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4章 她手里的棋子

    两人从墓地回去,白韶白那边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韶白?”南千寻的声音有些疲惫。

    “千寻,我看到新闻了!”白韶白在电话那头欣慰的说道。

    南千寻嘴角微微一扯,问:“姑父怎么样了?”

    “越来越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他?”白韶白心里有些苦涩,他现在已经不奢望南千寻能够回到他的身边来了,毕竟南氏那么大的企业,是她父亲的心血,她不可能丢下,她离自己终究是越来越远了。

    “过几天吧!”南千寻说道。

    “嗯!”白韶白没有逼的太紧,他比谁都了解她。

    南千寻挂了电话,看了看正在开车的陆旧谦,他在听到她喊了韶白的时候就已经侧着耳朵听了。

    “韶白的电话,姑父的病已经有所好转了!”南千寻解释道。

    陆旧谦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她竟然这么相信白韶白,把陈康尔都转移到他那里去了。

    “值得高兴!”

    “等到他的病好了,或者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了,姑父知道内情!”

    “嗯!”

    南千寻转头看了看他,知道他有些生气了,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两人没有再说话,车子缓缓的朝失去开了过去。

    南千寻原本和陆旧谦是夫妻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被传了出去,各大网站纷纷上了这个新闻,几乎整个南川市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原本是说南千寻抢妹妹的未婚夫,现在竟然演变成了妹妹抢姐姐的丈夫,新闻翻转太快,以至于评论的人都冷静了许多,没有像以前一样随口乱说,生怕再出现什么翻转,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她就是南初夏啊?”

    “对啊,她就是那个抢自己姐姐男人的女人,真不要脸!”

    南初夏去医院复查的时候,意外听到两个女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知道整个南川市已经容不下自己了!

    次日,南初夏彻底的从南家的别墅里消失了。

    高剑鞘看着手机上的报道,嘴角微微一翘,南千寻玩了一手好牌,连自己都变成了她手中的棋子,看着这个女人果然很不一般!

    他站起来对着镜子换上了衣服,整理好了自己出发,目标南家别墅。

    “大小姐,高剑鞘来了!”胖嫂看到高剑鞘的时候十分的意外,在门口跟他说:

    “高先生,我们二小姐不在家,昨天就走了!”

    “我找大小姐!”高剑鞘不怒反而态度非常的好,胖嫂对这个人也讨厌不起来。

    胖嫂这才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去找南千寻,南千寻听说高剑鞘来了,连忙让胖嫂去把他给接了进来。

    “Nancy小姐不简单!”高剑鞘进去坐在沙发上,看着南千寻说道。

    “高检过奖了!”南千寻微微一笑,请他坐下,胖嫂连忙去泡了咖啡过来。

    两人的咖啡都没有加糖,也没有加奶,他们都是喜欢苦咖啡的人。

    “不知道Nancy小姐玩过瘾了没有,我高剑鞘都成了你手中的棋子,被你玩来玩去的。”高剑鞘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慌,莫名其妙的有一丝的不舒服,总觉得这个人是来秋后算账来了。

    “高检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说什么我手里的棋子?”

    “你利用我拖住佘水星,然后釜底抽薪,把她的公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卖了,她所有的心血都是为了你做成了嫁衣。”

    “高检,你在解决你自己的事,难不成这样给我嵌上一顶帽子,是想让我觉得自己是欠了你什么?”南千寻也豪不示弱的说道。

    “Nancy小姐伶牙俐齿的,跟我初见的时候不一样啊!”

    “……”这个人的思维跳跃的太厉害,她有些跟不上了。

    “Nancy小姐,跟陆总之间是真的还是假的?”高剑鞘问道。

    “你问的是什么真的,什么假的?”南千寻有些装糊涂的问道。

    “结过婚然后离过婚!”

    “当然是真的了!”南千寻微微一笑着说道。

    高剑鞘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之前他一直都在说服自己,这不是真的,但是事实上他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至于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找南千寻确认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现在能确定的就是他现在的心里十分的不爽,总觉得自己的白菜被别人给拱了一般。

    “你们合伙刷我!”高剑鞘生气了站了起来,甩手走了。

    南千寻看着他突然站起来走了,也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生哪门子气。

    高剑鞘走,陆旧谦来,两人在别墅的门口相遇。

    高剑鞘冷哼一声急速的离开,陆旧谦看着他急速的离开,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说:“高检怎么不多坐一会儿了?我这刚回来……”

    “陆总,希望你能一直都这么顺风顺雨!”高剑鞘回头微微一笑,转头离开。

    陆旧谦的笑容渐渐的凝固在脸上,高剑鞘这个人心眼极其小,今天得罪他,说不定哪天他就会给自己使阴招。

    他沉着脸走到了客厅里,南千寻还正看着咖啡隐隐发呆。

    “千寻?”他慢慢的走进她,小声的喊了一声,生怕吓到了她。

    “旧谦?你来了?”南千寻看到陆旧谦,连忙回神。

    “以后离那个高剑鞘远一点,他远远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陆旧谦说道。

    “嗯,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南千寻还没有忘记,相亲的那一次他说政事不会被一个商人随随便便的干涉的,听起来像是要对付陆旧谦一样。

    “大小姐,姑爷,晚饭好了!”胖嫂从厨房里出来,对南千寻和陆旧谦说道。

    “走,我们去吃饭!”陆旧谦推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了饭厅里。

    “我想明天去江城看看!”南千寻抬头对陆旧谦说道。

    “江城?”陆旧谦看了看她问道。

    “嗯,我想去看看天天和姑姑他们!”

    “嗯!”陆旧谦嗯了一声,说:“我们先吃饭!”

    南千寻心不在焉的吃了饭之后,回到卧室里,坐在床上开始开书,这些书都是白韶白给她找的书,说是帮助她管理公司的。

    陆旧谦去浴室里洗了澡之后,回到床上看着她还在看书,连忙躺在她的身旁,伸手把她的书给拿了过来,说:“你不用这么努力的!”

    “坐在副驾上虽然很好,但是我还是想要自己把握方向盘!”她的意思是,现在有陆旧谦帮助她,她很方便,但是她更希望自己能独立,没有他们的帮助,自己也能管理公司。

    陆旧谦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其实是极其聪明的,只不过那些年没有地方给她施展罢了!

    “这么没有安全感?”陆旧谦低头看着她问道。

    “没有!”

    “我感觉自己真失败,竟然连安全感都给不了你!”陆旧谦有些丧气的说道。

    “你自己都没有安全感,哪里有安全感给我?”南千寻挑眉不以为然的说道,陆旧谦心底最深处的柔软的地方被她的话给轻轻的划过,像是羽毛挠的一样,痒痒的。

    他低头含住了她的口,辗转的亲吻她,南千寻也再也没有管书的事,而是好好的回应他,两人到了动情之处,南千寻突然放开他,说:“我这里没有雨伞!”

    “我有!”陆旧谦说着从自己的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带有磨砂型的小雨伞。

    南千寻的脸上一红,这个人今天是有备而来!

    次日,南千寻早早的起来往江城去,她坐在高铁上对着电脑处理邮件,突然对面一道人影,那人坐在了她的对面,她抬眼一看,竟然是陆旧谦。

    没有道理啊,她早上早起走的时候,他还在睡觉,怎么这会儿就已经到了车上?

    陆旧谦看着她一脸懵逼的样子,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说:“怎么了?”

    “你,你怎么来了?”

    “我刚好有项目在江城!”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阵暖暖的,这个人明明就是来陪自己的,还非要不承认。

    两人到了江城之后,立刻联系了白韶白,白韶白让苏醒开着去高铁站来接人,当他看到陆旧谦和南千寻并肩而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韶白!”南千寻看到了白韶白,他的怀里还抱着一束鲜花,立刻朝他招手。

    白韶白的嘴角弯了弯,脸上带着一些宠溺的微笑,把花送给了她。

    “天天呢?”南千寻以为可以第一眼看到天天,没有想到白韶白是独自一个人来接的。

    “Nancy,我们又见面了!”苏醒有些坏坏的说道。

    “呵呵~~”南千寻呵呵笑了笑,白韶白看向陆旧谦说:“陆总,你来是有公事还是私事?”

    “各一半!”陆旧谦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白韶白伸过来的手。

    “韶白,先带我去看天天好吗?”南千寻上前去对白韶白说道。

    “好!”白韶白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对苏醒说:“去泰晤士小镇!”

    “好勒!”苏醒的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坐在驾驶座上,白韶白和南千寻坐在了后座,陆旧谦不由分的也上前一步,坐在了南千寻的旁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