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1章 我们只是仇人

    “没事,我有耐心!只不过,我容忍不了欺骗!”高剑鞘的话音一变。

    佘水星和南初夏的脸上纷纷一僵,露出一些不自在的笑容来。

    “呃,时间不早了,初夏,你快点跟剑鞘一起去民政局吧!”佘水星对南初夏说道。

    “嗯!”南初夏的脸上有些羞赧,高剑鞘一眼不眨的看着她,说:“你的孕检单给我看一眼!”

    “啊?”南初夏听到高剑鞘问她要孕检单,直觉上有些不好了,脸色有些苍白,问:“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看看孩子健康不健康而已!”高剑鞘的脸上挂着笑容,但是眼眸里却波澜不惊。

    “我上去给你拿!”南初夏说着转身上楼,去把怀孕检查的单子拿了下来。

    高剑鞘接过来看了看,说:“自从检查出来怀孕之后,你再也没有去孕检过?”

    “医生说要等等才去……”南初夏小声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没有去检查,所以来的时候已经预约了医生,等会儿先去孕检,然后再去领证!”高剑鞘微笑着说道。

    佘水星和南初夏心里纷纷一慌,万一被他知道了孩子没了,还可能会领证吗?

    “呃,先去领证,然后再去孕检吧……”佘水星连忙说道。

    “我已经预约好了,走吧!”高剑鞘说着伸手请南初夏往外走,南初夏挣扎着不肯出去。

    佘水星也有些乱了,事情的发展,跟她们的想象不一样。

    “怎么了?”

    “我不想去医院,我一到医院就头晕!”南初夏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说道。

    “呵呵,是到医院就会眼泪汪汪的,还是你肚子里根本没有孩子?”高剑鞘一脸的愤恨。

    南初夏心里一慌,他居然知道了!

    “剑鞘,你听我说,我的孩子流产了……”

    “流产了,呵呵,你们编,继续给我编!流产了刚刚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瞒不下去了,跟我说流产了!如果我不说去产检呢?你还要继续装怀孕,是不是?”

    “真的是流产了,呜呜呜……”南初夏说着哭了起来。

    “停!你们竟然敢把我和我爷爷玩弄在股掌之中,婚事作罢!到底要怎么处理你们,我想好了再来找你们!”

    高剑鞘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哎、哎……”佘水星一手扶着南初夏,一手招呼高剑鞘,但是高剑鞘的脚步没有停顿过一下。

    南初夏也浑身软瘫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爸爸坐牢了,妈妈赔偿了南氏之后就变成穷光蛋了,旧谦哥哥跟自己再也没有关系了,现在连高剑鞘也不要她了!

    “呜呜呜……”

    佘水星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南初夏,一时也没了主意,现在高家已经是她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然而这根稻草最终没有抓住。

    “初夏,别哭了,大不了我们以后再找……”

    “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就要嫁给旧谦哥哥了,呜呜呜……”南初夏对着佘水星大声吼道。

    佘水星一肚子的火,她怎么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能顺利的嫁给高剑鞘,怎么可能会是现在的光景?

    “你自己没有本事留住男人,还来怪我?”佘水星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也懒得继续劝她了。

    “妈……呜呜……都是南千寻,呜呜呜……”

    “别哭了,在哪里跌倒,就要在那里站起来,哭是弱者的表现!爸爸不过是坐几年牢,我们可以东山再起!”

    “可是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呜呜……”

    “错,我们还有强星!”

    佘水星的话刚说完,她的手机嘟嘟的响了起来,吓了她一大跳。

    “什么事?”佘水星拿起电话,看到电话上是姚红的号码,连忙问道。

    “佘总,不好了!”姚红连忙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佘水星听到她说不好了这三个字,有一种想要撕烂她嘴巴的冲动。

    “公司里来了一个叫做李丽娜的人,说她是公司的老板,现在正在接手公司!”姚红激动的说道。

    “你说什么?”佘水星的头瞬间大了,强星公司被打官司弄了出来,公司的资产她还没有来得及转,就被人给抢了?

    “佘总,您还是快点过来一趟吧,我怕来不及了!”姚红紧张的说道。

    “你先稳住,拖住他们,我马上来!”佘水星说完,挂了电话,急忙往外走。

    南初夏看着事情有些不对,连忙停止了哭泣站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公司里出了一些状况,妈马上去处理一下!”佘水星回头对南初夏说着,急急忙忙的往车库了去了。

    南初夏看到佘水星慌张的模样,心里突然就没底了,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发生。

    佘水星开着大奔出来,走到南初夏的身边的时候,也没有停下来,直接朝门口冲了过去。

    车子到了大门口,刚好有两个公安机关的人到门口。

    佘水星看到了警车,心里噗通噗通跳的厉害,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吧?

    “你好,佘女士,这是最新的传票,南千寻以个人名义控告你涉嫌陷害!”

    佘水星的眼前一黑,说:“这个不孝女,还有完没完了?”

    “佘女士,还请早做准备!”法院的人没有说太多的话,转身走了。

    佘水星想到了公司的事,决定还是先去公司看一看,她的车子急速的朝强星公司开了过去。

    强星那边已经易主,李丽娜坐在总裁办公室里,还有一些白韶白那边带过来的苏醒,他们的动作很快,公司顺利的被他们掌控住了。

    佘水星的车子开到了强星的大门前,姚红正在门外焦急 转来转去,红着眼欲哭无泪。

    “姚红,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一大早,我来转一圈,他们那群人就已经来了,并且强行占领了公司!”姚红红着眼说道。

    “走,进去看看!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佘水星气冲冲的带着姚红往公司里面冲。

    李丽娜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公司的事她一窍不通,她今天只负责出面,解决事情都是由白韶白的人出面。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佘水星冲到了总裁办公室里,对着李丽娜一顿质问。

    “这位女士,你这是什么话?你冲到我们公司里来质问我们是什么意思?这话没有任何逻辑啊!”白韶白的另一位得力助手苏醒说道。

    “你们……你们颠倒是非黑白,你们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佘水星发飙了,李丽娜看着她,浑身都在发抖,当年如果不是她,妈妈会自杀吗?

    “你是谁?在这里跟我们李总吆五喝六的?”苏醒嘲讽的看着她,说:“公司是在我们李总的名下,你算老几?”

    “你……你们要是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呵呵,你还当你是不可一世的市长夫人?想让谁滚,谁就滚,想让谁留谁就留?要不你就直接报警吧!然后看看警察来抓谁啊?

    强星如果是你的话,恐怕你也要坐牢的吧?我想想看你会坐几年呢?应该会重判吧……”苏醒一边说着,一边做思考状,像是在思考如果法官要判刑的话,会判几年一样。

    佘水星浑身一僵,她怎么会忘记自己是怎么洗清强星跟自己没有关系的,要不然就不会只是赔偿这么简单了。

    她的面部扭曲,自己辛辛苦苦弄的钱,就这样被别人给弄走了么?真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佘女士,你还是先走吧!我们有大客户要见,签订收购协议呢!”苏醒看到佘水星的面色不好,也不忘记好好的刺激她一下。

    “你说什么?”佘水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如果能等一段时间,或者自己还能想想办法,毕竟她也是有背景的人,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佘家,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说公司已经被卖掉了!

    “保安,过来把不相干的人给我请出去!”苏醒拿着电话对着保安部的人说道。

    “你敢!”佘水星挺大苏醒打电话要赶人,立刻说道。

    “等着看咯,是你自己出去,还是让保安请你出去!”苏醒毫不在意的说道。

    佘水星狠狠的看了看苏醒,她看出来这个人比坐在那里的李丽娜更厉害,只不过到底是谁有这个本事,在背后搞事情?

    她自己朝外走了去,到大厅的时候遇见了南千寻和陆旧谦。

    “呦,好巧!”南千寻看到了佘水星弯了弯嘴角。

    佘水星哪里不知道是南千寻搞的鬼,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说:“南千寻,你果然要把我们逼上绝路!”

    “佘女士,我想你应该先搞明白一件事,不是我要把你们逼上绝路,而是你自己做事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假如她没有把坏事做绝,她也不会不留一点情面!

    “南千寻,你心狠手辣,居然一点都不顾这些年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佘水星,你少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养育之恩!如果不是害怕事情别泄露,你还会把我养大吗?你伸手害死我父亲的那一刻,我们就是仇人!”南千寻冷声说道。

    佘水星听到她的话,整个人如同遭受了雷击一样,她果然是知道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