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5章 陆总倒贴

    外面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她的话, 纷纷的抬起头来看着她,她越说越有劲,说:

    “她这种人胸无二两墨,还想她能管理南氏?到头来还不是靠着男人,我告诉你们,你们的总裁就是靠着张开腿来管理公司的。

    你们看看她那狐媚的样子,连妹妹的男人都要抢,她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不信你们看看,天天在她的身边跟前跟后的是不是男人?是不是?是不是?”

    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吭声的,但是对于黄蓝影的话,也有些将信将疑。

    南千寻确实是空降到公司的,而且一来就强势的把佘水星给赶出了公司,而且跟着她身后的确实是两个男人,再说了陆旧谦也确实是她妹妹的未婚夫,而现在已经是她的男朋友了。

    对于抢妹妹男朋友的这个传言,已经在公司传了好几天了。并且有好几个版本了,有的人甚至说她就是为了枪妹妹的男朋友,所以在李自强被告的时候上去踩了一脚,不念佘水星的养育之恩抢了南氏,只是为了得到陆旧谦。

    南千寻被他们传的心狠手辣,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反正就是没有了做人的底线,跟现在的黄蓝影说的还真有点像。

    黄蓝影又大摇大摆的在公司内部乱嚷嚷,而且是底气十足,看起来是有实锤的样子,大家不由的又信了几分。

    米露听到黄蓝影这么说话,连忙站了出来,说:“这位女士,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行不?没有的事不要乱说,会吃官司的!”

    “呦呵呵,现在来威胁我了不是?她有本事,让她出来见我啊,这么躲着不见我是什么意思?吃官司?她以为谁都会让着她吗?”

    米露听到她嚣张的话,气的浑身都直哆嗦,说:“要不是看在你是陆总妈妈的份上,我保证你连公司的门都进不来!”

    “我就是陆旧谦的妈妈,我死活不同意你们总裁嫁给我儿子,怎么了?有本事你去把她给我叫出来啊,躲着我就能进我陆家的门了么?”黄蓝影越发的大声,米露脚一跺连忙去叫保安,她现在就要把这个嚣张的女人给赶出去。

    南千寻在办公室里,听到了外面黄蓝影的声音,才想起来她还在等。

    于是站了起来,石墨紧张的看着她问:“Nancy,你要出去吗?”

    “她都找上门来羞辱我,我不见她,不是显得我更加的心虚?”南千寻说着朝外走了去。

    石墨的手握成捶,打在了另一只手掌上,重重的哎了一声,立刻拿出电话来拨打了陆旧谦的电话。

    “怎么了?”陆旧谦看到石墨的电话有些意外,马上就要到下班点了,他打电话干嘛?

    “陆总,你在哪里?赶紧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陆旧谦把车子停好,捧着一大捧蓝色妖姬下车,看着南氏的大门问道。

    “夫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现在正在外面的办公室里大闹……”石墨还正在喋喋不休,陆旧谦把手机拿开,抱着花飞快的朝公司内部跑了过来。

    南千寻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室,黄蓝影正骂的起劲,突然感受到一阵阴森森的冷意,转过头,看到南千寻就站在她的背后。

    “说完了么?继续!”南千寻不冷不热的说道。

    “南千寻,我告诉你,你休想进我陆家的门,我们旧谦是要跟高家联姻的,你们南家的人高攀不起!”黄蓝影看到了南千寻,立刻上前来,伸着手指头快点到了她的脸上。

    南千寻眯着眼睛看着她,这么多年了,她的性格和脾气居然还没有改?在陆家那个充满宫斗的大院里,她不应该被磨炼的圆滑了么?怎么还是这幅德行?

    南千寻不知道的是,她现在只会在她的面前这样,因为以前她这样嚣张的欺负她,她从来都不敢犟嘴,她觉得这样的方式最适合南千寻。

    “是谁给你的自信,我要高攀陆旧谦?”南千寻嘲讽的问道。

    “还说不是?你还是不是人?抢你妹妹的男人?”黄蓝影质问道,南千寻并不惊讶她颠倒是非,这种事情她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

    “夫人!”石墨听不下去了,没有想到她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比以前更厉害了。

    “你给我住嘴,你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了你的老板,没有说话的权利!我们旧谦哪里对你不好了?你为了一个女人就割舍了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值得吗?”在黄蓝影的眼中,石墨也好,路由也罢,都是贪恋南千寻的美色,所以背叛了他们以前的主人。

    “你……”石墨气的说不出来话了,但是他气的说不出来话,对于旁观者来说,就是实锤一样,如果不是为什么不解释?

    “你在这里做什么?”陆旧谦匆匆的从楼梯里出来,刚好听到黄蓝影颠倒是非黑白的说石墨,他连忙加快了步伐,走了过来。

    黄蓝影听到陆旧谦的声音,慌乱了一下,连忙转身迎了过去,说:“谦儿,你来的刚好,我正在帮你教训石墨这个混蛋!”

    “石墨是我派过来给千寻的!”陆旧谦说着走到南千寻的身边,把怀里的蓝色妖姬递了过去,说:

    “对不起!”

    南千寻抿了抿嘴,他终于肯在他们争吵的时候站在自己这一边了,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只要他肯为自己说一句话就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南千寻了。

    她看着他手里的蓝色妖姬,大声的说:“有人说我死缠着你不放,你送花给我是什么意思?万一有人说是我死缠着你非要你买的呢?”

    “能被你缠着,到死我都心甘情愿!”陆旧谦的嘴角上露出一抹微笑来,这句话说的既没有丢自己的面子,同时也带着强烈的表白的成分。

    “那我可不乐意,我还是抢妹妹男人的罪魁祸首,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

    “你妹妹不过是我想要接近你的一个借口而已,在乎别人说什么干嘛?知情的人都心知肚明,不知道的人管他们做什么?”

    “你还是跟你妈妈回去,乖乖的跟高家联姻吧,要不然以后陆家巴结不上高家,我又成了罪魁祸首!”南千寻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黄蓝影,黄蓝影气的鼻子都歪了,她南千寻现在来一个实力打脸了不是?

    “谦儿,我们回家!”黄蓝影连忙说道,她的脸都被丢尽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他居然会来。

    “妈,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孩子了,我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你要的生活我已经给你了,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要是你对眼前的生活还是不满意,我可以成全你回到从前的日子!”陆旧谦说的不温不火,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黄蓝影的脸色一僵,回到从前的那种日子吗?不,她死也不要回去!

    “石墨,送夫人回去!”陆旧谦说道。

    “夫人请!”石墨还是十分有理的把黄蓝影请了出去。

    黄蓝影知道自己再呆下去,也讨不到好处了,气愤愤的离开了。

    南氏的人看的目瞪口呆的,他们没有想到一向高冷的陆总,竟然为了Nancy的缘故,跟自己的妈妈怼了起来。

    之前不是传言说是Nancy死粘着陆总的么?怎么看起来倒像是陆总倒贴的?

    “亲爱的,还在生我的气吗?”陆旧谦的花还没有被收下。

    “生气不生气,那要看你的表现咯!”南千寻说着,双手抱着胳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陆旧谦眼睛微微一眯,把花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双手掐着南千寻的腋窝把她给举了起来。

    “啊!!!”南千寻受惊尖叫了一声,伸手去抱陆旧谦的脖子,陆旧谦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办公室里那些呆若木鸡的人说:

    “你们都看到了,是她先搂住我的!”

    南千寻的脸一红,伸手捶他的胸口,陆旧谦的笑容在脸上放大,把花拿过来,从新塞在她的手上,搂着她朝总裁办公室走了去。

    大办公室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刚他们没有看错吧?陆旧谦还会咧开嘴笑?还让他们帮忙做见证?

    怎么突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祇突然亲临人间的感觉?

    高家这边,跟南家这边商量好了婚期之后,回到了京都。

    这两天,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南千寻的消息,包括她掌管南氏,和陆旧谦扑所迷离的关系等等,只要沾上她的事,都能成为头条。

    高剑鞘默默的划着手机,如果没有中间的那些曲曲折折,现在这个闪光的女人应该是自己的才对。

    “哥,难道你真的甘心娶一个设计你的女人吗?”高廷梅有些不服气的问。

    “还有其他的办法吗?”高剑鞘淡淡的说道,看不出来悲喜。

    “可是,你这么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高剑鞘浑身气息一变,之前南初夏是陆旧谦的未婚妻,他们之间有亲密的事很正常,他确实不能肯定她怀的孩子就是自己的。

    “哥,你不会要当这个冤大头吧?谁都能看出来,这个陆旧谦是有意谋划娶南千寻,你不会是被他给设计了吧?”高廷梅激动的说道,看到南初夏她心里就不喜欢。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哪里还有机会查?不行,我得想办法,先阻止这场荒谬的婚姻!”高廷梅说着站了起来往外走。

    “廷梅,廷梅……”高剑鞘叫了两声,没有叫住她,也只好随她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