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4章 一女许二夫

    南千寻听的清清楚楚,果然是怀孕了!她这个时候怀孕,应该是高剑鞘的孩子,那么南初夏跟高家联姻似乎已经成了定局,这对自己极其不利!

    她心事重重的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仔细的想着要怎么办,如果南初夏嫁给了高剑鞘,说不定李自强会上诉,然后他们再捣什么鬼,就难说了。

    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止他们联姻,就是弄掉南初夏的孩子,可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这一夜,南千寻失眠了!

    佘水星这边,确定了南初夏怀孕,立刻打电话给高家老爷子,说:“高老爷子,先恭喜你了!”

    高老爷子听到佘水星这个时候能跟自己道喜,就知道肯定是南初夏的事了,没有想到他之前还是小看了这个佘水星,今天丈夫刚被判刑,晚上就能冠冕堂皇的找上自己,而且自己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

    “佘总,道的是什么喜啊?”高老爷子佯装不知的问道。

    “再过十个月,高老爷子就能见到重孙子咯!”佘水星咯咯的笑着,跟平时那个满脸严肃不拘言笑的女强人判若两人。

    高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纵使之前有过心理准备,这会儿听到了还是有一种惊喜的感觉,他高家的子孙单薄,三个儿子都在一次维和任务中牺牲,只留下了高剑鞘这一个孙子,还有他的妹妹高廷梅。

    他一度认为是自己之前解放战争的时候,杀戮过重,折了儿子的寿,现在重孙子已经有了,他格外的开心!

    “你是说初夏小姐怀孕了?”

    “是,怀孕了,刚刚才知道,孕吐的厉害呢!”

    “那我明天就安排一下,我们碰面商量结婚的事!”高老爷子说道。

    “那行,我征求孩子们的意见!”佘水星大方的说道。

    高老爷子挂了电话,立刻让管家去叫高剑鞘,高剑鞘正在书房里看书,听到爷爷叫自己,立刻放下手里的书,随着管家去了。

    “爷爷,您叫我?”高剑鞘到了高老爷子的身边问道。

    “剑鞘啊,那个南初夏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办?”高老爷子问道。

    “怀孕了?”高剑鞘脸色沉了沉,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一炮就中奖了?“爷爷,我已经跟您交待过了,我是被她们设计的!”

    “如果没有怀孕,我们私了好说,但是现在南初夏已经怀孕了,我们高家的男人不应该没有担当!就算是你再不喜欢,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有些责任你不能不承担!”高老爷子说道。

    高剑鞘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心有不甘,但是作为从小就在军人家庭长大,受到军人训练的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既然这样,我娶罢了!”

    高剑鞘转身出去,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从书房的玻璃窗看着外面远处的幽暗,要娶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哥,刚刚爷爷叫你过去干嘛?”高廷梅敲了敲门,溜了进来。

    “让我娶一个设计我上床的女人!”高剑鞘有些无奈的说道。

    “爷爷是不是糊涂了?那个女人设计你上床,我们不找她麻烦,她还不知足,竟然还来威逼你结婚?”高廷梅也知道这件事,上一次高老爷子问他的时候,她在外面偷听到了。

    “那个女人怀孕了!”

    “那你喜欢她吗?”高廷梅问道,高剑鞘摇了摇头,说:“谈不上喜欢!”

    “那你上一次说很有意思的女孩子是谁?”

    “她姐姐!”

    高廷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说:“你对人家的姐姐有意思,现在要娶人家的妹妹?”

    高剑鞘不再说话,有些愁闷!高廷梅说:“哥,要不然我去帮你解决了这件事,怎么样?”

    “你怎么解决?”

    “只要那个女人没有孩子了,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么?”高廷梅理所当然的说道。

    “胡搞!你以为佘水星那个女人没有防范?你不会有机会的!”

    高廷梅无奈的说:“既然你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那就娶了吧,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高剑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抱着头靠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佘水星这边得到了高老爷子的准信之后,整个人都变的神采飞扬的,只要能攀上高家的这座山,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李自强的案子可以上诉,南初夏也可以压倒南千寻,再也不用担心南千寻和陆旧谦重归于好了,现在就算他们旧情复发,也奈何不了她们了。

    过了两天,高老爷子带着高剑鞘和高廷梅来到了南川市,请南川市现任的市委书记和宣传部长给帮忙做媒,来到了南家提亲。

    佘水星受宠若惊,没有想到高老爷子竟然请了市委书记和宣传部长来做媒,由于市委书记和宣传部长白天没有时间,他们是下班之后来的。

    “高老爷,刘书记,赵部长,快里面请,高检高小姐,快请进!”佘水星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一行人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佘总,不用客气了,不用管客气!”那两个人都像是人精一样,提都不提李自强的事,高老爷子这次是来提亲的,当然不会去提不好的事了。

    “胖嫂,快去叫初夏下来!”佘水星对着上茶水的胖嫂说道。

    “哎,我这就上去!”胖嫂连忙上了楼,敲了南初夏的门,南初夏穿着居家服和拖鞋,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素颜的南初夏还是有几分姿色。

    “哎呦,初夏小姐越发的漂亮了!”赵部长笑着说道。

    “赵叔,你这是拿我开玩笑嘛?”南初夏娇嗔的看了赵部长一眼,走过来对着大家行礼,恭恭敬敬的站在佘水星的旁边,佘水星拍了拍沙发让她坐了下来。

    她看了看高剑鞘,脸上微微有些红,这个人的那个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高剑鞘的身上依旧是那种成熟稳重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异样。

    “佘总,我们今天来,主要就是为了商量俩孩子的婚事,刘书记和赵部长都充当了媒人的角色,我们商量一下婚期吧,我想关于聘礼这方面佘总应该不会有太多的讲究,我们高家也是要脸面的!”高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说的哪里的话,结婚只要俩孩子没有什么意见,我没有什么意见!”佘水星笑着说:“我也不是缺衣少食的,聘礼当然没有什么要求,只要面子上能过得去就好!”

    “呵呵,我倒不知道南家还可以一女许两家了!”陆旧谦浑身带着冷意从外面进来了,他的话让客厅刚刚火热起来的气氛,瞬间将到了最低。

    “旧谦哥哥……”南初夏连忙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又住了口。

    高老爷子神色大变,连忙看向高剑鞘,用目光询问怎么回事,高剑鞘却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和南初夏,不朝这边转脸。

    佘水星心里一慌,说:“旧谦,不是我一女许两户人家,实在是因为初夏现在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之前你订婚花了多少钱,我全部都赔偿给你,而且你送给初夏的礼物,我也会如数奉还,你看怎么样?”

    “呵呵,是吗?那辆赔给南千寻的兰博基尼,你也赔给我?”陆旧谦挑眉问道。

    “赔!只要是你出的钱,全部赔给你!”佘水星听他提到兰博基尼,心抽了抽,价值千万那!

    陆旧谦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挑眉看着刘书记和赵部长,又看了看高老爷子,高老爷子眯着眼打量眼前的年轻人,发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刘书记和赵部长也来了,是当媒人的吧?如果说高老爷子身在京都,不知道南初夏是我的未婚妻,难道你们也不知道么?”

    刘书记和赵部长被陆旧谦点名,脸上火辣辣的,连忙说:“我们都以为你们婚约已经解了,没成想还在!”

    两人有些后悔,似乎自己不应该参与到这件事里来,原本想着卖给高老爷子一个人情,将来说不定还能用得到这个人情,没有想到竟然把陆旧谦给得罪了!

    李自强现在已经不是市长了,而且以后也不可能东山再起了,陆旧谦应该会放弃这段联姻才对,难不成他对南初夏是真感情?

    大世家怎么可能有感情这玩意?

    陆旧谦也没有过分的指摘刘书记和赵部长,而是转眼看向那个正在看着自己的高剑鞘,嘴角微微上扬,问:“还有高检,你睡了我的未婚妻,让我头上顶了一片草原,难道不要给我一个说法么?”

    “不知道陆总想要什么说法?”高剑鞘手里拿着被子,看着陆旧谦,脸上也带着一抹笑。

    刘书记和赵部长听说高剑鞘睡了陆旧谦的未婚妻,两个人都凌乱了,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样子陆旧谦只不过是想要讹诈,他怎么可能会顶着绿帽子?

    “故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陆旧谦一字一句的说道,高老爷子听到陆旧谦的话,浑身一僵,这种话他最熟悉。

    难道这一次说树敌来了么?

    “我大哥是怎么睡的你未婚妻,想必你还不知道吧?她如果不设计我大哥,我大哥怎么可能睡她?”高廷梅气冲冲的伸手指着南初夏说道。

    刘书记和赵部长恨不得自己根本没有来过,他们听到的内幕越来越多了!

    陆旧谦瞟了高廷梅一眼,说:“难不成我要把我的未婚妻胖揍一顿?还是说,你这么说你大哥就可以推脱了所有的责任?”

    “你想要什么?”高老爷子看着陆旧谦问道。

    “呵,名和钱我都不缺,现在就缺一个老婆!”

    “那我把廷梅许给你!”高老爷子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