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8章 人不见了

    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个想法给甩开了,高剑鞘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极其无害,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人。

    从他怎么对付南初夏的就能看出来一些,一个能对着孕妇下手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善良的人?

    “跟高家联手无异于引狼入室,所以这个高家可以不用考虑了!”南千寻很理智的说道。

    “但是这个办法是最简单有效的!”

    “我再想想办法。”南千寻站起来踱了踱步,脑海中一道精光,问:“你刚刚说的这些人证物证都有吗?”

    “人证都有,物证的话不多,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很多东西都没有了!”

    “把证据给我!”南千寻说到。

    洛文豪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了一封邮件给她,说:“都在你邮箱里了,为了防止证据丢失,我还专门备份了,你要干嘛?”

    “套话!”南千寻用手机打开了邮件,找到之后,看了一些,说:“那些人的名单我要一份!”

    洛文豪听到她说什么套话,还搞不清楚她到底啥套路,只不过很快让王大力把那些人的名单给了一份,发到微信上,他转发给了南千寻。

    南千寻把所有的资料给整理了一番,起身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洛文豪看到南千寻往外走连忙问道。

    “套话!”南千寻微微一笑,洛文豪这才想起来她这是要到监狱里去套李自强和佘水星的话。

    “我陪你一起去!”洛文豪说道。

    “行,你开车!”南千寻把钥匙丢给了他。

    洛文豪见到南千寻用起自己来毫不客气,莫名的竟然十分的兴奋,开着车子带着南千寻往监狱里去了。

    南千寻再见到李自强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李自强了,他的头发被剃光了,穿着劳改犯的衣服,瘦的很厉害,眼睛都凹在了眼眶里,脸上也再没有往日的神采。

    他看到南千寻的时候,愣了愣,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

    南千寻的探监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她没有跟他玩心里战术,而是直接了当的问:“事到如今,你还想把秘密烂在心里吗?”

    “我没有秘密!”李自强很淡定的说道,如果她知道自己内心的秘密,肯定不会是像现在一样来问自己了。

    “是吗?多年前,我父亲被人打死,然后拖到新时代佳苑,制造成了一场意外事故,难道这件事你不记得了?”

    李自强听到南千寻说到当年的事,浑身一阵激灵,原来她是真的知道了。只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随便恐吓两声就被吓到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直接起诉就好了,非要到我这里来,是不是在套我的话?”

    “呵呵,我只想问一句,这么多年来,你们的内心就没有一点的愧疚吗?”南千寻伸手捂住胸口的位置,每次她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被人害死的,都会觉得自己好像过不去这个坎了一样。

    “你们联手害死了我父亲南建国,不知道我父亲这些年有没有在梦里找过你们!”

    “如果你有实际的证据,怕是不会来这里诈我的话了!”李自强呵呵的笑了两声,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他过失杀人跟蓄意谋杀判刑会完全不一样,他肯定不会随便的招认了。

    “所以,你就仗着我拿不到证据,所以有恃无恐?”

    “呵呵!”李自强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说:“都怪我当年心太软,要是连你一起除掉,就不会有今天!果然心软成不了大事!”

    李自强说着自己站起来走了,南千寻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拔凉拔凉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假如那个时候李自强要是伸手对付自己,自己绝对没有生还的余地。

    李自强离开之后,佘水星很快被带了过来,她的头发被剪成了同一的发型,她看到眼前的竟然是南千寻,有些失望。

    “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南千寻看着佘水星问道。

    “你来干什么?”佘水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确实失望,她以为南初夏会来看她,结果自从她监狱之后,南初夏一次都没有来过。

    “我当然是来看你的了!”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是来看看我有没有死掉吗?”

    “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倒是失望了!”南千寻的脸上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佘水星把头转到一旁,不予理会。

    “难道你不好奇南初夏现在怎么样了吗?”

    佘水星听到南千寻说道南初夏,佘水星的手抖动了一下,只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初夏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这种变故,发现自己并不是小天鹅,而是一只真正的丑小鸭,所以要疯了!”南千寻一边说一边看着佘水星的脸色。

    果然,她的脸色变的极其的难看。

    “我在考虑要不要送她去精神病院!”

    “千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跟初夏无关,她是很单纯的,跟你说的那些事都不沾边,她从来没有主动要伸手害你!都是我错,所有的罪我一个人承担!”

    “那么害死我父亲的罪,也是你一个人承担吗?”

    “我一个人承担,全部都我一个人承担!”佘水星连忙说道,南千寻的眼眸一黑,说:“李自强也是这么说!”

    “自强?”

    “对,他说所有的罪都要你一个人承担,跟他无关!”南千寻说道。

    “放屁!”佘水星怒的连一向都注重的形象都不要了,让她一个人承担?这种操作不存在的!

    “他主动找的茬,让我一个人承担?凭什么?都是他出的主意!”

    “他出了什么主意?”

    “他要我提供建国的行踪!”

    “陈康尔又是怎么回事?”

    “错在他不应该看到!”

    “所以你们制造了这场意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佘水星突然醒了过来,戒备的看着南千寻。

    南千寻把手机里的东西给她看了一眼,说:“你要是全部都招出来,我保证不会主动去对付初夏!”

    佘水星看到南千寻手机里的那些证据,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那个计划天衣无缝,怎么可能会泄露出去?

    “是不是当时的陆家也参与了这件事?”南千寻直截了当的问道。

    “是!”佘水星眼眸一闪,既然南千寻让自己没有好日子过,那么她想跟陆旧谦双宿双栖,哪里有那么美的事?

    南千寻的心凉了凉,果然是这样的。

    “我会去报警立案,到时候你们会为你们的罪恶付上代价!”南千寻说道。

    “你放过初夏!”佘水星说道。

    “只要她不来招惹我,我不会主动去为难她!”南千寻说着站起来走了。

    回去的路上,她伸手揉着太阳穴,洛文豪看到她的样子,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比想象中的要顺利!”

    南千寻闭着眼睛是说,但是心里却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着一样,难受的要命。

    “洛文豪,你帮我去报警调查当年的事吧,我好累!”南千寻喃喃的说道。

    “好!”洛文豪没有拒绝她,难得她连名带姓的喊他。

    回到公司之后,南千寻看了看旁边的椅子,觉得自己是掉在悬崖里的人,再也指望不上任何的救赎了。

    “当当当~~~”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手机,是白韶白的电话,于是接了起来。

    “韶白,怎么了?”

    “刚刚天天独自来到了我公司里,告诉我说姑姑和姑父不见了!”

    “你说什么?”南千寻的浑身一软,像是蜡烛被融化了一般。

    “你先别着急,我已经让人去寻找了,应该很快就有下落了!”白韶白说道。

    “江陵呢?”

    “江陵也失踪了!”

    南千寻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她没有想到在姑父即将能说话的时候,突然失踪了!

    “谁有那个本事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给带走?”南千寻问。

    白韶白浑身一僵,心里一阵苦涩,蔓延开来,她怀疑自己!

    “千寻,都怪我粗心大意……”

    “韶白,你不用自责了,如果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我们也是防不胜防!”

    白韶白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说:“天天能逃出来,来人应该的目的应该只是姑父和姑姑,会不会是跟姑父可以说话有关?”

    南千寻浑身一阵激灵,难道是陆旧谦?

    “天天在你那里方便吗?”南千寻问。

    “天天已经被我带在了身边,不会有问题。倒是你自己要小心!”白韶白担心的说:“实在不行,你回江城来吧!”

    “韶白……”

    “千寻,我已经不奢望你能继续跟我再续前缘,但是我希望能看到你幸福!”白韶白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阵感动,白韶白一直默默的在她的身旁,不计一切代价的帮助自己,自己竟然也能领受的那么理所当然!

    “千寻,你别着急,我会联络洛少爷帮忙把姑姑他们找出来,毕竟姑父现在不宜走动,应该走不远!”

    “韶白,你不用安慰我了!”南千寻说道,能把一个不能走路的病人转移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想必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