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19章 说完了给我滚

    南紫云和陈康尔就这样不见了,南千寻有些着急上火,洛文豪那边已经报警要求重新调查当年南建国死亡的真相。

    “Nancy,你这样不吃不喝,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啊!姑姑的事早晚都会有结果的,我们现在正在查找他们的下落!”洛文豪看到南千寻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开口说道。

    南千寻勉强自己扯出一抹笑容,说:“我没有胃口!”

    “没有胃口也要吃饭,要不然你父亲的事还没有结束,你就垮下了!”洛文豪说着拽着她往外走。

    南千寻被他拉着往餐馆里去了,陆旧谦远远的在马路的对面,看着他们并肩往餐馆里去,脸上黑幽幽的一片。这个女人没有自己的日子,过的依旧充实,可是自己呢?

    当年的事,他也在查找真相,只是越查找,越惊心,像是自己的父亲跟李自强联手合作的一场阴谋,他不敢继续往下查,甚至想过毁灭所有的证据,他也不知道跟她之间未来的路在哪里。

    “陆总,我们走吧!”石墨摸着方向盘,也看到了南千寻和洛文豪并肩往餐馆里去,害怕陆旧谦受不住打击,沉声说道。

    陆总跟Nancy之间的关系,真的是让他都有些潸然泪下了,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了,居然又出了这事。

    “我饿了!”陆旧谦说了一声,石墨只好认命的找了个地方停车,跟他一起去了南千寻去的那家家乡餐馆。

    洛文豪正拿着菜单,说:“Nancy,这里的都是一些家乡菜,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

    南千寻兴趣乏乏的看着菜单,说:“来个酸菜鱼吧!”

    “那就来一份酸菜鱼吧,然后要一份苦芥,娃娃菜怎么样?然后再来一份孜然羊肉!”

    “吃的完吗?”南千寻有些担心的问道。

    “本来想多点几样的,说不定哪一份对你胃口,就可以多吃一点了,我就怕你这么说,才没有点那么多,结果还是被你说!”洛文豪有些委屈的说道。

    “……”南千寻十分的无语,这个人……

    “介意凑个桌吗?”石墨舔着脸凑了上来,南千寻转眼看到了跟在石墨身后的陆旧谦,垂了垂眼眸。

    洛文豪看了看南千寻,说:“Nancy?”

    “随便吧!”

    石墨连忙招呼陆旧谦过来,两人坐了下来,陆旧谦挨着南千寻坐了下来,他们也点了酸菜鱼。

    不一会儿,南千寻他们的菜上来了,洛文豪帮她拿筷子,说:“我们先吃吧!你已经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陆旧谦听到她两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心里猛然抽了一下。

    “嗯!你也吃,最近辛苦你了!”南千寻缓缓一笑,帮洛文豪夹了菜放在他的盘子里。

    陆旧谦垂着眸子看着洛文豪盘子里的那块鱼,没有说话,端起茶来慢慢的喝着。

    南千寻本来不想吃东西,但是陆旧谦来了之后,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开开心心的跟洛文豪吃饭,她一直不停的吃,像是不知道饱一样。

    洛文豪刚开始看到她吃东西,还很开心,可是渐渐的发现了她的反常,伸手夺了她的筷子,说:“你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这顿不要吃那么多,容易胃不舒服!”

    “那好吧,晚上你带我去吃烤肉!我要吃金针菇加培根,还有沙拉酱!”南千寻鼓了鼓腮,看起来像是没有吃过瘾一样。

    “好!”洛文豪的眼眸里都是笑意,桃花眼看起来格外的迷人。

    “我也吃饱了,我们先走吧?”

    “嗯!”南千寻点了点头,洛文豪对陆旧谦和石墨说:“不好意思,我们下午还有事,要先走了!”

    陆旧谦和石墨都抬起头来,南千寻和洛文豪已经并肩走远了。

    两人刚走,陆旧谦伸手把筷子放了下来,他也一点胃口都没有,想了想有些不甘心。

    “陆总,据可靠的消息,南紫云和陈康尔不见了!”石墨看到南千寻和洛文豪离开,突然想起了他得到的最新的消息,连忙对他说道。

    “不见了?”陆旧谦吃惊的看着石墨,问:“什么时候的事?”

    “我今天得到的消息,说是天天自己跑到了白韶白那里,但是南紫云和陈康尔不见了!”

    陆旧谦的眼睛微微一眯,说:“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好说,如果是被人掳走的,天天怎么会逃的掉?如果是她自己走的,怎么可能连白韶白都找不到人?洛文豪的人也在找人!”石墨疑惑的说道。

    “所以,很可能是一场阴谋!”陆旧谦说道,石墨微微点头,说:“我怎么觉得这场阴谋似乎跟我们有关?她恰巧在这个时候知道了当年的事,南紫云他们又恰巧这个时候失踪了,而且是在陈康尔快要能说话的时候失踪!”

    “安排人去找人了吗?”陆旧谦问。

    “安排下去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跟Nancy小姐说清楚,要不然以后误会越来越多……”石墨没有继续说下去。

    陆旧谦也觉得应该跟她坦白,以前都是因为她不想说,自己也不想说,所以他们之间就这样错过了三年,以后他再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了。

    下午下班之后,洛文豪开着车子来接南千寻,要带她去吃烤肉。

    “Nancy,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洛文豪说道。

    “什么事?”

    “我的人今天发现陆旧谦的人也在找姑姑他们!”

    南千寻浑身一僵,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吗?还是他只是做做样子,洗脱嫌疑?

    “他是不是在做样子?”南千寻问。

    “这个还真不好说,毕竟跟陆旧谦那个人太狡猾!不过他的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找的,要不是我的人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可能还认不出是他的人。”洛文豪实话实说到。

    “好了,我们不说他!”南千寻心里烦闷的很,对于未来都很迷茫。“你送我回家吧,我没有胃口!”

    “Nancy……”

    “你带米露去吧,今天一个下午她都把你挂在嘴上!”南千寻说着拿着自己的钥匙去了车库,看到了那辆定制版的车子,突然想起来这车子还是洛文豪的,是不是应该还给他了?

    洛文豪那边见到南千寻急急忙忙的走了,有些泄气的走到助理办公室,意外的发现米露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的屏幕。

    他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看着她在电脑上看什么,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学习,学习的是一些网络课程,正在讲合同常见陷阱。

    米露看的入神,洛文豪来的时候,她毫不知情,别人都下班了,她还在看。

    一课看完之后,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她坐在那里保持着那个姿势动都没有动过,整个人都像是入迷了一样。

    “哎呦,腿麻了!”她站起来突然又坐下,弯腰揉着自己的腿。

    “我帮你揉揉?”洛文豪说道。

    “啊?你怎么在这里?”米露看到了洛文豪,吓的也顾不得腿麻,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在等你吃饭!”

    “吃饭?去哪里吃?我跟你说,五源街最近开了一家粉店,他们家的酸辣粉超级好吃,走我带你去!”米露听到吃,刚刚拉起的警报一下在就被掐断了,整个人都兴奋的要飞起来了,拉着洛文豪往外走,也忘记了这个人前几天是怎么威胁自己的了。

    洛文豪一头黑线,去吃什么酸辣粉?都是小孩子吃的,对了,她就是一个小孩子。

    “洛哥,你看这里人是不是超级多?”米露的眼睛里露着光,咽了咽口水,指着店旁边的那个小门店,说:“这家的烤面筋也超级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洛文豪听到她喊自己洛哥,没有来由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异样。

    “你就知道吃吃吃,都是一些垃圾食品!”

    “切,你这就不懂了吧?垃圾食品都是美味,比如辣条、方便面!”

    “……”

    “洛哥,我请你!”她说着大方的走过去买了两根烤面筋,递了一根给洛文豪,洛文豪一脸嫌弃的说:“我不要!”

    “那刚好,我一根不够吃!”

    “……”

    南千寻这边回到南家的别墅里,意外的看到了陆旧谦在花园旁边站着。

    “千寻!”陆旧谦看到她立刻走了过来,南千寻冷着脸看着他,他还欠自己一个解释。

    “千寻,我们谈谈!”陆旧谦上前来把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南千寻看了看他,确实是有事要说的样子,说:“我们去书房谈吧!”

    陆旧谦跟着他来到了书房,两人面对面的坐着。

    “千寻,我觉得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至于你要怎么选择,我都无话可说!”

    南千寻的心竟然安静的出奇,她几乎能预料到他究竟想要说声。

    “之前我帮你查当年的事,可是我越查越害怕,所以所有的结果都没有敢让你知道,你现在应该也知道了,当年的事跟陆家有关。

    今天我才知道姑姑和姑父不见了,或者你会怀疑是我干的,我想解释,不是我干的。

    千寻,我怕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误会,导致我们像从前一样错过了三年,我的人生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失去,我会疯掉的!”

    “说完了吗?”南千寻面无表情的问。

    “千寻?”

    “说完了给我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