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2章 为什么对她另眼相看?

    “麋鹿,小爷是不是特帅?”米露也没有听出来他叫的是麋鹿,连连点头,说:“洛总要是请客吃饭就更帅了!”

    洛文豪有些无语,这个丫头是怕他让他们家Nancy付钱吃饭么?

    “小爷今天出门,好像没有带现金!”洛文豪一脸苦恼的说道。

    “那我们就在公司的食堂里吃吧,其实我们公司的伙食还还是很不错的!”米露听到洛文豪说没有带现金,连忙说道。

    南千寻一头黑线,这个米露有些财迷!

    “米露,你放心,小爷带着你,一定能吃上饭!”洛文豪说道。

    “那你没有带钱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把你压在那里呗!”洛文豪坏笑着。

    南千寻听着两个人斗嘴,不知不觉的也放松了许多,脸上多了一些笑意,说:“洛总,你就不要拿米露开玩笑了,她还小,而且单纯!”

    洛文豪的目光在米露的脸上转了一圈,心里想着要是玩了这个丫头,他说不定会有一种罪恶感,怎么看起来就像是未成年一样。

    几个人来到了附近的餐馆里,米露如数家珍的说:“这家川菜最有特色,想要吃粤菜呢要到隔壁,隔壁的本帮菜也很不错!吃火锅要左转再右转,到海底捞,想要吃烤羊肉串呢要等到晚上,不过这里好像是没有的,但是川大那边的调凉皮很好吃,老街那边还有冰糖葫芦,我馋的晚上都睡不着……”

    她一直不停的说吃的,直到菜送上来才住口,拿着筷子,咽着口水看着南千寻,问:“Nancy,可以吃了吗?”

    “可以,吃吧!”南千寻也拿起了筷子,众人开始开动,米露一句话也不说,奋力的跟食物大作战。

    洛文豪似乎也发现了南千寻对米露有些不同,于是凑过来问:“你为什么要对她另眼相看?”

    “难道洛总不是对她另眼相看么?”南千寻挑眉看着他,洛文豪眼珠子一转,说:“我对所有的美女都会另眼相看!”

    石墨和路由眼观鼻鼻观心,闷着头谁也不吭声,下午的家族会议他们没有资格参加,不知道Nancy一个人能不能应付得了。

    下午两点钟,家族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议的地点也在南氏的最大的会议室里。

    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进到会议室里,会议室里的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看到她来了,立刻住了嘴。

    她环顾了一圈,发现竟然没有了位置,想要留下来只能坐临时添加的椅子,她嘴角微微一扬,朝佘水星走了过去,问:“佘水星女士,请问南氏的家族会议,您有必要参加吗?”

    “南千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凭什么不能参加?”佘水星听到南千寻的话有些炸毛了,以前她一直参加的,她凭什么说这话?

    旁边的人不再议论纷纷,而是朝他们侧目过来,这边有好戏看了。

    南千寻也不恼怒,倒是笑的更加的灿烂了,说:“难道佘水星女士真的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了?以往你来掌管公司也好,来参加家族会议也罢,都是代替我而已,难不成你忘记了你只是代替我掌管公司?”

    佘水星气的浑身都发抖,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应该很早就痛下杀手,弄死她!

    “我掌管公司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你刚进公司,就想要赶尽杀绝?你好歹也是我养大的,竟然这样恩将仇报?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吗?”佘水星也凌厉的起来,拿着南建国出来说事。

    南千寻听到她提到南建国,整个人变的更冷了,她盯着她一眼不眨,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对得起吗?”

    “为了帮他撑起整个南氏,我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委屈,那时候南氏摇摇欲坠,到底是谁把南氏给扶起来的?我哪里有半点对不起他?”佘水星一边说一边伸出指头点着桌子。

    南千寻当然知道,那时候她已经记事了。

    佘水星为了南氏确实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委屈。如果她和李自强没有联手一起害父亲,她肯定会哑口无言,而如今她知道了她的父亲竟然是被她给害死的,她恨不得马上就让她伏法,她怎么还会去纪念什么吃苦的事?

    “那么究竟是因为谁,南氏才会受到灭顶之灾?”南千寻咬牙切齿的问道。

    佘水星听到她的问话,心里一慌,她知道了什么?

    “呵呵,都说家丑不外传,可是如果不揭开你的真面目,家族的人都会认为我咄咄逼人。我今年二十八岁,南初夏二十五岁,十三年前我父亲出事,可是后南初夏十二岁!可是前不久南初夏和李自强的DNA鉴定结果……”

    “住口!”佘水星听到南千寻说这事,立刻站了起来。

    众人已经听出了什么门道来,纷纷皱眉,佘水星婚内出*轨李自强,并且生下了南初夏!

    看到家族的人不屑的表情,佘水星说:“你们只看到事情的表面,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内幕,如果建国不知道这件事,你们认为我能瞒得过他?如果不是他一手导演了这样的事,你们以为南建国会让初夏平平安安的生下来?”

    南千寻不可置信的看着佘水星,是父亲送佘水星上李自强的床?不,说什么她都不信,肯定是佘水星这个女人信口雌黄!

    “这件事情过去已经久远,现在追究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一位年长的老头说道。

    “对,也没有什么证据,更何况建国已经不在了,就不用再说他了!”另外一个中年的男人也说道。

    南千寻说:“你们说的都有理,只不过大家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假如我父亲不在了之后,她没有嫁给李自强,那么她一直都是南氏的人,但是她嫁给了李自强,就变成了李太太,为什么还来参加南氏的家族会议?”

    其他的人听到南千寻的话呆愣了数秒,以前佘水星来参加家族会议,他们也没有觉得又什么不对,今天被南千寻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几分道理了。

    佘水星浑身发抖,看着南千寻说:“你这么心狠手辣,早晚会受到报应!”

    “如果老天会报应我,那么那些杀人犯岂不是要夜夜难以入睡了?”南千寻不冷不热的说道。

    佘水星听到南千寻的话,桌子一拍气冲冲的说:“我今天就离开南氏,以后南氏所有的事情一律不要来找我!”

    “呵呵,想多了,你在职期间发生的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都应该由你来负法律责任!”

    佘水星站起来,把笔记本合起来,冲了出去。

    “我们开会!”佘水星走了之后,南千寻坐了下来,对着在座的人说道。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佘水星一向手段毒辣,他们在她的手下吃过多少的瘪,竟然被南千寻这么给打发了?经过刚刚两个人的针锋相对,他们看出来这个南千寻也不是好惹的主。

    南千寻还等着大家来刁难,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她抬起眼来看了看在位的人,如果每家抽一个人来参加会议的话,南氏的旁支竟然有四十多家,而这四十多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南氏总部工作,只是每年等着分红。

    “既然大家没有什么要说的,那我们散会!”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着合上了电脑。

    “等等!”刚刚说话的那个年长的老头开口。

    “什么事?”

    “公司连续几个月都负盈利,长久以往,南氏可支撑不了多久,还是早点想想办法!”

    “负盈利?呵呵,有人在背地里动手脚,给你们看虚假的财务报告,怎么会有利润?”南千寻嘲讽的说道。

    这一下可让四十几个人纷纷的瞪大了眼睛,这关乎到他们的利益!会议室里顿时乱了起来。

    南千寻双手一抬,示意大家安静,说:“大家放心,财务部已经开始在整顿了,不出半个月,应该能拿到正确的财务报表,到时候亏了大家多少,补发多少!”

    众人才安心了下来,同时也有人问:“如果再提供假的呢?”

    “这个问题提的好!以前家族规定,旁支南氏的子孙不允许到南氏内部来工作,为了防止争产业,导致家族不和!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以前一些陈旧的家规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了,南氏的后代为什么不能为家族企业出力?

    南氏的人事任命制度跟其他的公司一样,采用招聘制,以后南氏的人可以选择来南氏工作,也可以选择不来南氏工作,大家觉得合理吗?”

    南千寻的话一落,众人都傻了眼,南氏流传了百年的遗训,就这样被改变了?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做默认了!还有谁要补充什么?”

    “南千寻,你毕竟是个女儿家,将来嫁人,南氏要改姓了么?”

    “呵呵,你不是更应该关心一下,我们如果不肯携手并肩,南氏还能不能维持到我嫁人的时候么?”

    那人一听,愣了愣,想想最近南氏发生的事情,真的跟她说的一样,如果再这样下去,南氏还能存留多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