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3章 我需要么?

    那人一听,愣了愣,想想最近南氏发生的事情,真的跟她说的一样,如果再这样下去,南氏还能存留多久?

    众人都不说话了,虽然他们一直不能在南氏内部工作,但是他们并不是不关心南氏的生死存亡,加上陆家白家还有洛家都向南氏示好,他们本来就无意为难南千寻,只要她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就行了。

    她今天允许南氏的人回到南氏工作,已经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

    很多人已经跃跃欲试了,南氏员工的福利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工资也很可观,最重要的是南氏是南家的产业,他们身为南家的子孙,在自己的家族产业里上班,怎么也好过在其他的公司里。

    会议结束之后,南千寻离开了会议室,石墨和路由连忙跟上,看到南千寻面上有些轻松的神色,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Nancy,等一会儿,还有一场记者招待会!”路由一旁说道。

    “嗯,我知道了!”南千寻匆匆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连忙去弄了一杯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石墨和路由站在沙发旁,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是太紧张了,这只不过是刚刚回到南氏而已,以后需要面对的问题会更多。

    佘水星剩余的势力,会不会在他们想不到的时候给使坏还很难说,有些防不胜防!

    “咚咚咚!”门响了三声,米露开门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说:“Nancy,陆总来了!”

    “陆总?”南千寻正在喝水,听到陆总两个人,想要开口说话,只是一开口水呛到了气管里,她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千寻!”陆旧谦进来,听到南千寻咳的不停,连忙快速走了进来。

    石墨和路由识趣的出去,出去的时候,路由还有些不甘心,陆旧谦这分明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白总在地理条件上就没有优势了!

    “你怎么来了?”南千寻问道。

    “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南氏里有你安排的人?”南千寻问道,刚刚南氏家族会议,有两个帮她说话的人,那两个人肯定是陆旧谦安排的人。

    陆旧谦嘴角一扬,没有否认,说:“听说你表现的非常的不错,已经得了人心!”

    “还不是有你帮我,要不然佘水星一个人就够我弄的了!”南千寻这一刻才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背靠大树好乘凉,有陆旧谦这棵大树,她做事省了很多的心。

    陆旧谦看到她乖巧的像以前一样,突然觉得自己暗地里做的那些工作都值得了,以前她跟他没有和好的时候,他暗地里准备这些事,都备受煎熬,但是他始终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自己的心意,现在终于尝到了甜头。

    他伸出胳膊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把她弄倒沙发那里坐了下来,南千寻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把自己的下巴放在她的头上。

    两人这样抱着沉默了一会儿,南千寻说:“旧谦,等会儿我还要出去应付那些记者!”

    “怕吗?”

    “怕到是不怕,但是好累!我终于明白了男人工作很辛苦!”南千寻有些歉意的看着陆旧谦。

    他们结婚之后,她在家里当了全职太太,没有出去工作过,也不知道工作的辛苦。每天陆旧谦回到家里,还要面对黄蓝影和自己的争吵,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是心里也会埋怨陆旧谦不维护自己。

    现在自己不过是第一天上班,就要应付这么多的人,她都觉得有些累。

    “万事开头难,以后会好一点,而且以后的日常有路由和石墨帮你,你不用怕!”陆旧谦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哦,对了,米露这个女孩子,有什么不一样之处吗?”南千寻问道。

    “没有!”陆旧谦嘴角微微一弯,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南千寻没有再说话,但是心里知道米露肯定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要不然陆旧谦不会让她格外的照顾她。

    不过米露这个丫头,确实招人喜欢!

    南千寻心里默默的把陆旧谦昨天邮件里所说的那些要点又回想了一遍,托起陆旧谦的手腕看了看表,快到时间了,说:“时间快到了!”

    “嗯!”陆旧谦放开她站了起来,好像刚刚那个温情脉脉的不是他一样。

    “旧谦,你的高深莫测是不是都是装的?”南千寻调皮的问道。

    陆旧谦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自己昨天给她发邮件说的装深沉,憋不住笑了起来,说:“我需要么?”

    “不需要!”

    已经够深沉的了!

    “Nancy,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去了!”路由敲了敲门,停了约有半分钟,才推门进来。

    “嗯,我们出发!”

    “我陪你!”陆旧谦说着跟南千寻一起出来了。

    两人刚进入公众的视线,整个会议室里的闪光灯不时的亮了起来,陆家继承人竟然跟南氏的继承人并肩出来,而且陆家的继承人跟南家的二小姐南初夏还有婚约在身,现在这个属于什么情况?

    大部分的记者迅速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感谢诸位对南氏的关注,我想大家最想知道的事就是为什么我会突然接手南氏。

    我父亲过世的时候,我年纪尚幼,无法承担大任,一直以来由我养母佘水星女士代替我管理公司,在此我也向佘水星女士表示感谢。

    现如今,我已经有能力承担重任,所以重新回到公司为养母分忧,仅此而已!”

    南千寻说完话,微笑着看着所有的记者,那些记者连忙拍下了这个美丽的面孔。

    “请问南总,陆总是来帮你的吗?”有一个记者顶着压力开口问道。

    南千寻听到有人问到陆旧谦,连忙转过头来看着他,陆旧谦嘴角微微一扬,伸手搂住南千寻,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闪光灯立刻的闪了起来,还有一些镜头一直对着他们拍摄。

    “请问南总陆总,你们这是确定了恋爱关系了么?”

    “对啊,之前陆总的未婚妻不是南初夏小姐么?”

    记者们连忙把自己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但是陆旧谦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

    “大家还有什么公司上的疑问需要问的吗?”南千寻微笑着看着众人。

    “南总,我想知道你回到南氏之后,南氏会有什么改革吗?”

    “有,以后南氏的子孙可以回到南氏家族来工作,而且以后我们会跟各大企业有更多的合作,业务会扩展,人才的需求也会更多!”

    “可是拒可靠消息,南氏这几个月的利润都是负增长!”

    “所以,我也算是临危受命,回到南氏!前几个月的利润负增长的情况,以后不会再出现!”南千寻说着扬起了一抹自信的笑脸。

    陆旧谦微笑着看着她,她自信的样子非常有魅力,他恨不得她还像以前一样会藏拙,聪明只被他一个人知道。

    同时他也知道,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

    他伸手揽着她的腰,朝外走了去,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众人,他们还有有些私人问题想问,但是没有机会了。

    “旧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回到办公室里南千寻问道。

    “我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陆旧谦笑着说道。他其实是想让白韶白彻底的死心,想让高剑鞘也别在打她的主意,至于洛文豪,也顺便提醒提醒而已。

    “可是……”南千寻担心被陆家的人知道,会给他带来麻烦,也不想跟黄蓝影有更多的接触。

    “没有什么可是,再也不会有人有能耐拆散我们!”

    南千寻的心扑腾扑腾跳的厉害,她能抱住陆旧谦的大腿对她对南氏来说,都是好的,但是陆家的人会同意他这么一直跟自己拖着么?

    “Nancy!”路由来到办公室里,看到陆旧谦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什么事?”

    “我们去财务部查账,发现了一些倪端!”路由看着陆旧谦,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说下去。

    “没关系,他不是外人!”

    “我们发现南氏最大的供应商强星公司,所有的商品都是市场价的两倍到三倍之间,而且该公司几乎揽了百分之九十的业务,包括我们用的纸巾都是强星公司统一购买的。”

    南千寻立刻回望着陆旧谦,陆旧谦说:“火速去查强星公司的注册资料!”

    “嗯!”路由立刻出去了。

    “难道强星公司就是佘水星转移资产的中介?”南千寻有些不确定的问。

    “等结果!”陆旧谦说道。

    他之前一直在查那些人的把柄,方便南千寻接管南氏,倒是没有查南氏的内部问题,没有想到佘水星的手段还是挺多的,幸好他们的动作够快,要不然整个南氏早晚会被她给搬空。

    “Nancy,陆总,这家公司注册在川南区,注册时间是2015年,法人是李丽娜!”路由查到了消息,立刻来报告给南千寻。

    “李丽娜?”南千寻吃惊的问,是同名同姓吗?会这么巧?

    “去看看采购申请,是谁申请的谁审批的!把凭证原件送到我这里来!”

    南氏竟然养了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