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7章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陆旧谦的吻密密麻麻的砸在她的身上,她也极力的去回应他。接收到她的回应,陆旧谦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极尽温柔的对待她,像是呵护一件稀世宝物一样,后面的一切发生的都顺利成章合情合理。

    一番云雨之后,南千寻起身收拾自己,陆旧谦也起来闷闷的看着她,她有心事!

    “千寻,你怎么了?”陆旧谦上前来从背后抱住她问道。

    “旧谦,你知道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南千寻问道。

    陆旧谦浑身一僵,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她知道了什么?

    陆旧谦的僵硬她感觉到了,她闭了闭眼睛,就算是她现在给他机会,还是不会主动说出来。

    她没有再说话,掰开他的手进了浴室,在浴室里低声的哭了起来,陆旧谦果然是隐瞒了她,关于谋杀自己父亲的事。

    陆旧谦站在原地呆愣着,他查到了一些线索,都是指向了陆家,他惊慌,不敢让南千寻知道这件事,怕他们从此就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可是,她还是知道了!

    他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命运如此不公,他们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

    就算是成了眷属,也不能相守到白头!

    他点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用力的吸,吸了一口回头看看浴室,她低声的哭泣他能听到。

    烟烧到了他的手指,他连忙将烟掐灭,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说:

    “你早点休息!”

    南千寻连忙擦了擦眼泪,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他,早点休息?没有他的日子,她的夜剩下的就是失眠,哪里来的休息?

    她想要开口问他到底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没有想到她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这声音杀伤力极强,尤其是在两个人吵架的时候,男人以为给对方时间,让她冷静,但却不知道女人的心思细腻,会想到很多的可能。

    一件事可以想成十件二十件,并且代入感极强,想着想着就好像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样。

    陆旧谦坐在车上,看着她的窗户上的灯光灭了,懊恼不已。

    他现在已经是能得到不能失去了,前三年的痛苦他不想再来一次,可是偏偏天不随人愿!

    次日南千寻顶着熊猫眼来开车上班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在车里,看到他红通通的双目,知道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夜。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织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陆旧谦想要开口让她上车,南千寻却越过他的车子,朝自己的车子旁走了过去,陆旧谦想要喊住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

    南千寻的车子快速的离开,陆旧谦懊恼的伸手拍了拍方向盘,把头放在胳膊上。

    南千寻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看了看身边空了的位子,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Nancy,这个是要签字的文件!”石墨拿着文件过来,她伸手接过来看了看,是一个跟陆氏有合作的项目。

    “先放在这里,我看看再说!”南千寻把文件给压了下来,石墨的脸色微微一变,点头出去了。

    “石特助,请留步!”

    “Nancy,有事?”石墨回头看着她。

    “旧谦那么的工作繁忙,你回去帮他吧!我这里有路由和米露,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南千寻公事公办的说道。

    石墨面色一僵,说:“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了。”

    石墨哪里会不知南千寻实际上是跟陆旧谦有了矛盾?自从他们的人查出来当年南建国的死跟陆家有关的那一刻开始,他几乎已经预料到了他们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

    “墨哥,你要去哪里?”米露看到石墨在是收拾东西,连忙问道。

    “我要回去帮我的老板!”石墨伸手摸了摸米露的头,米露鼓着腮说:

    “Nancy这里也需要你呢!”

    “Nancy更需要的是你,所以你必须很快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然后才能成为Nancy得力的助手!”

    “墨哥,我会想你的!”米露听到石墨这样说,知道他肯定是要走了,心里有些不舍。

    恰巧路由从外面进来,看到石墨正在收拾东西,有些不解,上前问:“石特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石墨缓缓一笑,对路由说:“以前你常说我们陆总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有一种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说法,你听过吗?”

    路由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转头看向米露问:“米露,他到底怎么了?”

    “墨哥说他要回去帮他的老板了,他的老板难道不是Nancy吗?”米露有些不解的问道。

    路由听说石墨要回去了,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他们代表的是他们身后的人,只要石墨失败了,就证明他身后的陆旧谦失败了,他得赶快把这件事告诉白总!

    只不过,短暂的幸灾乐祸完了之后,他的心里有些失落了起来,这些天习惯了跟石墨搭配,他们两个人加起来就是所向披靡了,可是他走了他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白韶白很快收到了路由的消息,知道石墨已经从南氏撤走,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变的高深莫测。

    中午的时候,洛文豪亲自来到了南氏。

    “洛少爷?”米露看到了洛文豪来了,惊讶的不得了,立刻站了起来。

    洛文豪看到米露,露出坏坏的笑,吹了吹自己的头发,朝米露抛了一个媚眼,问:“小麋鹿,是不是发现小爷又帅了?”

    “长的还可以,就是属性不行!”

    “什么属性不行?”洛文豪听到米露说什么属性不行,立刻问道。

    “属淫,像一头种马,不过人家的种马是被逼无奈的要留下马驹子,可是你这么多年连一个小宝宝都没有留下,所以你还不如种马!又像一辆公交车,给一块钱就能上,不过你是要倒贴钱的,所以算起来你比公交车还要廉价……”米露口无遮拦的说道,洛文豪的脸由青变绿,最后完全的黑了下来。

    但是分析的头头是道的米露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

    “小麋鹿,小爷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种马,小爷这就留下一头小马驹子!”洛文豪气急败坏的拉着米露就往外走,路由连忙站起来拦住他,说:

    “洛少爷,米露不过是个小孩子性情,你跟她计较什么?”

    他说着不着痕迹的把米露护在了身后。

    “路由器,你给小爷让开!”洛文豪黑着脸说道。

    “你们在做什么?”南千寻听到了洛文豪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洛文豪听到南千寻的声音,才狠狠的瞪了米露一眼,朝她走了过去。

    南千寻看了米露和路由一眼,又扫了外面办公室一眼,所有看笑话的人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装模作样的上班。

    回到办公室之后,南千寻说:“来这里闹什么?”

    洛文豪脸上的余怒未消,但是听到南千寻问闹什么,脸色由红变绿,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他要让那只小麋鹿在他身下求饶!

    于是,一个圈妻计划在他心里形成了。

    “我是来找你的!”洛文豪说道。

    “是不是关于我父亲的事?”

    “嗯,人证昨天晚上招认了,是李自强和陆家联手做的!”

    南千寻的心像是垒成的城堡,瞬间变成了废墟,在这个废墟上,她不知道要何去何从。

    真的是陆家,假如是这样,她和陆旧谦的未来在哪里?

    “现场已经去指认过了,那个地方就是现在的新时代佳苑,当时的李自强还不是市长,而是一个土地资源管理局局长兼副市长。

    当时陆家很多的项目都是亏本的,市里二环高架需要重新建设,这项工程利润相当可观,陆家就把主意打在了这个工程上,但是这项工程最大的对手就是南氏。

    李自强因为佘水星的缘故,也有意想要动南氏,两人不谋而合,所以联手制造了这场意外,据当时的法医鉴定,事发地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洛文豪把所有调查到的情况都告诉了南千寻,南千寻几乎听不到他说的其他的话,只知道他们把她的父亲打死了之后,然后拖到了在建工程的楼下,而且把姑父从楼上推下来,砸在了他的身上,造成了跳楼自杀无辜伤及路人的假象。

    “Nancy,Nancy?”洛文豪说了半天,没有听到南千寻回应,再回头发现她已经完全的软瘫在了椅子上。

    “陆家我们现在有办法动吗?”南千寻问道。

    洛文豪诧异的看着南千寻,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的冷静,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失去理智。

    “没有!”洛文豪如实的回答,现在就算是他洛家跟南氏联手,也不是陆家的对手,假如是陆旧谦没有回陆家之前,或者他们还可以跟陆家想对抗,但是现在陆家在陆旧谦的手里,已经完成了一个质的飞跃。

    “不过,如果我们可以跟高家联手,胜算的机会会更大!”洛文豪如实的说道。

    南千寻的脑海中出现了高剑鞘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