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8章 为什么要搞她?

    话说开庭的日子到了,南千寻没有亲自出席,而是让路由代替自己去的。

    一个上午她都心不在焉的,做什么都不能专心。

    “走,我带你去解解压!”陆旧谦说着拉着南千寻要出去,南千寻想要拒绝,但是他的力气比较大,她没有能挣脱他。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陆旧谦开着车子载着她往市东边去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在了路上,两人下车,南千寻被眼前的景象给呆愣住了。

    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蔚蓝的,不知道名的鸟儿在大海上一直不断的飞翔,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叫声。

    “走,我们下去!”陆旧谦说着拽着她往路下面下,下面都是石头,他陷下去之后,伸手接南千寻。

    南千寻也随着他下去,两人在离路有些远的地方,坐在石头上,看着眼前的大海,难怪人家都说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看到这么广阔的地方,心情真的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南千寻惊讶的看着陆旧谦,这里不是圣安德鲁斯小镇,圣安德鲁斯小镇那边的海她去过的。

    陆旧谦微微一笑,这里是他在寻找她的那些年偶尔发现的。

    “等会儿还有更壮观的!”陆旧谦说道,南千寻的心里不禁隐隐有些期待。

    “我下去捡贝壳吧!”南千寻说着就要下去,陆旧谦一把拉住她,说:

    “等一下!”

    她于是又坐在那块很大的石头上,不一会儿海水还是涨了起来,她看着海水慢慢的升了起来,连忙说:“涨潮了?”

    “嗯!等一会儿海水落下去之后,会有很多的贝壳!”

    南千寻一眼不眨的看着大海,看着海水慢慢的涨了起来,有些惊讶,大自然果然是神奇。

    海水慢慢的到他们的跟前了,南千寻伸手去摸海水,她眼珠子一转,弄了水,朝陆旧谦波了过去。

    陆旧谦冷不防的被她泼了水,也弄了一点点的水,洒在她的脸上。

    两个人在海边嬉闹了起来,那些愁烦的事也消失不见了。

    法庭上,佘水星站在被告的位子上,发现原告的位子上站着的不是南千寻,而是南氏的法人代表,脸都扭曲了。

    她已经安排了很多的记者,等到开庭之后,他们就会上来采访,一些关于养女状告养母的恶毒贴子,她都已经安排水军写好了。

    只要等到今天的开庭之后,她就能安排社会舆论了,谁知道她连面都没有露一个,完全是公事公办,那么自己的所有的安排,岂不都是白费了?

    “辩方律师请辩护!”法官对郭子衿说道。

    “我方的意见是恶意转移资产的罪名不成立。

    强星公司是李丽娜的公司,虽然李丽娜跟李自强有血缘关系,但是跟被告没有血缘关系。

    公司的账务和银行预留的印鉴都不能证明公司跟我的被告人有任何勾稽关系。”

    郭子衿的话一落,原告律师立刻开口说:

    “法官大人,虽然李丽娜注册了公司,但是不排除是有人恶意套用身份证办理的公司!

    据我所知,在强星公司注册的时候,李丽娜本人还带着她年幼的弟弟,举步维艰,怎么可能有钱出来注册公司?

    而且她的公司注册之后,从来没有去管理过,而且一直在万达做导购小姐,请问这样的老板难道大家不觉得异常吗?

    所以我方断定,李丽娜的身份证被人冒用,而且她本人并不知道这件事!并且也有证据呈上。

    试问,当李市长在位的时候,有人冒用李丽娜的身份证去办理公司,刻印章,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并且这件事发生在佘水星女士公开恢复南千寻小姐的身份,并且委托郭子衿律师签下产业继承协议之后。

    协议上并没有将产业分给南初夏小姐,而那时候南初夏小姐的真实身份还没有被公开,难道大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被告原本就定好了主意,到时候让南千寻小姐接手南氏这个空壳子,而所有的资产都已经被转移到了李丽娜的名下,等到时机合适,再由李丽娜的名下转移到南初夏的名下,请问被告,我说的对不对?

    我方坚定认为,这是一起恶意转移资产的案件!”

    佘水星听到对方的分析,眼前一黑,站立不住,没有想到所有的事实都会被挖出来。

    法官听完了原告律师的话之后,转眼看向被告律师,郭子衿铁青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对方说的都是实话,更是因为他本来就无心帮佘水星打赢官司。

    “我庭宣判,佘水星恶意转移南氏的资产罪名成立,冒用他人身份证信息,性质恶劣,数罪并罚,今判定被告理解归还所有资产,罚金一万人民币,有期徒刑三年!自明日起十五日内可以上诉!退庭!”

    佘水星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法院的,这下完蛋了!

    路由出来法院,就理解联系了南千寻,南千寻的手机被陆旧谦强制性的丢在了车子里,两人还相互依偎着,看着海水。

    “旧谦,你说这一次能把佘水星给告进去吗?”

    “千寻,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佘水星是你的养母,就算不是你亲生的母亲,至少对你也有养育之恩,你为什么一心想要搞她?”

    南千寻浑身一僵,把头从他身上拿开,看着他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

    “不是,是我想知道真实的原因!”陆旧谦的内心一直不能接受的,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南千寻,不会有这么多的心思,也不会刻意的想要对付某一个人。

    他要对付她,是他的事,但是他不想她被玷污,他还是爱以前那个她!

    南千寻看着他,转过脸去,想了想不知道要从哪里说,但是陆旧谦却误会她不想说,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想说没有关系!”

    南千寻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法院那边应该有消息了,我们要不要回去?”陆旧谦转过头来看着南千寻问道。

    “嗯!”

    他站起来伸手拉她,她把自己的手递了出去,在刚刚要起来的时候,他顺着她的力道往前松了松,她又使劲拽他的胳膊,他又往前松了松,最后把她壁咚到了石头上,他趴在她的身上,说:“已经满月了!”

    南千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说她小月子满月了。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陆旧谦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抹笑来,南千寻后知后觉的想起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脸上一红,说:

    “起来,回去了!”

    陆旧谦但笑不语,牵着南千寻往路上走。

    两人回到南氏,路由已经回来了。

    “路由,进来!”南千寻喊了一声,路由立刻站起来来到了办公室里。

    “事情怎么样?”

    “法官判定佘水星归还所有的资产,并且罚金一万块,还要做三年牢!”路由如实的回答。

    南千寻终于松了一口气,陆旧谦去帮她倒了开水过来,听到这样的结果,也是在意料之内。

    “她还没有上诉,上诉之后的结果才是最终的结果。”路由说道。

    南千寻的心又提了起来,转眼看向陆旧谦问:“她上诉会有翻转的余地吗?”

    “没有!”

    陆旧谦回答的斩钉截铁,说:“她上诉会更好!”

    “为什么?”

    “因为她害你的事,就要给你一个交代了!”陆旧谦说道。

    “害我?”南千寻有些想不明白了,她出了联合南初夏把设计自己离婚,还有什么事害自己了吗?

    “埃里克还记得吗?”陆旧谦问。

    “埃里克?你是说,埃里克的事是她干的?”南千寻瞪大了眼睛说:“难怪白韶白查不到埃里克了,原来是被你给藏了起来!”

    “对,所以我问你为什么要对付佘水星,我始终想不通,她的做法分明是要把你给弄死!”

    “很简单,因为她怕我扒出当年的事!”要是换做以前,她也不会知道佘水星为什么要弄死自己,但是自从她知道他们联手设计害死了父亲之后,她随便想想就能想得出来了。

    “你是说爸出意外的事?”陆旧谦连忙坐直,一眼不眨的看着她。

    “是,我曾经亲耳听到了他们联手设计害死了我爸爸,孩子没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南千寻低头说道。

    陆旧谦的心脏忽然一抽,那个时候,他还在猜忌她的孩子是谁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受了这么大的打击。

    “如果这么说,那么就能解释得通了!”陆旧谦伸手揽住她,说:“埃里克是我留的后手,假如她要上诉,肯定也是能找到什么新的证据,或者是找个替死鬼出来,到时候我们可以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南千寻点了点头,靠在了他的怀里。

    对于法庭的宣判,南初夏也立刻知道了,她当下咬牙切齿的说:“南千寻,我南初夏跟势不两立!我有朝一日,一定会把你所加给我的痛苦,如数归还!”

    佘水星从法院回来之后,南初夏看到她非常的惊讶,说:“妈,你回来了?”

    “嗯!”佘水星嗯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伸手揉着太阳穴,南千寻问:“为什么爸爸被带走就不能再回来了?”

    “他是政府的官员,被纪检委带走的!初夏,不管妈妈上诉能不能成功,以后你都要记住,一定要让南千寻位她的心狠手辣付上代价!”

    “妈,我记住了!”南初夏呜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我已经跟高老爷子说过了,只要过了今天,你就可以去跟高剑鞘领证,妈要看着你有人照顾,妈的心里也就放心了!”

    “妈,你别说了,别说了,就算是真的被判刑了,也不过是做几年牢而已,你不要这么说。”

    “呵呵,傻孩子!”佘水星伸手摸着南初夏的头发,她的心里有预感,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了结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