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99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南千寻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个人,都是难搞的对象,不只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也不把佘水星放在眼里,这几年来佘水星都受了他不少的气。

    “何部长,好久不见!”石墨看着走向座位的项目管理部长何常在,微微一笑打着招呼。

    何常在听到熟悉的声音,顿住了脚步,他突然转身看到了石墨,连忙扬起一抹笑来,说:“哎呀,是石副总啊,是好久不见了!这是那股风把您给吹来了?”

    “何部长这话听起来像是很想念我一样!”

    “那当然啦,哈哈哈……”何常在笑着笑着突然想到了不对劲,今天是他们公司的内部会议,他怎么会在?

    只不过他还是强颜欢笑的说着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越想越有些不对劲。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将来会有很多的机会跟何部长合作!”石墨笑的有些阴险。

    何常在的脊梁有些发麻,昨天的邮件他已经知道了,今天南千寻来接任南家,自己要是不给她一个下马威,以后说不定她也会像佘水星一样不知深浅的想要动自己!

    只是他没有想到南千寻竟然有本事挖来陆家的人,还有江城白家的人,她左右边的两个人都不是好对付的主,还是小心为妙!

    “最新的人事任命信息已经发送到各位的邮箱里,大家看一眼!”石墨说着把自己的电脑打开,低下来参会的人听到最新的人事任命信息出来了,连忙打开电脑去看邮件,果然是看到了一封来自石墨的邮件。

    他们迅速的找到自己的名字,看到自己还官在原位,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来,何常在也看了一眼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能负责那么多的项目,不是谁上来都能做的,看样子南千寻就算是挖来了陆家和白家的人,他的地位依然稳固,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以后会不会骑到他的头上撒野,很难说!

    他慢悠悠的喝着茶,等待恰当的时机,给他们难堪。

    众人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之后,然后再往上看,变动不怎么大,只不过是走了一个佘水星,来了两个男特助和南千寻。

    “我是石墨,是Nancy的特助,坐在Nancy旁边的事路由,也是Nancy的特助,我们两人会协助Nancy的工作,希望大家配合!”

    石墨说完之后,众人纷纷看向何常在,见他没有鼓掌,他们抬起来准备鼓掌的手,又放了下来,南千寻眼睛一眯,这个何常在是个害群之马,今天搞不定他也不能留他!

    “呵呵,这闲人越来越多了,原本一个人做的事,现在分成是三个人做,这分工明显不合理啊?还是说,我们的新任总裁根本只是一个花瓶,什么都需要男人来帮她做?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回去趁着年轻找个男人养你好了!

    还有石副总,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也跟着一个女人后面鞍前马后唯命是从,到底是为什么啊?难不成南氏给你的工资还能高过陆家不能?难道是你还有其他的企图?”何常在的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这些话不仅是质疑南千寻的能力,对她更是一种侮辱。

    石墨气的要拍案而起,南千寻连忙伸手摁住了他,转头低声说:“先忍忍!”

    “还有路副总,你不是江城白家的人么?怎么也来我们南氏凑热闹?难不成你跟石墨是一样的想法?还难得你们能相处的这么融洽,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和谐起来的!”何常在的脸上露出一抹极其猥琐的笑容。

    这话听在众人的耳中,他们几乎秒懂中间不可描述的内涵,看向南千寻的目光带了更多的探究和不屑,一个靠着张开腿上位的女人,真是可耻!

    不过她的姿色不错,要是能成为她的幕下宾,配合她工作完全没问题!企划部长吴天就差没有擦拳磨掌了,心里已经丫丫起南千寻的身材,目光像是他的手一样,从她的脸上流连到她的脖子里,耳后,锁骨,胸前。

    他的视线太过于火辣辣,南千寻一个冷眼扫了过来,他连忙收回了目光,心里却已经谋划着要怎么爬上她的床。

    “何部长的口味清奇,我无法理解!还有,我搞不清楚何部长在说别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处境吗?你自己这么多年难道不是在女人的手下鞍前马后,被呼来唤去的吗?难道你自己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目的不成?”路由淡淡的说道,也许是跟着白韶白时间久了,身上还带着他的风格。

    何常在的脸色一冷,这个路由不常打交道,没有想到还真是毒舌!

    “路特助,请你说话客气点!这里是南氏会议室,不是白家的地盘!”佘水星桌子一拍,脸色一冷,女上司的气势一下子就发挥出来了。

    她刚刚她还在暗自痛快,何常在终于帮她出了一口气。

    南千寻可不就是仗着男人的势上位?如果不是陆旧谦,她怎么可能把公司交给她?

    可是,这一转眼剧情发生了逆转,原本以为南千寻百口莫辩,谁知道这个路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三句话两句话就把话题给绕到她的头上来了。

    整个办公室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暗暗的把何常在的祖宗八代给问候了一遍。

    你丫的编排什么不好,非要编排他们对女上司有什么企图,他们这么多年可不是也在女上司的手下做事,谁会对她一个母夜叉有什么企图?

    “佘总经理,淡定淡定!”路由微笑着看着佘水星,佘水星的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跟路由灿烂的微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谁占上风,谁占下风了。

    “何部长,你对我已经是人身攻击了!”南千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只不过笑容不达眼底,说:“这件事,我记下了,是私事,我会找你私下聊!现在我们谈公事,刚刚大家好像对两位特助都有些不满,谁还有意见,一起提!”

    何常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背后有阴风的感觉,说不出来,总归感觉不好。

    佘水星一言不发,这个何常在是公司里有名的刺棱头,仗着自己劳苦功高,谁都不放在眼里,南千寻还想凭一句话压住他,是不是太幼稚了?她在公司这么多年,时不时的被这个刺棱头给气的浑身都发抖。

    财务总监陈伟和企划部长吴天听到南千寻要私下里找何常在谈话,有些按捺不住了,要是他们也刺棱一些,是不是也可以跟她单独谈话?

    “我有,这无形中增加了公司的成本支出,减少了利润收入!”财务总监应声说道。

    “企划部天天加班加点的做企划案,公司要是这样安排恐怕会引起员工们的反面情绪!对工作不利啊!”企业部长也接着说道。

    众人听到他们这么说,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确实是啊,要是这样的话,以后谁还会拼死拼活的去做事?

    同样的工作岗位,从前一个人,现在三个人,分明是养闲人嘛!

    佘水星的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微一扬,她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的电脑,南千寻闲的没事跑到南氏内部来接受大家的批斗,她高兴还来不及!

    “大家还有别的意见吗?一起提!”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众人见她不喜不怒,一会儿半会儿还真的有些摸不清她的想法,她这么一问众人倒是住了口。

    “诸位,你们在提意见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把自己的屁股给擦干净了?”她刚说完,石墨丢出了一沓资料出去,说:

    “何常在,你先看看!”

    何常在突然听到点名,转眼看向了那沓资料,伸手拿了过来,只是看了一眼,脸色突变,煞白煞白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千寻,手在哆嗦。

    南千寻嘴角微微一弯,说:“何部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