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5章 未知的危险

    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苏醒聪明的什么都不说,摸了摸鼻子,开着车子往泰晤士小镇去了。

    南千寻自然感受到身边陆旧谦身上发出来的冷意,她伸手握了握陆旧谦的手,心里想着这个男人真的太喜欢吃醋了。

    “千寻,这一次你做的很棒!”白韶白嘴角弯弯的看着她。

    “韶白,还要谢谢你。”南千寻转头对白韶白说道。

    “我没有能帮助你什么,倒是陆总应该帮助的比较多一点。”白韶白由衷的说道。

    陆旧谦支棱着耳朵听到白韶白这么说,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伸手霸道的把胳膊搭在南千寻的身上,搂着她尽量的远离白韶白。

    南千寻一阵汗颜,这个男人也太明显了吧?

    白韶白的脸色也不好看,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是正经的未婚夫妇了,他算是外人了。

    南千寻暗暗的掐了陆旧谦一把,笑着对白韶白说:

    “要不是你帮我照顾天天他们,我可能会有很多的顾忌,是你让我没有了顾忌。”

    “天天我也可以照顾!”陆旧谦说道,他心里还是很开心,毕竟南千寻现在是跟白韶白客气,跟谁客气就是跟谁关系远。

    只不过自己的儿子天天在白韶白这里,他有些心里不平衡,想到那个跟南千寻长的非常相像的孩子,他的心里都是痒痒的。

    白韶白和南千寻纷纷头上一汗,陆旧谦竟然这么幼稚!

    南千寻不再说话,生怕等会儿陆旧谦又说出什么幼稚的话来,贻笑大方。

    前面开车的苏醒差点没有被憋出内伤来,他怕得罪了陆旧谦也没有敢表现的太明显。

    几个人来到了泰晤士小镇,车子停在了小镇上的那个医生那里。

    南千寻下了车,再一次回到这里感觉亲切了很多,那三年她在小镇上被称为蛋糕西施,很多人都认识他。

    “小寻,真的是小寻!”陆叔看到了南千寻,惊喜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李叔!”南千寻看到李叔的时候,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像一个父亲一样,为自己操了多少的心,甚至还到处打听哪里有好人家,要把她给嫁出去。

    李叔做这一切,都花费了很多的心思,既不能被白韶白知道了是他想的主意,又要找一个像模像样的人家,不好办!

    “小寻,你在南川市还好吗?”李叔走到了南千寻的身边,欣喜的问道。

    “还好!”南千寻微微一笑,说:“今天来的急,什么礼物都没有带……”

    “忘性这么差?你让我带的土特产都忘了?等会儿石墨会送过来,你想送给谁就送给谁!”陆旧谦走上前去,宠溺的说道。

    南千寻呆愣愣的看了他几秒,他的心思太细腻,就连礼物都会帮自己准备好。

    “不好意思,李叔!”

    “啊,呵呵,没事,没事,快去看看天天吧!”李叔看了看陆旧谦,心里一慌。

    这个是陆家的少爷,上一次在这里举行过订婚礼的,现在小寻跟他在一起,不会是插足人家了吧?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付了南千寻,南千寻笑了笑,朝那个小诊所走了过去。

    “妈咪!”天天挣脱那个医生的手,迈着小短腿朝这边跑了过来。

    南千寻上前两步,伸出胳膊,把孩子接住抱在了怀里。

    天天双手搂住南千寻的脖子,说:“妈咪,我好想你!”

    “妈妈也想天天!”南千寻的心里突然被填的满满的,觉得好像其他的事都不那么重要,只要能跟天天在一起就好了。

    “Nancy,看起来气色还不错!”医生江陵看着南千寻说道,她曾经是他这里的常客。

    “嗯,最近很少犯病了!”南千寻对着江陵说道。

    江陵把视线从南千寻的身上挪开,看到了跟在她身边的陆旧谦和白韶白,说:“先进去坐吧,病人一切都照着好的方向发展,John的治疗方法还是很有用的!”

    陆旧谦伸手把天天接了过来,天天看着陆旧谦,喊:“帅蜀黍,你跟我韶白爸爸一样帅!”

    白韶白脸上的笑容在扩大,陆旧谦的脸色有些臭,自己的儿子叫自己叔叔,叫白韶白爸爸!

    南千寻没有跟他们纠缠那么久,跟着江陵到了他的后院里。

    南千寻在泰晤士小镇三年,从来不知道江陵的院子这么漂亮,里面简直就是古代的皇家御花园,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都有。

    园子里南紫云正推着陈康尔在院子里散步,陈康尔的脸上凹下去的地方已经长了回来,整个脸也圆润多了,以前的英俊帅气也回来了几分。

    “姑姑,姑父!”南千寻快走几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千寻?”南紫云还不知道南千寻会来,听到她的声音,激动的推着陈康尔就要往这边跑。

    陈康尔口齿不清的喊了一声:“千寻!”

    “千寻,你怎么来了?”南紫云连忙问道。

    “我来看看你们!”南千寻说道,又看向陈康尔,问:“姑父,你怎么样?”

    “好,好!”陈康尔说道,但是舌头好像很硬一样,说话不清楚。

    “姑父比以前好了很多,脸上的肉也多了回来,离好起来应该不远了!”

    陈康尔激动的哭了起来,南紫云听到他哭,连忙过来伸手搂住他的头,他靠在南紫云的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南千寻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陆旧谦抱着孩子和白韶白也出现在廊子里,看到这边激动的样子,也沉默不语。

    天天挣扎着从陆旧谦的身上下来,跑到了陈康尔的身边,抱了抱他并且拍了拍他的胳膊,像是大人哄孩子睡觉一样的,奶声奶气的说:“姑姥爷不哭,姑姥爷怪,姑奶奶就会给你买棒棒糖吃!”

    陈康尔听到天天的话,当真不哭了,转过头来,看着他笑了起来。

    天天邀功一样的转向南千寻说:“妈咪,我是不是很棒?”

    “嗯,棒!”南千寻含着泪看着天天,她知道姑父心里还有很多的话他说不出来,手也写不出来,所以每次他看到她的时候就会哭。

    “姑父,你放心,李自强和佘水星都被送到了监狱里,我们一定会找到当年事情的真相,你也要赶快好起来,配合医生的治疗,你现在比以前强很多。”

    陈康尔含泪点头,说:“好!”

    “姑姑,现在南川市再也没有人会针对我们了,你要不要带着姑父回去?”南千寻问道。

    “我跟他在这里挺好的,养好了身体再回去吧!”南紫云说道,她不想跑来跑去,不管在哪里,她只要好好照顾陈康尔就行了。

    “我想把天天接回去!”南千寻见南紫云不想跟她回去,开口说道。

    她的话一出,陆旧谦的脸上立刻有一些得意的神色,但是白韶白的脸上有些不高兴了,说:“天天在这里挺好的!”

    “对啊,天天跟我们在一起挺好的,这孩子是个宝!”南紫云说着心肝都是疼的,要是把这个小家伙弄走了,她还真不知道要拿什么来治愈。

    “孩子还是要跟着妈妈好!”陆旧谦开口说道。

    白韶白的脸色一白,这个陆旧谦抢走了自己的女人,现在连孩子也要抢走吗?

    “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南千寻看着天天说道。

    南紫云当然知道孩子是要妈妈自己带比较好,但是她感情上舍不得。

    “天天,你跟大家说,你要不要跟妈妈在一起?”陆旧谦蹲下来在天天的面前问道。

    “我想跟妈妈在一起!”天天说道:“可是,我也想姑姥姥,想韶白爸爸,想姑姥爷,想李爷爷……”

    “人都要有取有舍,有舍才有得!”

    天天纠结了一会儿,跑到南千寻跟前抱着她的腿,说:“妈咪,我跟你回去!”

    “嗯,以后我会带你来看姑姥姥!”

    “好!”

    “大家都别站着了,坐!”江陵说道。

    几个人坐了下来,南千寻说:“我们有五年的时间,我相信姑父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有个冒险的方法,可以让他短时间内好起来,只是没有经过实验,不敢轻易尝试!”江陵说道。

    陆旧谦看了看江陵,说:“什么方法?”

    “针灸,可以让他正常说话!”

    “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南千寻十分的渴望陈康尔能好起来,但是又害怕有什么副作用,得不偿失。

    “痛!”江陵的话简短的很,南紫云听到痛字,有些不情愿,她会很心痛。

    南千寻看向南紫云,又看了看陈康尔,说:“要是不想用这个方法没有关系,我们的时间还多!”

    陈康尔的情绪很明显的激动了起来,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南紫云伸手抓住他的手,说:“康尔,你已经受了那么多苦,还要继续受苦吗?”

    陈康尔呜呜的说着只有南紫云才能懂的话,南紫云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转头说:“康尔说他愿意试!”

    南千寻连忙问:“除了很痛,还有其他的副作用吗?”

    “未知!”江陵说的非常的淡定,但是面对未知的风险,比已知的风险更加令人恐惧。

    陈康尔呜呜的说话,那个意思非常的明显,就是想要试试。

    南紫云哭了,南千寻伸手拍了拍姑姑的肩膀,说:“姑姑,不想的话,我们不着急。”

    “不,我尊重他,我只是害怕!”

    陈康尔回握她的手,给她安心的示意,南紫云说:“康尔说他不怕!”

    “那我们就试试,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江陵跃跃欲试,以前因为医疗事故而抑郁的江陵现在已经完全的走了出来,一点阴影都没有了。

    江陵说干就干,立刻去准备针,大小长短不一,在一个布袋里放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