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0章 看着你幸福就好

    南千寻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立即拨了白韶白的电话。

    “韶白,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白韶白接到南千寻的电话非常的开心。

    “让李丽娜过来掌管强星公司!”南千寻笃定的说道。

    “明天吗?”白韶白问。

    “对,明天是个绝佳的时期,我要看着佘水星失去所有!”

    “好!我会派人陪同她一起过去的!”白韶白无奈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南千寻为什么会选择明天,但是她做事肯定有自己的道理的。

    “天天怎么样?”南千寻问道。

    “他很听话,不过这会儿跟李丽娜跑出去玩了!”

    南千寻的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儿子黏上李丽娜,让她心里有些酸酸的。

    “姑父他们……”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开口说话了,现在偶尔能叫姑姑的名字!”

    南千寻听到白韶白这么说,眼眶都湿润了,用不了多久,她就能看到恶人遭报了。

    “谢谢你了,韶白!”

    “公司的事,可以多问问路由!”

    “嗯!”南千寻像是受了委屈一样,嗯了一声。

    “也许,等到南氏壮大了,我们之间的沟壑也就能填满了!”白韶白的脸上带着一些苦笑,他爱她,但是不想给她那么大的压力和负担,可是看着她渐渐的掉在陆旧谦设计的网罗里,他有些不甘心。

    最近报道的那些绯闻,他并不是不知道,尤其是两枚钻戒,已经让他的心像是雪上加霜一样,无法被暖过来了。

    他很想把她带回江城,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随意由胡云英摆布的他了,把她放在江城,他们慢慢的还能回到从前。

    只是以她倔强的性格,肯定不会同意跟他回江城,南川市有她的牵挂,所以他只能带着天天和南紫云夫妇,想让她知道在江城也有她的牵挂和牵挂她的人。

    “韶白,我们已经错过了!”南千寻每每提到这份被活生生拆散的感情,都会觉得沉重。

    “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我只要守着你,看着你幸福就好!”

    南千寻鼻子一酸,韶白配的更好的女人!

    次日,南千寻刚跑步回来,看到了高剑鞘站在南家别墅的门口。

    “Nancy,早!”高剑鞘看到南千寻,拔腿朝她走了过来。

    “高检早!”南千寻停下了步,等着高剑鞘走到她的身旁。

    “你热爱运动?”

    “呵,我体质差,据说多运动运动可以增强体质!”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高剑鞘站在她的面前,在晨光的照耀下,多了一丝阳光的味道。

    他身上的那种成熟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腔,她本来不讨厌,但是自从知道南初夏的孩子掉了之后,莫名其妙的对他喜欢不起来了。

    “呵,高检这么一大早来南家,是看未婚妻?”

    “如果我说是专门提前来看你,你会相信吗?”

    “高检说笑了!”南千寻笑了笑,说:“不过,一点都不好笑!”

    “呵,是吗?我来南川市相亲的时候,相的可是你!”

    “但是你却睡了我妹妹!”南千寻说的时候有些哀怨,毕竟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为了成全他们才跟陆旧谦在一起的。

    高剑鞘的脸上一滞,心脏突然一抽,如果不是自己中了招,她也不会落到陆旧谦的手里。

    “那是她们设计了我,说你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她们也没有办法了,才给我打的电话!”

    南千寻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一样,有些愧疚,他竟然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被设计!

    “高检这话,应该早点说!现在说好像已经晚了!”南千寻越过他去开大门,手指摁在了指纹锁上,高剑鞘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说:

    “不,不晚!”

    “初夏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南千寻眼皮一耷拉。

    她只不过想试一试,高剑鞘到底知不知道南初夏孩子掉了的事!

    “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她是骗婚的!”高剑鞘连忙解释道。

    南千寻的心里一咯噔,这个高剑鞘果然心思沉重,南初夏有没有怀孕她还能不知道?如果不是有确实的把握能嫁入高家,她能同意跟陆旧谦解除婚约?

    她的孩子果然是高家的人干的,是不是高剑鞘动的手她不知道,但是他肯定是知情者。

    她连忙退了两步,说:“高检,别开玩笑了!你今天来,难道不是为了跟南初夏领证结婚?”

    “Nancy,我不跟南初夏领证结婚!”

    南千寻转眼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换成我,我也不会嫁给一个设计我的男人!”

    高剑鞘以为她所的事陆旧谦设计她,心里终于舒坦了,说:“我今天会把这件事给处理好!”

    “跟我有关系么?你要是再不要她,她肯定又算在我头上!”南千寻无辜的说,装可怜谁不会?你佘水星会在记者面前装可怜,她也会在某些重要的人物面前装可怜。

    “不会的,相信我,我有把握让她们闭嘴不说话!”高剑鞘承诺的说道。

    南千寻垂目不看他,她要的就是今天南初夏跟高剑鞘的联姻被破坏,又要用他拖住佘水星。

    “先进去坐了,等会儿再说吧!”南千寻想着如果这个时候就把事情给办了,拖不住佘水星,恐怕李丽娜那边不好办事!

    高剑鞘跟着她进了南家的别墅,到了客厅里,南千寻对他说:“您先坐一会儿,我上去洗个澡!”

    “嗯!”高剑鞘坐在了沙发上,皱着眉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南千寻到了卧室之后,立刻打电话给白韶白问李丽娜的情况,来了没有,白韶白跟她说李丽娜昨晚已经出发来到了南川市,而且随行的还有白氏的人,十拿九稳,她才松了一口气。

    “高检,你这么早来了?”南千寻刚洗了澡出来,听到佘水星在楼下说话。

    “佘总!”高剑鞘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佘水星。

    “那个初夏有些嗜睡,我上去叫她!”佘水星连忙说道。

    “不用,让她睡吧!”高剑鞘微微一笑,反正他来的目的也不是她,她在不在都无所谓。

    “孕妇都嗜睡,没有办法!”佘水星摇了摇头,坐在了沙发上。

    高剑鞘没有拆穿她,只是耐心的坐在那里。

    不一会儿南千寻从楼上下来,她已经换上了职业套装,很有职场女性的干练。

    “千寻,你这么早就要上班去啊?不吃早饭啦?”佘水星看着南千寻虚情假意的问道。

    “不了,我去好粥道喝粥,昨天跟旧谦约好了!”南千寻淡淡一笑,她会虚情假意,她也会。

    佘水星的面色微微一变,说:“那你去吧!”

    南千寻看了看她,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看高剑鞘,转身去了车库。

    她刚开车倒门外,陆旧谦就已经开着一辆蓝色的法拉利过来了,他看到南千寻粉色的车子,连忙狂按喇叭,南千寻连忙停了车子。

    他下了车子就朝她这边跑了过来,南千寻把车窗打开,从车里看着他。

    “你怎么把石墨给赶回来了?”陆旧谦有些生气的问道。

    “他始终是你的人,我都叫不动他,留着干嘛?”南千寻鼓了鼓腮,有些无辜的说道。

    “那个埃里克的事,以前是我吩咐过,不能随便往外透露!”陆旧谦说着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上。

    “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已经罚过他了,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佘水星就能收到另外一份法庭传票!”

    南千寻转头看着他,说:“真的?”

    “骗你小狗!”

    “……”幼稚!

    “走,我们去好粥道!”

    南千寻的嘴角抽了抽,不谋而合,是他们心有灵犀吗?

    两人开开心心的去了好粥道喝粥,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她,然后把头凑近她,说:“我怎么发现你今天有些不一样?”

    “是吗?”南千寻的心情很好,她几乎已经能预见佘水星气急败坏的模样,想想都觉得很过瘾!

    “有什么喜事吗?”陆旧谦问。

    “晚上告诉你,如果顺利的话,晚上我请客!”

    “那我就坐等咯!”

    两人吃了早饭之后,来到了公司。

    陆旧谦今天很忙,到了公司之后,就开始处理邮件,一封接着一封。

    南初夏这边,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连续很多天都失眠,昨天晚上更是因为知道今天高剑鞘要来,兴奋的半夜都没有睡着,到了下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九点多。

    “初夏,还不快去收拾一下,高检已经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

    “没有,只是两个多小时而已!”高剑鞘微微一笑看着楼上。

    南初夏看着成熟稳重的高剑鞘,脸上微微一红,想起了妈妈说的注意点,于是慢慢的下楼,一只手扶着楼梯,一只手轻轻抚着小肚子。

    高剑鞘的目光在她平坦的肚子上转了一圈,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只不过有些冷。

    佘水星和南初夏纷纷一惊,难不成他知道了什么?

    “剑鞘,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南初夏小心翼翼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没事,我有耐心!只不过,我容忍不了欺骗!”高剑鞘的话音一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