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4章 线索有问题

    “利用?”洛文豪浑身一冷,立刻跳了起来,说:“谁特么的敢利用小爷,小爷就灭了谁!”

    南千寻伸手拉着他坐下,知道他应该不会故意的害自己,说:“你暗地里帮我调查当年的事,调查了多久了?”

    “好几个月了,自从在川北村看到你之后,我就开始让王大力调查了!”

    “那么长时间,为什么最近才发现陆家的线索?有没有觉得陆家的线索来的有些奇怪?以前就已经调查了,为什么以前没有查到,现在才查到?”

    南千寻的话让洛文豪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他刚查到这事的时候,是十分兴奋的,终于可以破坏南千寻和陆旧谦了。可是想到就算是他破坏了陆旧谦,自己也得不到南千寻,也高兴不起来了,陆旧谦这个人他打过多次的交道,其他的地方不说,爱南千寻绝对是超过任何人的。

    “很多的线索都是不难发现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现在才发现?”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的?”洛文豪想到可能是有人故意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立刻淬道:“特么的,有人要利用小爷,小爷非弄死他不可!”

    南千寻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舞池那边,说:“高老爷子刚刚叫我过去,让我跟陆旧谦一刀两断,而且还威胁了我!”

    洛文豪立刻get到了她的意思,就是这件事可能跟高家有关!可是高家的势力,他们洛家也惹不起!

    他烦躁的十个手指头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南千寻看着他有节奏敲着的手指头,说:“你只要帮我把李自强和佘水星送到刑场就好,其他的事再说,最坏的不过是跟陆旧谦形同陌路!”

    南千寻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她不过是不想让洛文豪太过于为难而已。

    毕竟高家的势力不是洛家可以动的!

    陆旧谦那边跟高廷梅一起跳舞,跳了一支又一支,有眼力的人都看出来了,这个高廷梅看上的是陆旧谦。

    “不好意思,高小姐,我累了!”一曲终罢,陆旧谦松开了高廷梅的手,坐在了吧台前。

    刚刚高老爷子让管家来叫南千寻,他看到了,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他一转脸,看到南千寻和洛文豪坐在背音的地方,端着红酒朝这边走了过来。

    “陆少爷!”高剑鞘端着酒站在他的面前,笑意不减的看着他,说:“你跟我妹妹跳舞很有默契!”

    “是吗?”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心里却是挂念着南千寻这边。

    “是,我知道你对Nancy还旧情未了,不过你也应该知道,你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高剑鞘说道。

    陆旧谦的脸色变的非常的难看,额头上的筋突突乱跳,高剑鞘看到他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说:“南氏能不能存留下去,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全在陆少爷的选择了!你应该知道,高家要动南氏,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想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妹妹看上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回应,跟我们高家联姻,对于你们陆家来说,可比跟南氏联姻更能获得好处!”

    “这就是你一个做检察官的应该说的话?”

    “我现在只是站在一个哥哥的角度上,想为妹妹谋点幸福而已!”

    “你到底是在为你妹妹,还是为了你自己?”

    “随你怎么想,我只要结果!”高剑鞘手里的杯子不住的转来转去,嘴上噙着笑容离开了陆旧谦。

    陆旧谦知道他现在要是过去找南千寻,势必会把她和南氏都放在危险的地步,高家的人他虽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是高剑鞘这个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他烦躁的站在原地,再朝南千寻他们的位置看过去,那边已经没有人了。

    高廷梅的生日蛋糕被推了出来,高老爷子也红光满面的走了出来。

    高廷梅闭上眼睛,站在一米多高的大蛋糕钱许愿,然后一口气吹灭了所有的蜡烛,对着陆旧谦说:“陆少爷,你能和我一起切蛋糕吗?”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朝她走了过去,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去切蛋糕,高廷梅的脸上都是少女特有的羞赧。

    这一举动更加的证实了今天高廷梅说的喜欢的人就是陆旧谦,低下有些人虽然不满意,但是他们也没有话语权。

    南千寻看着两人切蛋糕,像是他已经答应了高家一样,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她坚持有什么用?

    “我们走吧!”南千寻说着,伸手搭在洛文豪的胳膊上,洛文豪也看了那边切蛋糕的两个人,带着她离开了。

    回到了酒店里,南千寻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一直不停的飘雪,心里想过无数种可能,陆旧谦对自己的感情无需多问,但是他却又跟高廷梅那么亲密,看不出任何不情愿。

    她想了想,躺在了床上,渐渐的入梦。

    在梦里,她拉着陆旧谦一直不停的逃跑,一直逃一直逃,后面像是有追兵不远不近的跟着,无论他们跑到哪里,那些追兵就一直追到那里,最后追到了一座山崖前,她纵身一跃下去了,回头却看到陆旧谦还站在悬崖上,后面的追兵追了上来,和他一起看着她坠崖,悬崖像是无底洞一样,在不断的下落用无穷尽,她一个着急醒了过来。

    她醒来之后,浑身虚弱无力,头上都是汗,像是运动了整个晚上一样。

    她起身拉开窗帘,发现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太阳也出来了。

    “Nancy,起来了没?”洛文豪在门外敲门。

    南千寻听到洛文豪在外面敲门,连忙去把门给打开了。

    “Nancy,快点准备准备,今天我们回南川市!李自强和佘水星今天判刑,有可能会判死刑立即执行!”

    南千寻听到洛文豪的话,连忙关门换衣服。

    洛文豪看到关上的门,心里微微有些叹气,她就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先说一声然后再关门么?

    南千寻火速的换衣服,换了衣服之后再一次把门打开,然后才去洗漱,前后一共只用了五分钟。

    “你要是生在军人的家庭,这种速度倒是可以理解!”洛文豪皱眉看着她,一般的女人化妆都要化一个小时,她倒好,五分钟搞定了所有的事。

    “我们走吧!”南千寻说道。

    “嗯!”洛文豪知道她心急,带着她急速的往南川市赶。

    他们赶到南川市之后,已经错过了判刑的时间,不过一路上不断刷手机新闻,微博微信好友圈的南千寻,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判刑的消息,果然都是死刑立即执行。

    南千寻和洛文豪来到了看守所里,并且带来了一些吃的。

    “我送你,黄泉路上走好!”南千寻对李自强说道,李自强的眼睛深深的凹在眼眶里,说:

    “过去这么多年,我贪恋权力地位美色,呵呵,到头来一样都不能带走,倒是成了我死亡路上的催命符!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重新做人,踏踏实实!这辈子,我最亏欠的就是淑珍和那一双儿女。这一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恐怕娜娜是不会来看我了,你代我向娜娜和涛涛道歉!”

    南千寻的心里微微有些波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如果道歉有用,世界上海要警察做什么?有些伤害是可以被原谅的,但是有些伤害是不配得到原谅,而你对你的儿女犯的就是后一种!”

    李自强的眼睛完全的灰了下来,没有再说话,站起来像行尸走肉一样的回去了。

    他走了之后,佘水星给带了过来,她看到南千寻,脸上有些龟裂,咬牙切齿的说:

    “我死了你也别想安生!”

    “我只不过来送你一程!”

    “你到底把初夏怎么样了?”佘水星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没有把她怎么样!她好像是离开了南川市,我已经答应你了,只要她不找我麻烦,我一定不会动她!”

    “南千寻,你要是敢违背自己的誓言,我化成厉鬼也要来找你算账!”

    “佘水星,你别不知道好歹了,Nancy是看你们无人送终,发发善心来帮你们送终,你竟然还要化成厉鬼来找她算账,就凭你的行事为人,你的后来一定不会有好报!Nancy,我们走,她活该没有人帮我收尸!”

    洛文豪听到佘水星对南千寻说的那些恶毒的话,气冲冲的说完,拉着南千寻往外走了。

    他们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年纪比佘水星大一些的男人往里面去,那个男人看南千寻的时候,目光极为不善。

    次日上午,两人被压往刑场,南千寻也随着洛文豪去了,刑场上里三层外三层,妇女老人都在围观。

    地上还有雪没有融化,两人背对着人群跪在青山脚下,一排警察带着面具举着枪瞄准两人的后脑勺。

    刑场上一股死寂的气息,虽然来了很多的人,但是这么多人的气息都被那股死寂给吞灭了。

    午正十二点,那一排警察里突然有两个开枪,枪子穿过两人的后脑勺,不一会儿有血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
Back to Top