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3章 怀上了他的孩子

    南千寻的律师也站了起来,说:“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也有事要申诉!我的当事人状告被告李自强,在他任职期间滥用职权,胁迫南川市大大小小所有的企业不准聘用我的当事人南千寻,诱导我的当事人去敦煌国际卖酒,险遭人玷污,被录下视屏播散到网络,使我的当事人名誉受到了侵犯,人身安全也受到了侵犯!”

    “你们胡说,没有的事!她南千寻找不到工作,还能怪在我身上?”李自强听到原来是告的这件事,终于胆子大了起来。

    “肃静!肃静!”法官拿起法槌来敲了敲,李自强只好闭了嘴。

    南千寻的律师把证据提了上去,而且还有大量的人证,法官当庭随意传唤了三个人证,那些人纷纷站出来说有被胁迫不聘用南千寻的事,敦煌的那个卖酒的丽姐也出庭作证,说明了设计陷害南千寻,拍下视频的经过。

    李丽娜的律师也当庭也提出有证人,证明李自强故意害涛涛,法官让他把人证传唤过来,那两个负责把涛涛带走关押的人也出面作证。

    法官当庭宣布次日在人民广场进行公开宣判。

    次日,人民广场人山人海,大家都来看这场民告官的判决,审判长坐在正中间,李自强在被告席上,同时被一同提起公诉的还有给李自强帮凶的五个人。

    “李自强,身为南川市的父母官,你这样知法犯法,可对得起这一方的人民,可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你身为一个父亲,为了自己升官发财,不惜牺牲家庭亲人,你可对得起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你的结发妻子?可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父亲的责任?现在本庭对这起案件宣判,判主犯李自强有期徒刑七年,量刑从重,不得保释!判从犯赵小四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法官判刑之后,百姓们都沸腾了,为什么他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和结发的妻子,只判了七年的刑,李丽娜也浑身软瘫,果然跟洛文豪说的那样,被判为过失杀人罪。

    妈妈是被他逼死的,弟弟也是被他害死的,两条人命难道都不能让他赔上自己一命吗?为什么?

    “振作点!”南千寻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为什么?为什么?”李丽娜哭着问道。

    “我们还有七年的时间,不可能找不到证据!”南千寻的脸上一脸清冷,李丽娜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去了永安墓地。

    李丽娜独自坐在涛涛的坟前发呆,南千寻则是去了父亲南建国的坟前。

    守园的老太太看到南建国的坟前有人,连忙伸手捣了捣老头子,老头子老花眼镜往下一抹,翻着眼看着老太太,说:“老太婆,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老头子,你快看!”老太太朝南建国的坟前弩了弩嘴,老头子看了看,连忙点头,说:“是、是南总的墓?!”

    “你看看,就是这个小妮子把市长给告了下来!”老头子指着报纸给老太太看,老太太一把打掉他手里的报纸,说:“只是告下来了,他还活着,可是南总已经死了,有的人还毫发未伤!你这个时候还不出去说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哎呦,我们怎么惹得起那些人?”

    “你不去,我去!”

    “老太婆,你别多事!万一连累到儿孙就不好咯,我们得过且过算啦!”

    老太太听到他说什么连累儿孙,也像泄气了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了下来,老两口长久的沉默。

    南千寻和李丽娜在墓地许久才离开,李丽娜回了江城,南千寻则回到了兴源街。

    刚开门,她看到了白韶白坐在客厅里。

    “千寻,你回来了?”白韶白见到南千寻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

    “韶白?不是说你有急事回江城了吗?”南千寻诧异的问道。

    前几天白韶白带着天天来南川市,那天下午急急忙忙的回了江城,孩子留在了这里,她忙着应付李自强的事,也没有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嗯,已经处理好了!”白韶白微笑着说道。

    “妈咪,韶白爸爸给我买了这个!”天天拿着新宠遥控飞机对着南千寻说道。

    “谢谢韶白爸爸了没?”

    “谢了,人家知道说谢谢啦,不用你每次都教人家!”

    “我知道你会说,但是你真的知道谢谢的意思吗?”

    天天歪着头看着南千寻,说:“人家给你买东西就要说谢谢啊,还有什么意思啊?”

    “天天,我不希望你只是在口头上说谢谢,而是知道为什么要谢谢……”

    “千寻,天天还小,以后慢慢会明白的!”白韶白见到南千寻教天天很认真,有些好笑,天天不过两岁多,哪里接受得到那么多?

    南千寻只好住了口,坐在了沙发上,天天感觉妈妈好像生气了一样,也有些不高兴,拿着遥控飞机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天天,你先去玩吧,我跟妈妈有话要说!”白韶白对天天说道。

    天天去了屋里,白韶白转头对南千寻说:“现在李自强已经被下在监狱里,到时候我们会扒出许多的事情了来,他的牢底肯定是要做穿了,你跟我回江城吧!”

    “韶白,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你不是要找当年的事情真相吗?现在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不肯回去?”

    “李自强只是害死我爸爸的凶手之一,还有人没有伏法,我不能不管!再说,我父亲留下那么多的产业,难道让我眼看着被那个女人给侵吞吗?”

    “你真的只是为了找出害你父亲的凶手?”白韶白问道,难道没有一点点是因为陆旧谦吗?

    “当然,还有我父亲的财产!”

    “你如果需要财产……”

    “韶白,你懂我的,我在意的不是财产的本身!”

    白韶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你总是这么倔强,我先带天天回去了!”

    “天天,留下来吧!”南千寻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白韶白看着她,问:“你不怕被陆旧谦知道了?”

    “他已经知道了!”南千寻有些不安的说道,这种感觉像是她背叛了他一样。

    白韶白的手微微一抖,说:“难道你不怕佘水星她们会对孩子不利?陆旧谦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保护的那么周全。”

    南千寻心里一慌,想想自己到现在不过才是一个开端而已,说:“你还是先带他走吧,我确实不能让孩子在这里,随时会受到威胁!”

    白韶白带着天天离开了南川市,南千寻再怎么不忍心,也强忍住了,至少孩子跟在白韶白的身边是安全的。

    天天离开之后,南千寻打车回了南家。

    “你还好意思回来?”佘水星看到南千寻回来,立刻上前来伸手要打她耳光,南千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佘水星没有想到南千寻现在不仅不唯唯诺诺,还会跟自己动手了!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回来?还有,以后你少对我动手!”南千寻对上佘水星的目光一点没有畏惧。

    “你竟然跟外人一起来对付家里的人,你还有没有良心?我辛辛苦苦的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来毁坏我的家庭的吗?”

    “佘总,有没有良心,难道不是你一手教出来的?再说了,究竟是谁没有良心,难道佘总不是比谁都清楚!有一种鸟叫做鸠,占了鹊的巢,还要将鹊的蛋全部都推到巢外,然后还要依赖鹊妈妈的供养慢慢长大!不知道,佘总听说过这个没有?还有,毁坏家庭什么的,都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他没有做过的事,难道还能判刑不成?”

    “你……”佘水星听到南千寻的话,心里一慌,她果然是知道了什么!“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把你养大,然后你来对付我们是吗?”

    “佘总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越来越强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你们搓,任你们捏的南千寻了,还有一件事,我要正式通知你,我要进入南氏工作!”

    “你……南千寻,你别太过分!”

    “佘总,最近麻烦事情附体,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别花那么多的精力来对付我!”南千寻笑着走上了楼梯。

    佘水星气的浑身哆嗦,让这个南千寻回到南家是她最大的一个错误。

    “呕……呕……”南初夏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干呕声,佘水星听到她的干呕,心头一喜,连忙朝她房间跑了过去。

    南千寻听到她干呕,顿住了脚步,她不会是怀孕了吧?

    “初夏,初夏!”佘水星连昂你拍着她的房门喊道。

    南初夏在浴室里吐的天昏地暗,本来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这会儿吐的都是胆汁,眼泪都出来了。

    她头晕眼花的开了门,佘水星连忙扶着她上了床,问:“初夏,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这几天都没有胃口,老是恶心想吐?”

    “嗯,妈,爸到底是怎么了?”南初夏点了点头,又问道。

    “你爸是被人陷害的,我们等到风声过去之后,再想办法把他给捞出来。现在说说你,你是不是怀孕了?”佘水星伸手摸着她的肚子。

    “怀孕?”南初夏尖叫一声,说:“妈,你是说我怀孕了吗?那我是不是可以嫁给高剑鞘了?”“你等着,妈去给你拿早早孕!”佘水星说着去拿了早早孕试条,从南初夏跟高剑鞘睡了一夜之后,她已经在家里备上了,这些天忙着跑李自强的事,倒给忘记了。

    五分钟后,南初夏的房间里传来了佘水星惊喜的声音:“初夏,初夏,你怀孕了,怀孕了!”

    南千寻听的清清楚楚,果然是怀孕了!她这个时候怀孕,应该是高剑鞘的孩子,那么南初夏跟高家联姻似乎已经成了定局,这对自己极其不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