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7章 想你想的睡不着

    回到书房里,南千寻的心里还是沉甸甸的,虽然刚刚他们已经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是回到南氏才是他们针锋相对的开始吧?

    “你在想什么?”陆旧谦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

    “我什么都不懂,就算是回到南氏,又能怎么样?我不认为我能管理公司!”南千寻叹了一口气说道。

    “别担心,有我!”

    “可是,南初夏跟高家的联姻要是成功的话,我担心他们会利用高家的力量来对付我,也担心他们会利用高家的势力去把李自强的案子重新审理!”

    陆旧谦听到她的担心,知道她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的,佘水星听人把主意打到高家的身上,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这样我们才会有胜算!”陆旧谦伸手把她扳正,刚刚她看到他们以前的结婚戒指的时候,分明是很感动的,这会儿是怎么了?

    “其实,你没有必要趟我这趟浑水!”南千寻抬头看着他说道。

    “你是我老婆,瞎想什么呢?

    明天你就要去接管南氏,南氏是家族企业,你父亲过世之后,佘水星凭借李自强的力在南氏站稳了脚,这一次突然的人事变动,也会有一些云潮暗涌,不过你放心,他们成不了什么大气候!”陆旧谦说道。

    “你怎么知道?”南千寻突然推开他问道。

    陆旧谦轻轻抿嘴,他已经筹划了很久,怎么可能连这些都不知道?

    “你很久以前就开始调查南氏了对不对?”南千寻看着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点都看不懂他了,他的城府极深,谁要是跟他对着干,恐怕真的很难在他手下讨得好处。

    她突然有些害怕,因为她想到了万一他是有意设计自己的,自己岂不是死的悄无声息?

    “你在想什么?”陆旧谦突然逼近她,看到她走神,他有些不安。

    “没、没什么!我找点书看看!”南千寻说着连忙翻书架,书架上的书都已经换成了李自强一些跟政治有关的,也有一些跟企业管理有关的,她随手抽了两本。

    “明天交接公司,你现在看书也来不及了!明天你接任南氏,演讲资料,面对媒体的资料,还有你跟下属要什么材料,我都发到你邮箱里了,以后石墨给你用,让他跟着你!”

    “石墨跟着我?”南千寻惊讶的长大了嘴,石墨是他得力的住手,他竟然会把石墨让给自己?“石墨跟着我,你怎么办?”

    “我有人用,你放心!”

    南千寻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旧谦竟然把石墨都给她用了!

    他们还在说话,南千寻有电话打进来了,她看到了电话上韶白的名字,嘴角扬了起来,接起电话。

    “韶白?”

    “千寻,我刚刚看到新闻,说你明天就接手南氏了?”白韶白十分惊讶的问道。

    “这么快就有新闻出来了啊?”南千寻低估了现在信息的时效性,更何况白韶白十分关注南千寻的一举一动,她接手南氏的消息很快就知道了。

    “会不会是佘水星他们的什么计谋?你小心为妙!”白韶白有些不放心的说。

    “嗯,我知道的!”

    “路由已经在去的路上了,以后他可以在你身边给你搭把手!”

    “啊?”南千寻惊讶的转头看向陆旧谦,陆旧谦似乎也猜到了是什么事,不过这回他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这个,不用了吧!”

    “你平常没有接触过公司的运营,也不熟悉南氏的业务,随意路由去你身边,也要熟悉几天,但是有他在,我放心一些!”

    “可是……”

    “不用跟我客气,我会生气的!”白韶白嘴角微微上扬,似乎也知道了些什么,上扬的嘴角有些苦涩。

    “另外,你多看看管理公司方面的书,我已经选好了一些,让石墨给你带过去了,一本书看七天,你也要连续不断的三个多月!”

    “……”

    南千寻又跟白韶白说了一会儿话,终于放下了电话,愁眉苦脸的对着陆旧谦说:“韶白给我带了三个月量的书来……”

    “不用担心,我们只看重点,你不会的可以问我!”陆旧谦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南千寻的手机又响了,她看到了洛文豪的名字,立刻接起电话,说:“洛总,送人的话先不用说了,我这里已经有了两个人了,你要是再塞人过来,我可没有地方养了!”

    “小狐狸,哦不,Nancy,你最终还是要离开小爷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小爷保护你!”洛文豪本来想要把王大力放在南千寻那边,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开口,她就堵住了他的话。

    “有洛总在,谁还敢欺负我?”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生意方面陆旧谦肯定会罩着你,还有你的公司,他也会亲自帮你打理,你需要好好的伺候好他就行啦!”洛文豪说道。

    “看样子,陆总给了你不少的好处,以前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现在好话都说上了?”南千寻看了陆旧谦一眼,陆旧谦的脸上带着迷一样的自信。

    “小爷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难道不是么?如果说没有他,就凭你一个人随随便便的拿回南氏,我看不容易!”

    “其实小爷你呢,很聪明,要是少花精力在女人身上,说不定以后能成为更厉害的人物!”

    “……”洛文豪一噎,说:“你这个女人!”

    他说完挂了电话,南千寻看了看手机,走到陆旧谦的身边,说:“我有件事很好奇!”

    “什么事?”

    “你到底怎么收买了洛文豪?我记得以前你们可是水火不容的!”

    “有利益的冲突的时候都是仇人,有利可图的时候,都是朋友!”陆旧谦微微一笑,他还能拿什么收买人心?

    倒是这个女人,收买人心的工夫一流,洛文豪那种花花公子都能为她鞍前马后,实在令人头疼。一个白韶白还没有被斩断,然后来了一个洛文豪,洛文豪还在纠缠中,又来了一个高剑鞘,以后自己指不定就是累死在斩桃花的这件事上。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明天还有一场恶战!”南千寻想到明天要面对那些豺狼虎豹,心里都是胆怯的。

    陆旧谦看了看表,怎么决定时间过的这么快?他有些不想走了的感觉,说:“我不想走了!今天是我们正式确定关系的日子,是个好日子!”

    “我……那个小月子还没有出月……”

    “我有说要做什么吗?”陆旧谦的脸上带着笑,笑的非常灿烂,觉悟不错,留下来就代表上床,上床就代表要做点什么然后才算是上床了。

    南千寻脸上一红,说:“你的自制能力怎么样,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陆旧谦的脸一跨,他的自制能力只有遇见她的时候才会不怎么样。

    “我们一起回瑞海住吧,我晚上想你想的睡不着!”

    南千寻的心突突一跳,她也经常失眠,但是好像跟陆旧谦在一起,就不怎么失眠了!

    “以后吧,看你表现!这么随随便便的饶了你,是不是太便宜你了?”南千寻说着伸手推着陆旧谦从书房里出来。

    “那行,我一定好好表现!”陆旧谦在她的额头上bia了一口,坐进了车里。

    南千寻看着他开车离开,回到别墅里,佘水星面若冰霜的正在等着她。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累了!”南千寻等着回去看陆旧谦给她发的邮件,直接越过她上楼。

    “南千寻,你别以为有陆旧谦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我不过是拿回了属于南家的东西而已,你不用这么激动!”南千寻走到楼梯口回头看着佘水星,嘴角弯弯道:

    “如果你不是李太太,你掌管南家也罢,可是你变成了李太太,如果再让你掌管南家,以后南家就要改姓了,所以我做的合情合理,你要是有什么不服气的,明天可以开会的时候再说!”

    南千寻说着头也不回的上楼进自己的屋里,她靠在门上捂着自己的胸口,说:“一定要坚强!”

    给自己打了气之后,她坐在了床上,打开笔记本电脑,仔细的去翻阅陆旧谦给她发送的邮件。

    他准备的果然是周到,什么内容都有,而且有一个装深沉,让下属猜不透你内心想什么,这个让南千寻有些破功的笑了起来,难不成之前陆旧谦的冷漠都是在装?

    她看了看那些注意点,还有一些技巧性的东西,熟记一遍之后,洗了澡躺在了床上,脑海中又过滤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躺了下来。

    躺在床上之后,她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兴奋的睡不着。

    她拿着手机翻了翻,看了看天天的照片,然后又翻开了微信,给陆旧谦发了一条消息,陆旧谦像是守在手机旁一样,秒回信息。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她把手机放了起来,才安安稳稳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她起来先熟悉了一下昨天晚上看的那些东西,然后把自己稍微打扮了一下,找了一套平时上班穿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她下楼的时候,石墨已经等在了客厅里。

    “南总,这是陆总给您准备的衣服!”石墨把手边的袋子提起来放在她的面前。

    “谢谢陆总了,也谢谢石先生!”南千寻微微一笑,提着袋子上楼换衣服。

    南初夏起来上厕所,听到楼下有人说话,偷偷的听了一会儿,才知道是陆旧谦给南千寻送衣服来了,她心里越发的恨起了陆旧谦。

    他们确定关系那么久,他很少主动帮她买衣服,昨天刚跟南千寻确定了关系,今天就贱嗖嗖的送衣服过来,男人果然就是贱,轻易得到的从来都不会珍惜!

    南千寻换了衣服下来,衣服端庄大气,显得人很干练,精明,石墨帮南千寻提包去了停车库。

    那辆粉色的兰博基尼让石墨一个大男人开起来,还真是有些……但是他认命,谁让他现在的老大变成了南千寻?

    南千寻坐进了车子,深深了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慢慢的吐出来,尽管这样还是不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南千寻这边跟石墨走了之后,佘水星也开着她的大奔朝公司开了过去。

    他们到了公司的门口,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石墨说:“这些都是记者,等会儿你什么都不要说,先解决了内部的事,我们再来面对记者!”

    “嗯!”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今天是她第一次正式到公司来上班,要从正门关明正大的进去,所以石墨将车子停在了公司前面的停车位上。

    车子停稳之后,石墨下车,帮南千寻打开车门。

    那些围在门口的记者看到了一辆粉色的定制版的兰博基尼,已经呆愣在原地了,这辆车价值千万吧?

    再看到石墨下车开门,有些搞不清楚了,难到是陆总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