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09章 有男人靠也是本事

    “呵呵,傻孩子!”佘水星伸手摸着南初夏的头发,她的心里有预感,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了结的。

    佘水星很快上诉了,南川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她的上诉,法庭很快开庭。

    她重新请了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帮佘水星极力的争取,最后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她只是失职罪,而并不是一审判定的恶意转移资产罪。

    二审判决佘水星赔偿南氏损失五千万元。

    庭审结束之后,佘水星离开法院,很多记者涌了上前采访她。

    佘水星欲哭无泪的面对媒体,神情憔悴了很多,说:

    “谢谢大家关心,我很好!是我没有做好工作,给公司带来了亏损。千寻毕竟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有很多对不起她的地方,她对我有怨恨也是正常,我能理解。其他的我也不便多说,求生存!还请各路记者放我一条生路!”

    她说着钻到车子里,车子缓缓的朝南家的别墅开了过去。

    南千寻在办公室里,很快就得到了二审的判决结果,她气的浑身都发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明明是转移资产,为什么会判成失职?就像之前李自强明明是他害死了涛涛,却被判为过失杀人。

    还有她在记者面前装无辜,感觉好像是她把她给逼上绝路了一样!

    她站起来去倒了水,站在净水器那里发呆。

    不知道陆旧谦那边要怎么安排!

    她看了看陆旧谦的位子,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里办公,今天回公司开会去了,不知道几点钟能回来。

    她看了看表,快到了吃饭的时间,拿起手机来拨打了陆旧谦的电话。

    “怎么了?”陆旧谦拿着电话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呃……你中午回来吃饭吗?”南千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中午我要陪客户,我晚点过去!”

    “嗯!”南千寻隐隐有些失神,她发现离开陆旧谦她竟然什么都做不了了。

    “Nancy!”

    “什么事?”南千寻看到了石墨,突然灵机一动,或者他知道什么?

    “这是米露最新拟定的管理制度,你看一下!”石墨把手里的资料拿过来给南千寻。

    南千寻拿起来认真的看了看,说:“做的不错,只不过好像那个奖惩制度还不够完善,如果每年每个部门能够选拔出优秀的员工,我们对那些对公司有特殊贡献的优秀员工进行嘉奖,会提高员工工作的积极性!另外加上一些工作淘汰制度!”

    “好!”石墨应道,往外走。

    “等等!”南千寻连忙叫住了他。

    “Nancy,还有事?”

    “埃里克你知道吧?”南千寻看着他的眼睛一眼不眨,石墨呆愣了数秒,还有些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陆总也没有吩咐。

    “你肯定知道,想了这么久,是不是在想要不要问问陆旧谦?”

    “呃,我知道!”石墨脸上一阵尴尬,自己想什么她都知道,真不知道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跟眼前这个精明的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把所有的证据都准备好了,我要起诉他和佘水星!”南千寻微微笑着说道。

    石墨一愣,陆总没有吩咐的事,他有些不知道要不要做,南千寻看出他的迟疑来,说:“既然你还想着等陆旧谦的吩咐,那么下午你收拾东西回陆氏吧!我这边有路由!”

    “Nancy,我不是这个意思……”

    “出去!”

    石墨还想解释,可是解释什么呢?不就是那个意思么?他懊恼的唉了一声,连忙出去了。

    路由见到石墨在南千寻这里碰壁了,心情好的很,被他压抑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路由低头看自己手机上的群消息,这些群消息都是他们白氏的人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不管有用没有用,都发在他们的消息群里的。

    突然看到了关于南初夏的事情,特意点开来看了看,并且在群里求证了,爆料的人把真凭实据都给拿了出来,私戳给了他。

    他看到之后,连忙来到了南千寻的办公室。

    “Nancy,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南千寻揉了揉眉心,抬起头来看着路由。

    “南初夏的孩子掉了!”

    “你说什么?”南千寻惊讶的站了起来,又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孩子掉了!”

    南千寻听到之后,又坐在了椅子上,孩子掉了还能顺利联姻?

    “是意外还是人为?”

    “看着像意外!”路由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一惊,看着像意外,意思就是人为的了!

    难倒是陆旧谦干的?

    她的心里砰砰的乱跳,按道理来说,南初夏的孩子没了,对她来说是件好事,说不定高家就不会联姻了。

    毕竟让高剑鞘那样的人,因为责任而娶一个设计自己的女人,是一种耻辱。

    如果不是陆旧谦难道是高家的人干的?

    “高家的人知道吗?”

    “目前看起来一切正常!”

    “意思就是他们还不知道?佘水星隐瞒了这件事!”南千寻说道。

    “密切注视佘水星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路由出去,趾高气昂的看着石墨,这一句他完胜!

    南千寻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有些不安稳,她现在要想办法破坏南初夏和高家的联姻。

    佘水星那边从法院回来,立刻联系了高老爷子。

    “高老爷,我是佘水星!”佘水星在电话中笑着说,刚刚洗完澡的她,这一刻精神抖擞的。

    “哦,是初夏妈妈,怎么样?事情处理好了吧?”

    “嗯,处理好了!不知道俩孩子的事……”

    “那我这边联系婚庆公司做准备,一个月内完婚,你看怎么样?”

    “呃,老爷子,你也知道她爸爸刚出事,加上最近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想低调一点,只是怕委屈了剑鞘!”佘水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她其实是害怕出什么意外。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那就先领证!”

    “好!”

    “那我安排一下剑鞘,让他去南川,领了证之后顺便把初夏给接过来!”

    “哎,好,就这么定了啊!”佘水星兴高采烈的挂了电话,一旁的南初夏见到她兴高采烈的样子,知道是好事临近了,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初夏,明天高剑鞘就会来了,到时候你要注意一下!”佘水星说道。

    “嗯!”南初夏知道她说的是注意一下,不要被他给看出来她孩子没有了。

    南千寻下班回家,看到南初夏和佘水星的脸上带着他们极力隐藏却藏不掉的喜悦。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南初夏的肚子,没有想到她还挺能装的,这几天都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来。

    “千寻,南氏的事是我做错了,以后我会小心审核的!”佘水星看到南千寻,先放松了语气。

    “希望吧!我也希望佘总能在工作上认真一点!只不过你工作上出现了那么大的失误,给公司带来那么大的损失,还要继续留在原位上工作么?”

    南千寻似笑非笑的说道。

    佘水星的脸有些扭曲,她的意思是要把自己赶出南氏了?

    “你上次明明说只是不让我参加家族会议,没有要把我赶出南氏!”

    “那是因为不知道你竟然有这么能耐,坐在办公室里不动,就能转移那么多的资产!”

    “法官已经判定,我只是工作失误!”

    “呵呵~~”南千寻笑了笑上楼。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把我送进监狱,你心里很不甘心?”佘水星挑衅的看着她。

    南千寻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佘水星看到她不说话,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说:“过了明天,初夏就是高家的人,以后你要做什么,想做什么,都要掂量掂量了,可不能继续任性了!任性是给有资本的人!”

    “那么请问,我有没有资本?”

    “呵,你自己有没有能耐,有多大能耐还需要我告诉你么?如果不是你靠着陆旧谦,还想在南氏立足?做梦!”

    “有男人靠,也是资本!”

    “你……”佘水星怒火填胸,她这么多天,一直被南千寻给打压着,心里老早憋了一肚子的火了。

    只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笑了笑,说:“自强的事,以后肯定会有翻案的机会,你所有的布置不过都是徒劳无功而已!”

    南千寻的脸色变了变,她果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等你们有本事翻案了再说!还有赔偿南氏的事,你是不是应该提上日程了,毕竟现在法院对于老赖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列入失信人员,以后可能无法生存下去哦~~”

    “你放心,我会慢慢还……”佘水星的语气听起来,就是不还的意思。

    南千寻面无表情的上楼,佘水星是最近吃瘪太多了么?有一点点的小胜利,就来对这几耀武扬威了?

    以前那个沉着冷静的佘水星,也有这么一天?

    明天,她不仅要破坏他们的联姻,还要让佘水星的辛苦所得,为他人做成嫁衣,而且还要吐出来五千万!

    她想到这儿,立刻加快了脚步上楼,在佘水星看来她是落荒而逃!

    南千寻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立即拨了白韶白的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