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6章 孩子没有了

    “廷梅,廷梅……”高剑鞘叫了两声,没有叫住她,也只好随她去了。

    南家的别墅里,南初夏躺在床上,看到手机上的一些八卦新闻,气的把手机给摔了。

    “初夏,初夏,发生了什么事?”佘水星连忙紧张的拍着南初夏的房门,紧张的问道。

    “妈,呜呜呜……”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佘水星紧张坏了,南初夏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们翻身的最大的法宝,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就是天要亡她了!

    “妈,那些八卦新闻都说我肚子里的不是高家的孩子!呜呜……”

    “你管他们干什么?只要高家那边没有开口,一切都还是照旧!再说了,你肚子里的确定是高家的孩子,在意别人说什么吗?大不了到时候让高家的人再验验DNA嘛,真的假不了!”佘水星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的说道。

    “可是他们说的好难听,我说脱光了衣服去勾*引他,妈……”

    “好孩子,别激动!这有可能就是南千寻的诡计,她要弄掉你肚子里的孩子,然后再把我们逼上绝路,你千万不能中计!”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的话,想了想,有可能就是这样的,连忙点头,说:“对,这一切都是南千寻的诡计,我们不能上当!”

    她连忙擦了擦眼泪,说:“我一定要嫁入高家,我一定要把南千寻踩在脚底下!”

    “好孩子,委屈你了!”佘水星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平静了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太,外面有人找,说是法院的!”胖嫂上来敲门说道。

    “法院?”佘水星和南初夏听到法院心里纷纷慌乱了一下,彼此对视了一眼,直觉上没有什么好事。

    “我出去看看,你好好养身体,记住千万不能中了南千寻的诡计!”佘水星说着跟着胖嫂出来了。

    南初夏看着佘水星离开房间,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样,孕妇本来的情绪就很不稳定,加上稍微受点外界的刺激,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心里承受的压力成无数倍的扩大。

    “你好,佘水星女士,我们是南川市人民法院的,这是法院的传票!南氏向我院提出了诉讼请求,告你私自转移南氏财产。本月十五号正式开庭,你可以自己请律师,也可以让法院指定律师!”

    “告我?”佘水星的头一阵眩晕,她刚离开南氏,就被告了!没有想到他们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您忙,我们先走了!“两人递完了传票就离开了。

    “妈,到底什么事?”南初夏听到了什么传票什么的,立刻下楼来了。

    “没什么,不用担心,妈妈能对付。”

    “到底是什么事?什么传票?”

    “南千寻把妈妈给告了!”

    “南千寻真的要把我们逼上绝路吗?妈,怎么办啊?”南初夏紧张的扶着佘水星的手臂。

    “初夏,别担心,妈这就去找律师。”佘水星说着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南家别墅,去找郭子衿。

    “叮铃铃……”别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南初夏吓的心里怦怦乱跳,朝电话那边走了过去。

    “喂你好,我是南初夏!”南初夏接了电话。

    “我是高廷梅!”高廷梅在电话那头,冷冷的说道。

    南初夏心里一慌,她突然打电话来干什么?

    “有什么事吗?”

    “你父亲刚刚入狱,你还有心情设计我哥哥!

    你母亲马上有官司缠身,你认为我们高家会让你进门吗?

    我猜你是要设计我哥,怀孕了以后想着把你父亲的官司重新上诉,

    然后想要借助我高家的力量,帮助你们,对不对?

    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

    高廷梅面无表情的说着,声音极其的冷漠,南初夏心里一慌,连忙说: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意外,只是我怀了孩子,你真的误会了。”

    南初夏的解释,在高廷梅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既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个意外!那么你现在把孩子去打掉,我们两家的联姻算了。”

    “不,不要,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这么做!”

    “好啊,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没办法!”

    高廷梅挂了电话,脸上充满了不屑,弄掉一个女人的孩子,对于她来说,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南初夏挂的电话,站在那里很久,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件事情跟南千寻脱离不了关系。

    于是她气鼓鼓的拨通了南千寻的电话。

    “你好我是Nancy!”南千寻的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却听见电话那头,歇斯底里的吼道:

    “南千寻,都是你!是你干的,是不是?”

    南千寻听得出是南初夏的声音,以为她问的是法庭传票的事情,说:“没错,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这样对待我?你想要陆旧谦,我把他还给了你,难道还不够吗?你要南氏,妈妈已经把南氏还给你,你已经拥有了你想要的一切,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谁来放过我父亲?你母亲和你父亲联手,害死了我的父亲,害死了我的孩子,谁来放过我?”

    南千寻听到南初夏的话,气的浑身发抖!陆旧谦是她让的?南氏是她妈妈还的?

    “你,你说什么?”南初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自己的父母害死了他的父亲,他们还害死了她的孩子?怎么可能?

    “你 说谎,你根本就不能怀孕生孩子,你胡说!”南初夏大声的吼叫。

    “不能生孩子么?我告诉,我早就生下了陆旧谦的孩子,现在已经三岁了!你父母欠了我两条人命,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她已经生下了陆旧谦的孩子?而且孩子已经三岁了?

    自己的爸妈真的害死了她的爸妈,害死了她的孩子?南初夏心里一慌,连忙挂断电话朝门外跑了去,她一定要去找妈妈问清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她走的急,刚出门口,脚下一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肚子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痛感,她双手捧着肚子,有气无力的喊着说:“胖嫂痛,好痛……”

    胖嫂慌慌忙忙的跑过来,看到她捧着肚子坐在地上,额头上都是汗,身下已经有血流出,连忙拨打救护电话。

    救护车呼啸而至,把她带到了医院。

    医生在急救室里奋力的抢救孩子,佘水星闻讯赶了过来,看见胖嫂,劈头盖脸的一顿训:

    “你是怎么照顾她的?竟然让她进了医院,孩子没事倒好,万一有事,我跟你没完!”

    “太太,跟我无关啊,我在洗衣服,突然听到她大声叫喊,出来就看到她这样了!”胖嫂小心翼翼的解释。

    佘水星气的浑身都发抖,心里也更加的担心孩子会不会保不住!

    医生很快出来了,拿掉口罩,说:“孩子暂时是没事了,但是病人一定不能再受到打击,要不然孩子……”

    “好、好,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佘水星连忙说道。

    护士慢慢的把她给推了出来,佘水星连忙上去,伸手握着她的手,说:“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妈……”南初夏看到佘水星张口就哭了起来。

    佘水星连忙说:“初夏,一定要心平气和,千万不能中了某些人的诡计!”

    南初夏点了点头,说:“嗯,我不会了!”

    她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佘水星说:“万幸,孩子还在,你千万不要想的太多,所有的事都不是事,只要你嫁给了高剑鞘,爸爸的事还有妈妈的官司,都会赢!”

    “真的吗?”

    “真的!”佘水星随着到了病房里,胖嫂在外面也松了一口气,如果是真的孩子掉了,佘水星一定会迁怒自己!

    当天晚上,佘水星守在病房里,谁也不准靠近,连胖嫂也不能靠近,家里的保安被叫过来两个,二十四个小时轮班保护南初夏。

    第三天上午,一个高大的护士过来帮忙输液。

    佘水星见这个护士有些面生,问:“你是新来的?”

    “不是,之前值夜班!”那护士微微一笑,拿着药给她挂了上去,很快离开了。

    “明天我们就能出院了,今天医生说恢复的很不错,这孩子已经肯定大有出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佘水星看着她的肚子说道。

    “嗯!”南初夏的脸上一阵羞赧,说:“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的孩子!”

    佘水星笑了笑,说:“以后不会了,妈会找人保护你的!”

    两人一边说一边笑着,南初夏说:“妈,我想去上厕所!”

    “嗯,小心点!”佘水星帮她把药瓶子提着,到了洗手间里,挂上之后退了出来。

    南初夏在洗手间里蹲了将近十来分钟,佘水星不放心的问:“初夏,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不要紧,我大便!”南初夏说着,头上都是汗,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大便这么困难。

    佘水星摇了摇头,伸手按了按太阳穴,自己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又过了五分钟,南初夏还没有出来,佘水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说:“初夏,初夏,你怎么样?”

    “我没事,总感觉像是拉肚子一样,可是什么也拉不出来。”

    “南初夏,你快开门,快开门!”

    “等-一下……”南初夏一使劲,一股血流了出来,随着血流出来的还有一块白色的肉球球。

    “妈……”

    佘水星感觉不好,连忙让保安过来把门给撞开了,拉着她躺回了床上。

    “快去叫医生!”佘水星大声一吼,有个保安连忙去叫医生,医生连忙赶过来,把她推过去照B超,发现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不见了。

    “孩子没了!”医生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