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3章 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南千寻说着挣脱了洛文豪的手,朝洗手间去了。

    洗手间里,南千寻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深深了叹了一口气,突然镜子中多了一个人,她看着镜子中的人,不悲不喜的说:“你不怕别人报警?”

    陆旧谦听到她的话,伸手拉着她离开了洗手间,把她拉到了安全出口处。

    安全出口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陆旧谦把她摁在了墙上,控制不住自己的吻了上去。

    南千寻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等到他发泄够了,冷漠的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还是我的未婚妻!”陆旧谦痛心的说道,拿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说:“我这里只为你跳动!”

    南千寻的手摸到他的胸口一阵阵的狂跳,像是失控了一样,想到了他上一次心脏骤停,有些害怕,说:

    “我们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完!”

    陆旧谦听到她说事,连忙把她抱在怀里,伏在她耳旁说:“有可能是有人设下了陷阱,先是制造证据指向陆家,然后又掳走了姑姑他们,造成了他们被我弄走了的假象,背后的人就是想要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

    南千寻没有说话,只是在他后背上拍了两下,她拍的极其具有安抚的性质,陆旧谦浑身一僵,说:“你都知道?”

    “本来了不知道,但是姑姑失踪之后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只能保持现状,等到背后的人自己暴露出来!”

    陆旧谦愣了一下,他已经被南千寻的若即若离给弄的神魂颠倒了,这会儿听到她这么理智的说话,也清醒了几分,兴奋的说:“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我是不是?”

    “……”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没有!”

    陆旧谦连忙在她的脸上bia了一口,说:“千寻,你真好!”

    “我就怕你露出马脚!”

    “不会的!”陆旧谦说着又把她给摁住吻了起来,南千寻回应了他,两人拥吻,南千寻突然眼眸一睁伸手推开了他,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空气中传来“啪”的一声响,紧接着南千寻说:“陆旧谦,别以为我曾经爱过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我们之间只不过刚刚开始!”

    “千寻……”陆旧谦捂着脸受伤的看着她,说:“我也是无辜的!”

    “陆家的人,都该死!”南千寻冷冷的说了一句,朝走廊里走了出来。

    高剑鞘和洛文豪正在往这边走来的路上,洛文豪看到了南千寻,连忙快跑了几步,到她跟前,担心的说:“Nancy,你怎么来这里了?”

    “遇到了一只疯狗!”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着,脸上的余怒未消。

    高剑鞘快走两步朝楼梯口跑了过去,哪里已经空无一人。

    刚刚他在客厅里发现南千寻去洗手间之后,陆旧谦也不见了,于是出来找来了,洛文豪害怕他先找到了南千寻,所以他走到哪里他跟到那里。

    “疯狗?”洛文豪不傻,当然知道她说的疯狗是谁。

    而且刚刚南千寻的声音,他们都听到了!

    回到宴会厅里,高家老爷子已经在宴会厅里了,高廷梅站在他的旁边搀扶着他。

    高廷梅穿着洁白的裙子,脸上几分英气十足,也许是常年受到军训的缘故,跟一般的大家千金不一样。

    “感谢诸位来参加我孙女的生日宴会,我孙女今年二十二岁,我老头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有生之年,看着孙子娶媳妇,孙女嫁人……”

    南千寻听到高老爷子的话,终于知道今天都来到这里是要干什么的,原来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

    洛文豪竟然不想跟高家联姻,据说高家在京都的地位不比陆家在南川市弱,要是能联姻对于他来说,那将是如虎添翼。

    “洛文豪,今天你其实是要来相亲的对不对?”南千寻偷偷的问洛文豪,洛文豪说:

    “高廷梅就是一个母老虎,我不喜欢这号的!”

    “可是,你要是跟高家联姻了之后,对于你以后的发展都将会是一个不小的助理,如虎添翼,你怎么这么任性?”南千寻不解的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跟高剑鞘从上小学的时候就不对,要是我娶了他妹妹,岂不是要叫他一声大哥?”洛文豪满不在乎的说道,南千寻十分的无语。

    这算不算一条奇葩的相亲不成功的理由?

    南千寻转目朝陆旧谦看了过去,他今天来,也是要相亲的么?

    陆旧谦也朝她看了过来,眼睛里十分的受伤,只不过他只看了她片刻,就把脸转了过去。

    南千寻收回自己的目光,心不在焉的看着台上,却看到高廷梅拿着话筒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她说着这话,目光落在了陆旧谦的身上,南千寻的手一顿,把脸转了过来。

    “哦?难怪你拒绝了那么多的大好青年,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怎么?不打算让爷爷知道?”高老爷子饶有兴趣的问道,像是只要她能说出来名字,他就会立刻把对方给弄到她的眼前一样。

    “爷爷,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这么逼问妹妹吧?廷梅始终是个女孩子!就算是要表白,也要矜持一点!”高剑鞘温和的笑着说。

    “对对对,看我这脑子!舞会开始吧,你们年轻人在一起玩吧,我先进去休息一会儿!”高老爷子说着在管家的搀扶下,休息室去了。

    高老爷子走了之后,宴会厅里开始热闹了起来,有香槟啤酒,还有迪斯科,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南千寻有些心烦,她站起来走到了背音的地方。

    “南小姐,我们老太爷有请!”她刚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之前跟高老爷一起走了的管家过来请南千寻过去。

    南千寻随着管家一起去了休息室。

    高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南千寻,南千寻进来之后不卑不吭的喊了一声:“高老爷!”

    “坐!”高老爷子倒是没有难为她的样子,招呼她坐下来,南千寻依言坐了下来。

    高老爷子笑呵呵的说:“孩子,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特别,难怪陆旧谦谋划那么多要娶你!”

    “我想高爷爷叫我来,应该不是为了跟我说闲话的!”南千寻微微扯了扯嘴角说道。

    “既然南小姐快人快语,那我也不跟你转弯子了。”高老爷子呵呵笑了笑,说:“南小姐最近是在追查你父亲当年的事对吧!”

    “是!”

    “我高家可以给你提供帮助!并且我高家还可以为你在京都的业务开通一扇方便之门,有我高家做你的后盾,你父亲的公司会越做越大,越来越好!”高老爷子说道。

    “条件?”南千寻当然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既然是有意要合作,当然是有条件的。

    “条件是换取你手指上的戒指!”高老爷子看着她手指上戴的戒指说道。

    “戒指?”南千寻听到他说戒指,伸手摸上了自己手上的戒指,这颗戒指是陆旧谦送给自己的,是他们第一次结婚的时候的婚戒,后来被他藏在南初夏的戒指中,直到前不久南初夏要嫁入高家,才被拿出来。

    高老爷子要戒指,其实就是要她和陆旧谦之间的感情,包括他们的从前和现在,以及将来!

    “高老爷子的要求太高,我做不到。”南千寻说道。

    “想必你也查出来了一些倪端,你父亲的死跟陆家有关!”

    “所以呢?”南千寻斜眼看着高老爷子。

    “所以你跟陆旧谦已经不可能了,我见廷梅这孩子喜欢陆旧谦,不如你成全了他们!”

    “呵呵,高爷爷说笑了!我跟陆旧谦就算是没有了未来,但是我们还有过去,你现在不仅要的是我们的未来,连我们的过去都想要抹杀了,我做不到!”

    “呵呵,既然过去你想要留着,那么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我要你以后不跟陆旧谦有任何的纠缠!”

    “呵呵,高爷爷,您说话的前后逻辑有问题啊,刚刚不是说我跟陆旧谦已经没有可能了么?”南千寻嘲讽的说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光明正大不要脸的行为。

    “你果然是伶牙俐齿,我一向都是先礼后兵,我给了你丰厚的交换条件,你不肯,将来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我相信,世间自有公道!”南千寻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高老爷子所在的休息室。

    她到了宴会厅里,里面的人还在跳舞,她的眼睛扫了全场,看到了陆旧谦和高廷梅正在跳舞,还有人在一旁围观。

    哗啦啦的掌声响了起来,她坐回了刚刚找到的那个背音的地方,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凑巧?

    “Nancy,你在这里,我说怎么找不到你!”洛文豪说着坐在了她的身旁。

    她转眼看着洛文豪,问:“洛文豪,你觉得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信任!”洛文豪不假思索的说道:“你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什么吗?”

    “你难道不是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么?”

    “当然是故意的,如果你不来,就看不到陆旧谦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背着你来这里参加相亲宴会,却又在你的面前装作深情款款,小爷我就看不惯这样的人!”

    南千寻一愣,难道自己想错了?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或者是被人利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