了敲法槌,低下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法官坐了下来,众人也坐了下来。

    李丽娜的律师把案情再一次复述了一遍,说:“我主张李自强是故意杀人罪。

    他明明知道被害人涛涛刚动完手术,还要强行把他带离医院,并且不给予任何的治疗,这就是故意杀人。

    其次是绑架,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他限制我的原告和受害人人身自由,导致涛涛术后感染。

    其三是滥用职权,让安保人员做超乎工作职责之外的事,由于被告位高权重,有滥用职权的嫌疑!我的分诉完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