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5章 就缺个老婆

    “呵,名和钱我都不缺,现在就缺一个老婆!”

    “那我把廷梅许给你!”高老爷子说道。

    “爷爷!”高廷梅目瞪口呆的看着老爷子,这什么情况?来给大哥商量婚事的,怎么扯到自己头上了?爷爷跟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要把自己许配给他,这……

    别说高廷梅了,就是刘书记和赵部长也傻眼了,高老爷子还真是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啊!

    这个陆旧谦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跟高家联姻比跟南家联姻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看样子他们白担心了,就知道高老爷子做事靠谱,不会让他们为难。

    “呵呵呵,高爷爷说笑了,是我陆家是跟南家联姻,不是娶谁的问题,而是谁家女儿的问题!”陆旧谦呵呵的笑着说,既没有辱没高廷梅,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但是这样的话倒是让人觉得好像是不想跟高家联姻一样了。

    高剑鞘的脸色微微一变,原来陆旧谦打的是南千寻的主意,难怪那天晚上吃饭,他总是故意找自己的茬,原来如此!

    高老爷子脸色一沉,他这是不想跟高家联姻吗?不说高家的家世有多好,单凭高廷梅,有多少的世家子弟想要联姻,他一直都没有舍得把宝贝孙女让出去联姻。

    因为他知道,那些人看重的不仅仅是高廷梅的人,更是他们高家的家世,好不容易有个小子不会因为高家的地位刻意接近廷梅了,可是这个小子明显不想跟他们高家联姻!

    “看样子,这个小子是看不上我们高家了,那你们家还有别的女儿吗?”高老爷子转头问佘水星。

    佘水星浑身一僵,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落到了陆旧谦的圈套里,有些吞吞吐吐的。

    南千寻这会儿刚好下班回来,走到客厅里发现客厅里都是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越过他们要上楼去。

    “千寻小姐!”高剑鞘站起来喊了一声。

    “你们有事慢慢谈,我先上去了!”南千寻明摆着不想跟他们更多的纠缠,这架势一看就是高家的人来提亲的,没有想到竟然连南川市的市委书记和宣传部长都请来了,看样子高家的势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位是?”高老爷子看到了南千寻,眼前一亮,连忙问道。

    刘书记和赵部长当然知道南千寻了,她联合李自强的亲生女儿,把他从市长的位子上拉下马的,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这位是南家大小姐,南千寻!”刘书记对高老爷子说道。

    “那这样岂不是正好?”高老爷子说道,伸手招呼南千寻,说:“丫头,你先过来!”

    南千寻见高老爷子伸手招呼自己,只好走了过来,问:“有什么吩咐?”

    “你结婚了没?”

    南千寻回头看了看陆旧谦,又转过头来看着高老爷子说:“我目前单身!”

    南千寻嫁给陆旧谦的事在南川市很少人知道,陆旧谦回到陆家之后,陆家把他打造成了单身贵族,并且抹去了之前的那些痕迹,在场的人除了佘水星他们几个知情者之外,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南千寻曾经嫁过陆旧谦。

    “那好,既然你单身又是南家的人,那你就嫁给他!”高老爷子像是指点江山一样指向了陆旧谦。

    佘水星的脸上一白,她不情愿南千寻重新嫁给陆旧谦,如果可以的话她会尽量的拆散他们,省得以后兴风作浪。

    南千寻回头看了陆旧谦一眼,他的眼眸深深,里面有着人看不懂的情绪,倒是没有出声反对。

    她又看了看南初夏,南初夏的脸上只有一阵白,看起来有些不甘心。她又看向了佘水星,见她极其紧张的样子,知道她很不想自己嫁给陆旧谦,回过头来看向高老爷子,说:

    “想必您就是高爷爷了吧?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没有那种专门喜欢抢别人男人的特殊癖好!”

    她说着看向了南初夏,南初夏的脸一白,她是在说自己专门抢她男人吗?先前是陆旧谦,现在又是高剑鞘!

    只不过,她下一秒又扬了扬脸,看起来张扬极了,她就是有本事抢她的男人,怎么了?

    “我也没有为了别人的婚姻,赔上自己幸福的打算,所以联姻的事,还是找别人吧!”南千寻紧接着说,然后往后退了几步,说:“你们慢慢聊,我先上去了!”

    高老爷子看到南千寻不卑不吭进退有度,有些惊讶,毕竟她的落落大方跟南初夏的拘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下让刘书记跟赵部长都有些刮目相看了,没有想到南川市还有女人不想嫁给陆旧谦,看起来这个南千寻确实不一般啊!

    客厅的气氛沉甸甸的,陆旧谦站在一旁抿着嘴,看起来十分的不高兴,南千寻和佘水星也站在那里,给人感觉有些沉闷。

    “妈,我去劝劝姐姐!”南初夏说着对着众人弯了弯腰,往楼上去了。

    刘书记和赵部长这会儿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陆旧谦给记恨上了。

    “依你之见,要怎么处理合适?”高老爷子看向陆旧谦问道。

    “本来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婚讯已经传了出去,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陆家丢不起这个脸!”陆旧谦眉毛一挑,淡淡的说道。

    说道脸面,高老爷子倒是没有反驳,这事放在谁的身上都是一样的,如果是高家发生这样的事,要个说法也很正常。

    “陆总想要怎么处理?要不你和南初夏继续结婚,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带走?”高剑鞘面不改色的说道。

    “高检,如果换成你你会答应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高剑鞘说道。

    “呵呵,高检,现在是我和南家之间在说事,我们之间的事,后面再说!”陆旧谦说着眼睛看向了佘水星,佘水星的额头上一阵汗,说:

    “旧谦,到底要怎么办,你给个准话,不用这样猜来猜去的了,如果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会办到,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商量,总不能逼死人对不对?自强他刚刚被判刑,我这心里头也难受的紧!”佘水星说着挤出了几滴眼泪,众人都不吭声了,谁也不接这个话茬。

    陆旧谦脸上冷了又冷,这个佘水星果然是身经百战,这个时候不忘掉眼泪博同情,感觉好像这么多人联手欺负她似的了,说:

    “既然佘总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吧!我联姻的时候是南家,到时候结婚自然也是南家!既然南初夏已经跟高检察官已经两情相悦,孩子都怀上了,我当然也成全他!”

    他的意思非常的明白,南初夏他不要了,再找一个南家的姑娘来结婚,就可以了!这么想想,陆旧谦还算是好说话了的,刘书记和赵部长心里暗暗的想到。

    “你的意思是你要娶南千寻?”佘水星的脸色白了白。

    “之前你给南初夏准备的嫁妆全部都给南千寻,南初夏的那份,你再准备!我要风风光光的结婚!”

    “这、这怎么行?”佘水星想要极力的破坏他和南千寻,她不想让南千寻得势。

    “佘总,现在事情终于有了圆满的处理结果,你为什么还要犹豫?”高老爷子不解的问道。

    “不是,实在是我那个大姑娘不愿意嫁给他,我不想勉强她!”佘水星扯出一抹笑来,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我不会勉强她,我会等她愿意!”

    佘水星听到陆旧谦的话,心里一慌,看样子他是要她要定了,她也无路可退了,说:“既然这样,那我把孩子们喊出来,再询问一下吧!”

    “我上去!”陆旧谦说着朝楼上走了去,他敲了南千寻的门,是南初夏过来开的门,她看到了陆旧谦,面色一僵,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他脸色不好,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几个人在楼下等,他们长了这么大的岁数,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真是尴尬至极。

    不一会儿,南初夏先从楼上下来,她的面色有些憔悴,神情还有些惶恐不安。

    南千寻和陆旧谦随后并肩下来,男的风度翩翩,女的风华绝代,亮瞎了众人的眼。

    南初夏看到了两人并肩下来,立刻转眼看了看高剑鞘,发现他盯着南千寻一眼不眨,指甲狠狠的掐向了手心。

    两人像是踩着云彩而来一样吗,步下生花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南千寻走过来,站在佘水星稍远的地方,说:“妈,既然初夏已经闯了这么大的祸,非要我牺牲自己的幸福来弥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佘水星听到南千寻喊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南千寻给她挖了一个很深的坑一样,她有多久没有喊过自己妈了?

    “立刻掌管南氏!”南千寻一字一顿的说道。

    佘水星的眼前一黑,就连刘书记和赵部长都被她给吓了一跳,这个南千寻果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