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2章 谋杀

    “南千寻,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佘水星连忙说道。

    “血口喷人?呵呵,我们走着瞧,恶人有恶报!”南千寻说着越过她朝公司内部来了。

    佘水星的脚手冰冷,她确实后悔没有把南千寻给弄死!她慌慌忙忙的上车,朝南家回去了。

    当年的事,查起来应该不好查,如果说安全隐患最多的还是南紫云,只不过到现在她都没有找到南紫云的影子,她莫名其妙的消失,看起来是有预谋的!

    南千寻这边到了强星的内部,看到强星的装修跟李自强的爱好差不多,都是喜欢纸醉金迷的那种,想到这些都是从南氏搬出来的,她的心里又冷了几分。

    “Nancy?”李丽娜看到了南千寻,有些惊奇,她今天不过是配合露个脸,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南千寻!

    “李丽娜?”南千寻看着她喊了一声,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Nancy,你最近还好吗?我总是能在新闻上看到你,好像你很忙!”李丽娜说道。

    “嗯,有点忙!”南千寻微微一笑,问:“在江城还好吧?”

    “我很好,谢谢你,谢谢白总!”李丽娜笑了笑,笑容里还有些苦涩的味道。

    “想回南川市吗?”南千寻抬眼看着她问道,毕竟她的妈妈和弟弟都埋在南川市。

    “我在江城很好!”李丽娜笑着说道,南千寻听到她说在江城很好,也不会强迫她,非要回到南川市,不管在哪里,只要过的开心就好!

    “你们在这里叙旧,怎么不为我们介绍介绍?”苏醒的目光在李丽娜和南千寻的身上转来转去的,知道两人很熟悉,可是自己不太熟悉啊!

    “你好,我是Nancy!”南千寻转头看向苏醒,微微一笑伸出了手要握手。

    苏醒连忙伸出手,友好的说:“Nancy,你好,我是苏醒!”

    两人的手还没有握在一起,突然从旁边生伸来一只手,握住了苏醒的手,说:“我是陆旧谦!”

    苏醒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旧谦,传说中那个不苟言笑的冷面王就是他?果然是够冷!而且还很酸!

    “久仰!”苏醒笑着说,随后皱了皱鼻子,说:“这屋里放了醋!”

    “有吗?我怎么没有闻到?”李丽娜听到苏醒说醋,连忙皱着鼻子闻了闻,很认真的说道。

    “……”南千寻一阵无语,倒是陆旧谦黑了整张脸,伸手揽着南千寻的肩膀,把她摁在了总裁的位子上,不紧不慢的说:

    “苏先生要是想立刻回江城,我可以给白韶白打电话,让他立刻调你回去!”

    “不不不,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别当真!”苏醒听到陆旧谦的威胁,连忙改口说道。

    “没关系,我媳妇喜欢听就好!”陆旧谦又突然放松了,那个苏醒暗暗的汗了一把,陆总你这妻奴……

    “我们谈正事!”南千寻开口,不让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谈正事,谈正事!”苏醒说着连忙坐了下来,说:“我来的时候,白总特意交代过,一切听从Nancy小姐的安排!”

    南千寻点了点头,转头对陆旧谦说:“我的意思是直接把强星转到南氏的名下!”

    陆旧谦眼睛眯了眯,看向苏醒,问:“苏先生怎么看?”

    “以我之见,还不如直接把公司给卖了,恐怕夜长梦多!我们现在能够控制强星,完全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万一到时候佘家的势力要是参与了这件事,恐怕就要受亏损了!”苏醒一本正经的说道。

    “佘家的势力很强大?”南千寻疑惑的看向陆旧谦,陆旧谦微微点了点头。

    南千寻的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是不是会在斗来斗去的路上越走越远?

    “那行,这件事全权由你负责!”南千寻顺势将事情丢给了苏醒,苏醒有些无奈,他这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Nancy,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苏醒叫道。

    “既然有主张,肯定有想法!”陆旧谦十分确定的说,揽着南千寻离开了。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的工作到这里就完成了!”苏醒连忙说道。

    “我们还要回去准备打官司的事,所以辛苦你了!我相信你可以的!”南千寻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连忙拉着陆旧谦走了!

    陆旧谦到了车上,说:“你的心还挺大的,竟然相信一个陌生人!”

    “他是白韶白的人!”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心里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但是听在陆旧谦的耳中则是完全变了味,他心里酸酸的,她竟然那么相信白韶白,连他派来的陌生人她都相信!

    陆旧谦的突然沉默,让南千寻有些不安,她试探的问了一声:“你怎么了?”

    “千寻,假如我和白韶白一起掉在了水里,你会先救谁?”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

    “你还能更幼稚一点吗?”

    “回答我!”陆旧谦听到南千寻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连忙把车子都停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南千寻看着他的脸,见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好笑,为什么男人有时候会像个孩子一样,充满了孩子气?

    假如让南川市的人都知道他们眼中高深冷酷了陆旧谦,竟然问出了这么幼稚的问题,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

    “必须要回答吗?”

    “必须回答!”

    “白韶白和你都用不着救,你们都会游泳!”

    “千寻,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指的游泳,而是想知道我们在你的心里,究竟谁更加的重要!”

    “……”南千寻非常无奈的看着他,说:“你究竟是想要一个不爱你的人,还是想要一个没有友情的人?”

    陆旧谦愣了愣,还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挠了挠头,说:“我只是想知道,假如我派一个陌生人给你,你会不会像相信苏醒一样相信我派出去的人!”

    “……”南千寻看着他,说:“你电脑里C盘的东西,跟D盘的东西会有冲突吗?”

    陆旧谦愣了愣,说:“可是有些C盘的东西曾经在D盘呆过!”

    他的意思是说,她曾经爱过白韶白!

    “可是,就算是曾经在D盘呆过,最后还是挪到了C盘,不是吗?”

    陆旧谦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放大,他凑过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她的意思他知道,就是眼前她爱过白韶白,但是现在跟白韶白已经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情了。

    “D盘是我的地盘!”他的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南千寻看到他孩子样的开心,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放大。

    开庭的日子说道就到了,一个月以内连续被告,佘水星算是绝无仅有的一个,这一次是南千寻跟她对薄公堂。

    在法庭上,埃里克被带上去的那一刻,佘水星几乎都绝望了,他肯定是什么都招了,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满天下找都没有找到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法官发追一敲,整个法庭都安静了下来。

    “法官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这个女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的丈夫威胁我,说只要我肯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就可以让我留在南川市,我不想被遣送回国,我回去只有一死!”埃里克对着法官说。

    “你胡说什么?我不认识你!”佘水星看着埃里克说道。

    “你说谎,在泰晤士小镇上,你明明是让我引那个姑娘回南川市,并且还给了我很多的白粉!”

    “你胡说,我哪里有白粉给你?”佘水星说道。

    “你这不是已经间接的承认了自己让我引那个姑娘回南川市了吗?”埃里克说道。

    佘水星气的浑身都发抖,这个埃里克竟然套路她的话。

    “我没有!”

    “你分明有,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可是你却派人去杀我!”

    “你……法官大人,他都是胡说的,满口胡言乱语!”佘水星对着法官说道,法官的发追一敲,说:

    “肃静!”

    埃里克和佘水星都住了口。

    南千寻看着他们说:“你们把我引回南川市,就是要害我,不是为了害我坐牢,而是要害死我,我想请问佘水星女士,你准备置我于死地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

    “就算是家里养的一条狗,时间久了也会有感情,可是我在你这里竟然连一条狗都不如!”

    南千寻一边说着,一边擦眼泪,看起来伤心极了!

    法官又拿着发追敲了敲桌子,说:“肃静,肃静!”

    “现在由双方律师进行辩护!”

    “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告被告谋杀,有理有据,人证物证都有,我放认为罪名成立!”原告律师说道。

    “原告律师说的不对,如果是谋杀,原告就不会好好的活在这里了。我的当事人没有谋杀,一切都不过是巧合而已!”佘水星的律师说道。

    “被告律师,你还真会说笑!如果是巧合,那么刚刚埃里克的证词又要怎么解释?”

    “原告律师,刚刚埃里克说不定是已经被强行逼供,所以才会这么污蔑我的当事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