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3章 大小姐,你受苦了

    双方律师唇枪舌战的辩论不完,法官也没有打断他们,而是听他们在一起辩论,其热烈的程度不亚于一场辩论会。

    “原告律师,杀人是要有动机的,请问我的当事人有什么动机,冒着自毁前程的危险,却对付一个当时什么都不是的人?”佘水星的律师说道。

    “被告律师说的好,佘水星女士的女儿南初夏并不是南建国的女儿,没有继承南氏的权利!南氏家大业大,我的当时人如果回到南氏,将会继承南氏的所有的产业,南初夏作为非南氏血亲的养女,将没有继承资产的资格,请问这个理由够不够构成杀人的动机?

    而且拒我所知,当年我的当事人跟陆旧谦先生是夫妻关系,但是佘水星女士伙同女儿南初夏,欺骗我的当事人,直接造成我的当事人跟丈夫离婚。

    而后来,佘水星女士把女儿南初夏许配给了陆旧谦先生,而陆旧谦先生一直对南千寻小姐念念不忘,为了防止南千寻小姐回到南川市来跟陆旧谦先生再续前缘,这个够不够成杀人动机?

    法官大人,现在可以传唤证人陆旧谦出来证明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南千寻的律师对着法官说道。

    法官说:“传人证!”

    不一会儿,陆旧谦缓步朝法庭内部走了过来,他的到来,真正的让人感受到什么叫做天神下凡,动人心魄。

    “法官大人,刚刚原告律师说的都是事实,我这里有结婚证,离婚证,还有造成我和我前妻南千寻离婚的一些因素的证据!”陆旧谦不紧不慢的说道。

    证据很快被递到了法官面前,法官看了看,跟陪审的人交流了意见,说:“原告方申诉成立!”

    佘水星浑身都发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千寻竟然让陆旧谦出庭为自己做见证,就是南千寻自己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一场见证。

    陆旧谦看向原告席上,南千寻正在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睛里有着他熟悉的感动和爱慕,他微微一笑,从证人的席上下去。

    法官和陪审团交头接耳,最后敲了敲法槌,说:“现在对南千寻状告佘水星一案进行宣判,佘水星涉嫌谋杀南千寻未遂,判五年有期徒刑,立即执行。从犯埃里克处有期徒刑两年,立即执行。自本庭宣判次日起,十五日内可以提出上诉!白粉之事,等到查明来源,另行公诉,退庭!”

    埃里克听到自己并没有被遣送回国,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南千寻,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佘水星则是一脸的死灰,李自强倒了,公司没有了,高家也不会跟他们有什么牵扯了,她已经没有翻身的指望了。

    南千寻则是眼中含着泪,她终于弄倒了他们,亲手把他们送到了监狱里。

    从法院回来之后,南千寻又去了墓地。

    南建国的墓前竟然有鲜花放在那里,只不过鲜花已经不新鲜了,应该不是今天放的。

    南千寻看着那一捧鲜花,隐隐有些发愣,究竟是谁还会在父亲的墓前送花?

    陆旧谦捧着一捧菊花过来,看到地上有一束花,也有些惊讶,说:“难道爸还有其他的亲人?”

    南千寻摇了摇头,说:“应该没有了!”

    陆旧谦把花放在墓前,伸手拍了拍南千寻的肩膀,南千寻一眼不眨的看着墓碑上南建国的照片,心里默默的说:

    爸,那些坏人已经被送到了监狱里,我相信以后一定能找出他们害你的证据,我一定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看守墓地的人看到南千寻又来了,伸手拽着老太太,说:“你看是不是南总的墓前又有人来了?”

    老太太放下手里的菜,站在窗户旁,看着远处山坡上的墓前,说:“老头子,我们还要继续的等吗?李自强现在已经在监狱里了,佘水星也被判刑了,难道我们还什么都不说吗?”

    老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对着老太太点了点头。

    南千寻和陆旧谦在山坡上祭拜许久才下山,刚到停车的地方,守墓的老头就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

    陆旧谦见到有人过来,闻到一些不寻常的气息,连忙将南千寻护在身后,看着眼前的老头。

    “我找她!”老头指着陆旧谦身后的南千寻,用法语说道。

    陆旧谦听到一个守墓的老头用法语说话,心里狐疑的看向他,用法语问:“你找她做什么?”

    “很重要的事,关于她父亲!”

    陆旧谦浑身一僵,转头对南千寻说:“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是关于父亲的!”

    南千寻连忙看向这个老头,刚好他家的老太太也从屋里出来,她知道这个老太太,三年前她跟陆旧谦离婚无家可归的时候,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曾经出来劝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你屋里说!”南千寻对那个老头说道。

    那老头连忙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带着两人往他们住的地方走了去。

    守墓人住的地方很狭窄,两人进去之后,整个屋子都被填的满满的。

    老太太看着南千寻,伸手拉着她说:“大小姐,你受苦了!”

    南千寻一愣,说:“你们认识我爸?”

    老头和老太太对视了一眼,纷纷同时点头,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南千寻心里一沉,忙着伸手拉他们,说:“你们这是做什么?”

    “大小姐,我们对不起南总,也对不起你!”老头说道,脸上有些痛苦的神色。

    “也不能怪我们,我们怕连累儿孙,躲在这种地方……”老太太欲言又止。

    南千寻心里五味杂陈,心里也知道他们肯定知道当年的事情,只是他们不敢出来作证,生怕连累孩子们。

    毕竟那时候李自强是南川市的市长,佘水星也是不可一世的人物之一,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她能做到今天的地步,还不是因为陆旧谦和白韶白在背后帮衬着?

    如果说为了孩子,她似乎能理解,如果换成她她可能也会这么做。

    “你们快起来,我能理解!”南千寻闷闷的说道,虽然能理解,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如果她没有扳倒李自强和佘水星,可能真相会永远沉在水底。

    老头和老太太站起来,老太太不住的擦眼泪,说:

    “想当年,我们因为欠银行的钱,投奔南总,南总收留了我们,并且帮我们还清了银行的贷款,允许我们留在南氏工作,对他来说,或者只是举手之劳,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救命之恩!”

    那老太太说道当年,陆旧谦的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多年前那一波房价大幅度下跌的事,很多银行贷款买房子的人,在那一次的风波中跳楼自杀了。

    银行放款给贷款人的时候,是用房子做了估价抵押的,一旦房价下跌,房子的估价跟贷款时候的估价价值不一样,银行需要贷款人拿出中间的差价来。

    很多人拿不出来,所以房子被银行收回低价拍卖,最后首付没有了,房子也没有了,还欠了银行一大笔钱。

    这个老太太他们也恰巧在那一批?

    “你还知道我父亲他们什么事?知道他是怎么没了的吗?”南千寻问道,每一次想到自己的爸爸是李自强和佘水星两人合计害死的,她都会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她小时候,爸爸经常把她拖在肩膀上去逛街,但是妈妈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陌生的词了,她都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了。

    “他是被佘水星和李自强设计害死的!”老头说道。

    南千寻的胸口一阵闷堵,像一大块石头压着一样,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有证据吗?”

    “他们就是人证,我们现在还需要找物证!”陆旧谦伸手拍了拍南千寻的肩膀,示意她淡定一些。

    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有物证吗?”

    “有,我有一部旧式手机,上面的录音现在还在!”老头说着,连忙拿着钥匙去翻他的柜子,柜子里放着一个保险盒,保险盒里放着一部旧式手机,全部都是按键的那种。

    老头把手机里的录音弄出来,放给他们听,南千寻越听心里越难过,浑身颤抖,几乎要摔倒。

    陆旧谦见南千寻摇摇欲坠的样子,连忙伸手扶住了她,说:“挺住!”

    “我立刻去起诉!”南千寻说着拿着手机要出去,但是陆旧谦拦阻了她,说:“这个只能证明他们有谋杀的意图,但是不能证明爸的死跟他们有关,到法院里判不了死刑!”

    南千寻浑身一软,爸爸明明就是他们谋杀的,为什么凶手却可以逍遥法外?

    “二老,这个东西我们先拿走了,如果等到需要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站出来帮我们说句话!”陆旧谦对着两位老人说道。

    “你们去吧,有需要直接过来找我们就可以了!”老头说道。

    “那我们先走了,有需要的话,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们!”陆旧谦说道,扶着南千寻往车子上去了。

    南千寻心事重重的坐在车子里,左思右想的都想要找出证据来,不让凶手逍遥法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