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7章 他的心情很不爽

    “什么?”佘水星的头像是被一个大铁锤锤过了一样,摇摇晃晃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眼前还是漆黑的一片,过了好半天,才重新能看见。

    “不要,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南初夏也呆愣了数秒,失声痛哭,拉着医生的衣服,苦苦的哀求。

    “你还年轻,孩子会有的。”医生连忙安慰道。

    “孩子,孩子怎么会没有了?”佘水星一把抓住医生问道。

    “这个就要问你们了,刚刚送过来的时候,子宫里已经是空的了,你们什么时候把孩子给弄掉了,难道自己不知道吗?”

    佘水星的眼前立刻出现了刚刚南初夏去上厕所的那一幕,非常的反常,难道孩子掉在厕所里了?

    她面如死灰的靠在墙壁上,孩子没有了,高家还会继续跟他们联姻吗?

    护士把南初夏给推到了病房里,南初夏还不断的呜呜的哭泣,佘水星说:“初夏,你听我说,先不要哭!”

    “妈妈,孩子没有了,现在高家还会继续联姻吗?万一他们反悔了,旧谦哥哥这边又成了南千寻的未婚夫,我怎么办?呜呜呜……”

    “所以初夏,你现在一定要挺住,先封锁消息,不让高家知道流产的事,只要结婚之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怀上孩子!”佘水星说道。

    南初夏听到她的话,抹了抹眼泪,说:“这一切都是南千寻设计的,都是南千寻!”

    “所以,现在你顺利的嫁入高家,才是当务之急!”佘水星说道。

    南初夏不再哭泣,南千寻给她的痛苦,她一定会让她十倍的还回来。

    高廷梅这边,得到确凿的消息,南初夏已经流产了,却没有告知高家这边,知道她们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她要等到适当的时机告诉爷爷,她南初夏根本就没有怀孕,只不过是来骗婚的,到时候就不怕爷爷不取消联姻了,只不过这个主意还是要等哥哥来出,要不然以后万一被查出来什么,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了。

    “廷梅,你弄掉了南初夏的孩子?”高剑鞘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哥,那孩子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摔掉的,怎么能怪我?我想动手,但是没有来得及,孩子就掉了!”

    “你最好保证你说的都是实话!”高剑鞘说道。

    “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再说了,我能骗的了你吗?”高廷梅说道。

    高剑鞘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说话,不管是不是高廷梅做的,他都不会把她怎么样,不是因为他不想要自己的孩子,而是他不想娶一个设计自己的女人!

    “哥,我们现在要告诉爷爷吗?”

    “不用,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高剑鞘有着自己的打算,既然佘水星母女设计自己,不代表他不能反击,到时候直接说她没有怀孕,孕检单都是假的,她们想要骗婚而已,这样才能让爷爷放弃逼他娶她!

    高剑鞘的婚期渐渐的逼近,很尴尬的跟佘水星出庭撞在了一起,佘水星打电话跟高老爷子商量婚期提前,就算现在不举行婚礼,先领了证,冲个喜也好。

    “怎么突然要提前?”高老爷子问道。

    “还不是那个不孝女,居然一纸诉状把我给告了,出庭的时间刚好跟婚期撞在了一起,你说这……唉,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我这也是有苦说不出!”佘水星无奈的说道。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高老爷子十分了解的说道,“那这样吧,你先处理你的事,领证的事等到你这事过去吧,这几天剑鞘有些事忙,等到忙过这段时间,我让他去接初夏过来。”

    “呃,这样也行!”佘水星本来想紧逼的,生怕高老爷子生出怀疑来,也没有说出来。

    两人敲定了之后,佘水星等着高老爷子先挂了电话,然后在电话旁呆愣了很久。

    南千寻这边积极努力的处理公司的事物,她来到公司的这些天,陆旧谦每天下午下班都要来亲自接她回去。

    一来二往,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陆旧谦宠南千寻,宠上天了,就连和陆氏合作的一些案子都顺利的很,那些联系业务的人,纷纷尝到了甜头,觉得南千寻会把南氏带上新的高度的。

    南氏的一些旁支的年轻人,也纷纷回到南氏工作,按照南氏的人员聘用制度,全权交给人事来办理。

    这一天南千寻照常上班,到了办公室,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布局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原先一张大大的办公桌,现在变成了两个,靠近落地窗旁变,多了一个长长的花架子,花架子上是一些花花草草,上面是一些多肉,下面是一些绿植。

    靠着这边,是一个大大的鱼缸,缸里有很多小金鱼,包括一些锦鲤和黑蝴蝶。

    “陆旧谦,你搞什么鬼?”南千寻看着陆旧谦不解的问。

    “我嫌每天跑来跑去太累,干脆以后直接来这里办公,刚好石墨也在,我用着也顺手!”陆旧谦理所当然的说道。

    南千寻一阵狂汗,这个也真是没谁了。

    “Nancy,佘水星那边找了郭子衿帮忙打官司!”路由匆匆忙忙的进来,意外的发现陆旧谦也在,呆愣了一下,看了看两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郭子衿?”南千寻转头看向了陆旧谦,陆旧谦说:“别担心,郭子衿是我安排的!”

    他安排了律师去帮被告辩护?那这场官司岂不是还没有开始打,就已经赢了?

    “没事,我们正常出庭就好!”南千寻对路由说道。

    路由点了点头出去,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这个陆旧谦什么时候把办公桌都给弄了过来?肯定是石墨在背后捣的鬼,他正想着,石墨从外面过来了。

    “石墨,你们耍诈!”路由看到他,连忙说道。

    “我们怎么了?”石墨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莫名其妙的说什么?

    “你代表陆少爷来帮Nancy,我代表白少爷来帮Nancy,可是现在你们居然都违反了规则!”

    “路由,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莫名其妙的说什么呢?”

    “你敢说陆总把办公桌搬过来的事,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让白韶白也把办公桌给搬过来啊!”石墨不以为然的坐了下来。

    “你……”路由气的说不出来话了,他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还非要出难题。

    办公室里,南千寻坐下来,快速的浏览了自己的邮箱,有特别重要的事,她都会认真的回复邮件,陆旧谦一旁托着腮看着她。

    “你不用工作么?”南千寻发现他一直在偷看自己,转过头来问道。

    “要是所有的事,都需要我亲力亲为,我还当什么总裁?直接当一个跑腿的得了!”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但是人才选拔这方面,我一定会亲力亲为!”

    “噢,其实我也可以帮你,比如面试!”

    “现在这种情况,想不让你帮都困难!”南千寻无奈的说道。

    不一会儿,人事把昨天南千寻留下简历的人都带了过来,并且把资料递交过来一份。

    陆旧谦对着人事微微一笑,那人事也知道陆旧谦和南千寻的关系,但是脸上还是不由的一热,连忙退了出去。

    “你要是继续在我公司里坐镇,所有的少女心都要被你给撩起来了!”南千寻翻着资料,一边看着一边说着。

    “嘿嘿,我这不是努力的搞好跟你身边人的关系么?”陆旧谦笑着说道。

    “……”

    两人说完话,后面的人进来了。

    那人进来之后,看到南千寻惊艳了一下,之前只是听说南氏空降了一个美女总裁,果然是这样。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长的这么漂亮的女人,那些个电影明星都会被瞬间秒成渣。

    “给你一分钟,介绍一下自己!”南千寻说道。

    “你好,我叫南武吉,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川大建筑系……”那人迅速的介绍完了自己之后,陆旧谦挑剔的看了看手表,说:

    “你的自我介绍没有一点新意,而且超过了二十几秒。”

    那个男的面上一愣,知道陆旧谦是个不好惹的,也没有继续说话了。

    南千寻看了看陆旧谦,说:“依陆总之见,他不可用咯?”

    “也不是不可,但是要从基层锻炼,看表现!”陆旧谦挑眉的看着那个人,其实这个人总体来说还算是中规中矩的,但是他刚进来就一直盯着南千寻看,让他的心情很不爽。

    不知道南千寻是他们本家的人么?同姓的不能通婚,他还眼巴巴的看什么看?

    其实陆旧谦这醋吃的有些过,人家只是惊艳了一下,看到美好的事物,都想多看两眼,而且人家也没有一直看。

    接下来的面试,都被陆旧谦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丢在了底层,南千寻本来是想要选拔一个助理的,没有想到一个都没有选上。

    “陆旧谦,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也是为你好,上来就上高位,人容易心浮气躁,要好好的沉淀一下,然后才能重用!”陆旧谦理所当然的说道,心里想着怎么没有女的来面试,全部都是男的!

    南千寻没有说话,其实陆旧谦说的也有道理。

    “米露你怎么不用?”陆旧谦问道。

    米露?南千寻对她的印象就是吃货外加财迷,她皱了皱眉毛,说:

    “她那么单纯,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只是你没有激发到她的天赋而已。”陆旧谦十分确定的说。

    “那我也不招特助了,让米露跟石墨去学习!”

    “嗯!”陆旧谦满意的点了点头,南千寻听到他屡次说道米露,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个米露还真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