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6章 圈住你的心

    “你当初让我回南家的时候,就是答应了我以后让我继承南氏,如果我现在用我继承人的身份提出这个要求,我想你也不会不答应吧?

    当初的申明协议都是经过律师公证的!还是说妈妈现在后悔了?或者是妈妈从来都没有打算让我接手南氏,所谓的承诺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我本来就是南家唯一的后人,继承南氏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南千寻的话有些咄咄逼人,陆旧谦都被她给吓了一大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凌厉的南千寻,没有想到她锋芒毕露的时候,竟然让人无话可说,而且句句都直重要害!

    看似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像是宫斗剧中的那些含沙射影的说辞,一句话可以解读成不一样的意思和版本,尤其是那句唯一的后人,简直打脸打的无形无色,在座的人怕是都知道了南初夏其实是李自强的女儿,佘水星在婚内出*轨,厉害!

    佘水星的手狠狠的掐着手心,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尤其是她把自己是南家唯一的后人给说出来,让她颜面尽失!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提这件事,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么犀利的话来。

    如果不答应她肯定不会同意陆旧谦的提议,答应的话她以后在南氏就没有了实权,南氏还有半壁江山她还没有转移走!

    “千寻,不是妈不想让你继承南氏,而是因为南氏的业务复杂,管理企业这方面,你又从来没有接触过,我怕你一时之间会手忙脚乱,不如你跟着我学习一段时间,我再慢慢的将业务一点一点的移交给你!”

    佘水星说的合情合理,一点毛病都没有,众人也都十分的赞同她的做法,南家虽然比不上陆家家大业大,但是也是一个不小的家族企业,南千寻一个小丫头片子,到了南氏企业里,就算排除那些家族的明争暗斗不说,就是业务方面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就能上得了手的,跟着佘水星学习一段时间才是正确的选择。

    南千寻嘴角微微一抿,说:“那可不行,今天当着高爷爷、刘书记赵部长的面,这事要是只是口头上答应,以后的变数谁能说得准呢?他们可没有这么多的闲工夫来管理我们的家务事!”

    佘水星的脸色一白,看样子她是非要接受南氏不可了!

    “你也不用这么放不下权力,你可以选择提前退休,退休之后您就也可不用这么操劳了!”南千寻嘴角微微一扬。

    “佘总,我觉得这个小妮子说的有道理,既然她有本事张口要接南氏,想必她是个人才,更何况你一直都在,要是她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是可以随时请教你的,难道不是吗?”高老爷子见到佘水星不吐口,有些着急了,早点把婚事给定下来就好!

    “呵呵,刚刚见到佘总抹泪,我还当你是真的为难了,没有想到竟然是假的,既然你不同意千寻的要求,那我们也只好法庭上见了!”陆旧谦说着就往外走。

    佘水星听到他的话,心里一慌,本来南初夏和陆旧谦有婚约在身,她要把南初夏另嫁他人,就是不对,加上她丈夫刚判刑,如果这个时候她在被告,指不定陆旧谦会使用什么手段,将来的惨况不可估量!

    “旧谦,你等等!”佘水星连忙叫住陆旧谦,陆旧谦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头说:“佘总还打算用三寸不烂之舌获得利益么?”

    众人听到陆旧谦的话,纷纷一惊,这个陆旧谦说话有些太难听了,不过佘水星好像是有点过分了,一个女儿许了两家,要是放在古代,肯定是要上公堂的了。

    “行,我立刻让南千寻接手南氏!”

    “胖嫂,立刻去书房拿电脑过来!”南千寻对着厨房里的胖瘦说道。

    “哎,来了!”胖嫂很快跑到书房里,把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南千寻放在了佘水星的面前,说:“你立刻发邮件通知所有的员工和客户,还有供应商,并且通知媒体,告知这件事!”

    佘水星看着南千寻,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连喘气的工夫都不给她留,更别说什么对策了。今天的邮件要是按照南千寻的要求发出去,明天南氏的主人就会易主,没有可以改变的余地了!

    “呵呵,妈妈还是不情愿,看样子不是真心的,那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跟你们耗了!”南千寻说着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茶几上,佘水星咬牙切齿的上前去拿着笔记本开始发邮件,并且按照南千寻的要求通知的媒体,告知了这件事,媒体得到这个重磅消息,立刻公布了消息。

    佘水星做这些事,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的,当然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银行预留印章什么的,明天去换一下!”南千寻微微一笑,把笔记本电脑还给了胖嫂。

    “你要求的事我都办完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你了?”

    “当然可以!”南千寻毫不在意的笑着说,刘书记和赵部长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都被南千寻给绕了进去,刚刚她并不是不想嫁给陆旧谦,而是以退为进,想要拿到南氏的实权,难怪她能把李自强个拉下去,确实不简单!

    陆旧谦这个时候也折了回来,说:“给南初夏买的衣服全都不要了,但是戒指必须归还!”

    南初夏伸手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大大的钻石,看起来有些土豪的气息,高廷梅看着她手指上的钻戒,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原来这个陆旧谦看起来像个贵公子一样,没有想到骨子里竟然是土豪,这么大的钻戒,看起来好丑!

    “初夏?”佘水星喊了一声,当初她看到这枚钻戒的时候,她也觉得非常的豪,只不过南初夏一心喜欢,她也没有说什么了。

    南初夏把钻戒从她的手上拔了下来,递给陆旧谦说:“喏,还给你,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陆旧谦的嘴角微微上扬,修长而白皙的手捏住钻戒,看向南千寻,说:“以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应该由你来戴戒指!”

    南千寻看着这么大的钻,被闪的眼睛有些疼,伸出了自己的手。

    却见陆旧谦并没有把钻戒戴在她的手上,而是一只手捏着那个大大的钻,咔哒一声,钻戒竟然是有开关的,开了之后里面竟然有两枚钻戒藏在里面。

    他把两枚钻戒拿出来,外面这个大大的钻随手丢在了地上,南千寻看到那两枚戒指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愣了,她的嘴唇微微哆嗦,眼睛有些酸,有些不知所措。

    那两枚戒指正是他们以前结婚时候的婚戒,他们曾经为彼此佩戴,并且说过要圈住对方的心,一辈子都不会丢掉。

    陆旧谦小心翼翼的拿过她的手,把戒指给她戴上,然后拿着她的手放在嘴边深情的亲了一下,然后把另外一枚戒指放在她的手上。

    南千寻拿着戒指的手一直在发抖,眼睛里含着泪,几乎忍不住要掉下来,他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原来他说他一直要娶的人是自己,是真的,如果不是他就不会将这两枚戒指藏在南初夏的戒指中!

    “一个小圈圈,圈住你的人,圈住你的心!两个圈,两颗心,一辈子,一生情!”南千寻念念有词,陆旧谦的心砰砰乱跳,这就是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她一边给他戴戒指,一边念的台词,没有想到她一直还记得!

    南千寻念念有词的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手上,两人对视着,好像世界都被他们屏蔽了一样。

    南初夏看到这种场景,整个人像是被打脸一样,原来从头到尾陆旧谦都没有想过要娶自己,她一直以来都不过是南千寻的替代品!

    他所有的温情,所有的关心,都是假的!他那天想要自己也是假的!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刘书记和赵部长对视了一眼,看样子他们又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高老爷子也愣了,看样子倒像是他们两个人合计起来算计了佘水星一样?只不过他看透了却没有说头,倒是高剑鞘微微一笑,说:“恭喜陆总!”

    “同喜,高检!你比我更值得恭喜!”陆旧谦把恭喜两个字咬的特别重,伸手拉住南千寻的手,两人十指相扣,坐在了临时加过来椅子上。

    “现在是不是要说说我们之间的事了?”陆旧谦挑眉看着高剑鞘,高剑鞘嘴角微微一扬,说:

    “陆总想要什么?”

    “目前我什么都不缺,要不你先欠着吧,以后等我有需要了再找你?”

    “可以!”高剑鞘回答的很干脆。

    “既然这样,那你们商量事,我跟千寻先去书房了!毕竟她要接手南氏,有些东西我要亲自教她!高爷爷,刘书记,赵部长,你们先坐,改天请你们吃饭!”陆旧谦的心情大好,欠着南千寻站了起来,南千寻朝他们微微一笑,跟着陆旧谦上了楼。

    高剑鞘的目光盯在他们十指相扣,一直没有松开的手,目光有些微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