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1章 她放弃了

    “Nancy!快点出来!”洛文豪在电话里焦急的喊道。

    “什么事?”南千寻问话的时候,已经披上了外衣朝外面走了去。

    “来不及解释,快点!”洛文豪催的很着急,南千寻急忙挂了电话进了电梯。

    自上一次让他帮忙处理事之后,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过面了,不知道他突然叫自己出来,是要做什么。

    到了外面,南千寻才发现下雪了,外面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整个大街上都静悄悄的。

    “Nancy,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洛文豪见到南千寻,连忙上前拉着她往车子去。

    南千寻坐在车子里问:“去哪里?”

    “你先把公司的事给交代一下,我们要去京都,三天之内估计回不来!”

    “京都?”南千寻诧异的看着他。

    “对!”

    南千寻没有再问,而是按照他的说法,把公司的事给交代了下去,米露成长的飞速,现在已经可以在公司里独当一面了,路由的工作渐渐的转移到了米露的身上。

    “怎么突然去京都?”南千寻问道。

    “我的人发现了姑父和姑姑,但是我们的人带不出来他们,最多能见一见!”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阵激动,说:“找到他们了?”

    “找到了!”

    “是被人软禁起来了吗?”

    “我说不来,到时候你见面了再问就好了!”洛文豪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也算是间接回答了,南千寻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

    南千寻没有说话,而是坐在车子里闭上了眼睛。

    将近京都,洛文豪让王大力停车,他们在从南川市往京都最后一个高速服务区下来了,王大力开着车子前行。

    南千寻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洛文豪说:“京都堵车堵的厉害,我已经让家里派直升机来了!”

    “……”

    话刚落,天上就有呼呼哒哒的直升机的响声,服务区已经腾出了位置来,直升机一会儿就落了下来,机上下来一个人,看到洛文豪,连忙上前说:“少爷!上机!”

    洛文豪点了点头,回头看着一脸懵逼的南千寻,伸手拽着她上了飞机,不一会儿飞机起飞扬长而去。

    南千寻从飞机上看着地上的情景,地上果然已经排成了长龙,足足有五公里长的路都是车子,难怪人家都说世界上最长的车就是堵车了。

    飞机飞到了一处草坪上停了下来,四周来了八个穿着特警衣服的人,双手背后,站在草坪的旁边。

    “到了!”洛文豪说着牵着南千寻下了飞机,一个年纪约有六十精神抖擞的老头过来,说:

    “少爷,老爷子等你多时了!”

    “他等我干嘛?今天我没空听他说教,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洛文豪说着拉着南千寻往门口走,那个管家像是会走凌波微步一样,转到了他们的前面,伸手请他去书房。

    “我说了今天有重要的事,回头再来看他!”洛文豪生气的对着管家一声吼,管家见到他生气了也不敢强行拦他。

    “是不是连见我老头子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了?”洛文豪带着南千寻走了几步,身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洛文豪的脚步一顿,回头说:“我的事很着急,回头再跟你说!”

    “臭小子!带了女人回来就了不起了?”

    南千寻面色一僵,小声的问:“那位是谁?”

    “我爷爷,一个死老头子,不用理他!”

    南千寻终于知道了这个二世祖的名号是怎么来的了!

    “你不理他可以,但是我不行,我还想着能好好的!”南千寻说着挣脱了他的手,转身来到了洛千书面前,说:“洛爷爷!”

    “果然比那个混小子好!以后跟那个混小子在一起,他要是敢欺负你,回来告诉爷爷,爷爷帮你出气!”洛千书看到南千寻,倒是满心的喜欢,随手掏出了一样物件来塞在她的手里,说:

    “这个是我们洛家的传家的宝物,现在交由你保管!那个混小子虽然混账,但是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来,以后肯定会慢慢的收心了!”

    那个翠绿的吊坠在南千寻的手心里,格外的炽热,像是一块烙铁一样烫的手心疼。

    “爷爷,什么传家的宝物?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洛文豪眼睛一闪一闪的走了过来。

    “你不是忙吗?还不走?”

    “走,Nancy,我们先走,回来再说!”洛文豪说着拉着南千寻走了。

    管家走过来看着洛千书,说:“老爷子,少爷跟那个女人八字还没有一撇……”

    “我们哪里有传家的宝物?不过是为了帮助那个混小子而已!”

    管家一愣,心里暗暗的比了比大拇指,老爷子果然是高!

    洛文豪拉着南千寻走的急,到了门外有一辆军用车停在那里。

    “上去!”洛文豪说着拉着南千寻跳了上去,车子朝某军区开了过去。

    “洛少,这是你的传家*宝,你拿回去,以后送给合适的人!”南千寻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洛文豪,洛文豪笑的非常的妖孽,说:“既然是爷爷送给你的,你就戴上吧!”

    “我戴着不合适,毕竟是要送给你老婆的!”南千寻说着把吊坠放在了洛文豪的手里。

    “每次我带女人回来,不管是不是我的女人,他都会送传家*宝!”

    南千寻一愣,洛文豪则是笑的更开心了,说:“那个老不死的老想着让小爷我赶紧结婚,小爷我还有一大片花园没有浇灌,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结婚?”

    “……”

    南千寻的心里没有来由的为这个洛千书感觉到一股心酸,老人的心思是有生之年看到洛文豪结婚生子,可是偏偏洛文豪这个家伙太过于放荡不羁!

    车子到了军区的家属院门口,洛文豪跳下来把她给扶了下来。

    南千寻看到家属楼,有些狐疑的看着洛文豪,问:“难道姑姑他们在这里?”

    难怪这么多天,一直没有她的消息,被软禁在军区里面,谁有通天的本事也带不走他们!

    她正在胡思乱想,突然看到南紫云推着陈康尔出来看雪,两个人有说有笑的,陈康尔果然是已经恢复了语言的能力,南紫云的面色红润,看起来应该是过的不算太差。

    南千寻站在雪地里,任由雪花飘落在身上,南紫云指着雪跟陈康尔说什么,陈康尔先看到了南千寻,面上的笑容僵硬住了。

    “康尔,你怎么了? ”南紫云紧张的问道,顺着他的视线朝南千寻这边看了过来。

    “千、千寻!”南紫云的脸色突然变的苍白,浑身僵硬着。

    “先过去再说!”洛文豪撑了一把伞过来,挡住她头顶上的雪,却挡不住她心里的寒冷。

    两人走到南紫云和陈康尔的身边,南千寻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喊了一声:“姑姑,姑父!”

    “进去再说吧!”南紫云无奈的说着,推着陈康尔进屋。

    屋里有采暖的设备,整个屋里暖洋洋的。

    “你怎么怎么会到这里来?”南千寻问道。

    “千寻,总有一些人是我们惹不起的,当年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南紫云说道。

    “姑姑!”南千寻有一种经受不住打击的感觉,她辛辛苦苦的忙着找出当年的真相,可是当真相就在眼前的时候,姑姑却让自己放弃!

    “千寻,活着的人永远都比死了的人重要,你还是好好的活着吧,不要哦在追索什么真相,人死不能复生……”

    南紫云说了什么,南千寻已经听不下去了,她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是她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

    “姑姑,真相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为什么要退缩?以前李自强一手遮天,不是一样倒台了吗?人间自有正道,你们到底在怕什么?”南千寻对着南紫云吼了一声。

    南紫云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说:“千寻,你带着天天好好找个人嫁了吧,恶人自有恶人磨,就算是你不动手,将来也会有人替你动手,你别自不量力了!”

    南千寻的胸口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冷声问:“姑姑,我爸爸是被人害死的,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千寻,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临阵退缩!可是活人真的比死人重要!姑姑求你了,不要再追究以前的事了,你爸爸就让他安歇吧!”

    南千寻踉跄了几步,摇着头说:“不,就算是难如登天,我也不会轻言放弃!你们想要安度晚年,可以,我成全你们!”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洛文豪连忙跟了上来,帮她撑伞。                                    

    坐到车里,南千寻整个人都低迷着,洛文豪坐在她的旁边,说:“我的人只查到了她在这里,不知道是谁弄进来的!不过你那个姑父好像不是一般的人!”

    “谁弄进来的,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已经放弃了!”南千寻心里非常的难过,她原本以为治好了陈康尔,就能得到当年的真相,现在她更想要弄明白的是,当年的事跟陆家究竟有没有关系。

    有时候,眼见的未必是事实,这是她知道的。

    洛文豪看到她欲哭无泪的样子,朝她伸出了胳膊,南千寻伏在他的肩膀上痛痛的哭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