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6章 最后一夜,放纵吧

    南紫云推着他进去之后,立刻被赶了出来,倒是他出来对白韶白和陆旧谦说:“你们进来帮忙,我怕他受不了!”

    陆旧谦和白韶白进去帮忙,南紫云心急如焚的在外面,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转来转去。

    还没有开始,她就紧张成这样了,南千寻生怕她紧张过度,伸手拉着她说:“姑姑,你陪我出去买点东西吧!”

    “可是你姑父……”

    “韶白和旧谦都在里面,他们会有分寸的!”

    “可是我不放心!”

    “姑姑,你在这里也没有一点用处,不如出去放松一下,说不定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回来,姑父就能好起来了!”

    南紫云听到她说的有道理,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他们来到了泰晤士小镇上四处转,南千寻带着南紫云去买衣服,南紫云心事重重的心不在焉,试了什么款式都无感,最后还是南千寻做主给她买了几件,又给陈康尔挑了几件衣服。

    给陈康尔买衣服的时候,南紫云才微微好一些,暂时忘记了他还在做针灸。

    南千寻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带着他们回去。

    回去之后发现房门还关着,她的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不一会儿,门嘎吱一声开了,陆旧谦和白韶白走了出来,他们神情凝重身上还带着一些血腥气。

    南紫云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姑父怎么样了?”南千寻连忙上前问。

    陆旧谦和白韶白都没有吭声,江陵接着出来了,她又上前去问:“江陵,我姑父怎么样了?”

    “晕过去了!”江陵说道:“我错了,他病卧在床这么多年,肯定经不起这么强烈的疼痛,我应该少下一分!”

    南千寻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江陵的自言自语算不算证明了只是一场医疗事故?

    南紫云从地上爬起来朝屋里跑了过去,她几乎魂飞魄散了,看到陈康尔躺在床上,嘴唇发白,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南千寻也连忙跑了进来,她有些后怕,万一姑父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让姑姑怎么活?姑姑照顾他这么多年,一直不离不弃,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有多么好,比那些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好多了。

    世界上最深情的告白就是陪伴!

    她的手紧紧的下垂,心里有无数种可能都出现了,最害怕的就是他从此一睡不醒。

    “紫、紫云!”一声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正在哭泣的南紫云听到了声音,连忙止住了哭泣,抬起头来看着陈康尔,他已经醒了过来,眼目清明。

    “醒了,醒了!”南紫云的眼泪还在脸上挂着,连忙回头对着南千寻说道,南千寻听到南紫云的话,朝陈康尔看了过去,他果然睁开了眼睛,立刻展开了一抹笑颜,跑出去对外面喊着说:“醒了,我姑父醒了!”

    江陵听说醒了,连忙跑了过来,陆旧谦和白韶白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跑了过来。

    “起来,我看看!”江陵说道,南紫云连忙让开。

    江陵上前看了看他的眼睛和舌头,然后又看了看他的虎口,摸了摸脉,说:“不错,不错,超乎我的意料之外!”

    “你尝试着慢慢的说话,不要急,慢慢的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江陵对着陈康尔说道。

    “好!”陈康尔说着,看向南紫云,喊:“紫云!”

    这么多年了,南紫云第一次听到他这么清楚的喊自己的名字,激动的捂着脸哭了起来,南千寻上前去搂住她的肩膀,说:“姑父以后会更好,越来越好!”

    “千寻……天天……”陈康尔对着南千寻和天天喊道。

    “姑姥爷好棒,可以说话了,以后姑姥爷就会走路了!”天天跑到陈康尔的身旁说道。

    陈康尔展开一抹笑,脸色有些苍白,江陵说:“他现在身体很虚弱,到下午再看看!”

    南千寻看到了希望,但是她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说,江陵堵住了她的话,说:“他现在不宜移动,至少要等到七天之后!”

    南千寻重重的点头,对南紫云说:“姑姑,我要回去准备准备,再去调查走访一下当年的老员工,看看有没有知情者!”

    南紫云点了点头,说:“嗯!天天先留下来吧,反正现在天天还不上学,等到要开学的时候再把他叫过去吧,到时候我们跟他一起回去。”

    南千寻看了看天天,心里十分的不舍,但是也知道姑父刚刚得到语言的能力,需要好好的锻炼锻炼,只要天天在,他想不说话都不行。

    天天说:“妈咪,要不然天天先陪姑姥爷吧!”

    南千寻点了点头。

    “韶白谢谢你,江陵谢谢你!”南千寻转头朝白韶白和江陵道谢,两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心满意足的表情。

    白韶白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挂断,刚挂断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白韶白对着众人说道,拿着手机出去了。

    南千寻转眼看向白韶白,陆旧谦上前一步,小声的对她说:“是李璞玉!”

    南千寻愣了愣,李璞玉是白家内定的媳妇,打电话也是正常的现象。

    “你会不会不高兴?”

    “他未婚妻,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南千寻白了陆旧谦一眼,陆旧谦像是吃蜜了一样,眼角都是甜的。

    “姑姑,我们下午还要赶回南川市,过几天来接你们!”南千寻对南紫云说道。

    “好!”南紫云本来是不想回南川市的,但是现在陈康尔已经可以说话了,势必要去做他们应该做的事。

    陆旧谦和南千寻当天离开了江城回到了南川市,回到南川市之后立刻去调查当年工地上的事。

    可是,意外的是居然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当当当~~~”南千寻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到是洛文豪的电话,有些惊奇,他回京都之后很少联系自己了,这回怎么主动找她来了?

    “洛总?”

    “Nancy,你猜我为什么要跟你打电话?”

    “想我了!”南千寻想都没有想直接开口说道。

    “Nancy,你真聪明!”洛文豪的脸上笑的像一朵花一样,说:“Nancy,我今天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关于你父亲!”

    南千寻浑身一僵,问:“我父亲怎么了?”

    “我听说你父亲是被人谋杀,不是被你姑父坠楼压死的!”洛文豪说道。

    “我们见面说!”南千寻的心里有些激动,这样算不算柳暗花明又一村?

    南千寻很快的拿着包包出去,在咖啡厅里跟洛文豪见了面。

    “Nancy……”洛文豪又浮夸的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她,只是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伸手把他给挡了回去。

    洛文豪像个软骨头一样,趴在桌子上,问:“你要喝什么?”

    “原味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那我要一杯卡奇诺吧!”

    服务员很快的把咖啡端了过来,南千寻端起来喝了一口,问:“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洛文豪伸手把南千寻给招过来,南千寻伸过头来,他附在她的耳旁说:“我听说是被人打死了之后,有人把你姑父从高楼上推下来,然后造成了意外的假象。”

    南千寻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被人打死的?

    “有怀疑的对象吗?”南千寻问。

    “有,当年动手打你父亲的人我已经抓到了,根据他的供词……”洛文豪没有继续说下去。

    南千寻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洛文豪要说的事,将会改变她的人生轨迹一般。

    “供词怎么样?”

    “指向了陆家!”南千寻的手一抖,杯子掉了下来,咖啡溅了她一身,她身上穿的是陆旧谦帮她买的最新款的米兰时装。

    她的心里顿时像是粥沸腾了一般,乱糟糟的,难怪陆旧谦帮忙查了这么久,一点音信都没有,原来不是没有音信,而是被他给拦了下来。

    “Nancy,你是不是跟陆旧谦八字不合?”洛文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她和陆旧谦好不容易克服了种种困难走到了一起,没有想到陆旧谦的父亲可能伸手害死了她的父亲。

    南千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整个人都在游离的状态,回去之后陆旧谦已经在卧室里等着她了。

    “千寻,你去了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我很担心你!”陆旧谦看到南千寻回来,像平时一样伸手去搂住她的腰,有些发嗲的说道。

    南千寻掰开他的手,说:“我先去洗澡!”

    陆旧谦感觉到她有点不对劲,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自己隐瞒的那些事应该不会被发现!

    南千寻到了浴室里,洗了澡让自己的大脑更加的清醒一些,她出来之后陆旧谦已经脱光躺在了床上。

    她走到那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伸手拿起床头上的书看了起来。

    陆旧谦在一旁伸手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的,各种寻找存在感,但是她始终没有什么反应,整个人像是陷入了书中一般。

    他伸手拿开她的书,南千寻美眸一转看向他,他趁势压了过来。

    她没有拒绝他,或者今夜将会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闭上眼放纵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